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七十三章 我想你了

跃千愁2019-07-20 00:21:55Ctrl+D 收藏本站

    提到那事,郭骑寻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喝了声,“洛天河!当年的事,仙庭严查后早有定论,是中了前朝余孽的圈套,情急之下才下了杀手,事后二爷亦悔恨不已,仙庭也严惩了二爷,贬黜圈禁!二爷能重掌荡魔宫,也是领受仙庭旨意戴罪立功的结果。已经过去多年并早有定论的事情,你仍念念不忘,是何居心?”

    洛天河:“你说我想多了,我拿个例子出来打个比方也不行吗?你急什么?莫非你们荡魔宫连说都不能说?”

    郭骑寻深吸了口气,“好!不扯多了,就事论事,我这次是奉命来查案的,烦请洛城主配合!”

    洛天河:“奉命?奉谁的命?荡魔宫吗?荡魔宫还管不到我这来。”

    “你…”郭骑寻挥手怒指,现场顿时一片剑拔弩张的气氛。

    陪同在旁的横涛可谓胆战心惊,今天算是见识了城主的强硬,竟敢硬怼荡魔宫神将。

    洛天河:“不是说就事论事吗?我不阙城的确不归荡魔宫管,有说错吗?你们若能请来仙庭旨意,我自然是配合。怎么?想在我不阙城城主府动手不成?”

    郭骑寻一脸的怒不可遏,但最终还是强摁下了怒意,“我们既是职责在身,也是来帮你的,没其他意思。”

    洛天河:“谁不是职责在身?在身的是各司其职!没有仙庭旨意,随便打个招呼就想越权插手其它,就认为自己有权插手其它,荡魔宫哪惯出的毛病?长此以往,仙庭各部岂不是人人畏惧、无人敢在荡魔宫面前抬起头说话!”

    郭骑寻紧绷着脸颊,闷了一会儿,再做退让,“我们查看一下案情文卷总可以吧?”

    洛天河态度强硬,“不可以!该谁处理的事就由谁处理,不阙城内的治安问题由不阙城自己来查,再不行还有上面,若是真查出什么和前朝余孽有关的来,案情自然会上报,届时自然会交由你们荡魔宫来处理,但不是现在!你若是觉得我哪说错了,可以去告我,但我也同样可以去告你们擅自越权!”

    郭骑寻与之对视了一阵,最终甩袖而去,砸下两字,“告辞!”

    随行的荡魔宫众人,一个个的脸色也不好看。

    洛天河铿锵有力道:“不送。”

    横涛还是灰溜溜跟了出去。

    外面等候的木清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出了郭骑寻等人身上的怒意。

    出了门的郭骑寻等人冲天而起,落在了盘旋在上空的火凤身上。

    一人终于忍不住愤愤,“这洛天河太嚣张了,区区一个城主,竟不把我们荡魔宫给放在眼里,我等何须这般忍让?”

    郭骑寻:“来之前二爷就担心这老家伙食古不化,刻意交代了。这是二爷的意思,否则你们当我怕他不成?”

    众人不解,有人问:“为何?”

    郭骑寻:“当年他顶撞帝君,是帝后出面保了他,否则焉能贬到他学生麾下被关照。这老家伙屡次针对二爷,不知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帝后的意思,二爷也有些吃不准。”

    众人若有所思,也有人依然愤愤不平,“我荡魔宫为扫清前朝余孽,抛头颅洒热血,众弟兄舍命保他们平安,却屡遭他们刁难,叫我等实在是不甘心!”

    “少说那没用的。记住二爷的话,勤勉办事,尽到自己能尽的职责便可,不论其它!”郭骑寻略训斥了一句,继而挥手,驾驭火凤朝传送阵飞去。

    目送这群人走了,木清柔快步进了大厅,走到洛天河跟前,问道:“看他们神色不对,出什么事了?”

    洛天河:“没什么。”

    木清柔试探道:“莫非是因为不阙城接连发生的事来的,难道荡魔宫认为和前朝余孽有关?”

    “哪来那么多前朝余孽,你想多了。”洛天河瞥她一眼后,目光又投向了门外远方,心里也在犯嘀咕。

    对郭骑寻,不给面子是不给面子,但有些话终究还是听进去了,因为说的有些道理。

    凶手的手段的确不像是一般匪徒,能想到的办法不是谁都能从容做到的,没相当经历的人是没那娴熟胆略的,能轻易在仙庭人马中周旋的匪类,意味着经常和仙庭人马对着干,什么样的匪类会经常和仙庭人马对着干?

    他心中疑云重重,难道接连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前朝余孽所为?

    ……

    郭骑寻的出现,令林渊的内心变得不平静了,将罗康安打发走后,他一直在休息室内徘徊着,思索着什么。

    经过窗口时,无意中抬头,看到了斜上方那间窗口前的一道倩影,与秦仪的目光对上了。

    林渊抬手,拉了一下,窗帘落下,遮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视。

    秦仪略咬了一下嘴唇,给人牙痒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