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五十章 一律先抓了再说

跃千愁2019-07-09 01:51:27Ctrl+D 收藏本站

    “不是我们干的,会是谁?”秦仪思索着徘徊,稍后转身疾步道:“走,看看爹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她手上暗底下经营了一批势力,她老子手上也有一批,平时各自掌握调用,此时自然要互通有无。

    两人穿着睡衣快步出门,顾不上形象,急于弄清怎么回事。

    谁知抵达后发现秦道边和柳君君也起来了,也穿着睡衣,正坐在寝室外的沙发上沉着一张脸。

    白山豹也在,脸色更难看。

    入内一观察,秦仪开口便问:“赵元辰被杀的事,你们知道了?”

    “呃…”白山豹愕然回头。

    秦道边站了起来,“赵元辰也被杀了?”

    也?秦仪目光一闪,沉声道:“还有哪出事了?”

    白山豹难堪道:“我这里出了点漏子,恐怕要给家里惹来大麻烦。”

    白玲珑吃惊道:“爷爷,怎么回事?”

    秦仪目光也骤然盯向了他。

    白山豹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样子,一脸苦涩,“我今天去警告了一下曹光头,让他识相,逼他做选择,想通过他掌握周氏那边针对咱们的计划。我看曹光头有点含糊,怕他逃跑,于是事后派了一批人手去盯着。谁知人手赶到后,发现曹光头老巢外面的路上死了两名城卫,下面人当即进入了里面看动静,才发现曹光头的老巢被人给血洗了。”

    白玲珑不解,秦仪亦疑惑道:“就算如此,和我们家惹麻烦有何关系?”

    秦道边绷着脸道:“不巧的很,城卫人马刚好赶来,刚好把咱们的人堵在了曹光头家,直接把咱们的人当做了凶手进行围捕,咱们等于被捉了个行凶现场。若不是外面有人放风,悄悄脱身报信了,我们只怕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柳君君叹道:“被当场撞上了,还杀了城卫,一时怕是很难解释的清。”

    秦道边:“在不阙城内大开杀戒,已经犯了洛天河的忌讳,还杀了城卫,洛天河怕是要震怒,踩了他的底线,他的秉性只怕未必会给我们面子。”

    秦仪:“不急,不是我们干的,想办法自然能解释清楚。”

    柳君君问她,“对了,赵元辰又是怎么回事?”

    “赵元辰被人吊死在自己屋内,蕴霞楼也被人血洗了……”秦仪把获悉的情况说了下。

    “嘶!”秦道边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是大开杀戒!不是我们干的,究竟是谁干的?两地同时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是同一伙人干的!”

    柳君君略眯眼,“曹光头身边的人不少,赵元辰身边也有不少护卫,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竟能悄无声息地血洗两地?”

    秦道边哼哼一声,“赵元辰也死了,任谁都会认为是和巨灵神的竞标有关,秦氏因利益争夺下杀手,现在我们可真是有的解释了。莫不是潘氏和周氏故意栽赃陷害?”

    秦仪沉默思索着什么。

    秦道边忽做出了决断,“不能再迟疑了,再拖下去就被动了,等到城卫人马上门来抓人,影响不好。现在,大家赶快换衣裳,随我立刻去城主府,相关的事情问什么交代什么,不要做什么隐瞒,务必把事情解释清楚。”

    秦仪忽偏头对白玲珑道:“你不要去,留下。”

    秦道边沉声道:“现在有关案情的事不能再遮遮掩掩了,玲珑也要去接受问讯。”

    秦仪当没听见,面对白玲珑,很冷静地交代道:“三件事需要你立刻去办,务必尽快。

    第一,赵元辰的死,你立刻让人报案。

    第二,你立刻去阙城视讯找朱莉,务必求朱莉帮忙说情。双方合作愉快,朱莉承了我的情,碍于合作情面,她哪怕是为视讯考虑,也不希望秦氏垮掉,只要想办法说说,她应该会尽力试试的。这个时候,洛天河正在火头上,介于洛天河对视讯的需求,朱莉出面说情比谁都合适。千万记住,朱莉今晚不能出面,让她明天上午再去找洛天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第三,你私下去见总务官横涛。我们去向洛天河解释,你私下先向横涛解释一下,不需要多说什么,只需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横涛心中自会有所衡量。之后横涛若让你留,你则留,不让你留,你再来城主府不迟。”

    白玲珑记下了,但还是忍不住看了看秦道边,秦仪可以对秦道边耍女儿的性子,她不好当着秦道边的面不把秦道边当回事。

    白山豹闻言连连点头道:“老爷,小姐言之有理,小姐的安排极为妥当。”

    柳君君也点头帮腔了一句,“听仪儿的吧。”

    秦道边听了女儿的布置心中也认可了,嗯了声,“玲珑,就这么办吧。”

    “好,我这就去。”白玲珑这才应下,当即快速离去,事急如救火,不好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