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三二章 首级便可

跃千愁2019-08-28 04:53:26Ctrl+D 收藏本站

    话虽这样说,秦仪不可能不做准备,也没多说什么,回头找白玲珑要了事先拟好的契约,放在桌上推了过去,“这是早先说好的,公子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这是闲事之外的正事和大事,南栖如安笑着拿起翻看,不吭声了,仔细查看。

    秦仪在对面慢慢品茶,也不打扰。

    好一阵后,南栖如安看完了放下,颔首赞道:“没什么问题,秦会长办事果然爽快,是个守信之人。”

    秦仪:“这次多亏公子相助,若非南栖家族帮忙引开其他家族的关注,面对各大家族的压力,秦氏恐怕无法走到这一步,理当守信按照约定好的承诺签约。”

    南栖如安端茶抿了口,“忙呢,是帮了点,不过怎么说呢,也可以说是秦氏运气好,碰上了好时期,否则我南栖家族恐怕也没办法做到滴水不漏引开所有人对秦氏的关注。”

    秦仪不解,“运气好?”

    南栖如安放下茶盏,“有些事说是秘密,但估计也瞒不了多久。”

    秦仪露出询问眼神,想问,什么秘密能说吗?

    南栖如安:“应该很快就要人尽皆知了,秦会长知晓也无伤大雅。十三天魔攻打仙都的事,想必秦会长也知晓。”

    秦仪:“世人皆知,如雷贯耳,自然是听说了。”

    南栖如安:“世人大多只知十三天魔攻打仙都,却不知十三天魔为何要冒险攻打仙都,这便是秘密之关键。”

    秦仪:“愿闻其详。”

    南栖如安微笑,“没有无缘无故冒这么大风险的,何况是攻打仙都,能让十三天魔这般赴险,自然是有重大缘由。第八代巨灵神,因为仙庭仙机处炼制的第八代巨灵神即将出炉!”

    “第八代?”秦仪错愕,与白玲珑相视一眼后,再问:“这第八代巨灵神有何妙处,竟值得十三天魔不惜遭受如此重挫而冒险?”

    南栖如安:“具体有何妙处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听说,这第八代是划时代的巨灵神,和以往所有的巨灵神都不同,整体材质上仙机处取得了重大突破。

    不像目前的七代之内的,任你法力高强,驾驭起来也要受到限制,只能如同驾驭傀儡般硬碰硬厮杀,要比谁的厮杀技巧更精湛。

    第八代则不然,可与驾驭者全面融合,第八代的整体材质可全面施展驾驭者的法力,秦会长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秦仪不是修士,不甚明了,依然是询问的眼神。

    而白玲珑则不然,已是满脸震惊。

    南栖如安看了看两人的反应,看出了秦仪不解,继续笑着解释道:“第八代巨灵神可尽展驾驭者的修为和术法,驾驭者自身有什么样的术法,第八代就能施展什么样的术法,可不是目前巨灵神的那种硬碰硬的打法能比的。

    你要明白,巨灵神是充满巨大能量的,可将驾驭者的术法威力以倍数放大。

    以巨灵神的能量释放强大术法,秦会长想想看,一旦第八代面世,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将彻底改变目前的巨灵神厮杀形态,将是一场颠覆性的改变!”

    “嘶!”饶是秦仪注重仪态,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极度震惊。

    南栖如安:“这本是仙庭的高度机密,各大家族也基本上不知情,那些魔头也的确是神通广大,不知怎么就知道了这等绝密。试问前朝余孽以后再对上第八代巨灵神是什么后果?知情后的这些余孽自然想夺得第八代的机密,于是才有了那场不惜代价的攻打,不过荡魔宫也的确是厉害,关键时刻出手挫败了魔头们的企图,保住了第八代巨灵神的机密。

    也正是因为这场攻打、保卫和争夺,才让第八代巨灵神的机密泄露了出来。

    这个秘密一暴露,将颠覆性改写巨灵神产业,是多大一块肥肉?不管是涉及巨灵神产业的,还是不涉及的家族,统统都盯上了,各使本事,都想分一杯羹,又岂是秦氏目前争夺的这一块能比的?

    小巫见大巫,各家族自有取舍,主要精力已不在这场竞标上,南栖家族才能略施手段助秦氏瞒天过海,否则是没那么容易、也没那么顺利让各家族不把秦氏当回事的。

    所以说,这是秦氏的运气好,居然在秦氏报名参加竞标前爆出了这样的事,引得各家族趋之若鹜,无心秦氏,不然掺和不阙城那边折腾的恐怕不仅仅是区区的潘氏和周氏。”

    秦仪那烈焰红唇略启,吐气如兰,轻轻吁出一口气来,方明白,原来如此!

    南栖如安伸手敲了敲桌上还未签的契约,“换句话说,南栖家族也未帮上你想象的那么大的忙,没出太大力就拿这么多东西,受之有愧,这里面的分成比例,秦会长若是觉得亏,还可以改改。这件事南栖家族全权授权给了我处置,得失皆由我掌握,我可以代表南栖家族表态,分成略作调整没什么意见。”

    目中略含笑意地盯着秦仪,审视的意味暗藏。

    秦仪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摇头,“约定就是约定,秦氏立足以‘守信’为先,不改了!”

    “好,那就依秦会长。”南栖如安的手从未签的契约上收了回来,笑问:“那个小小条件,我一直牵挂好奇到如今,秦会长说我能做到,却一直不肯事先告知,非要到这个关头才说,很是让我费解。事到如今,秦会长总可以告知我那个小小条件是什么了吧?”

    秦仪沉吟道:“青丘城事件,公子可知?”

    “青丘城?”南栖如安一愣,对青丘城他不陌生,那算是南栖家族经营的势力范围,而且就是他养父南栖文的直属势力范围,但不知所指何事,疑惑道:“青丘城应该发生过不少事,不知秦会长指哪件?”

    秦仪盯着他说道:“青丘城神卫营上一任统领名叫江遇,其妻貌美,遭南栖家族一名叫陈山的执事的儿子玷污而亡。因南栖家族的势力干扰,江遇冤屈无法伸张,愤怒之下率领部下人马杀入南栖家族,将凶手斩杀。此事激怒了南栖家族,但因影响太大,南栖家族明面上不得不就此作罢,而暗底下却在派人追杀!”

    南栖如安神情僵着,听清了,原来所谓的青丘城事件是指这个。

    神卫营人马杀进南栖家族,仙界有几个家族遭遇过这种事?这么大的事他当然知道,当时的南栖家族可谓震怒,但惧于理亏,可谓颜面尽失,明面上不得不接受放过江遇的结果,否则江遇的遭遇将让仙界军方的颜面何存?

    南栖家族是势大,但还没大到能承受整个仙界军方怒火的地步,不得不给军方面子服软,也必须要给军方一个台阶下,否则南栖家族是吃不消的。

    此时只能是暗底下找江遇算账,南栖家族的面子不能白丢。

    现在秦仪突然提及这事,饶是南栖如安一贯从容,此时也不得不一脸惊疑不定,“江遇?莫非秦会长知道这个江遇的下落,要为这个江遇说情,让南栖家族放过他?”

    他一下锁定了问题的关键,猜到了症结在江遇身上,其他的什么似乎都不是关键。

    秦仪:“放过只是其一,秦仪希望江遇能与南栖家族化干戈为玉帛。”

    南栖如安默了默,“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大家的火气都消了,都要面对现实,再没完没了没意义。行,这事我做主了,以后不再追究了便是。”

    秦仪摇头,“江遇杀了陈山的儿子,陈山儿子又杀了江遇的妻子,双方仇家还在,这是死仇,又如何能化干戈为玉帛?江遇杀了陈山儿子,已经出了口恶气,可陈山呢?公子开口了,陈山表面上也许不得不答应,可南栖家族势大,陈山只需一个示意,自然会有人对江遇不死不休!结果恐怕算不上化干戈为玉帛。”

    南栖如安迟疑道:“秦会长想怎样?”

    秦仪:“青丘城事件,谁对谁错,但凡有良知的都清楚,这也是南栖家族当初不得不让步的原因。陈山纵子行凶,事后还包庇掩护,实在可恶,也有损南栖家族声誉,当诛!我的小小条件别无他求,陈山首级便可!”

    南栖如安皱眉,不管陈山是对是错,毕竟是南栖家族的人,要杀他南栖家族的人,开什么玩笑?

    他审慎打量着秦仪,徐徐道:“秦会长,这是小小要求吗?你这个要求未免太过了。再说了,当年的事情后,因陈山父子造成的影响恶劣,南栖家族已经对陈山做出了惩罚,如今的陈山早已失势度日,再揪着不放没必要。”

    秦仪:“正因陈山失势是江遇所造成,一旦获悉江遇下落,陈山岂能咽下这口气?公子的叮嘱必然成耳边风,陈山必然暗中寻仇!秦氏满怀诚意投靠南栖家族,愿竭诚合作,难道公子愿因区区一个陈山而做失信之人?”

    南栖如安放开了手中把玩的茶盏,身子后靠在椅背,颇玩味道:“当年秦会长说有个我一定能做到的小小要求,放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我答应又如何,不答应又如何?”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