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九十三章 南栖设宴

跃千愁2019-08-02 10:07:30Ctrl+D 收藏本站

    “你看看。”潘庆乐呵呵道:“你这个修士外甥就是不一样,打打杀杀的比你懂的多,周氏后继有人了。”

    彭希瞥了眼对方,不吭声了,暗中观察舅舅的反应。

    周满超略静,没什么反应,“我只是奇怪,有机会做手脚,为什么只废一条胳膊?”

    潘庆:“机会?你以为有多大的机会?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雪兰短时间能进入的巨灵神位置,能做的手脚部位只有那点。她没时间慢慢深入巨灵神要害位置下手,她一个从未接触过巨灵神的人,短时间内的特训,能做的也只能是一些简单的活,你还指望她怎样?”

    周满超想想也是,又继续道:“我可要提醒你,手脚发作时可不能太明显了,一旦被监督竞标的人发现了,一旦竞标作废重新开始的话,再给了秦氏重整的机会,就算抓不住我们的把柄,我们也很难再做手脚了。”

    说到这时,潘庆似有疑虑,“发作时想一点都不让人看出端倪,我不敢保证。”

    周满超略怒,“到了这个时候,这不能保证,那也不能保证,你开什么玩笑?”

    潘庆:“我这样说,只是想图万全,你也说了,不能给秦氏重整的机会。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个,反倒是域主南如的态度让我有些担心,域主迟迟不拿出竞标的具体方式,不知道竞标方式,如何敢妄为?倘若竞标过程中能有机会避开耳目,你担心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届时就算秦氏自己察觉出被人做了手脚,他们说什么也只是对输了的不甘。”

    此时潘凌月插了一句,“何况他们未必有机会不甘,完都完了,还有必要让活口回去申冤吗?”

    周满超若有所思。

    潘庆:“周兄,你们家提出的另一道计划也得一起上啊,做两手准备,有备无患。那个罗康安是个活宝,只要做到了不让秦氏换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该疏通的关系都疏通到位了没有?”

    周满超:“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这里都到位了。”

    潘庆收了身子后靠,冷笑连连,“我倒要看看秦仪后悔时的样子。”

    那是以后的事,彭希又忍不住插了一句,“潘会长,公虎家族对这次的竞标没什么意见吗?”

    公虎家族,仙界的百大家族之一,潘氏能有今天,固然有自己的努力,可是肥了的后果容易遭来饿狼觊觎,面对一些有的是办法收拾你的强权,没靠山很难站稳脚,而公虎家族正是潘氏的靠山。

    周氏也不例外,周氏的背后是相罗家族。

    那都是一些古老的家族。

    事实上秦氏也不例外,只不过秦氏的背后没有古老的家族式靠山而已。

    只因秦氏是在秦道边手上崛起的,秦道边快速崛起的时期正是洛天河来到不阙城后,而洛天河的学生又是昆广仙域的域主,更兼洛天河背后那若隐若现的帝后背景,正常情况下是没人会轻易招惹的。

    更好在洛天河没什么上进心,不惹事,也反感其他人跑到不阙城惹事。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大环境,才有了秦氏的崛起。

    某种程度上,洛天河就是秦氏崛起后能站稳脚的靠山。

    只是秦氏如今扩张的雄心,显然已经有让洛天河罩不住的趋势。

    潘庆斜了彭希一眼,“能有什么意见?区区一个秦氏我们都拿不下,还想让人家有什么意见?”

    彭希皱眉,瞅了瞅舅舅,发现公虎家族的态度怎么会和相罗家族的态度类似。

    这边也把秦氏可能掌握了巨灵神关节阵法的事对相罗家族禀报了,可相罗家族居然没什么反应,只让周氏自己去搞定,实在不济再说。这一直让他觉得不对劲,如今听了潘庆之言,他总感觉那些大家族的态度背后似乎隐藏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呢?知道的消息有限,他实在是无以判断。

    正这时,有潘氏和周氏的人跑上楼,对二位会长递出了一份请柬。

    “南栖如安?龟楼设宴?”看过请柬的周满超很是意外,顺手把请柬递给了彭希看。

    同样看过请柬的潘庆抬头,“南栖如安?传说中南栖家主的那个私生子,是他吗?”

    南栖家族,和仙界百大家族中的其他家族比较起来,传承上没什么区别。

    家族里自然是族长掌握着最终话语权,不过家族的日常运作都交给了家主,家主做到了一定的地步也基本上都到了神仙境界。族长觉得差不多了,就会让家主隐退为族老,然后族长再从家族中指认一个觉得合适的人当家主。

    不是嫡传什么的,而是指定!

    盖因那些大家族的族长都活的太久了,凡夫俗子那套的什么长幼有序或嫡传什么的,对那些族长来说并无什么意义,隔的代数多不说,都是自己的子嗣后代,谁做家主都不亏。

    基本上,族长都会指任一个家族中有能力的人接掌家主位,只要是家族里的人,谁都有机会成为家主,才会人人都努力,这才是对家族最有利的方式。

    而南栖如安却是当代家主南栖文收养的义子,不过外界传言,其实是南栖文跟别的女人生的私生子,只是碍于仙界律令,不得不当义子来收养。

    这种说法并非没有来由,有的人丧偶又无后,仙界律令又不许再娶再生,眼看要绝后了,自然就有人采取拐弯抹角不敢公开的办法。

    因南栖如安和南栖文长的有点像,加之南栖文对这个义子不错,于是就出现了这种风言风语。

    总之,不管南栖如安是不是南栖文的私生子,仅名份上这一项,就没了成为家主的希望。

    这位也乐得逍遥自在,平常不管什么事,对大多有些见识的人来说,只知有这号人的存在。

    周满超:“拿着南栖家族的印纹帖子,又叫这个名,除了他还能有谁?”

    潘庆不解道:“咱们和他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你认识吗?”见周满超摇头,摊手,“是吧,好好的宴请我们干什么?”

    周满超也觉得奇怪,“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又请我们,难道是冲巨灵神竞标来的?”

    彭希目光离开了请柬上的内容,“舅舅,不妨先搞清他都宴请了哪些人,是只有我们还是也有其他人,届时再做判断也能心中有数。”

    ……

    请柬!卧室内的秦仪手上,也拿到了一份相同的请柬。

    一旁送来请柬的白玲珑问道:“去吗?”

    秦仪合上请柬,很快做出了决定,“去。”

    见她几乎不加思索,白玲珑讶异,非亲非故的,也不判明是否有危险,这种局势下就如此轻易决定了?

    拿到请柬的不止潘氏、周氏和秦氏,参加竞标的二十四家商会都收到了南栖如安的请柬……

    昆广城内有碧波大湖一座,乃早年强者大战时轰破地下水脉所致。

    大战撕裂了地面,从地缝下爬出一只不知哪来的老龟,体型巨大,背负一座长在了其后背的石山,在湖中起起伏伏,潜入水下时,石山也隐没在水中,浮出时湖面便有一座四处游荡的小岛。

    后有人将老龟驯服,开凿其背后石山成亭台楼阁,打造成了一座绝佳的宴客场所,被人称之为龟楼。

    今日宴客,龟楼靠岸而停,栈桥从湖岸移搭上龟楼。

    此时岸上不断有车队来到,秦仪一行也在其中,刚下车便见水中巨龟抬头,吐出水雾,雾气中彩虹幻化呈现,似在迎宾。细雨蒙蒙,又似为宾客洗尘,有别样情调。

    也的确是在迎宾,有客来,巨龟便抬头制造彩虹迎客。

    一行走到桥头亮出请柬核实身份后,其他人被拦下了,只许秦仪带一名随从方便行事,说是避免龟楼内人多杂乱,让来客见谅配合。

    秦仪自然是只带了白玲珑上桥。

    其他来客,也纷纷遵守主人的规矩。

    来了这里,安全是不用太过担心的,南栖家族宴客自然会做好安全保障。

    堂堂仙界百大家族之一,基本的信誉保障还是有的,不会轻易坏自家的名声。

    潘氏和周氏一行几乎是跟在秦氏后面来的,也是打听到了秦氏也被邀请了,觉得这是个机会,意图接近,还想再做一次争取。

    见到每家只许两人上龟楼,目光闪了闪的彭希立刻走到周满超身边,道:“舅舅,我跟您上去吧。”

    周满超略顿,看了看身边的年轻助手孟肃,一般出席这种宴请都是带助手随行的。

    彭希立刻解释了一句,“我想会会那个秦仪。”

    对于这个外甥的能力,周满超还是有些信心的,也许外甥会会秦仪能改变什么,当即对孟肃道:“你留下吧。”

    孟肃听从安排,“好。”

    彭希对他略点头抱歉,之后便跟了舅舅前往桥头。

    下车后观察四周情况的潘凌月见到是彭希跟随周满超,立刻也对潘庆说了几句,指了一下彭希。

    潘庆看了看,颔首,留下了助手,带了女儿前往。

    龟楼古朴大气,时常被水浸泡的原因,造就了一种别样的色泽感。

    来客一靠近亭台楼阁间,便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据说是凝结在龟背山体上的天然香气。

    跃千愁说

    PS:开始逐一感谢诸位的上架捧场:感谢“人在梧桐下”的白银赏捧场,谢谢支持!另,作息乱了,开始调整一下,补更容我缓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