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无双

第一一七章 千锤百炼

跃千愁2019-08-18 16:08:56Ctrl+D 收藏本站

    “偏颇秦氏?”洛天河不解,“明明是刁难,何来偏颇?你若真有心偏颇,按照制定好的竞标规则执行便可,何须节外生枝?”

    南如:“我倒是想按照制定好的竞标规则来,也不想节外生枝,可真正想节外生枝的不是我。老师,那失败的二十多家背后都是什么人?秦氏干什么不好,偏偏把他们都给杀了!”

    洛天河:“他们先对秦氏动手,秦氏反击有何不可?”

    南如:“是没什么不可,但要面对现实,现实就是人家的势力庞大,家族中位列仙班者,连我也要忌惮!”

    洛天河:“他们先动手还有理了不成?”

    南如的确很无奈,是对这老师无奈,很想说这就是你被贬到不阙城的原因,但他不能这样说,“老师,他们先动手,是不能拿打杀的事说事,可问题是秦氏把他们全给杀了,问题是现在秦氏没了竞争对手。换句话说,凭武力把他们杀了,怎么证明他们的关节相关阵法不行?”

    洛天河:“难道他们杀了秦氏,就能证明秦氏的关节阵法不行?”

    南如直截了当道:“他们杀了秦氏,不需要证明!但秦氏把他们给杀了,就是需要证明,这就是实力,这就是现实!”

    “你…”洛天河为之语结,可竟难以反驳,某种程度上不得不承认南如说的是对的。

    他盯着眼前的学生摇了摇头,不知是失望,还是想表达什么,最终问:“你说你在偏袒秦氏,何来的偏袒?”

    南如反问:“老师,你觉得秦氏参加这次的竞标可有把握?”

    洛天河略沉吟,“区区一个秦氏,没有把握,不会介入这次的竞标,手上想必是有真材实料的,其他各家商会也都看出来了,否则不会联手对付。”

    南如:“原来老师心里是清楚的,既然有真材实料,让秦氏试试又何妨?”

    洛天河:“我没说不让试试,你加倍刁难是何用意?”

    南如:“想要帮秦氏,就得给各商会背后的势力一个交代,我只有站在各商会那边,我才不会遭遇什么阻力,我才能把仙庭指定的这次竞标继续下去,否则连这第二关都难以为继,上上下下的阻碍立马就会产生!老师,若不能顺利完成这次的竞标,在各方势力的鼓动下,搞砸了竞标,仙庭降下的罪责我是担待不起的!”

    洛天河:“我还是没听明白你哪在偏颇秦氏。”

    南如叹了声,“第二关的千锤百炼,加倍是给其他人看的,是给各商会及其背后势力看的,是为了稳住他们不让他们捣乱。事实上只要秦氏有真材实料,加不加倍对秦氏并无任何影响。”

    洛天河:“你加倍的量把秦氏给整垮了的话,怎会没影响?”

    南如唉声叹气:“老师,您还没看出来吗?南栖家族站在了秦氏背后。南栖家族凭什么站在秦氏背后?我看这支持力度,只来了一个吴氏,只怕南栖家族还有观望的意图,现在就看秦氏拿出的东西究竟怎样,只要货好,值那个价,剩下的就不用我们操心了,责任也不在我们的身上,南溪家族会发动在仙庭的力量主持公道的,我只需摆出一个平台让秦氏展现足够的价值便可!”

    洛天河若有所思之余,又问一句:“若是秦氏没有展现出价值呢?”

    南如:“没真材实料还敢跑到这种场合搅局,那就是不自量力自寻死路,我需要在乎秦氏的死活吗?”

    洛天河沉默了好一阵,忽转身唏嘘感叹,“若真如你所言,只怕秦氏竞标成功也未必是好事。”

    南如微笑,“那老师是希望我偏袒秦氏,还是不希望我偏袒?”

    洛天河:“我只是有些担心,一旦秦氏竞标成功,我不阙城恐怕要不得安宁。”

    南如:“相对来说,老师担心的那些都不重要。”

    洛天河扭头盯来,“不阙城乱象丛生,民不聊生,不重要?”

    南如摇头,走近他跟前,与之并肩,轻言细语道:“老师,这次的竞标你们不愿落在各自地盘上,我又何尝愿意让竞标落在我们昆广域?左右各大家族的利益,谁都知道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但却偏偏落在了我头上。老师,仙界这么大,此事为什么偏偏就落在了我们头上,而你我是娘娘这边的人,这事您不觉得蹊跷吗?”

    洛天河皱眉不语。

    南如再次低语,“这次的竞标不但要安抚住各大家族不能出乱子,还要竞选出真正合格的仙庭所需,否则无法给仙庭交代,也无法给娘娘交代。所以结果是注定的,过程怎么变化都是手段,怎么有利怎么来,其他的都不重要。如果秦氏是最佳选择,我就有责任想办法把她给推上去,我要给仙庭完美的交代,至于不阙城乱不乱都是次要的!”

    洛天河缄默不语了好一阵,最终“唉”一声幽叹……

    罗康安发出了鬼叫:“什么情况,加倍?竞标规则怎么说变就变了?”

    负责与他沟通的白玲珑表示抱歉,“我们也不希望这样,会长也尽力去争取了,但是没用,这是域主南如公开做出的规则改变,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只能辛苦麻烦您了。”

    罗康安:“这是辛苦麻烦的事吗?万一这巨灵神吃不住了,一旦崩溃了,我们岂不是要被压扁了?”

    白玲珑:“您作为测试者应该知道我们巨灵神的关节承受打压的能力,我们事先已经做过各种测试,秦氏巨灵神承受万次的打压根本不成问题,这也是我们之所以有把握参加这次竞标的关键。”

    罗康安:“那是寻常的时候没问题,现在,你自己倒是来看看,遍体鳞伤,还缺了只胳膊,靠一只胳膊去吃力,能抗的住吗?”

    白玲珑忙安抚道:“罗生,您别着急,会长已经发话了,尽力而为便可,若实在是吃不消,一旦发现异常,可以立刻喊话终止。”

    这么一说,倒是让罗康安不知该怎么回答了,看向了主驾驶位上的林渊,露出询问眼神。

    林渊微微点头。

    罗康安只好叹气道:“好吧,我尽力而为,可若是万一失败了,会长说的奖赏怎么算?”

    林渊斜了他一眼,发现这家伙始终惦记着那笔巨款,途中就曾屡次拿话来试探,试探那笔钱两人之间该如何去分配。

    “您稍等。”白玲珑客气一声,暂时中止了通话,估计是请示去了。

    没等多久,白玲珑又再次主动与这边联系上了,底气十足地告知,“罗生,会长说了,您做到这一步已经尽力了,只要您继续尽力而为,事后不管能不能坚持到最后,许诺给您的条件都会兑现,绝不反悔!”

    “这还差不多。”罗康安嘀咕一声,问:“还有没有其他事,没事就挂了。”

    白玲珑:“谨慎小心,尽力而为。”

    “知道了。”罗康安话毕终止了通话,之后叹着气问林渊,“林兄,怎么办?”

    没有什么怎么办,林渊驾驭着秦氏巨灵神朝指定的竞标场走去。

    前方有一座像是架在高台上的峡谷,正是所谓的第二关“千锤百炼”竞标场,是一座阵法改良过的山。

    上山的台阶高大,是专门供给巨灵神行走的台阶,秦氏巨灵神带着满身的伤一步步登高。

    来到供着的峡谷入口,两尊神卫营的巨灵神守卫都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来者的满身伤痕,其中一员伸手,“交出武器。”

    秦氏巨灵神独臂抬枪,将武器递给了对方。

    另一神卫指向峡谷里面,“进去,中心圆盘便是站点。”

    秦氏巨灵神步步入内,里面是呼呼风声,抬头看宛若一线天,可见很高,一线之间有一个黑点。

    一群飞行法器嗖嗖从上空先飞进去了,最终定格在某个位置。

    秦氏巨灵神深入到内,在峡谷中央看到了地面上的一块巨大金属圆盘,上面标示了站位,林渊驾巨灵神默默走了上去站稳了,默默调整着巨灵神的身体状态,轻轻抬脚踩踏不停,感受地面的踏实程度。

    两头有一部分飞行法器降低了悬浮高度,将此间画面呈现给了外界。

    此时此刻,无论是昆广殿外,还是整个仙界,尤其是不阙城的民众,目光皆紧盯满身伤痕且独臂而立的秦氏巨灵神。

    这场面给所有人的感觉就像是秦氏巨灵神在等待审判,或是在等待行刑的感觉。

    端坐的秦仪身子下意识绷紧了,紧盯光幕画面,十指不知不觉中紧握住了,秦氏巨灵神伤成这,千锤百炼这一关能抗多久她也没任何把握。

    尤其是罗康安那些没把握还谈钱的话,连驾驭人都没信心,搞的她再次紧张了。

    巨大的能量波动!秦氏巨灵神猛然左右看去,察觉到了异常,忽又猛抬头看向上空。

    上空嗡声作响,一块悬在两山之间的庞然大物突如流星般坠下,是一块巨大的四四方方的金属圆球,猛然朝着圆盘的中心点砸落下来。

    眼看击中,秦氏巨灵神迅捷抬手,单掌迎去接撑。

    轰!单臂接住了,劲风四溢。

    金属圆球的体积太大,下坠的力道也着实凶猛,秦氏巨灵神竟被打压的身子一晃,矮身一低,单膝咣当跪下了,歪着脑袋单肩单臂扛着庞然大物的球体。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