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三十五章 打扫

跃千愁2019-07-01 00:21:11Ctrl+D 收藏本站

    “不敢。”潘庆赶紧低下了头,诚惶诚恐状。

    木清柔微微一笑,伸手合上了玉匣,顺手接了东西,之后挥袖示意。

    潘庆当即躬身后退了几步,这才转身离开,不在这里碍眼。

    待他走了,木清柔又笑道:“一点心意,没那么严重,出自我手,想必周围的守卫也看到了,权当是我的一点心意。”

    洛天河看着她,“你想为潘氏当说客?”

    木清柔摇头:“洛城主,哪有那么严重,据我所知并未出什么事,那小丫头我也认识,是有点心高气傲,但若说她敢在不阙城太过放肆,我谅她不敢,真要那样做了,别说你,连我也不会放过她。当然,洛城主要惩罚也是应该的,惹得洛城主不高兴了,也必须要惩罚,免得不知天高地厚。我只是想问问,洛城主准备怎么判决?”

    洛天河:“打入大牢,囚禁百年!”

    木清柔:“一凡夫俗子,何需囚禁百年,就她的年纪,关她三年,仙丹药效一过就没了性命。没必要这般,略作惩处,差不多意思一下就行了,你看如何?”这是亲自开口为潘凌云求情了。

    ……

    走到会长助理室门口的林渊止步了。

    今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想来核实一下秦仪有没有落实关小青的事,结果一眼看到了助理室内的关小青,正与苏巧琳交流什么,苏巧琳似在教关小青什么东西。

    助理室前台坐的第三人,名叫孙玉虹的妇人站了起来,也是白玲珑的助手,年纪最大的一位,助理室的老人。

    秦道边还在秦氏担任会长时,这位就是柳君君的心腹助手,秦仪接任会长后没动她,白玲珑也没动她,如今依然留任,平常其他人不在的时候,孙玉虹一般都在这里坐镇。

    “林生。”孙玉虹站了起来打招呼。

    苏巧琳和关小青立刻看到了他,关小青心里记着白玲珑的吩咐,本还想假装不认识,谁知林渊主动招呼了一声,“小青。”

    苏巧琳讶异地看向关小青,显然在问,你认识他?

    关小青也只好走了过去,“林哥。”给了个眼色,示意一旁说话的样子。

    林渊跟她走远了些,才问,“你怎么在这里?”

    关小青笑了,“多亏林哥说情,不但留下了,白助理冲您的面子,还让我留在了她身边做助手。”

    “白玲珑的助手?”林渊愕然,回头看向助理室那边,眉头略皱,之后回头问:“你对这个职务满意吗?不行就换一个。”

    哪能不满意,简直太满意了,关小青忙道:“不用了,挺好的,很满意。谢谢林哥帮忙,只是…”

    林渊:“跟我不用客气,有什么事就说。”冲跟关家的关系,他也算是把她当成了妹妹,起码当做了半个妹妹。

    关小青当即放低了声音,“白助理说了,最好不要让人知道我是走后门留下的,以后咱们在商会能不能当做不认识?”

    林渊愣了一下,旋即一笑,“好。”

    他正希望在外人眼里和关家保持距离。

    正这时,秦仪从里面出来了,后面跟着白玲珑,行色匆匆的样子。

    见到林渊的出现,两人都意外了一下,步伐未停,直走过来,逼得林渊和关小青让路一旁,关小青略欠身,“会长。”

    她明显有些紧张,对她这个初到秦仪身边的人来说,会长身上的气场很强大,给她不小的压力。

    秦仪嗯了声,与二人擦身而过,并未有多余的表示,甚至没有多看林渊一眼。

    抱着文件的苏巧琳小步碎跑而来,塞了一份给关小青,低声提醒了一句,“会长要开会,快走。”

    关小青赶紧跟着去了,不忘回头对林渊报以抱歉神色。

    林渊微笑点头,之后也不疾不徐地离开了,事情落实了,关家那边应该能安心了,他自然也就没事了。

    严密关注了整个过程的孙玉虹又慢慢坐下了,摸出了手机,不知在跟哪联系……

    回到自己休息室的林渊闻到了雪茄燃烧的气味,偏头一看,果然,罗康安来了他这里,正坐沙发上吞云吐雾。

    见他来了,罗康安质问道:“昨晚怎么回事,一回头你怎么就跑了?”

    “那种地方不适合我。”林渊也走一旁坐下了,问:“有事?”

    “没事我就不能过来了?”罗康安略表不满,之后开始唉声叹气,诉说起了烦恼,说被诸葛曼缠上了。

    当然,他是坚决不会答应跟诸葛曼住一起的,今天就要以涉密为借口,说商会不答应外人住他那。

    可这事有点小麻烦,昨晚再次跟诸葛曼一夜春风后才知,诸葛曼不是城里人,是不阙城下面隶属的某个地方的人,应聘入秦氏了才来了不阙城内。换句话说,诸葛曼一直在城里租房子住的,昨天诸葛曼已经把房子给退了。

    也就是说,要把诸葛曼给请回的话,他多少得有所表示,起码得给诸葛曼租个住的地方,还不能显得小气了,得给租个好房子。

    林渊随便给了个意见,“你薪水不低,又不是花不起这个钱,我看你也挺舍得在女人身上花钱。若觉得不合适,直接跟她说清不就行了。”

    据从罗康安嘴里听来的,秦仪给了他十万珠的月薪,在仙都也算是很高的薪水,在不阙城浪荡的起。

    罗康安躺那摆手,“你还别说,这女人还有点对我胃口,暂时还没腻。”

    既然是自找的,林渊也就懒得再接什么话了,借口昨晚没休息好要休息,把罗康安给赶了出去,让他下班前都不要来打扰。

    门反锁了,室内安静了,打算静心修炼,他先把屋内无死角的仔细检查了一遍,走到窗口拉上窗帘时,目光无意中触及了斜上方的一颗果子,通过那颗果子的窗户看到的室内顶部装饰似有些眼熟。

    观察了一下那颗果子的位置,再看了看外部的枝枝叶叶,闭目冥想了一会儿,有些不太敢确定那是不是秦仪的房间。

    窗帘拉上,也把所有窗前的窗帘都拉上了,室内光线变得昏暗了,方走到空旷点的地方盘膝坐下了,缓缓闭目了,进入了修炼状态……

    待到罗康安再来敲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罗康安再次热情邀请一起去玩。

    一个人去玩没劲,已经把林渊当成了他的玩伴。

    可为了关小青的事,林渊答应了秦仪的条件,又不好对罗康安说自己要干嘛,遂以有事推辞了。

    把罗康安给打发了,林渊走到一扇窗前,拉开了窗帘,再次抬眼看了看斜上方的那颗果子,反手一抓,摄来两只杯子,摞一起,放在了一旁的小桌上,才转身出了门。

    来到助理室时,关小青等人都下班了,他也被现身的秦仪的护卫拦住了。

    外面没了人拦客问话确认身份,这些护卫自然要出面。

    白玲珑闻声露面,打了个招呼,护卫才把林渊给放行。

    白玲珑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后忙自己的,对随后进来的林渊示意了一下,指了指墙角摆放的打扫工具,示意他自己进去。

    待林渊拿了东西进去,白玲珑摇头苦笑。

    进了秦仪办公室,却不见秦仪人,林渊侧耳一听,又听到了上面有哗啦啦的流水声,估摸着又在沐浴。

    书架两边拉开了,没关,林渊的目光一顿,瞅见了地上扔的一件衣裳。

    根据早上碰面时的所见,他基本可以确定是秦仪的上衣外套。

    听到流水声依旧,林渊四处看了看,先是走去捡起了外套,搭在秦仪的椅背,之后慢慢走到一扇窗前,一眼就看到了斜下方窗口内桌上两只摞着的杯子。

    确认了自己的怀疑,之前看到的果然是秦仪的房间。

    而楼上的秦仪就站在哗哗流水旁,并未沐浴,穿着很清凉,脱的只剩下了身上的贴身亵衣,抱臂站在一片光幕前。

    光幕里呈现的正是下面办公室内的情形,林渊的一举一动在她眼里。

    待林渊开始了打扫,她才关了光幕,脱干净了衣裳,步入了水中沐浴。

    也就简单冲洗了一下,换了身衣裳,便穿着拖鞋下来了。

    秦仪走到办公椅前,抓了衣服朝擦茶几的林渊随手一扔。

    林渊看都没看,一把抓到了手中后,再回头看向她。

    秦仪坐在了椅子上,点了根烟道:“衣服不用你洗,收拾在一起就行,明天孙姐会来取。”

    林渊只好将衣服放在了一旁,继续打扫。

    待进入里间后,他才发现地上还有秦仪的裤子,楼梯上还有内搭的衣裳,看这样子,某人是在一路走一路脱。

    衣服一件件捡起。

    待他收拾到楼上,秦仪拉开了办公桌,取了只倒扣的碗状金属物放桌上,摁下摁钮,弹射出一片扇面大小的光幕,正是楼上浴室的情形。

    手上抓着几件衣服的林渊,面对地上的两件女人亵衣,明显有些傻眼,好不容易弯腰了,欲伸手碰,又打住缩回,如此反复,似不知该不该去碰。

    这为难死了的样子,令秦仪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笑的身子乱颤,又掐了烟一手捂住了肚子,似乎笑得肚子疼,笑得自己都吃不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