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三十四章 曹爷

跃千愁2019-07-01 00:21:09Ctrl+D 收藏本站

    出租车内,一身酒气的罗康安终于回家了。

    正欲下车的罗康安一愣,看到了门口站起的人影,认出了诸葛曼。

    他顺手一拉,将身边半醉的女子给摁趴下了,两指在女子颈部一捏,女子顿时昏了过去。

    对出租车司机一番交代,多扔了些钱,一个人下车了。

    出租车离去,把趴在后座的女人给带走了。

    诸葛曼欣喜上前迎罗康安,“回来了?”继而眉头一皱,“怎么一身的酒气?玩到现在?”

    罗康安乐呵呵道:“玩玩不很正常么,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等我。别生气了,外面凉,进屋去。”

    诸葛曼略有不满,但被哄了几句后,也就算了,哼了声,“帮我拿东西。”

    “呃…”罗康安才注意到大包小包的,惊讶道:“这么多行礼,你这是干嘛?”

    诸葛曼瞪他,“你不是说想永远跟我在一起吗?我主动送上门,让你捡这么大一个便宜,你还不乐意了不成?”

    “没有不乐意,只是,这个…”罗康安挠了挠头,“这个,这里是商会给我安排的住宿地,只是给我一个人住的,再住其他人需要商会的同意。”

    诸葛曼狐疑,“商会哪有这种规矩?”

    罗康安哎呦喂道:“对你们自然没有,我做的事情涉密,所以要经过商会的同意。”

    诸葛曼脸色不好看了,“我人都来了,你的意思让我滚?”

    罗康安连连安抚,“哪有的事,来都来了,先进去,我明天找商会请求一下就是。你能来,我求之不得,哪能不乐意,我一定想办法说服商会便是。”说罢主动帮忙拿东西。

    诸葛曼这才神色稍霁,哼哼着自己从罗康安身上摸了钥匙,自己先开门进去了,东西全部扔给了罗康安去拿。

    罗康安屁颠颠忙碌着,实则心里嘀咕。

    跟商会沟通是扯淡,他才不会去沟通,商会压根就没有那规矩,他怎么沟通?

    说到底,他压根不可能让诸葛曼跑来跟他同居,诸葛曼住这了,他以后还怎么带其他女人回来?

    进屋后,门一关,又搂着诸葛曼喊亲亲或宝贝之类的,逗的诸葛曼开怀大笑……

    曲终人散,夜店也不能免。

    卸下了浓妆的伍薇出了化妆间,对外面等候的男友露笑,挽了男友的胳膊一起离去。

    出门两人共乘一辆小驴子,迎着夜风归去,搂着男友腰的伍薇一脸温情享受模样,贴男友后背。

    行至僻静地,后方超过的一辆车突然拐弯,咣!小驴子撞上了,晃来晃去差点翻车,勉强稳住了。

    前面车停了,小驴子也停了,小两口下来,欲跟对方讲理。

    然而车上下来的两名汉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小两口顿有几分忌惮。

    这时,后面又有两部车来到,停在了一旁。

    车上又下来了几人,其中一辆车门敞开,坐在里面的曹路平摘下了头上的帽子,淡淡问道:“怎么回事?”

    小两口见到这位,内心一惊,这位可是不阙城的地头蛇,听说法力高强,两人在夜场混生活,自然是见过也听说这位,只是从未接触过而已,当即一起问好一声,“曹爷。”

    先前被撞车上的一人过来告知,“曹爷,这两个家伙把咱们车给撞了。”

    一听两边是一伙的,小两口顿时紧张了,忙解释。

    然而什么解释都没用,曹路平偏头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人上前,将小两口直接扭送进了一辆车内,连同那辆小驴子给一起带走了。

    一行抵达了一间挖空山体的仓库,人员陆续下车,钻出车的曹路平挥手示意了一下。

    一对男女被揪下车,女的被扭住送到了曹路平跟前,男的当场被三人围住,一顿暴揍,被打的惨叫不已。

    伍薇惊慌大喊,“住手,住手。”

    曹路平淡然道:“姑娘,你现在就可以离开,若是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可以去找城卫告状。”

    惹上这种人,伍薇哪敢去告什么状,就算抓了眼前这些,这些人团团伙伙中的其他人焉能放过他们,届时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当即哀求道:“曹爷,曹爷,是我们错了,是我们不小心撞了您的车,我们赔,我们赔,求您放过他,不要再打了。”说着竟挣扎着给他跪下了。

    “住手。”曹路平招呼了一声,“人姑娘赔礼道歉的态度不错,你们不要再过分了。”

    围殴的三人当即住手了,在他的偏头示意下,直接将伍薇那打的凄惨不已的男友给架走了。

    “曹爷!”见男友被架走,伍薇大惊,抱住了曹路平的大腿哀求。

    曹路平左右摆手,边上人立刻全部转身而去,都消失在了眼前。

    曹路平抬手虚空一抓,远处的一张椅子飞来,落在了他的身后,他慢慢坐下了,抬手揉了揉泪流满面的脑袋,“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要紧张,有话好好说,哭哭啼啼不像话,让人看到,还以为我在欺负小姑娘。有事说事,说吧,你准备怎么赔?”

    伍薇立刻抹了把泪,“要赔多少钱曹爷您说,我们一定想办法凑齐。”

    曹路平摇头:“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当我在勒索敲诈不成?就你们又能凑几个钱,我是能看上这点钱的人吗?”

    不要钱?难道是?伍薇怔怔看着他,下意识双手呈自我保护状态。

    曹路平呵呵道:“你想多了,我不缺女人,我对你的身子没兴趣。我是讲道理的人,这帮家伙不知轻重,上来就动手,有点不像话,这样吧,你男友我带走了,帮他养伤,等他养好了伤自然就会回到你身边,我再给一笔赔礼道歉的费用。至于你们上班的场子那边,我想你们老板还是会给我几分薄面的,让你男友修养一段时间应该没问题,你不用担心什么。”

    伍薇意识到了什么,撞车根本不是事,紧张道:“曹爷,您到底想怎样?”

    曹路平直接问:“罗康安,你认识吧?就是最近经常捧你场的那个男人。”

    伍薇惊疑不定,略点了点头。

    曹路平:“你是过来人,他想对你干什么,你应该知道,你不妨成全他。只要帮了我这个忙,以后在不阙城,你们遇上任何麻烦都可以来找我,曹某义不容辞,绝不坐视!”

    伍薇立马咬着嘴唇摇头。

    曹路平丝毫不以为意,面对伍薇这种层次的人,在他眼里就是能随意拿捏的货色,平平静静道:“又不是让你跟他一辈子,不就那点事,虚伪应付一下就行。

    当然,你若是很在乎,也可以不让他得逞,我不勉强,那要看你自己应对的本事。我不管经过,只要结果,我想知道他的所有喜好,只让你帮我摸摸他的情况,没有任何危险。就这点简单小事,你若是不答应,那就没得商量了。我既然能找到你,自然清楚你的底细,到时候别说你男友,只怕你父母也要养伤了……”

    云雾缥缈,琼楼玉宇,昆广仙域中枢,一群人陆续步出楼阁,洛天河亦在其中。

    在这里,基本看不到什么人间新风气的打扮,都是原有的古风装扮。

    域主南如,召集九州城主议事,商议巨灵神竞标之事,问诸人意见,问放在哪个地方合适,大家基本上没有什么意见,大多请域主自己定夺。对许多人来说,事不关己,把事放在自己地盘上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哪怕是自家领地内有商会参与竞标的天古城、伏波城和不阙城的城主,对此都没有争取的意思。

    前朝余孽才刚对仙都发动过袭击,正是多事之秋,因利益将一堆形形色色的人给引来,投入人力物力去组织很麻烦不说,还不知会不会惹来什么事,哪怕下面商会有争取的意思,三位城主口头上好说,到了这里也没人争取。

    相对于三位城主的顾虑,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商会那些买卖人的想法可以无视。

    事实上,哪怕是秦氏,也对洛天河表达了希望能将竞标地争取到不阙城的愿望,在自己地盘上自然是能占据一些主场优势的,可惜洛天河连试试都谈不上。

    见无人响应,都不太情愿领受此事,南如也不勉强,只好把竞标地定在了他自己亲自坐镇的仙域中枢地。

    诸人散场离开之际,天古城城主木清柔裙袂飘飘走来,轻笑道:“洛城主留步。”

    洛天河止步回头,“木城主有何吩咐?”

    木清柔:“吩咐不敢当。一点小事,为洛城主引荐一人。”伸手客气邀请。

    洛天河哦了声,恭敬不如从命,随了她去。

    两人下了山,在山脚一座亭子里,见到了一个规规矩矩站立的男人。

    木清柔笑道:“洛城主,这位是我辖地内潘氏商会的会长潘庆。潘会长,还不快拜见洛城主。”

    此人正是潘氏的当家人,也是潘凌云的父亲,闻言赶紧拱手鞠躬,“潘庆拜见洛城主。”

    洛天河眉头略动,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淡淡嗯了声。

    潘庆直起身后,又赶紧走到一旁捧来一只玉匣打开,立见宝光绽放,显然是一颗什么妖物的内丹,一看就是一件不错的宝物。“小女潘凌云在不阙城妄为,潘庆管教不严,实在是惭愧,这是一颗万年毒蛟的内丹,还望洛城主不要嫌弃,容潘庆略表歉意。”

    洛天河冷哼,“你想干什么?当众行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