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六章 架子还挺大

跃千愁2019-06-17 01:05:40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画面稍闪既逝,横涛将其回放,然后将画面定格,指着脚踹霸王的那尊巨灵说道:“城主,驾驭这尊巨灵的就是罗康安,他与霸王交手的情景也只有这一幕,秦仪说的应该就是这个画面。”

    虽是稍瞬即逝的画面,但也足以让洛天河惊讶,之前倒是忽视了,此时不免惊叹:“还真有其人。天庭第一战神二爷和十三天魔之一的霸王正面交锋,这个罗康安竟敢强势杀入,仅凭这份胆魄,便可见一斑,看来还真是被秦仪给捡着了。”

    横涛倒是面露几分哭笑不得神色,问:“城主,您没从这画面上现什么不对吗?”

    洛天河注意到了他的反应,“有什么问题吗?”

    横涛再次将那一段画面回放,指着提醒道:“城主,您看,这个罗康安若是主动进攻,面对霸王,为何不用手上的武器,反而冲上去用脚踹?”

    他这么一说,洛天河不由捋须沉吟,“是有点奇怪。”

    横涛:“从仙都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明了一切,压根不是这个罗康安在主动进攻,生大战时,他畏缩在后,惹怒了其统领,被其统领给扔了出去,他当时反应不及,才仓促之下给了霸王一脚。

    事后,这厮竟然恬不知耻,往自己脸上贴金,吹嘘自己重创了霸王,说自己关键时刻给二爷解了围,搞的没有他,二爷便赢不了似的。这话一传出来,有损二爷颜面,二爷没说什么,二爷身边人岂能容他继续胡说八道?

    教训了他一顿,逼他主动退出了仙都巨灵神卫序列。有些家丑,仙都神卫那边不想张扬,怕有损仙庭颜面,导致秦仪这边被这个罗康安给蒙了,竟还高薪聘用了。

    仙都神卫那边给罗康安的评价是,惯会躲在后面摇旗呐喊,实则胆小如鼠,虚荣好色!”

    洛天河若有所思,慢慢负手身后,沉默不语了。

    等了一会儿后,横涛试着问道:“城主,秦仪被骗了,真要让罗康安这厮上场竞标的话,秦氏的心血怕是要被这怂人给毁于一旦,要不要把真相告诉秦仪,提醒她一下,好让秦仪早做准备?”

    “准备什么?”洛天河回头反问一句。

    横涛略怔,“自然是让秦仪换人,现在换人还来得及。”

    洛天河:“不用提醒,既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就由她去吧。”

    横涛讶异,“城主,秦氏和您相交多年,难道要坐视秦氏垮掉不成?”

    洛天河:“正因为有多年的交情在,才没必要提醒。”

    横涛狐疑,拱手道:“属下不明白,还望城主示下。”

    洛天河:“秦氏不惜血本砸入身家,在进行一场豪赌,秦仪自己也说了,已经砸进去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没办法收手了。你以为秦氏有赢的希望吗?”

    横涛迟疑道:“秦仪执掌秦氏这些年,颇有能力,算是个女强人,背后还有经验老道的秦道边帮忙盯着。观秦氏种种,想必有所把握,应该是有志在必得拿得出手的东西,属下认为秦氏赢的把握很大,否则不可能拿血本妄为。”

    洛天河略摇头,“问题就出在这里。秦氏若是没有赢的把握,最多血本无归,人身可保安全。相较于仙界的其他豪强来说,秦氏还太过弱小了,巨灵神的利益太大,正因为秦氏有赢的把握才麻烦。”

    横涛心有触动,“您在担心有人为了赢得这次的竞标,会不择手段对秦氏的人身安全下手?”

    洛天河斜睨,“莫非你认为那种事情不可能出现?”

    横涛沉默了,面对巨大的利益,很难保证某些人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而且这种可能性很大。

    想明白了其中的问题,他语气沉重道:“您想让秦氏输?”

    洛天河摇头:“不是我想让秦氏输,而是秦氏的身子骨太弱,吞不下这么大的饼,会被撑死的。我们能查清罗康安的底细,你以为罗康安的底能瞒过其他参与竞标的豪强?也就能蒙蒙秦氏之流。

    秦氏凭什么跟各路豪强去争?现在换人,各路豪强一旦心里没底,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根子上下手,对秦氏进行人身毁灭。有这个罗康安在,示之以弱,反而是好事。倘若这个罗康安死在了竞标场上,此等小人也是死有余辜,自找的。

    至于秦氏,再怎么血本无归,哪怕垮了,凭他们的家底,也足以生活无忧,何必妄想太多,享了这么多年的富贵,还不知足吗?而且…你以为秦仪的心眼会满足于这次的竞标?如此利益虽巨大,但对她来说,恐怕也只是一个开始,她不是守着一亩三分地的人,否则也不会介入这次的竞标。

    这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骨子里倔的很,认准的事情不会轻易放弃。

    这次倘若真让秦氏赢了,各路豪强财大势大背景复杂,是不会偃旗息鼓坐视的,垂涎三尺之下,今后不阙城将不得安宁。难道我们能坐视外人在不阙城作乱不成?搞到最后,我不阙城也要卷进去。那丫头笃定了我们不能坐视,意图利用游戏规则,我不阙城才是她这次敢于竞标的底气所在。

    前朝余孽各地作乱,连仙都都敢攻打。横涛,我不阙城的安宁来之不易,要为大局着想,不能因为一家人的利益,而让不阙城的其他人遭受飞来横祸。”

    横涛微微点头,明白了。

    洛天河放手,拿出了背手在身后的计划书,递给他,“朱莉这姑娘不错,她的计划书我看过了,没让我失望。你遵照她的计划书执行,人力、物力、财力全面支持,助她尽快把框架搭建起来。”

    横涛双手接过,“好,属下这就去办。”

    ……

    骑着小驴子的林渊停在了秦氏商会门口,确切的说是停在了一棵大树下。

    林渊抬头望,一棵很大的树,整个不阙城城区最大的一棵树,很久以前就被秦氏商会给买下了。

    树高怕是得有三百多丈,给人耸入云霄的感觉,整个树冠延展覆盖的区域,都是秦氏买下的地盘。

    抬眼看去,树上挂有不少的果子。

    这棵树在人为作用下已经死了,被人注入了不朽物质,令整棵树坚韧硬化成了不朽木,然后开凿打造内部,将其变成了秦氏商会的办公场所。

    类似的行为在仙界许多地方都存在。

    树下根部有一个树洞,大门的作用,能见人来人往,甚至是车来车往。

    早年,林渊就多次来此仰望过,但是一直没进去过,不允许外人擅自进入,他没有进去的资格。

    静默了一会儿后,他骑着小驴子开往了树洞大门。

    他这次收拾的比较干净了,至少头往后面扎起了马尾,结果还是被门卫拦下了。

    还是那句话,不允许外人擅闯,什么人都能跑进去逛的话,秦氏商会成什么了?

    林渊出示了秦仪给予的名片,见到名片,门卫肃然起敬,立刻放行,并指点了停车处。

    停车区停下车后,林渊步行进入了树洞大门内,四周张望内部的华丽装饰。

    来到了秦氏商会的前台,林渊再次亮出了名片给前台姑娘看。

    能手持秦仪的名片,前台几个姑娘不由多看了林渊两眼,其中一人立刻电话联系通报。

    稍候,那姑娘放下电话,对林渊抱歉道:“林先生,不好意思,白助理让告诉您一声,说会长正在开会,现在没空见您,让您晚上六点左右过来,逾期…后果自负!”

    “……”白跑一趟,林渊无语,还逾期后果自负,很想问问秦仪几个意思。

    最终还是扭头走了,不走还能怎样?硬闯还是干等?

    一流馆,见到骑着小驴子返回的林渊,张列辰快步走到门口,讶异道:“这么快就返回了?”

    林渊晦气样,“别提了,架子还挺大,没见到。”

    “没见到?”张列辰愕然。

    胳膊拧不过大腿,想在不阙城立足,秦氏惹不起,傍晚时分,林渊再次来到了秦氏商会。

    能看到背光处的大树果子上的窗口已经有些亮起了灯光,大树果子的内部早已被改造成了一间间的办公室。

    这次入内倒是痛快,秦仪的助理白玲珑还特意安排了一模样端庄的姑娘在前台等他。

    等到他,姑娘立刻带了他再次入内,乘内部专用的升降梯而上。

    白玲珑在上面等着他。

    接到人,白玲珑让那姑娘先退下了,与林渊面对上,她的神情有些复杂,挤出一丝笑,“林渊,多年不见了。”

    林渊有些尴尬,当年这女人还帮他和秦仪之间干过送情书之类的事,此时也只能是点头一句,“你好。”

    白玲珑伸手相请,“请跟我来。”

    她把人带到了秦仪的办公室,也是一颗果子改造的,看得出在大树比较顶端的位置,四周的大窗户应该能看朝霞和夕阳,不阙城视线可及的地方都能尽收眼底,风景着实不错。

    但林渊没有看风景的心情,看了看四周,不见其他人,不由问道:“秦仪呢?”

    白玲珑为他斟茶,“会长忙了一天,刚歇下,正在楼上沐浴,稍等,马上下来。”

    林渊抬头看向屋顶,侧耳细听,是隐约能听到哗哗流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