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四十七章 赌命

跃千愁2019-07-07 00:21:25Ctrl+D 收藏本站

    林渊双眸平静直视,似乎从头到尾都未看到一旁的伍薇和温良,“求生得生,求死赐死!”

    似有一线生机,曹路平身子晃了晃,吃痛,又不敢乱动了,“自是求生,如何得生,愿闻其详!”

    林渊:“谁让你查林渊的?”

    林渊?竟是因为林渊惹来的麻烦?曹路平颇感意外,“秦氏?你果然是秦氏派来的人…”忽又一顿,“不对,你不是秦氏派来的。”可谓转念间走出了误区。

    道理很简单,若是秦氏派来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曹路平是受何人指使,白山豹不久前才刚找他谈过。

    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是不阙城的人,除了上述疑点,还有对方的手段。

    他也算是不阙城的头号地头蛇,否则赵元辰不会找到他,他在不阙城这么久,从未风闻过不阙城有这号人物,丝毫未察觉到有这号人物的迹象存在。

    想得到赵元辰的交代,苦笑道:“能劳尊驾这样的高手出面,看来那个林渊的背后果然是不简单。”

    林渊:“回答我的问题。”

    曹路平脑中想着脱身之策,同时试探道:“尊驾为何笃定是别人指使曹某查那个林渊,难道就不能是曹某本人?”

    林渊:“因为你不配。”

    理由简单明了,被鄙视的无话可说,曹路平嘴角抽了一下,“是曹某自不量力了。我可以说出是谁,可尊驾如何保证我说出后会放过我?”

    林渊手腕一扯,曹路平立感身上的束缚在扯紧,被勒之处宛若刀片切入,血线已化作一条条血水流淌,整个人很快变得鲜血淋漓。

    自己还未吐露真相,曹路平以为对方只是示威,想扛住,然对方一声不吭,只是一点点收网,似乎要眼睁睁看着他毙命。痛入骨髓后,见对方还没有收手的意思,当即闷声提醒:“尊驾不给曹某一个保证,让曹某如何开口?”

    林渊:“不妨赌一下。”

    曹路平:“若左右是死,曹某宁死不从!”

    林渊:“硬骨头我见过,但绝非你这种趋利之辈。不说,死!”

    曹路平:“那你就动手好了,我死了,你休想知道真相!”

    林渊:“太看得起自己,一个替人跑腿的杂碎而已。你死了,你背后的人还会换其他人继续,我迟早能查出真相,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你的死活我并不在乎。”

    曹路平心中咯噔,“你先放开我,放开我,我就说。”

    他自认输的冤枉,他一身的实力并未发挥出来,纯粹是中了对方的暗算,只要解开束缚,自认还有放手一搏的机会。

    然林渊根本不吃这一套,扯在手中的网依然在慢慢收紧,以行动印证了他那句话: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已是血人的曹路平也终于看清了眼前束缚自己的是什么,恍惚中看到一条丝线贴近了自己的眼眸。

    闷声痛叫也在此刻,“唔…”眼球破裂,逐渐收紧的网,切破了他的一只眼球,难以言明的汁液爆了出来。

    伍薇和温良吓得两手挽在了一起,对他们来说,此情此景可谓难以直视,想跑又不敢跑,颤抖,一直在害怕颤抖。

    两人此时方知,以前在夜场对那些台面下的人的认知,和眼前这种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人比起来倒显得温和。

    “住手,我说。”曹路平嗓子里悲吼出声来,终于不再硬抗了,宁愿如同对方说的,不妨拿自己的命赌一下。

    林渊两指撩动,宛若轻抚琴弦,手势竟有几分优雅,手腕上的古拙镯子逆转了几圈。

    曹路平能感到勒进骨头里的东西松开了些,被迫紧缩的身子终于也敢慢慢放开了些,喘息声依然急促。

    林渊提醒了一声:“我没耐心,你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一只眼睛看不见了,曹路平心中的悲愤无处倾诉,还赶紧答话道:“赵元辰。”

    林渊:“是什么人?”

    连赵元辰都不知道?曹路平很无语,越发肯定了这位不是秦氏派来的,“伏波城周氏商会会长周满超的外甥。”

    伏波城周氏商会?林渊心中不解,问:“他为何要查林渊?”

    “我只是个跑腿办事的,具体的我不太清楚,应该是和秦氏要竞标巨灵神有关……”曹路平将领命的情况说了下。

    秦氏要插手巨灵神的买卖?林渊算是明白了秦仪弄那尊巨灵神是怎么回事,事态有点出乎他的预料,发现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当即连连发问。

    曹路平到了这个地步在赌命,在赌一线生机,也可谓是有问必答。

    搞清状况后,林渊算是明白了,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压根不是冲自己担心的事情来的,自己今晚的行动根本就没必要,对方能查到的有关自己的情况大可放心让对方去查,查到灵山掌握到的情况自然就会结束调查。

    说到底,只要不是冲他那见不得光的背景来的,大可以让幕后指使者放心去查。

    林渊看向了伍薇,这个舞女他认识,跟罗康安去夜场的时候见过。

    伍薇身子一缩,被他盯的浑身冒寒气,害怕。

    林渊问了句,“之前听你们提到罗康安,这个女人接近罗康安也是为巨灵神竞标的事?”

    曹路平:“是的。”

    林渊:“她接触罗康安能起什么作用?”

    曹路平:“我不清楚他们的具体打算,让她接近罗康安只是为了掌握罗康安的一些情况。”

    林渊:“都掌握了一些什么情况?”

    曹路平当即把知道的抖搂了出来。

    林渊听后,又盯向了伍薇,“他说的是真的吗?”

    伍薇紧张地点了点头。

    林渊内心里好气又好笑,之前就判断罗康安那厮迟早要死在女人身上,这才多久,就被人在女人的破绽上钻了空子。

    雪兰?林渊记下了这个名字,内心里也有些疑惑,在一个戏子身上能做什么文章,难道想用来策反罗康安?

    他估摸着是如此,但这个和他无关,秦氏、潘氏和周氏之间的争斗他只会冷眼旁观,谁胜胜负他根本不在乎,这次纯粹是捎带着被波及了,风波过去就过去了。

    回头他又问曹路平,“你确定林渊的照片是潘凌云给赵元辰的?”

    曹路平:“不敢完全肯定,但我能肯定,林渊的那张照片不是我之前提供给赵元辰的,我提供的照片中没有那一张。而赵元辰之前也没把林渊当回事,不想节外生枝,已经放弃了对林渊的调查。潘凌云上次和赵元辰见过面后,赵元辰给了我这张照片,让我再查,所以我怀疑是潘凌云给的。”

    林渊:“赵元辰住哪?”

    曹路平听的一怔,这位难道还要去找赵元辰不成?

    不过这对他来说不是坏事,他巴不得这位跟周氏干起来,凭周氏的势力,应该能让这位有所麻烦吧?

    不回话?林渊冷眼一睨。

    曹路平忙道:“在蕴霞楼。”话毕又补了一句,“我可以带您去。”

    对他来说,到了这个地步,只要自己还有用处,活命的机会就能增大几分。

    林渊不接这茬,“潘凌云住哪?”

    曹路平道:“景上春,不过据我的眼线说,潘凌云今天已经离开了不阙城,不知干什么去了。看她和赵元辰联手的态势,应该是留了赵元辰在这边坐镇,她另有其他事去办了。”

    林渊上下瞅他一眼,发现交代的还真有够详细,求生欲很强。

    曹路平:“您若是不信,想去景上春核实,我也可以带您去看看。”

    “不用麻烦。”林渊淡淡拒绝了,手腕上的镯子开始嗡嗡急转,胳膊突猛一拽。

    “你…”曹路平瞪大了独眼,惊呼声戛然而止,眼前一花,什么都看不见了。

    无影丝线嗖嗖抽回,在空气中抽出淡淡血雾,“叮”一声,锚状物吻合回了镯子上。

    曹路平的动作很古怪,伍薇和温良看着,又突兀出现的情况把两人给吓得够呛。

    曹路平曹爷突然间四分五裂了,碎成了几十块,比之前的死者碎的碎多了,乱七八糟的混着血水瘫了一地,差点没把两人给看吐了。

    林渊转身朝他们两个走了过去。

    两人顿时慌了神,互抓着彼此,呼吸急促不安,温良喉结耸动着,伍薇哀求道:“不关我的事,我不想掺和,我真的是被勉强的,求您放了我们吧?”

    见目光冷漠的林渊无动于衷,伍薇忽喊了声“走”,拉了温良就跑。

    温良反应不及,竟被拽的踉跄摔倒在地,连滚带爬的样子。

    林渊从斗篷里伸出了双手,劲风起,两人唰地倒飞了回来,各一只肩膀被林渊的手摁住了。

    伍薇眼中满是哀求神色,摇头着,“求您了,放过我们…”

    林渊平静道:“这里的恩恩怨怨不属于你们,我不杀你们。”

    两人怔住,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被对方给拿着,实在是太恐怖了,尤其是对方那诡异的打扮。

    林渊伸头,附嘴在伍薇耳边,恢复了本来的声音,但声音很低,“忘记一切,重新开始吧。记住罗康安,要恨就恨他。”

    身子仰回,手势突然一变,化作双爪,扣在了两人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