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三零章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证据的

跃千愁2019-08-27 23:38:23Ctrl+D 收藏本站

    更艰难的是,事情查到这个地步,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这事和潘氏、周氏有关,这件事洛天河能对他们痛快才怪了。

    彭希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罗康安,我们一直低估了他,看来有必要全面彻查一下他的底细背景。”

    周满超:“现在这个不是最重要的,秦氏背后的南栖家族已经发力,且占据了上风,想阻止秦氏吞下竞标的肥肉已经不太可能了,如今不让秦氏有时间将这块肥肉给消化才是关键。可事态已经激起了不妙的连环反应,再针对不阙城那边的秦氏出手,洛天河恐怕不会坐视了,一旦全面介入,我们针对秦氏施以的力度恐怕有限。”

    彭希:“那就让洛天河坐视。”

    周满超回头看向他,“怎讲?”

    彭希略凑近,低声道:“不阙城神卫营出了内奸,差点影响仙庭的这次竞标,加上之前的凶杀案,正是借口,可联合潘氏背后的人一起发力,将洛天河调离不阙城。若能换个可靠的人去不阙城任城主,那就再好不过了。”

    周满超听的眉眼间有飞扬神采,立刻转身了,负手踱步徘徊,不时微微点头着。

    秦氏因何崛起?不就是借了洛天河执掌不阙城的特殊性,一旦搬走了洛天河,秦氏的立足根基就毁了大半,再弄个己方势力的人过去当城主的话,想搞垮秦氏就容易了。

    这可谓是朝秦氏的根子上下手,以前想动洛天河是没机会,如今听彭希这么一说,的确是次良机,坏事似乎变成了好事。

    周满超骤然停步转身,朝一旁肃立的助理孟肃道:“去,请潘庆过来一会!”

    “好。”孟肃点头应下,临转身前多看了彭希一眼。

    ……

    “又死一个!”

    案前,看着案上传来的资料,洛天河可谓冷笑连连。

    楚萍的死讯已经传来了,附有楚萍的资料,还有死亡现场的照片,横涛都在第一时间传来了。

    背后唆使朱莉争取巡演的人已经找到了,但是已经死了,很显然这个楚萍也不是真正的幕后,这是又被人给灭口了。

    横涛一起传来的还是其它方面的消息,针对神卫营都尉萧士长的调查已经有了进一步的进展。

    根据巡演当晚当值一些人的口供,已经确实了罗康安所说不假。当晚罗康安的确带了个人溜达,看似带的是个男人,但一些当值人员根据相貌和香气在事发当晚就大概看出了是个女人,只是当晚神卫营的情况特殊,没人当回事。

    也有人上报给过萧士长,可如今看来,上报的情况到了萧士长那边就被卡住了,未再扩散。

    根据样貌形容,还有调取的一段监控来看,女子正是女扮男装参加了演出的雪兰。

    此事某种程度上,也的确说明不阙城那边的神卫营的确是承平已久,在警惕性方面有所麻痹。

    横涛也必然是第一时间追查了事发当晚秦氏巨灵神存放地的监控,仔细梳理下发现了问题,有一段时间的监控画面中隔了,从时间上判断刚好吻合罗康安和雪兰的消失时间段。

    监控为何会出问题?立马审问负责监控的当晚值班人员,根据供述才知萧士长为了体恤下属看演出,把他们给支开了,是由萧士长自己亲自掌控了神卫营的监控中枢。

    再根据神卫营当晚现有的监控画面和其他一些当值人员的口供,已能呈现罗康安和雪兰的行动轨迹,是萧士长亲自坐镇调配巡逻人马把两人给逼往了秦氏巨灵神的存放仓库。

    种种迹象和线索可以证明,事发当晚的当值都尉萧士长就是那个内奸。

    为何要搞这种事?显然,就是为了策应雪兰的行动,接近秦氏巨灵神。再根据罗康安的供述,基本上可以肯定,秦氏巨灵神遭遇的问题的确是雪兰做了手脚。

    所有的情况摆在眼前。

    萧士长的失踪,死活不知,可以视作潜逃。楚萍的被灭口。雪兰的被灭口。

    一个仙子,一个仙都的记者,还有一个神卫营的都尉,三个不相干的人,也许是素未谋面的三个人,却在协同着同一件事情,这背后肯定是有人把三方给串联了起来。

    事态的轮廓已经清晰了,仙都记者楚萍提醒鼓动了朱莉争取巡演到不阙城,顺利把雪兰给送进了神卫营,顺利让雪兰和罗康安偶遇,然后旧情复燃,神卫营内的萧士长再策应雪兰的行动。

    楚萍只是个引子,雪兰是具体执行人,萧士长是保证计划不偏离的关键。

    这个计划看似简单,实则不小,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但有人却仅用三个各有身份的人就把事情给办成了,可见这幕后黑手的能量不小。

    “巡演…”口中嘀咕的洛天河室内徘徊着,目闪厉色。

    突然冒出的巡演之前看起来合情合理,仙都遇袭后抚慰人心嘛,如今结合发生的事情来看,这场巡演冒出的有些突兀了……

    昆广殿,内廷深处空荡荡暗沉,只有宝珠幽光。

    南如闭目静立,衣衫无风轻浮飘荡,跟前地面上一层薄沙,有阵阵幽风在沙面掠过,薄沙上似有什么东西在游走,只见一个个字迹在薄沙上快速呈现。

    待不断呈现的字迹终止,幽风亦荡然无存,南如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盯着薄沙上的字迹凝视了好一阵,方大袖一挥,地面摊开的薄沙如一缕流云汇聚抽离,钻入了他的储物戒中。

    之后负手而行,面带思索神色在黯淡幽光下独自徘徊着。

    黑暗深处突传来一人禀报声,“域主,不阙城城主洛天河求见。”

    南如偏头静默了一会儿,淡淡发声道:“有请。”

    继而大袖一甩,灯光骤明,顿将此间殿内的各种陈设照的分明清楚。

    很快,步履沉稳的洛天河大步来到,不待他有所表示,南如已经是略欠身,恭称:“老师。”

    见这里也没外人,洛天河拿出一卷案卷递予,“案情已有眉目了,你看看吧。”

    南如哦了声,接手案卷,就站那一页页翻看起来,越看越快,到后面显然就是粗略浏览一下,很快看完了,双手奉还给了洛天河,“老师果然神速,才一天的工夫,就已经把案情大概给摸清了。”

    洛天河:“那场巡演有问题,但组织方背后牵涉太大,已超出我不阙城能伸手的范围,力有不逮,恐怕还要你通过渠道才能拿到授权继续追查下去。”

    南如略颔首,但语气轻飘,“不必那么麻烦,直接把案情交给仙都那边,让那边去查就好。”

    洛天河皱眉,“这是我不阙城的事,交给仙都去查?不是他们的事,能指望他们给出什么交代吗?”

    南如摇头:“能查清一些事情就行,有些事情没必要寻根究底,难道老师还认为这事真能查出什么真相来吗?老师也看到了,灭口行动对方早就展开了,是不会留下什么致命把柄的,为不必要的事情牵扯不阙城的精力没必要!”

    洛天河面露愠怒,“手都伸到我神卫营来了,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不成?”

    南如神色平静,“既然知道查不出结果,那就没必要去查。老师,有些事情没必要再去查,有些事情也不需要再去查,事到如今,这些事是谁干的,难道您的心里还没数吗?”

    洛天河沉声道:“十有八九就是潘氏和周氏干的。”

    南如摊出两手,“那还有查的必要吗?既然知道了,区区两家商会,值得您和我长期耗下去吗?他们还不够资格!”

    洛天河面露疑色,“你什么意思?”

    南如放下双手,负之身后,“老师,昆广域是我们的地盘,我们说的算,只要我们想做,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证据的,该怎么做尽管去做,稍微注意点方式方法便可,否则哪有那么多精力去把每件事的道理都给掰扯清楚。找个借口,该抓的抓,该给教训的就是要给点教训,忘了规矩的人,就不知‘敬畏’为何物,那就教教他们什么叫做规矩!我这里,不允许有人为所欲为!”

    洛天河吃惊不小,“没有证据直接抓人?抓潘氏和周氏?”

    南如:“不行吗?”

    洛天河沉声道:“这样做,才是真坏了规矩,你别忘了他们身后是什么人,真要这样做了,被找到了借口,他们背后的人立马要扑上来撕咬。”

    南如答非所问:“老师,竞标的事,仙庭那边已经有定论了,对竞标结果有疑议的商会,可以继续进入第二关的‘千锤百炼’,规则和秦氏遭受的苛刻规则一样,能走完竞标三关的人,再列出来和秦氏做最后的竞争。”

    洛天河:“你别转移话题!”

    南如:“老师,我没有转移话题,秦氏的真材实料您也看到了,您觉得如此规则下,还有哪家商会最后能有资格和秦氏竞争吗?南栖家族掌握了事实,在上面发力支持秦氏,竞标的结果基本上已经注定了,不出意外赢得竞标的应该就是秦氏。

    各种麻烦我已经辗转转嫁出去了,责任落不到我头上,可以堂堂正正给上面一个交代,谁也说不得我什么,这次我算是过关了。老师不是担心秦氏赢得竞标后,会为不阙城引来麻烦,担心会让不阙城陷入动荡吗?是查一个明知没有结果的案子好,还是应付不阙城即将来到的动荡好,孰轻孰重,想必老师您自有掂量。”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