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二十三章 碰壁

跃千愁2019-06-25 07:51:01Ctrl+D 收藏本站

    罗康安愣了一下,见他低声说话,当即对靠近的诸葛曼道:“你先去忙,我们谈点事。”

    “好,那我先去了。”诸葛曼对两人挥了挥手,扭着腰肢欢快离去了,看得出心情大好。

    林渊看出来了,这对男女昨晚恐怕是在一起过的夜,但他对这个没兴趣。

    罗康安这才问:“什么事?”

    林渊:“昨天那个关小青记得吗?”

    罗康安不解,“记得啊,你们昨晚不是约会去了吗?怎么了?”

    林渊:“她昨天接到通知,被统计处的主理调到矿区去了,矿区离城远,环境也恶劣,她想留在城里,找我帮忙,我能力有限,罗兄能不能帮忙找人说个情。”

    他不愿自己出面,也不愿去找秦仪说这种事,若是罗康安能搞定自然是最好的。

    罗康安愕然:“调往矿区,那是好事啊。”

    “好事?”林渊愕然,不知好在哪。

    罗康安左右瞅了瞅,凑近了,挤眉弄眼低声道:“我说兄弟,你再不济也是灵山学员,那个关小青不过秦氏底层的一个统计员,主动往你跟前凑,图你什么?一见钟情不成?你别扯了,无非是看中了你的地位,不是什么良人,配不上你,玩玩就行了,你不会玩真的吧?调往矿区好啊,距离远,不容易联系,自然而然就断了,多省事,把人留下不是自找麻烦么。”

    林渊方知其真意,“不是你想的那回事,你就说你能不能把她给帮忙留下。”

    罗康安:“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在秦氏压根没什么权力,只能糊弄糊弄底下那些不知情的人,我有什么权力干预秦氏内部的人员调动,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林渊:“一点办法都没有?”

    罗康安上下看他,“干嘛呀,我说,才刚认识,一天都不到,你不会真跟那关小青玩真的吧?”

    林渊:“罗兄,一句话,能不能帮?”

    罗康安想说不行,可听这话里的语气,自己有短在人手上,犹豫着挠了挠脸,“这样,林兄,咱就这点能力,也没别的好办法,我去统计处找他们头说说看,人家若是不给面子,那我也没办法。”

    林渊提醒:“实在不行,你可以去找会长或者白玲珑说说看。”

    “不是吧?”罗康安身子后缩了一下,不满道:“你觉得这合适吗?秦仪那女人可不好说话,为个男女之情去让她因私废公,你让我怎么敢开口?”然见对方冷目盯了自己一阵,继而转身就走,当即有点慌,喂了一声,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林渊胳膊,陪笑道:“林兄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一定尽力而为,至于能不能成我可不敢保证。”

    林渊抬手在他后背推了一把,让他快去,“赶在去神卫营之前办好,办公室等你消息。”

    罗康安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白玲珑进了秦仪办公室,一份文本越过秦仪正处理的其他事项,摆在了秦仪面前,一般这种情况都是要先紧急处理的事。

    不是什么别的,和不阙城视讯平台的契约草本,昨晚两边派人连夜磋商好的。

    白玲珑已经先审查了一遍,没什么问题,但还需要秦仪拍板确认,有什么意见好及时纠正。

    这事必须尽快处理好,待会儿朱莉就要来签约了,有什么变动也好及时通知朱莉。

    秦仪看过后,也觉得没什么问题,是按她意思来的,递回去了,“就这么办吧。”

    收回东西的白玲珑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说了,“昨天和林渊眉来眼去的那个女的,我让统计处的王主理调到矿区去了。”

    秦仪默了默,道:“这种事,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白玲珑:“本没什么事,但刚才王主理来电话了,说罗康安出面找到了她,帮那女的说情,希望能让那女的留在商会总部。王主理搞不清罗康安的底细,找了个理由拖着,问我意见,还在等我回复。”

    “罗康安有什么权力插手这事?”秦仪冷目扫来,之后略默,想到了什么,徐徐道:“是林渊怂恿的,还真是郎情妾意。罗康安无权干预,不用理会。”

    白玲珑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事不用再说了,不过又提及了一事,“总务处的一名女员工,名叫诸葛曼,就昨天中午用餐时坐罗康安对面的,跟罗康安搭上话后,昨天下班跟了罗康安走,昨晚两人一起过的夜。”

    这边派了人暗中保护罗康安,掌握着罗康安的动向。

    刚认识就一起过夜了?秦仪略皱眉,语气不善,“以后招人,不要什么人都往里招,这种不打算好好干活而是抱了别样心思来的女人,不适合在秦氏。先不要动,先让罗康安安心参与竞标,事后让那女人另谋高就去吧。”

    “好,知道了。”白玲珑颔。

    秦仪:“这个罗康安来了才几天,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他第三个带回去过夜的吧?他的私生活我不想管,但近墨者黑,林渊跟他在一起,我很担心,我现在有点怀疑让林渊做他助手的决定是否正确。”

    回头又道:“先不管这个了,潘凌云要来了,先处理她,我要她来得了走不了,盯紧各方协调!”

    白玲珑点了点头,没其他事就先出去了。

    她刚回到办公室,刚通知朱莉那边契约没什么问题,表示对方可以过来签约了,罗康安便找上门了。

    一听是为关小青的事,还不死心,居然还敢找到这里来,白玲珑不高兴了,直接表明态度,“你刚才去找王主理,会长很不高兴,这是商会内部的人员调用,罗生你无权干预!罗生,请你做好自己的事,不要再插手商会内部的人员任用,出了事你负不起责任。”

    “……”罗康安哑口无言,也很尴尬,没想到这边已经知道自己去找了王主理。

    连秦仪都知道了,而且白玲珑是这态度,再找秦仪显然没了什么必要。

    支支吾吾接受了白玲珑的警告,罗康安尴尬着回去了。

    这位找来的事,白玲珑自然是通报给了秦仪。

    闻讯后的秦仪放下了电话,从办公桌后起身了,走到了一面大窗户前,略侧身在遮挡处,观察着斜下方的另一颗“果子”,看到了正靠在沙上的林渊。

    没等多久,那里面又出现了一人,是罗康安,坐在了林渊边上,张牙舞爪地说着什么。

    秦仪冷笑,就知道是林渊怂恿的,果然没错。

    她也有些意外,她知道自己对罗康安的震慑已经有了效果,没想到罗康安还敢硬着头皮来帮林渊干这种事。

    之前罗康安还死活不肯接受林渊为助手,这才一天不到的工夫,两人相处关系展之快,还真是有些乎她的预料,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怎么有种狼狈为奸的感觉……

    罗康安很无奈啊,叽里呱啦把自己碰壁的遭遇说了遍,尤其是被白玲珑训斥的话,给添油加醋了,表示自己被搞的很难堪,表示自己真的尽力了。

    两人丝毫不知有人在另一个办公室内正盯着他们。

    问题是秦氏所在的这棵大树很大,挂的果子也很多,进入大树内部东绕西绕的,不做详细确认的话,根本搞不清左邻右舍谁是谁,更何况林渊才刚来,不知道秦仪的办公室就在斜上方。

    听完罗康安的陈述,林渊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让罗康安出面,现在闹成这样,秦仪已经定了调子,看来关小青的事还真要非秦仪点头不可了。

    林渊起身徘徊,琢磨着,半个人消失在了秦仪的视线中,在秦仪眼里只能看到林渊腰部以下在走动。

    琢磨一阵的林渊忽停步问道:“离咱们去神卫营还有多少时间?”

    罗康安看了看腕表,“按往常的通知惯例,应该还早,起码还有一个多小时。”

    林渊讶异:“咱们工作时间要拖到这么晚?”

    罗康安摸出雪茄点上了,吞云吐雾道:“你以为呢?神卫营那边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咱们要等通知才会被接送过去,等我们抵达,已经差不多中午的饭点了,一般是午后才正式开始介入巨灵神的磨合工作。”

    林渊狐疑,“也就是说,咱们只需干半天的活就行。”

    罗康安乐了,“你想的美,看来你还真是一点情况都不知道。对巨灵神的磨合,还要磨合夜间的驾驭情况,总不能只在白天有用吧?需要全天候。下午兼上半夜,才是咱们的工作时间,我们得下半夜才能收工回来。你以为我们第二天的轻松、还给配备单独的办公室休息是怎么来的?”

    原来是这样!林渊微微点头,明白了。

    罗康安却奇怪了,“兄弟,我说你什么情况啊,让你来当我助手,你却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秦氏几个意思啊?”

    林渊不跟他扯这个,做出了决定,“我亲自去找会长谈谈。”

    罗康安攸地站了起来,“你没病吧?当我骗你不成?我已经碰壁了,你还不死心?那女人长的是还可以,但也就那样,为这么个女人值得吗?咱们就是来混口饭吃的,不至于这样死磕。”

    他根本不清楚情况,林渊已经答应了关家尽力而为,其次是他和关家的关系,不能坐视关小青凄凄凉凉的被扔到那种地方去不管,不能坐视关家人长期分离不管。

    他不多说,直接走了,罗康安喂了几声没用,只好掐了雪茄跟着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