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三十九章 后手

跃千愁2019-07-03 00:21:15Ctrl+D 收藏本站

    白玲珑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白玲珑自己的意思,还是秦仪的意思,或是秦道边的意思?

    他不会忘记柳君君深夜登门拜访的谈话,柳君君代表谁来的很清楚,秦道边想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是完全可能的事情。

    他无意在不阙城惹出什么是非来,但这种事情令他本能察觉到了危险在靠近,他的反应属于不得不出手面对和解决。

    夜幕下荒野中的车灯,亮着车灯旁的林渊,在静默思索着。

    若是秦道边的授意,秦道边的想法,他是可以无视的,不存在什么他担心的那种危险。

    若是秦仪的授意,也谈不上有什么危险,无非是想报复羞辱之类的。

    只是那女人的报复羞辱方式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把他拉进秦氏可以理解,可却让他参与到非常事的巨灵神事项中,不像是报复的样子,令他忍不住怀疑那女人是不是对自己余情未了。

    可后来想想,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间隔这么多年,多少情和义经得住三百年岁月的侵蚀?

    他这个落魄样子回来了,在不彰显任何的情况下,哪个女人能看上他?也就陶花母女那种误以为他是秦氏高层的人才有可能。双方足足三百年未曾有过任何联系,若还能认为如今地步的秦仪是对自己余情未了的话,那未免也太过自作多情了。

    三百年的岁月,经历了多少风雨,见过了多少世态炎凉?

    再回来,已不再当年,那份年轻时的心态已不在。

    早年对秦仪尽管存在利欲,可也心存美好,可如今,他对秦仪已经没有了任何男女情感方面的羁绊。

    换句话说,他对秦仪没了情爱的感觉,有的只是对当年懵懂无知所犯下错误的愧疚。

    所以若仅仅是秦仪的报复性监视,就不存在什么他顾虑的危险,另些方面他能进秦氏,就能忍受。

    他现在真正担心的反而是白玲珑,若事情和秦道边父女无关,真是白玲珑的个人行为的话,那么这个白玲珑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可他自身牵涉到的事情非同小可,令他不得不深思这背后的缘由。

    他现在需要排除,需要确认究竟是谁的意图,以便做下一步的应对准备。

    略有喘息的辛广成打破了平静,忽问了句,“你究竟是什么人?”

    林渊冷目骤然盯住了他的双眼,“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辛广成惨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能让白助理如此关注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秦氏员工,听说你是刚进的秦氏,你进入秦氏究竟有何企图?”

    企图?林渊很想告诉他,不是秦仪那女人无理取闹强拉,你以为我想进来?

    但跟对方说这个没意义,对方这话也让他再次确认了对方的确不知道什么,遂松开了对方的衣襟,双手突然抓了对方的双臂一拉一顶,嘎嘣两声响。

    “唔…”辛广成发出痛苦闷哼,忽又感觉到两股热流涌至双肩,快速抚熨肩臼上的痛疼感。

    很快不痛了,还有舒坦感,察觉到了对方在施法为自己疗伤,辛广成看着林渊,不知对方究竟想怎样。

    差不多了,林渊放开了他,“回去上点药,对你明天上班不会有任何影响。”

    辛广成一脸自嘲:“说了不该说的,你觉得秦氏还能容下我吗?”

    林渊答非所问:“出了问题的那只监控,是我弄坏的。”

    辛广成一愣,不知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明白了,对方故意弄坏一只而不弄坏全部,就是为了引他出来检修,他有此遭遇的一幕是对方处心积虑的结果。

    林渊:“今天的事,没什么人知道,你可以如同往常,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辛广成神情渐涌向出几分扭曲,略呲牙道:“你想让白助理认为你没发现什么,你想让白助理认为你还在她的监控中?”

    林渊观察着对方的反应,看出来了,能成为秦氏的总务处主理,也算是秦氏花了心思遴选的人,对秦氏还是有一定的忠诚度的,此时清醒了过来,似乎不愿再二次出卖。

    不过林渊的应对很淡定,“不,你想多了,我进秦氏的原因也并非你想的什么阴谋,我找你只是确认一下谁在秦氏内部搞鬼监控我。那只监控是我弄坏的,被修复了,我能发现,明天我会找出所有监控去见会长。

    至于白玲珑为何这样干,不是你该操心的,交给会长去处理吧。所以,事情和你无关,只是一点小事找你求证了一下,没必要砸了你的饭碗,对你造成的困扰,我深表歉意。”

    找会长摊牌?辛广成有所怀疑,对方真的会这样干吗?

    林渊:“信不信由你,你可以先看看再说,也可以去向白玲珑坦白你出卖了她,怎么选择我不勉强,你自己看着办。”说罢转身而去。

    登上坑坡后,他又回头看了眼,对站在坑内仰望的人扔下一句话,“衣裳脏了,不想砸了饭碗,回家前就把衣裳给换了,免得让人怀疑什么。”继而身形一闪,如同一道魅影消失了。

    辛广成愣愣了许久,神情复杂着,内心煎熬着转了身,走到车门旁伸手开门,才发现自己双臂能动了,脱臼的双臂恢复了正常,只是还有一些不适而已……

    一道人影蹿入草丛,林渊回到了深藏在草丛中的小驴子身边,停下摸出了手机,拨通了关小白。

    正在仓库内整理东西的关小白摸出手机一看,当即从两名员工身边走开了,走到僻静角落接通问:“没事吧?”

    林渊问:“你向小青问了辛广成?”

    关小白错愕,“不是你让我向小青打听的吗?”

    林渊:“你怎么问的?”

    关小白:“自然是找了个借口。我这不是搞回收的么,辛广成管着秦氏总务那一块,废弃换新的事在他手上,想认识一下辛广成也算合情合理,拜托小青撮合认识一下…怎么,用这个借口不行吗?”

    林渊:“我就问问。小青答应了吗?”

    关小白哼了声,“那丫头胳膊肘往外拐,她刚高升,怕对她影响不好,没答应。”

    林渊:“没事。你既然问了,小青再见到辛广成会格外多几分注意的。”

    关小白:“什么意思?”

    林渊:“回头你从小青那边留心打探一下,看辛广成和那个白助理有没有什么接触,接触后是否有异常神色反应。继续用你的借口,注意问话方式,不要让小青察觉到什么。”

    关小白神情顿时变得凝重,“林子,你这究竟在干什么?”

    林渊:“你放心,就是借小青的眼留心一下,没什么事,对小青不会有任何影响。”

    关小白是有这担心,但还有另一重担心,“林子,我听着有些提心吊胆的,你…你不会出什么事吧?”

    林渊:“不要想多了,在不阙城,你们没事,我就不会有事。早点休息。”

    通话中断了,放下手的关小白看了看手机,郁郁着呼出一口气来。

    经过这次的短暂合作,他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曾经的那位死党了,人是原来的那个人,可行事方式却给他一种压抑感,不知是因为事还是因为人。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林子给他的那种感觉说的好听些是举重若轻,说的不好听些,林子不知不觉中会有种自然而然使唤人的感觉。

    就像眼前一样,给件事,你去办就是,没有因为所以,你也不需要多问,只需照办。

    对林子来说似乎很自然,可对他来说这种感觉很突兀。

    波澜不惊中给人深深的压抑感,这还是以前的那个林子吗?这些年的内在变化似乎真的很大……

    林渊跨骑上小驴子,趁着外面路上没人经过,又冲上了道路上,夜幕下一路呼呼风驰而去。

    平静的表象下,也有心事。

    他其实不想让关小白兄妹沾边这样的事情,不过事发突然,身边没有可靠人手,目前也只有关氏兄妹方便。

    当然,也因为如他所言,就是借眼留心一下,对兄妹两个不会有什么牵连,所以才让顺便帮个忙。

    至于为何留心辛广成的反应,只是想知道辛广成会不会向白玲珑坦白今天的遭遇。

    他已经用了秦仪的名头去稳住辛广成,事态会不会朝他酝酿的方向发展,辛广成会不会保持沉默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他不能确定,要观察后效。

    毕竟,他对辛广成这个人的性情并不了解。

    也是针对目前的不明情况,在没有排除危险前所做的一步后手准备。

    若真是白玲珑的个人行为,而他已经进了秦氏,只要辛广成保持了沉默,便意味着辛广成捏在了他的手上。

    辛广成沉默的越久,便越难开口,便上了他的船,很难再下船。

    所以他才用秦仪的名头去稳住对方。

    他无意利用辛广成干什么,也不希望能用上辛广成,可目前的情况下,他不介意在秦氏内部顺便捏个这样的人在手上以备后用,如有万一,在陌生的秦氏内部环境下多双眼睛也是好的。

    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什么样的人干什么样的事,他既然出手了,就不会做无用功,下意识就顺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