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四一章 她很快就要来了

跃千愁2019-09-02 06:23:32Ctrl+D 收藏本站

    出了这样的事,秦府的晚餐用的不安心,秦道边和柳君君在那讨论着。

    秦仪倒是默默用餐,只是看那样子,明显有些神不守舍,慢吞吞吃东西的样子似乎在考虑什么。

    待到白山豹接了个电话,报知因伏波城和天古城的四仙官介入,城卫那边已经停止了对潘庆和周满超的用刑,秦仪突然放下了筷子:“洛天河不敢杀潘庆和周满超,迟早会放了他们。”

    她的突兀出声,令几人一起回头看向她。

    秦仪抓了杯子喝水润口,放下杯子又抓了餐巾擦嘴,“玲珑,两件事立刻要办。第一立刻联系相罗舍和公虎召,就说我秦氏为了结好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愿意答应周满超和潘庆的条件。第二,联系徐潜,帮我约他见面,约见的理由是,我有办法帮他把潘庆给救出来。”

    什么鬼?秦道边和柳君君面面相觑。

    同在桌上用餐的白玲珑也放下了筷子,对第一条不甚明了,迟疑道:“答应周满超和潘庆的条件?”

    秦仪:“不用说太清楚,他们自己会弄清楚,会来联系我的。”

    “好的。”白玲珑执行力还是可以的,和秦仪搭档多年,也算是配合默契,应下后,立刻去了。

    秦道边问了句,“答应周满超和潘庆的条件?小仪,你想干什么?”

    秦仪没解释,也起身离开了。

    秦道边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里有点憋火,自从当年打断林渊的腿把林渊给赶走后,父女俩就成了这不冷不热的关系。

    他就不明白了,我是你爹,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外人不成?

    他算是深刻领会了什么叫做女大不由人,胳膊肘朝外拐!

    柳君君伸手摁了摁他胳膊,示意不要生气,“小仪是有主见的人,不会让我们失望,她这样做肯定是心里有数的。”

    其实秦道边也看出来了,女儿肯定是有什么大策略了,但就是不满女儿的态度,因为外面的一个男人跟他置气这么多年,这算怎么回事?

    女儿是他的心头肉,他有种女儿要被别人给抢走的感觉,尤其是培养的这般优秀的女儿,岂能送给一个人渣?

    女儿越是如此,他越发不待见林渊。

    柳君君回头朝白山豹笑道:“老白,不要忙了,先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哦,好。”白山豹又拿起了筷子,看了眼抓起酒杯猛灌的秦道边,心中也是暗暗苦笑。

    在这家里,没外人的情况下,秦道边、柳君君、秦仪、白山豹、白玲珑,这五人日常是在一张桌上用餐的,有一家人的味道……

    关家,林渊也在用餐,又再次来了关家,盛情难却啊!

    林渊是想尽量回避的,不是他不喜欢关家,事实上他挺喜欢去关家吃饭的,在关家他才能感受到家的感觉,但许多事情又由不得他个人感情用事,不得不忍着。

    但这次没躲掉,都怪关小青多嘴。

    关小青告诉了母亲陶花,说林渊参加了秦氏竞标,还说回来后秦氏给林渊放了一段时间假。

    这下林渊不好再借口忙或有事了,陶花每次让关小白喊林渊过来吃饭,关小白都推三阻四的,这次干脆了,陶花在城内采买东西的时候,顺道亲自跑了趟一流馆探望,堵上了刚好在一流馆静修的林渊。

    正常情况下,林渊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基本上都在一流馆内闭门不出,甚少与外人接触。

    林渊和罗康安不一样,罗康安是在享受这花花世界,所谓的享受人生。而林渊是一有时间就抓紧时间恢复自己受损的修为,尤其是感受到了张列辰的“粥”对他恢复修为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后。

    对他来说,修为不够,影响了他许多事情,许多事情他都不敢放开手脚去做,尤其是卷入了秦氏巨灵神的事情里面以后。

    饭桌上,关小白没什么话,关小青嬉笑恭喜林渊,因为她知道秦氏这次一下奖励了林渊一百万珠。

    一百万珠是这次参加竞标人员的最低奖赏,有些人不止,反倒是罗康安的奖励关小青至今不知商会会怎样安排。

    一百万珠啊!陶花着实惊喜了一下,狠狠夸了林渊一顿,说林渊有出息了什么的,问要不要帮忙找住的地方,原因是觉得张列辰太抠门了。

    林渊婉拒了,若放在之前,他还真有可能会从一流馆搬出来,现在感受到了张列辰的“粥”的效果,暂时不想离开。

    谈到后面,把林渊当半个儿子看的陶花又免不了关心起了林渊的终身大事,“小林子,你那个什么仙都的女友,什么时候带来让我看看呐?”

    说到这个,关小青笑不出来了,沉默了,上次因为这事闹得挺尴尬的,担心母亲又要撮合她和林渊。

    她现在在秦氏的工作挺好的,也挺风光,可不想丢掉饭碗,她已经答应了白玲珑,不和秦氏内部的员工、不和林渊发生男女之情的。

    关小白插了一嘴,“娘,林子自己的事,他自己会把握,你老是催个什么劲?”

    陶花两眼一瞪,“你知道什么?女人看女人才是最准的,我这是怕小林子吃亏,我这个做长辈的帮他掌掌眼不行吗?”

    “……”关小白无语,怕了她,算了,闭嘴了。

    陶花继而又笑眯眯看向林渊,等回话。

    林渊内心斟酌着,沉默了一阵后,笑道:“伯母,快了,她很快就要来了,来了我就领过来,让您看看。”

    陶花不放过,“很快是多久?一年也是很快,两年又是很快。”

    关小白不知该说母亲什么好,欲言又止。

    林渊笑道:“不久前联系过,她刚好想过来,半个月左右应该就能到了。”

    这次给出了确切时间,一家三口都盯着他。

    关小白暗暗讶异,还真的有啊?

    关小青则好奇,想看看林渊的女人究竟是长什么样的。

    陶花哦哦了两声,“好好好,我等着。吃菜吃菜,都是你爱吃的。”脸上笑着,心中实则叹了声。

    其实吧,她内心里隐隐还是希望撮合女儿和林渊的,知根知底可靠嘛,何况林渊条件也不差,加上两家的关系,再怎么样应该也不会亏待自己女儿,不把女儿终身安置好了,她寿限不远了,始终是她一块心病。

    林渊笑着下筷子,在这里和在其他地方不一样,其他地方他很少露笑,长期是不苟言笑的样子。

    表面笑着,心里莫名牵挂到了秦仪头上,不知仙都的人来后,秦仪知道后会怎样?

    但让人过来,面对秦仪的问题也是原因之一吧,也许能让有点复杂的事变得清晰一点。

    其次是陶花老是想见见,有点推脱不掉,另就是那位自己也想过来看看。

    ……

    昆广殿,域主南如站在一道光幕前,光幕里站着一名魁梧男子,斗宿星域左使晏夜。

    晏夜追问一番后,南如颔首:“据我所知,确有此事。”

    晏夜沉声道:“胡闹,对秦氏巨灵神做手脚的事,无凭无据,洛天河凭什么抓人?置仙律于何地,立刻勒令洛天河放人!”

    南如:“据我所知,洛天河抓人,不是因为秦氏巨灵神的事,而是因为潘庆和周满超竟敢当众顶撞羞辱洛天河,区区两个商贾,竟敢当众羞辱仙庭命官,顶撞掌握无数生灵的一城之主,简直是胆大妄为,眼里根本没有规矩,怎么处置都不为过!”

    晏夜脸颊绷了绷,“南如,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什么当众羞辱,不过借口而已。我们私下谈话,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私下里,听我一句劝,让洛天河趁早放人,别闹过分了,周满超和潘庆没事还好,若有事,仙律不饶,到时候娘娘脸面上也不好看。”

    南如:“左使认为是借口,那好,是不是借口暂且不论。左使既然私下交心,南如也当不必讳言,敢问左使,参与仙庭竞标的秦氏巨灵神被人做手脚,有外人胆大妄为把手伸进神卫营,是谁干的?”

    晏夜:“无凭无据,我如何知道是谁干的?”

    南如:“大家同样心知肚明,十有八九就是潘氏和周氏,凭据什么的,有些事情需要证据吗?没有证据,就能放由某些人胆大妄为吗?这事瞒不过有心人,仙庭在盯着,整个仙界的有心人在盯着。

    区区两个商贾,就敢把手往神卫营里伸,只要没证据就能逍遥法外,前车之鉴,若以后人人效仿怎么办?不知诸神虑是不虑?左使认为上面能纵容这股歪风邪气?若这次让潘氏和周氏无恙乐呵呵脱身,打的是谁的脸?

    洛天河此时指责潘庆和周满超顶撞羞辱,且有人证,不管真假如何,在事情真假未明之前,左使此时让我勒令放人,真的合适吗?左使若非要让我这样做,我自然要给左使面子,但左使真要这样做吗?如若公虎家族和相罗家族都不吭声,难道左使真要在仙庭或者陛下的注目下跳出来干预此事吗?这样真的好吗?

    假如洛天河真是栽赃陷害,面对两大家族的强势,洛天河为何又敢这般行事?洛天河为人保守,极守规矩,却敢做这样的事,这背后不值得深思吗?还望左使三思!”

    晏夜沉着脸,不吭声了,目光闪烁不定……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