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八十六章 回忆

跃千愁2019-07-28 20:37:12Ctrl+D 收藏本站

    客房内一片黑暗,阿衡辗转反侧,脑海中一个人影挥之不去,不时浮现出在通道中突然偶遇的那个男人的样子。

    明明很疲惫,却睡意全无,想强迫自己睡着,然始终半途而废。

    “他的名字是叫林渊吗?”侧卧的她口中嘀咕了一句,最终坐了起来。

    实在是睡不着,掀开被子坐在了榻沿,一双脚在黑暗中试探,始终找不到鞋子在哪,遂放弃了,赤着双足下了榻。

    轻悄悄走到了朦朦胧胧的阳台前,拉开了帘子,月光似水银般倾泻进了屋内,透过玻璃门照耀着长发披肩一身白长裙的她。

    嗡嗡!她轻轻着左右拉开了门,晚风进来,吹拂着她的长发,晃动着她的裙边,飘飘欲仙的仙子临月般美丽脱俗。

    本想走上阳台,但她要顾及自己的形象,怕外人看到,遂倚靠着门框慢慢坐下了,抱着双膝看着白月光,享受着清新夜风的吹拂。

    月光下的面容分外温柔,月光下的双眸也分外清澈明亮。

    “他的名字是叫林渊吗?”阿衡又喃喃自语了一声。

    她认识他很久了,但从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哪怕是一个假名字也不知道,只知称号。

    “林渊…”又呢喃了一句,恍惚中想起了两人初见时的情形,是在她的家里。

    她的家在仙都附近,在仙都附近的一个城里。

    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少女,记得才刚刚十五岁,一个长相黑黑的,骨瘦如柴的少女。

    她还有个姐姐,姐姐的名字就叫祁雨儿,也就是她如今的助手,只比她大一岁而已。

    两人并非亲姐妹,却有一个共同的父亲,是她们的养父。

    养父是城里的一名城卫,一名有点小职位的城卫。

    养父对她们不好,经常早出晚归的不管她们不说,还喜欢酗酒,酗酒后经常打她们姐妹。

    养父遇上当值的时候,经常会十天半个月的不回来,走的时候也不会给她们留下吃饭钱。

    她们想出去干活养活自己,尝试过一次,被养父知道后,养父很生气,把她们给毒打了一顿。

    养父打她们的理由是,让外人知道了,会认为养父在虐待她们。

    那次养父又走了,家里的粮食吃完了,两人不得不想办法,于是姐姐祁雨儿又让她看家,自己出去找吃的去了。

    后来她才知道,姐姐所谓的每次出去找吃的,是去偷。

    那次饥肠辘辘正在家等姐姐回来的她,突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嘈杂,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有人推开她家窗户翻身而入。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林渊,脸上戴着一张假面,胳膊捂着带血的肚子半蹲在窗下,与她对视着。

    门外人影飞掠,站在门口的她回头看向门外,看到了好多城卫人马,顿时明白了外面的城卫是要抓闯进自己家的假面人的。

    也许是因为养父的原因,令她对城卫没什么好感。

    她在门旁伸手指了指假面人的后方,那地方的墙板是可以拆卸的,墙板后面是空的,是她和姐姐弄来藏身的地方。每当养父喝醉了令她们害怕的时候,她们就会躲进去,虽然还是会被找到。

    蹲在窗下的假面人立刻后退,伸手一摸墙板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迅速打开,钻了进去。

    刚掩盖好墙板,便有几名城卫闯入了她家里,算是她父亲的同僚,也都是认识她的,问她有没有看到什么人闯进来,她当时莫名很镇定地告知没有。

    她的家并不大,也许是介于对她养父关系的那层信任,几名城卫在她家随便看了看便离开了。

    等到外面追杀的动静过去了,她立刻关了门窗,跑到墙板前小声道:“人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里面只有气喘吁吁的动静,却没其他反应,还能闻到血腥味,她放下墙板一看,看到了令她终身难忘的一幕。

    躺在里面的假面人似乎没了什么力气,腹部的衣服已经撕开了,颤抖的手不断往肚子里塞着什么,竟然是他肚子里的肠子。肠子从肚子里冒了出来,假面人正在不断塞回去,流了好多的血。

    她当时吓坏了。

    假面人颤抖着嗓音,“针线…针线……”

    她听懂了,赶紧跑去找了针线来,后又在假面人的示意下穿针引线,之后眼睁睁看着假面人潦草的把自己肚皮给缝上了,看得她头皮发麻。

    也看着气喘吁吁的假面人摸出了丹丸往嘴里连塞下几颗吞下,还嚼碎了几颗吐在掌中,抹在肚子伤口上。

    做完这些,假面人有气无力地躺在了那,眼神迷幻而无力的样子,似乎要闭上双眼睡去一般,可却在硬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