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七十一章 底细暴露

跃千愁2019-07-19 01:06:53Ctrl+D 收藏本站

    闻听此言,林渊沉默了。

    张列辰瞥了眼他的反应,又道:“要我是那凶手,就趁早消停回避。”

    “回避?”林渊看着他,“你的意思是,凶手为自保应该离开不阙城?”

    张列辰:“能离开自然是更安全,可谁知道那凶手是什么身份,有没有牵涉到什么,若有什么受人关注的身份的话,此时离开恐怕立马会被人给盯上。”

    忽抬头道:“关咱们什么事,干嘛为凶手着想?这种凶徒,早点落网,咱们不阙城也能早点消停。”

    林渊嘴角略翘,嗯了声。

    张列辰又道:“不过听外面传言说,这事是秦氏干的,你觉得呢?”

    林渊:“秦仪这种人,想法不是我们正常人能理解的,干出什么都不奇怪。”

    张列辰搅动着锅勺,“能有什么奇怪的?不还是个正常人。不要先入为主的认为她是女人,你非要把她按正常女人的方式去理解,那肯定不正常。她在如今的位置上,有些事情也没办法,毕竟是这么大一个商会的掌舵人,娇滴滴的女子耍女人性子能扛这么重的担子吗?环境塑造出一些男人的行事作风很正常嘛,其实骨子里还是女人。你换个角度去想想,她干的不就是男人干的事么,站在男人的角度去看她那个女人,所作所为有什么不正常的?”

    林渊想了下,难以把秦仪切换成男人,“看来她那大方的十万珠还是有效果的。”

    张列辰当当敲了敲勺子,“屁话。”

    林渊瞥了瞥锅里的粥,没兴趣,走人,“我回屋修炼了。”

    张列辰扭头,“又不吃吗?”

    林渊:“不饿,帮你省点钱。”

    张列辰顿时骂骂咧咧,“煮都煮了,帮我省毛的钱,不吃拉倒,好心没好报。”抬起勺子伸嘴尝了尝味,砸吧嘴,貌似自言自语,“凭什么一直给我号码,傻小子还回不过神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呐……”

    不阙城最近来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人,令总务官横涛瞪大了双眼盯着。

    他很清楚,这都是潘氏搞出的好事,那十亿珠的悬赏一出来,一些人就像闻到了血腥的猎狗一般涌来了,甚至还有一些所谓的游侠也出现了。

    不阙城这边找了潘氏,警告不要乱来,可潘氏喊冤,不承认自己发出过什么悬赏,还反问什么时候能找回潘凌云,什么时候能抓住凶手?

    潘氏把事做的滴水不漏,不阙城这边没有证据,有些无可奈何。

    至今找不到潘凌云、抓不住凶手,也的确令不阙城官方颜面无光,难对潘氏说出什么。

    城内开始出现了莫名其妙的人员失踪事件,横涛知道,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为了钱财开始寻找线索了。

    已经抓了两名不轨者,公开正法示众。

    秦家先知先觉,做出了准备和预防,秦仪出行的车辆增加两部,加强了对秦仪的保护……

    周氏商会总部,会长办公室内,周满超拿出了一张纸,桌上推往了对面,“罗康安的底细查清了。”

    对面的彭希上前,伸手拿了观看。

    周满超道:“这个罗康安就是个人渣混蛋,胆小好色,并无什么真本事,可却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二爷与霸王决战时,助二爷一臂之力是扯淡,他的介入对霸王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影响,他之所以敢介入,是他所在那队神卫的统领见他贪生怕死在后,一怒之下把他给扔了出去。战后为了泡女人,嘴上没门,在那自吹自擂,传到相关人的耳朵里了。

    有一点他是没说错的,的确损了二爷的颜面,才惹得一些人不高兴把他给踢出了仙都神卫,但真正原因是那混蛋的自吹自擂损了二爷颜面,不是什么二爷还需靠他一臂之力才能战胜霸王。

    若不是怕担个杀人灭口的罪名,让那些事被人误以为真,这家伙只怕早就被二爷的人给做掉了。仙都神卫里居然出了这种人,顾及仙都神卫的颜面,家丑不好外扬,加之把他踢出是二爷的人干的,因此没人敢多说什么,故而一直以来比较难打听到真相。”

    说到这,周满超自己都感到好笑,“估计秦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不明真相。这秦仪也算是精明,却被这招摇撞骗的骗子给骗了,也算是阴沟里翻了船,还害得我们虚惊一场,以为招揽了个多了不得的人物,令我们不敢轻举妄动。”

    彭希却绷紧了神色,慢慢放回了手中纸张,“舅舅,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恐怕不是秦仪被骗,而是我们被秦仪给骗了。”

    周满超一怔,“什么意思?”

    彭希:“秦仪孤注一掷参与巨灵神竞标,这么大的事,她真的没弄清罗康安的底细就敢冒然招揽吗?”

    周满超:“打听到这个真相,我们是费了番工夫的,秦仪被骗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彭希反问:“那林渊呢?”

    “林渊?”周满超不解,不知指的是什么,偏头看向一旁的助理孟肃,后者一脸疑惑,显然也不知所以然。

    彭希:“不知罗康安真假也就罢了,把林渊这种废物招进秦氏介入巨灵神做罗康安的副手又怎么说?两个废物介入事关秦氏生死存亡的大事,恐怕不是秦仪被骗,而是秦仪可能压根就没指望这两人能发挥出什么重要作用。”

    周满超一惊,慢慢站了起来,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可能是秦仪的障眼法?”

    彭希:“不是可能,而是肯定!罗康安和林渊压根不是参与竞标的人,这是秦仪为了保护真正目标人物的幌子!”

    周满超双手摁在了桌上,冷笑连连,“绕这么大弯子,大老远从仙都找来个罗康安,居然是糊弄人的,这女人城府可真够深的,差点把我们周氏和潘氏都给糊弄了过去。幸好你说要不惜代价查真相,否则还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知道真相。”

    下巴朝彭希抬了抬,“能不能把真正的目标人物给找出来?”

    彭希:“这是事关秦氏生死存亡的机密,不能掌握接触到秦氏参与竞标的巨灵神的所有情况,不太可能查出来,秦仪一定有周全的保密方式。”

    砰!周满超一拍桌子,“那就把这个罗康安给做了!既然不是什么令人忌惮的高手,事情反倒简单了,做了罗康安,逼出幕后真正的目标。你办事我放心,这事你亲自操刀执行!”

    彭希略沉默了一会儿,竟摇了摇头,“舅舅,我不赞成这样做。”

    一旁的孟肃看向周满超的反应。

    周满超皱眉,“你有什么想法?”

    彭希:“杀了罗康安,就算逼出了幕后目标,秦氏也必然是以万全的方式对目标进行保护,再对目标动手只怕很难轻易成功。既然已经掌握了情况,我们就已经占了先机,不妨顺水推舟!”

    周满超有点跟不上这外甥的思绪,但也习惯了,知道这外甥的脑子像其父,一贯好用,问:“怎么个顺水推舟法?”

    彭希:“只要我们不动罗康安,秦仪就不知我们知情了。秦仪既然喜欢把罗康安摆在台面上,那就让她摆着好了,我们不要打草惊蛇,只需暗中拆台便可。可联系潘氏,两家暗中动员在昆广仙域的关系,在最后关头拿出个官方决议出来,让秦仪没办法换人便可!”

    周满超目光闪烁,点头着,明白了,懂了,这是要帮秦仪弄成个假戏真做,届时罗康安那废物驾驭巨灵神上场的话,收拾起来就简单了。

    彭希继续道:“雪兰的计划,让潘氏那边继续,两个计划同时暗中进行。这样就算秦仪发现了雪兰的事,也能掩饰我们另一项计划,让秦仪认为我们所图不过如此。如果没有发现,则两项计划同时进行,竞标场上,秦氏必输无疑!”

    周满超听的两眼冒光,大赞一声,“好!我立刻亲自赶往天古城,与潘庆当面密谈。”

    ……

    一道光幕,洛天河站光幕前,光幕波光一闪,恢复了平静,只见光影中坐着一人。

    一张法驾宝座上,一个青衣长袍的古风男子端坐着,一个看似很年轻的男子,看着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头上还戴着一块逍遥巾,看着像个文弱书生。

    洛天河却对着略躬身,“域主。”

    光幕里的男子正是昆广仙域的域主南如,没见过的人只怕难以置信。

    南如站了起来,走下宝座,温和笑道:“老师,没有外人,你我不必如此。”

    洛天河站直了,捋须道:“招老夫面谈,可是有何指教?”

    南如:“老师面前谈什么指教。听说不阙城接连发生大案,有一凶徒在城卫围剿下,还有你亲自出手了,仍让凶徒不损丝毫甚至不露真容的全身而退了?”

    洛天河:“你是在问责吗?”

    南如摆了摆手,“不至于,要问责也不急于一时,总得给不阙城一点查办的时间吧?今日面谈,是想告诉老师,此事已经引起了仙庭那边的注意。”

    洛天河:“他们要注意,我还能遮住他们的眼睛不成?随他们吧。”

    南如:“接到宿主的通知,此事已经惊动杨真过问了,杨真指派了心腹,怕是要奔不阙城,宿主让迎接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