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三四章 轻松

跃千愁2019-08-30 01:53:26Ctrl+D 收藏本站

    说罢慢品秦仪亲手斟的茶水。

    闻听此言,秦仪明白了,对方已经答应了。

    这就是答应了,她也不会要求对方这种身份的人,非要说出我要杀我家族的人做交易不可。

    有些事不便直接言明,心知肚明便可,秦仪平静点头道:“好,听公子安排。”

    放下茶盏,南栖如安又伸手摸了契约过来,翻开瞅着,淡然道:“就这样吧。”

    于是就这样了,秦仪也没二话,当即和南栖如安把拟好的契约双双正式签订了。

    也不怕对方在陈山的事情上反悔,对方的身份地位,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信誉。

    契约签订后,秦仪无心逗留,“叨扰公子,不阙城尚有许多事等我回去处理,就此告辞。”

    南栖如安稳稳坐那,淡定道:“恕不远送。”

    没了之前对秦仪的那份殷勤客气,还亲自打伞帮忙遮阳之类的,也实在是被秦仪一番折腾给彻底搅了那份兴致。

    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实则内心里不太痛快,这种被女人支配的感觉不好受。

    不送?秦仪不介意,反倒是怕他相送,再搞出个帮忙打伞之类的事,她还怕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到林渊耳朵里。

    如今的林渊在她眼里寂寂无为,说是没出息不为过,怕林渊的男人自尊心脆弱,会令她的企图增加难度。

    两个女人当即离去,出了楼阁直奔栈桥,抵达岸边后迅速钻入了车内离去。

    阁楼上的南栖如安施施然起身,走到凭栏处,目送了秦仪等人离去,神色飘忽不定。

    车队远去后,他忽出声,“离武,你怎么看?”

    离武正是他身边一直面无表情的贴身随扈,木然回道:“今天的事我会全盘告知家主。”

    他本就是南栖家主亲自指派到南栖如安身边的护卫,会把事情上告给家主,南栖如安一点都不意外。

    但南栖如安问的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问对方对秦仪这个女人怎么看,叹了声,“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不解风情的木头,问你也是白问。”

    说罢转身,走回了桌案旁,目光落在了秦仪用过的茶盏上,慢慢伸手拿了。

    端详了一阵后,又慢悠悠晃回到凭栏处,伸出茶盏,杯子倾斜,里面没喝完的茶水倒掉了。

    对着阳光,举起了那只水晶杯照射透视。

    只见杯口上有一抹口红印,是秦仪那烈焰红唇留下的口红印,秦仪的鲜明特征便是那一贯浓抹的口红。

    对着阳光,他眯眼细看,能清晰看到秦仪唇印上的唇纹纹路。

    放低杯子,一根食指在唇印上压了压,翻手指一看,染上了淡淡的殷红,手指捻揉了一下,淡淡殷红消淡在了指间皮肤上不见了,手指仍在揉捻,似在回味什么。

    拿起杯子,略低首,鼻尖对着杯口的唇印轻嗅,闭眼轻嗅了一阵,方抬头睁眼,盯着秦仪消失的方向,嘀咕自语着,“我说呢…好好的一个女人,干嘛喜欢女人,这不恶心人么…”

    嘴里说着恶心,手中杯子却又拿起,又对着阳光仔细欣赏了一下那道唇印的饱满形状,之后又放下嗅了嗅。

    彻底放下后,顺手一翻,这只茶盏消失在了他的储物戒中,保存了。

    空手了,负手身后,一身白衣如雪屹立凭栏处,衣袂迎风飘飘,身材高挑,容貌俊逸,气度温雅,却面有惆怅……

    回到驻地,一入自己房间,秦仪立刻抬脚连踢,踢掉了脚上的一双高跟鞋,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没了在外面面对众人的端庄。

    一些事情敲定了也总算是能松口气了。

    赤脚而行,边走边宽衣解带,脱下的衣服随手扔,要沐浴。

    之前几天可谓一直没好好洗漱过,竞标的事一过,又爆出罗康安的破事被困在神卫营内,连轴处理完事情后终于能稍作轻松了。

    跟着的白玲珑苦笑,一路帮她收拾乱扔的东西,此时没外人也敢私下说些话了,“你提那种要求,我真怕南栖如安不答应,他若真不答应的话,你怎么办?真的毁诺不签不成?”

    解着裤腰带的秦仪淡然道:“我从不担心他会不答应!他在南栖家族没自己的进项,一直在吃白饭,冷言冷语的,你以为他心里好受?表面上的大家子弟风度罢了。好不容易有自己的进项,而且是大进项,他能轻易错过?不冲能让他卖力这一点,我还不敢找他。这么大的利益,他又怎么可能不答应?面对这种要求,不答应只是拉不下颜面而已,给他个合情合理的理由,他自然会答应。”

    白玲珑忍俊不禁,怎么听出一种对那位名门公子看不上眼的不屑味道,“难怪了,敢情你早已吃准了他。喂…”她忽伸手招呼一声,但还是没能拦住,只见褪下裤子的秦仪两条白皙大长腿乱踢,把裤子给踢飞了出去,顿时没好气道:“一没外人就放纵的不行,你看看自己像什么样子?”

    秦仪咯咯一笑,不知羞耻的样子,穿着亵衣的身子柔软一转,一把扯了张纸,对着镜子抹着嘴上的浓抹口红。

    看得出,解决了一些问题,她心情好了很多。

    帮她捡了裤子的白玲珑叹了声,“就这样给了他们六成,唉!”

    哪怕秦氏不是她一个人的,哪怕她不是决策人,哪怕身为旁观者,她也感到肉疼。

    需知秦仪做主给南栖家主的分成不是个小数目,是事成之后经营所得的六成,是六成!

    秦氏忙死忙活的操劳,明明是秦氏一手从无到有操办起来的产业,且承担着近乎所有的成败风险,秦氏自己却只能拿四成,南栖家族在背后稍出点力还不用担什么风险,就白白拿走六成,这算什么道理?

    对着镜子收拾的秦仪简单给了句,“不付出这六成,我们连剩下的四成都拿不住。不为别人,哪怕为了他们自己,只有他们自己占了大头利益,才会为秦氏之后的扩张甘心卖力。目前的局势,秦氏从一个矿产商会顺利转型是重中之重,秦氏站稳了脚再图进取也不迟。玲珑,现在不是算得失帐的时候,有舍才有得!”

    大道理白玲珑也知道,但还是感到肉疼,没秦仪那么豁达从容不当回事,她没想到秦氏之前做那么大的投入、费那么大的心血,竟然会分给别人那么多,竟还有这般惊人的付出。

    捡了衣服的白玲珑走到她身边,朝俯身镜子前撅着的白嫩嫩圆鼓鼓的翘翘屁屁上打了一巴掌,啪!清脆响亮。

    似乎不打她一下不够解气,一副无比惋惜的样子道:“一成的利益啊,那得值多少,为江遇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吗?”

    她指的是南栖如安愿放弃一成的利益让秦仪不再揪着江遇仇家不放的事。

    拿下竞标后的利益规模之庞大是可想而知的,否则不会有那么多商会拼死拼活,利益中的一成,足以是个惊人的数目,起码能媲美如今的秦氏。

    这等于是拿一个秦氏去换一个江遇,让她如何能不肉疼。

    她是不会去干扰秦仪的决策,但私下的闺蜜关系,在事后不满两句是免不了的。

    秦仪回一手摸了摸自己被打的地方,又继续认真清理自己的嘴唇,“玲珑,我秦氏不是雇不起人,想雇人容易,想雇可靠的人却不容易。我秦氏不缺人,缺的是可靠可用的人。岂不闻,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江遇这些年,为我打打杀杀的,在暗底下为我做过许多见不得光的事。这些年我交代给他的事,他从未给我办砸过,这便是他的能力。

    我有信心让他代表秦氏参加竞标是为何?是因为他的实力。

    江遇能成为青丘城的神卫营统领,靠的不是关系背景,而是凭他自己的实力和能力,再加上他容易得罪人的血性,能坐到那个位置就更不容易,否则也不会不衡量代价冒然对南栖家族冲冠一怒,而这正是我看重的。

    也正因为他没什么关系背景,陈山之子才敢对他妻子下手,稍换个有势力背景的,陈山之子不至于那般肆无忌惮。

    经这些年的潜修,他修为已近金仙巅峰,离神仙境界几乎也只有一步之遥,一旦突破…你想过没有,一个神仙境界的人赚钱还是问题吗?这种境界的人会纯粹为钱办事吗?我又该花多少钱挽留他才合适?

    那一成本就没打算出尔反尔,本就决定了给南栖家族,不值得心疼,能顺便做趟交易帮江遇彻底解决问题就更不亏!”

    白玲珑不语了,若有所思。

    秦仪对着镜子绷了绷嘴唇,转身将纸揉团一扔,又抢了白玲珑手上拿着的衣服一扔,伸手就去解白玲珑的衣扣。

    白玲珑一惊,后退一步,双手捂胸,警惕道:“干嘛?”

    秦仪抛了个媚眼给她,“一起洗。”

    “不要。”白玲珑干脆拒绝。

    秦仪上前,张开双臂直接搂住了她,在她耳畔嘀咕道:“我喜欢女人。”

    白玲珑愣了一下,瞬间明白了话中含义,想起了这位唬的南栖如安震惊的话,当即咯咯笑不停,笑的够呛。

    两人不知羞耻的在屋内打闹在一块。

    这一幕中的秦会长,是外人看不到的……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