前任无双

第二章 劫后余生

跃千愁2019-06-16 12:41:14Ctrl+D 收藏本站

    秦仪看出他对此人没什么印象,做了解释,“原是仙都的巨灵神卫,十三天魔攻打仙都,二爷与霸王正面对决时,这个罗康安曾助二爷一臂之力,重创了霸王。如今广传的播报画面上是能看到的。”

    “助杨真一臂之力?还重创了霸王?罗康安?”洛天河一脸错愕,明显意外连连。

    二爷杨真是什么人物?那是仙庭头号战将,有仙庭第一战神的美誉,手握仙庭大半的兵马大权,专司剿灭前朝余孽之职,拱卫仙庭秩序。

    而那个霸王也不是善茬,十三天魔之一,前朝余孽的十三个头头之一,令众生闻风丧胆的人物。

    能助二爷杨真一臂之力,还能重创霸王,仙都巨灵神卫中出了这样的人物,自己居然会孤陋寡闻不知道?洛天河有些匪夷所思,回头看向了身边的随从,不阙城的总务官横涛。

    横涛面露疑惑,略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

    继而转身快步去了一旁,要联系仙都那边查证这个所谓的罗康安,既然是仙都的巨灵神卫,仙都那边没理由不知情。

    洛天河则继续问秦仪,“这个罗康安来我不阙城,所为何事?”

    秦仪:“他已经退出了巨灵神卫的序列,我高薪聘请他加入了我秦氏商行。”

    洛天河怔了怔,越疑惑了,“一个能重创魔头霸王的人,仙都那边愿意招揽的人怕是不少,能受你邀请跑这来?”

    秦氏商会在不阙城虽是屈一指的,但在整个仙界来说,还算不上什么。

    秦仪:“他在仙都那边遭受了一些排挤,算是我秦氏的运气。”言下之意是被她给捡着了。

    洛天河“哦”了声,懂了,意味深长道:“不惜大老远从仙都找来这么个神卫,看来昆广仙域这次针对巨灵神的公开招标,你是铁了心要抢上一抢。”

    所谓的巨灵神,简而言之,就是以阵法集中了大量的能量灵石,倚仗其庞大能量能将驾驭者的法力强势放大的仙器,能冠以“神”的称号,可见其威力。

    仙界许多僻壤之地凶兽横行,最早出现的巨灵神,本是一些修行天赋不高的富贵子弟动用资源炼制来自保的东西,或者说是某些人炼制来玩的东西。随着炼制的技巧越来越精进,威力也越来越巨大,渐至能抗衡法力高深的修士。

    一般人修行得修行很久才能具备高深修为,而炼制这种巨灵神就容易多了,能让一般修士的实力以倍数暴增,于是“巨灵神”逐渐被纳入了仙庭的作战序列,逐渐成军。

    而操控这种东西的人则被称为神卫,巨灵神是傀儡,驾驭挥其威力的神卫则是核心灵魂。

    这次前朝余孽作乱,大肆交战后,巨灵神暴露出了一些缺点。简单点说,就是巨灵神的关节部位频繁受力后容易出问题。针对这个问题,昆广仙域这边得到了仙庭的授意,公开的招标就是为了集思广益解决这个问题。

    昆广仙域下辖九州,不阙城只是代表其中一州。

    秦仪默了默道:“城主,您知道的,我秦氏是靠灵石矿起家的,如今名下的灵石矿面临枯竭,商行再不积极转型,再不尽快找到一个支柱产业,将来会很麻烦,我也是没了办法。仙域这次愿意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算是我秦氏的一个难得机会,我不想错过,想争取一下。”

    洛天河抬手捋须,“心情可以理解。但你要明白,仙域固然愿意给你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可‘竞争’二字意味着什么,想必不用我多解释。

    昆广仙域本就有两家商行涉及巨灵神的产业,已经在摩拳擦掌,你秦氏突然横插一手,如何面对那两家,可有心理准备?

    明眼人都知道,昆广仙域这边只是仙庭搞的一个试点,一旦成功,有极大的可能吃下整个仙庭相关的采购。这么大的利益,只怕其他仙域的商行也免不了要跑来插一手,你确定你争的赢?

    你们经商的事我不想干预,我也不是要阻止你秦氏介入这行,而是听说你秦氏不惜血本投入巨大,俨然在拿全部身家做一场豪赌,一旦失手恐一蹶不振,最好是想清楚了。”

    秦仪略欠身道:“谢城主好意,开弓没有回头箭,巨大投入已经砸进去了,回不了头了。”

    “唉!”洛天河喟叹,“丫头,我算是看着你长大的,没必要为了证明自己比父亲强而冲动,这不是明智之举。”

    秦仪:“秦仪心中有分寸。城主是仙宫的老人,又是昆广仙域域主的老师,还望城主届时为我秦氏多多美言。”

    洛天河:“你父亲秦道边与我相识多年,多次为不阙城出钱出力,该帮秦氏说话的时候我自然是要帮的。可我也得言之有物不是?倚老卖老蛮横帮偏也说不过去,届时域主南如也没办法向仙庭交代,你们自己也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才行。”

    秦仪:“城主大可放心,若没有把握,我也不敢冒然做如此巨大的投入,只盼公平便可。”

    洛天河哦了声,多看了她两眼,看出了她志在必得,想必的确是有什么把握,秦氏冒然转型,秦道边也没有阻止,这背后显然隐藏了什么商业秘密,非必要他也不好多问。

    但还是善意提醒了一下,“巨灵神涉及的利益巨大,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们自己多加小心吧。”

    “是!”秦仪躬身谢过。

    正这时,横涛快步过来,急声禀报,“城主,出事了,朱莉姑娘来求救消息,她乘坐的鲲船进入昆广仙域后遭到了前朝余孽的伏击。”

    秦仪闻言大惊,不出所料的话,对方说的人应该和她来迎接的人乘坐的是同一鲲船,也就是说,她要接的人也遇险了。还不等她说什么,只感觉四周温度陡降,一股森冷寒意从洛天河身上散出,只见洛天河脚下地面浮现森白冰霜向四周扩散,秦仪不是修士,又穿的少,冻的吃不消了,下意识退开了几步。

    “一群胆大妄为的东西!”洛天河沉声一喝,瞅见秦仪反应,收敛了下意识散出的寒意,对横涛道:“立刻联系域主南如,让他就近派人救人。”

    横涛:“已经联系了仙域那边,那边也知道了情况,已经通知了就近的人马出击,鞭长莫及,现在只能是等消息了。”

    洛天河目光投向远方,绷着脸,徐徐自语,“前朝余孽…”

    一旁的秦仪沉默了,如今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转念想到对方提及的人,又试着靠近问了句,“城主,不知刚才所言的朱莉姑娘是何方贵客?”

    洛天河目光扫来,“是个…”略顿,回头问横涛,“叫什么来着?”

    横涛回:“记录播报者,按人间的称呼,叫做记者。”

    “哦,对,记者。”洛天河点头回了句,似乎对这新鲜词觉得有些拗口。

    秦仪却是一听就懂,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要快些,但还是有些不解,“恕秦仪冒昧,区区一个记者能让城主仙驾亲自来迎,莫不是有什么背景?”

    洛天河捋须哼哼了一声,“前朝余孽作乱,有人嫌咱们不阙城太过太平,在背后指指点点,说老夫在这边混日子,坐视前朝余孽坐大。前朝余孽又没在不阙城地面上作乱,我坐视什么?懒得解释。

    现在不是流行什么记者么,想来想去,我不阙城也是该弄这么个行当做口舌了,好让外界知道我不阙城的情况,免得有人胡言乱语。

    斟酌遴选了一阵,现这个朱莉就是咱们不阙城出去的人。那个什么霸王和二爷对战的画面在仙界传得沸沸扬扬,就是这姑娘冒死录拍下来的,如今在记者行当里的名气不小,在仙都有的是人抢着要。

    是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才劝说了她回家乡,准备让她回来在不阙城把这行当建立起来。”

    秦仪明白了,城主亲自邀请来的,亲自过来迎接是为了表示诚意,又试探了一句,“城主为何不让她走传送阵?”

    洛天河:“说过,她拒绝了,说是要顺道走走看看。如今看来,这姑娘的确胆大,喜欢冒险…但愿不要出事。”说罢摇了摇头。

    秦仪明眸目光投向远方,她又何尝不是心存但愿不要出事的想法,希望罗康安能平安抵达,否则会对秦氏商行的准备造成不小影响。

    ……

    “吓死我了!”

    鲲船内的一群乘客如释重负,眼见一队巨灵神解围成功,追杀前朝余孽而去,不少人甚至出了劫后余生的欢呼。

    伤痕累累的鲲,信守约定,拖着伤体,继续快飞行。

    确认无事躲过一劫的朱莉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之余,又看向了一旁的落魄男子,现他依然靠在边上假寐状,从头到尾都是这般的波澜不惊,她不信刚才大家吓得够呛时的动静这位还能睡着,未免也太淡定了!

    扭了扭身子,又要主动搭讪,却现腿被什么绑住了,回头看,才现边上那个叫罗康安的男子吓得蹲下了,正抱着她大腿一副心惊肉跳的模样。

    朱莉晃腿,恼羞着喝了声,“放手!”

    “嗯?”罗康安抬头看向她,抱着的手没放,自己似乎都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一个大姑娘被一陌生男人搂着大腿不放,朱莉羞愤难耐,另一脚抬起便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