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九十二章 唯独秦氏不可!

跃千愁2019-08-01 20:37:21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住地,秦仪见到了门口等候的朱莉。

    朱莉在这里等的情况,秦仪在来的途中就知道了。

    邀请入内,坐下一谈,果然是那事。

    朱莉本性难移,希望进昆广城的神卫营继续对秦氏巨灵神跟踪采访,结果遭到了这边神卫营的拒绝。

    对此,秦仪也无能为力,但面子还是给朱莉的,略思索后,说道:“这事我做不了主,你可以找洛城主试试,听说域主南如是洛城主的学生,洛城主开口的话,想必会有用。”

    朱莉苦笑:“已经找过了,洛城主拒绝帮忙,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

    “既是这样…”秦仪沉吟着略摇头,“我恐怕也无能为力。”

    朱莉试探着,“听说中司府的孙司座与秦氏关系不错,昆广城就在中司府的范围内,会长能不能与孙司座通融一下?”

    秦仪没有直接拒绝,但还是快速阐明了拒绝的理由,“朱莉,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就算我开口,孙司座也不可能答应。这不是私下动用权力就能解决的问题,这是面对整个仙界的竞标,各商会竞标的巨灵神云集在此,为了赢得竞标,怕是有人会动歪心思,昆广城对此必然是严加防范。

    来此采访的不止阙城视讯,比阙城视讯背景更深的人比比皆是,一旦放了你进去,其他人怎么办?开了这个口子的话,昆广城便挡不住其他人,一旦形形色色的人往里闯的话,出了事孙司座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所以这事我开口也没用,此事只有域主南如开口才行,没有个子高的顶着,孙司座也不敢通融。这可是仙庭直接指办的事,域主通融给你特殊,你觉得合适吗?这恐怕正是洛城主也不愿介入帮你的原因,你懂我的意思吗?”

    朱莉不傻,对方的道理已经讲的很清楚了,能理解,略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

    发现有些问题自己一开始有些太过于想当然了。

    神卫营进不去,她有点不知自己提前跟着跑来干嘛,长途漫漫赶回去,待到竞标开始再赶回来?还是说为她没意义的来回跑反复启动花费昂贵的传送阵?

    而来此的工作时间区段是事先安排好了的,目前看来似乎也只有在这里等下去。

    没得到想要的结果,随便客气两句后,知道秦仪事情多,朱莉也就告辞了。

    她住的地方也在这座被秦氏包下的树楼内,本就是跟秦仪一起来的,秦仪捎带着把她一行安排在了一起,反正树楼的房间够多,住不完。

    树楼外,一群城卫人马来到,一部分布置在了四周戒备,还有一部分散布在了树冠四处的树枝上防范。

    中司座孙启尚调来的人马,事先已经跟秦氏这边通过气。

    孙启尚知道潘氏和周氏在昆广仙域势大,担心对秦仪干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不阙城那边发生的事情他有所耳闻,不得不防。何况明眼人都知道他和秦氏的关系,若是在他的地盘上,连个秦仪的人身安全都罩不住,他自己的脸也没地方放,因此调了可靠的人马来加强保护。

    反过来说,这也是秦氏经营出的势力,一个具有庞大财力的商会的底蕴。

    沐浴后的秦仪披头散发着,从树冠最顶部的树枝上开凿出的不大的门口走了出来。

    衣袂飘飘,素颜静美,整个人在此环境中亦显得孤静冷清。

    她独自漫步在有扶栏的好似长桥的树枝上,在漫天星光的微风中眺望昆广城,一个比不阙城更广大更繁华的城,眉宇间不时流露出思索神色。

    白玲珑从她后面的门口走了出来,来到她跟前递出一份请柬,“潘庆和周满超联名送的请柬,明日中午设宴款待。”

    秦仪看都没看,“宴无好宴,回话,没空。”

    ……

    闹中取静之地,楼阁之上,环绕的窗户全开,潘庆和周满超碰头在一起,品茶,漫谈。

    陪着潘庆一起过来,坐在潘庆边上的潘凌月偶尔回头,看着窗外徘徊的彭希,眼中不时闪过阴冷。

    有些事情虽然没有证据,但小妹的死在潘家人看来,这个彭希搞鬼的嫌疑依然很大。

    彭希无意中回头和潘凌月的目光撞上,表面微笑点头,背过身后,心中却是另一番滋味。

    潘凌云遇难后,他之所以不太赞成再和潘氏联手干那往不阙城神卫营里做手脚的事,是因为他知道潘凌云的死已经是令他把潘氏给得罪狠了,潘氏一日不垮,他的处境便随时有危险,因此他与潘氏必然会有一决。

    可舅舅周满超却以眼前事为重,依然坚持合作解决秦氏,这让他很不满。

    道理简单,干了那种事,周氏和潘氏在某种程度上便绑在了一起,令他难以再对潘氏出手,而潘氏却可以在不针对周氏的情况下想尽办法对他个人下手,这令他很被动。

    然而对于舅舅的决定,他也无可奈何,总之不满,感觉舅舅有点不顾他的死活。

    不过这不是他现在考虑的事情,他的思绪在秦仪身上,这个女人引起了他的高度关注后,他仔细梳理了秦仪这些年经营秦氏的状况,令他对秦仪越来越感兴趣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能力非常强的女人,罕见!

    秦仪的照片和有关视频他已经不知看了多少次,但和见到本人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请柬已经送出,不知秦仪会不会来赴宴,他现在是真的很想当面见见秦仪这个女人,当面言谈中了解一二。

    楼下有人上来,对屋内人禀报道:“会长,秦仪回复,说没空。”

    这是拒绝了,窗外的彭希看向屋内,也转身走到门口进了里面。

    屋内静默,周满超和潘庆相视一眼,都明白,以他们二人的名义联袂邀请还是被拒绝了,意味着最后的谈判希望破灭了。

    在竞标中动手脚,谁也不敢保证有没有万一,所以毕竟还是存在着风险的。

    最稳妥的办法,还是希望秦氏让利。

    两家的产业虽一直涉及巨灵神内部的阵法,但只是众多融合阵法中的一小部分,在整个巨灵神产业中只吃到了一小口。而这次的竞标内容是巨灵神关节承重运转方面的阵法,换句话说这并非两家产业的长项。

    所以这次竞标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把握,也拿不出有效的东西来竞争,纯粹就是弄来一尊现有的巨灵神参加而已,并未对参加的巨灵神做任何改变。

    若不是秦氏的参与,两家根本就不会介入这次的竞标。

    两家当然也想让关节方面的阵法变成自家的长项,可静态阵法和动态阵法方面的差别很大,关节部位关联的阵法不但是动态,巨灵神对抗中还是承受打击力的关键,容易出问题,目前还没人做的好。

    能做好的话,也不会冒出这次的竞标。

    而整个巨灵神身上涉及的关节部位太多了,一旦拿下,利益可想而知,远超两家吃到的那一小口。

    一旦让秦氏吃到这块肥肉,潘氏和周氏将很难压制住秦氏的崛起,以后在昆广仙域自然谁是老大谁说的算,这是两家很难接受的,何况欺压了秦氏这么多年,秦氏说不报复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

    在不用出什么力,还能占据到相当部分的大块肥肉的情况下,既分割了秦氏大部分的利益,还能继续将秦氏给保持在压制状态,又不用冒险,何乐而不为?

    可是没想到,以前处于弱势防守状态的秦氏,突然风格大变,秦仪骤然翻脸不认人,面对施压强势逆顶,毫不妥协,至今寸步不让,可谓彻底断绝了两家的美梦。

    周满超挥手让人退下了,面色凝重。

    潘庆一声冷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对秦仪很不满,甚至是有几分恨意,若不是秦仪的强势,他的女儿就不会去不阙城折腾,也就不会失踪在不阙城。

    周满超:“既然没得商量,那就只有见真章了,竞标谁都能胜出,唯独秦氏不可!”

    彭希倒是神色平静,他清楚,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秦氏一直不肯让步,已经下定了决心和周、潘两家一决雌雄,没理由在这个时候因为两家会长的面子就会让步,这里只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试看而已。

    周满超又继续道:“雪兰那个女人有被秦氏察觉的可能,在秦氏巨灵神里面做的手脚,确认还有效吗?”

    潘庆:“至少目前还有效。”

    周满超:“什么意思?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模棱两可?”

    潘庆:“我不能保证秦氏是不是在隐而不发,不能保证是不是为了麻痹我们暂时故意不排除。但目前还能确定做的手脚还在秦氏巨灵神内部。那尊巨灵神只要一启动,能量一波及所作的手脚,所作之物便会趁阵法能量封闭整尊巨灵神时发出一道隐蔽的短暂信号。我在神卫营里的人,接收到了。”

    周满超想了想,微微颔首,又道:“你究竟让那女人做了什么手脚,确定手脚发作能有用吗?”

    潘庆:“具体的你就别细问了。”

    周满超沉声道:“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放心我不成?”

    潘庆默了默,“总之能让秦氏巨灵神的一只胳膊瘫痪。”

    周满超不满,“废了这么大的劲,才废掉一只胳膊?”

    一旁的彭希出声道:“舅舅,巨灵神之间交战和修士之间交战不一样,修士可施法采用各种变化打斗,巨灵神却只能靠强悍的防御力和强大的攻击力打斗,废掉了一只胳膊,等于废掉了近半的武力,已不足为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