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一一六章 二十四余一

跃千愁2019-08-17 16:52:59Ctrl+D 收藏本站

    “……”罗康安哦着嘴,被这锅砸傻了,发现眼前这家伙疯了,连盟友也下毒手,闭嘴咽了咽口水,一副要哭的样子,“林兄,一尊巨灵神价值不菲,毁了吴氏的巨灵神,这口锅我背不起啊!吴氏非把我剁成肉酱不可。”

    林渊:“你眼皮子太浅,想多了。锅你背,责任还轮不到你来担,你为秦氏办事,秦氏不至于连这点担当都没有,事后秦氏自会去疏通。”

    这么一说,罗康安想想也是,帮秦氏拿下了竞标,秦氏应该是感激都来不及。

    倒下的吴氏巨灵神内,已经闪出一人逃命,正是黄羽。

    黄羽闪远了点,凌空盯着这边,被吓得够呛,可谓又惊又怒。

    他太意外了,这么多飞行法器跟拍的眼皮子底下,秦氏竟然毫不犹豫就下杀手,发现今天真正是碰上了狠人。

    昆广殿外,所有人都愣住了,什么情况?秦氏巨灵神把吴氏巨灵神也给干掉了?

    大家可是真真切切看到吴氏打来了天蛛内丹交给秦氏,结果秦氏一拿到东西就翻脸了,这脸翻的速度令所有人措手不及。

    “秦氏巨灵神刺翻了吴氏巨灵神…”

    解说中的朱莉也就给了这么一句,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了,夸秦氏巨灵神的话这个时候说似乎也不合适。

    已经回来的白玲珑愣住了。

    秦仪亦是一脸错愕,不知道罗康安干的是哪一出。

    各大商会的会长一个个陆续看向这边,都没想到秦氏居然对吴氏也下了毒手,自己这边的遭遇有点不冤。

    吴氏会长吴熙也有点懵,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确认没错后,一张脸黑了下来,猛扭头看向秦仪,沉声道:“秦会长,我吴氏冒险相助,你们却来这手,什么意思?”

    秦仪皱着眉头,不知该如何解释。

    吴熙又盯着一旁的南栖如安,“如安公子,事情不是这种玩法吧?我回去没办法交代的。”

    南栖如安看了看秦仪的反应,抬手示意吴熙稍安勿躁,“再说,想必秦会长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哼!”吴熙一掌拍在了椅子扶手上。

    正这时,光幕里传来了秦氏巨灵神的声音,也是罗康安的声音,“黄兄,对不住了!罗某蒙秦氏厚望,授予重任,不敢有失,为防有变,故出此下策安心。罗某告罪,还望见谅!”

    话毕,秦氏巨灵神一个闪身而去,并未继续追杀黄羽,令黄羽松了口气。

    闻听此言,众人终于明白了罗康安的用意,原来是怕吴氏竞争,先下手为强,以绝后患。

    吴熙嘬了嘬牙花子,与南栖如安相视一眼。

    南栖如安又看向秦仪,“秦会长还真是找对了个人来。”

    秦仪没给他反应,反倒是因罗康安的话一脸动容,发现为了秦氏这次的竞标成功,罗康安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站在某种角度来看,这次竞标用了罗康安,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彭希盯着光幕,口中嘀咕,“扮猪吃老虎,这罗康安才是真正的狠人,我们都被骗了…”

    昆广殿后殿,域主南如负手站在光幕前,目光闪烁,明显在思考什么。

    不阙城内,光幕前的民众也都惊呆了。

    刚搬到新家坐在沙发上盯着光幕的诸葛曼也是一脸凝滞,没想到罗康安还有这一面。

    “够狠的,这变化有点大。”

    “这怂人真的是变了。”

    仙都神卫营某部,光幕前的一群神卫哗然,或交头接耳,或啧啧摇头。

    天蛛境内的临时传送阵,秦氏巨灵神从天而降,落入阵内,咚!一枪插在了地上,伸手从胸下的舱内抓出了一千颗天蛛内丹交付监督的守卫验证核实。

    确认无误后,守卫有点不知该如何处置,他这里是要将所有通过第一关竞标的巨灵神传送走的,压根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只有一尊巨灵神回来的情况,二十四余一!

    当即让秦氏巨灵神稍等,等通报昆广城那边。

    “嘿嘿!”副手位置上的罗康安乐呵呵,“都干掉了,回不来了,还等什么等。”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一开始的时候林渊为何要装怂,也明白了林渊所谓的杀人要有理由是什么意思,没有之前的被一群人围殴,哪来的之后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

    某种程度上,他这次是真的跟着学了点东西。

    没等多久,得到了昆广城那边的回复,传送阵内一阵毫光冲天,秦氏巨灵神再现身已经出现在昆广城的传送阵内。

    按照指引,秦氏巨灵神被带往第二关的“千锤百炼”。

    昆广殿后殿,中司座孙启尚听传来到,向域主南如行礼道:“域主召唤,有何示下?”

    坐回了宝座慢悠悠翻书的南如平静道:“传令下去,第二关千锤百炼的打压数额加倍,加到一万次!”

    “啊!”孙启尚猛抬头,这不是为难秦氏巨灵神是什么?目前就剩下了秦氏一家,这加倍为难不是冲秦氏去的是冲谁?

    只要秦氏赢得竞标势力大增,也意味着他的势力大增,所以他内心里是偏向秦氏那边的,当即帮秦氏说话,“域主,仙界许多人都盯着这场竞标的直播,已经定好的规则冒然修改,恐怕会惹来非议。”

    南如慢慢放下书卷,盯着孙启尚,冷冷盯着他,一言不发。

    孙启尚被盯的浑身不自在,感觉到了压力,最终拱手道:“既然域主已有决断,属下这就去传达。”说罢恭恭敬敬后退几步,之后才转身大步离去。

    南如目光斜了斜离开消失的背影,又抬起书卷观阅。

    走到大殿外站定的孙启尚先看了眼秦仪方向,没办法,有些事情他也无法做主,目光环顾,突施法朗声道:“域主有令,竞标规则略作修改:第二关,千锤百炼的的打压数额加倍,加到一万次!域主有令,竞标规则略作修改……”

    生怕大家误读或没听清,他将新的规则连续反复诵读了三遍才停。

    的确有许多人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种竞标,哪有规则说改就改的道理。

    可再三的诵读宣告,以法传音的隆隆远扩效果,令所有人听了个清清楚楚、字字不差。

    一群失利的会长面面相觑,一个个的脸上陆续绽放出意外之喜,规则突然改变似乎有利于他们,一旦秦氏也失败了,这场竞标是不是就要重新开始了?

    一群会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露出一副大家心中了然的意味,估摸着是域主南如扛不住他们背后势力的压力导致。

    南栖如安皱眉不语。

    大吃一惊的秦仪绷着脸站起,再次朝裁判席走去。

    她不是对自己秦氏的巨灵神没信心,而是秦氏巨灵神已经负伤成了这样,还少了只胳膊,第二关再加码的话,很容易出意外,她不可能坐视不理吃这闷亏,肯定要去交涉。

    听到法力传音的各家媒体也呆了呆,朱莉当即对着直播画面解说:“就在刚刚,域主南如突然改变了竞标规则……”

    不阙城内,又处处响起一片哗然。

    普通民众最怕的就是不公。

    对到了一定层次的人来说,眼里没有什么公与不公,只有利益平衡。

    而最广大的普通民众恰恰是对不公事情极为敏感的群体。

    这个消息一出,民众们的反应之激烈可想而知,不阙城简直是沸腾了,明里暗里骂的人一堆,批判集中在了域主南如身上。

    别说不阙城,域主南如的这个决定令关注这场竞标的整个仙界的许多人都感到意外。

    任谁都感觉南如在明目张胆地偏袒那些失败的商会。

    秦仪还未走近裁判席,便被闪身而来的中司座孙启尚拦下了,面对秦仪的质问,孙启尚反问:“你对秦氏巨灵神没信心吗?”

    秦仪面带愠怒神色,“司座,这不是有无信心的问题,这样更改规则,不公!”

    孙启尚看了看四周,低声道:“我也觉得不公,我刚才已经劝说过域主,可我竟从域主眼中看到了杀机!秦会长,你的申诉改变不了任何结果,只会激怒域主。你要想清楚了,这是域主对整个仙界公然表态改变规则,域主能不清楚其中的份量?此事的性质你不妨深思,总之是不会受你秦氏任何影响的。秦会长,回去吧,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我是为了你好!”

    面对一番肺腑良言,秦仪沉默,也回去了,是面含悲色离去的。

    有人跑到洛天河身后低声报知了不阙城内沸腾的情况,目送了秦仪的离去,洛天河也起身了。

    他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正殿进去,又是从侧殿绕进了后殿。

    宝座上的南如见到老师又来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放下了书卷起身行礼,“老师。”

    洛天河脸色谈不上好看,也没了对上司的行礼,沉声道:“南如,此时仙界多少人盯着这场竞标,你竟当众改变规则针对秦氏而偏颇其他商会,你想干什么,你疯了吗?”

    南如一派文雅,却也是一脸的无奈,“就知道依您的脾气,您肯定要来找我。老师误会了,我没有偏颇其他商会,我想偏颇的反而正是秦氏。”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