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四三章 我就是在挑拨离间

跃千愁2019-09-03 09:23:36Ctrl+D 收藏本站

    屋内的灯突然关了,外面只剩星光和月光。

    柳君君从屋内走出,走到花园阳台上,走到了秦道边的身旁提醒,“是潘庆的女婿来了。”

    秦道边坐下了,盯着花园中的一座凉亭,凉亭里面隐约坐着一个人。

    柳君君转身回了屋内,关了屋里的灯,外面的星光和月光更明亮了,也令这边处在了黑暗中,更易看清凉亭那边的情形。回来后的柳君君捋了捋裙子,坐在了茶几旁的另一张椅子上,陪同着观察。

    很快,见到花园小径中出来了两人,直奔凉亭位置,柳君君补了一句,“小仪和玲珑来了。”

    凉亭内,沉默静坐的徐潜听到了女人的高跟鞋脚步声,回头一看,看到了秦仪和白玲珑,他也慢慢站了起来,迎了一声,“秦会长。”

    走入亭内的秦仪伸手请坐,自己也坐下了,待对方也慢慢坐下后,方直盯对方双眼道:“我们见过的。”

    这是她的习惯,她谈事时习惯盯着别人的双眼,而她自己明眸里的眼神则透着坚定。

    徐潜点头,“是见过。”

    秦仪:“我若没记错的话,很多年前,我随同父亲去拜会潘会长,是徐助理把我们给挡了。”

    徐潜默了默,道:“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做那样的主。”

    秦仪:“我理解,是潘庆不想见我们,而后你找托辞拒客。”

    徐潜深吸了一口气,“秦会长不会是特意把我喊来算老账的吧?”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但随从都被秦府守卫给拦在了门外不让进,只让他一个人入内。

    既然要登门此地,他也只能是客随主便,一个人进了秦府内部。

    进来前还被搜身检查了,身上携带的录音装置被搜了出来。

    秦仪:“算账?你小看了我,也小看了你自己,我是想帮你。”

    徐潜心里憋着事,没心情跟她绕来绕去,“秦会长,你把我引来,没必要绕弯子。说吧,怎样才能救出我们会长,或者说,你有什么条件,不妨摆出来谈谈看。”

    他的确是被引来的,这边冒出一个有办法救潘庆,四处无果的他,只好跑来试试。

    两边虽是对手,但也没什么好怕的,他不信秦家敢直接在自己家里对他动手。

    “会长?”秦仪微微点头,“我喜欢你对潘庆的这个称呼,在公言公,没必要卷入什么私人感情,公私不分的人干不成什么事。”

    徐潜再次提醒,“是秦会长让人向我传话,说能救出我们会长吧?”

    秦仪:“不阙城神卫营出的事,是谁干的,大家心知肚明。洛城主是什么人?你若稍有了解当知道,他是个极为保守的人,从不轻易干破坏规矩的事。我在不阙城多年,也接触了洛城主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们清楚。洛城主既然这样干了,你以为潘庆还能活着出来吗?不可能活着离开了!潘庆的性命我救不了,我也没必要救他,你说呢?”

    徐潜顿时面浮怒色,骤然站起,居高临下盯着她,沉声道:“你耍我?”

    “我很忙,尤其是秦氏在这个关头,我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够,你觉得你有资格让我特意空出时间来耍你吗?至少你暂时还没那个资格!”秦仪说罢伸手,再次伸手示意,让稍安勿躁,请坐!

    徐潜目露犹豫,想想也是,人家的确没必要特意把自己给叫来耍一趟,最终又缓缓坐下了,“你究竟想怎样?”

    秦仪:“我说了,我想帮你。当然,对秦氏没好处的事我也不会干,我也是在帮自己。”

    徐潜:“不要再绕了。”

    秦仪:“潘庆不能活着回去,你觉得今后的潘氏应该由谁来主浮沉?”

    徐潜沉声道:“你少来这套!洛天河说顶撞羞辱就顶撞羞辱了?潘氏也不是泥捏的,我不信洛天河敢不给查证的机会就直接杀人!事情还没扯清楚,妄动下杀手,他洛天河也别想好过!”

    秦仪:“好,就算潘庆能活着回去,又能如何?对你有好处吗?”

    “告辞!”徐潜扭头就走,已经意识到了话题不对。

    秦仪淡定道:“相罗舍应该联系了你吧?他有没有问你潘庆向秦氏提条件的事?刚刚不久前,相罗舍也联系了我。”

    相罗舍和公虎召的地位相当,是相罗家族在斗宿星域的大簿,潘氏在相罗舍的管辖之下。

    徐潜已经停步,又慢慢转身了,盯着她,想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

    现在潘庆捏在洛天河的手上,而且洛天河的态度很强硬,潘氏不能硬来,要救潘庆靠潘氏商会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背后的的相罗家族出力。

    秦仪平静道:“我告诉相罗舍,潘庆有三个女儿,随便挑哪个女儿做助理都行,可靠又放心,为什么要挑你徐潜来做助理,还要把潘凌薇嫁给你?原因很简单,你的能力比她三个女儿都强。我没说错吧,难道不是这样吗?”

    徐潜目中神色不定,越发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然,他也不否认自己的能力比潘庆三个女儿的能力强。

    差不多地位的人能认清自己的不多,都认为自己比别人强。

    秦仪察言观色道:“对相罗家族来说,潘氏谁当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是听相罗家族的。我认为潘庆再当潘氏会长不合适,我向相罗家族举荐了你当会长,希望相罗家族能扶你上位。”

    徐潜笑了,是冷笑,是讥笑,更是嘲讽,“你能决定潘氏会长的人选,秦会长是不是没睡醒?”

    秦仪:“这就是相罗舍问潘庆向秦氏提条件的原因,因为我答应了向潘氏妥协,愿意割让出竞标结果的三分之一利益给潘氏,但条件是让你上位。当然,还有三分之一的利益要给周氏。这正是潘氏和周氏原来希望看到的结果,应该也是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希望看到的结果。

    这么大的利益,竞标现场多少商会抢死抢活的,只要有能力,再有相罗家族的扶持,谁做潘氏的会长还重要吗?重要的是,眼前的局势对潘氏和周氏不妙,随时可能会被颠覆。既能化解风险,还能守住原有利益,又能另外获得一大笔利益,你觉得相罗家族是会选你还是会选潘庆?”

    徐潜内心莫名,却强自讥讽道:“秦氏之前不答应,竞标成功了反倒答应,相罗家族能信你这鬼话?”

    秦仪干净利落道:“潘庆继续当潘氏会长我不放心,潘凌云死在了不阙城,潘庆恨不恨我,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接下来的话,是她之前对公虎召的那番言论,也是她更之前对相罗舍陈述的理由。

    徐潜一脸的惊疑不定,秦氏真的要让步?

    秦仪:“面对利益,相罗家族会如何抉择,不用我多说。一旦相罗家族选中了你,你应还是不应下,你能拒绝不成?倘若潘庆活不了,回不去,潘氏该由谁当家,你想过吗?就算潘庆能活着回去,获悉了相罗家族要用你将他给取而代之,你觉得潘庆能放过你吗?

    就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许多年后,潘庆会把潘氏交给你吗?交给你夫人,只怕潘氏迟早还是要改成徐氏。依我看,潘氏传给潘凌月的可能性更大。”

    徐潜脸色不太好看,一阵晦明不定后,咬牙道:“当我三岁小孩不成,休要在这里挑拨离间。”

    秦仪:“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在挑拨离间,对秦氏无利的话,我犯不着费这工夫。潘庆在位对秦氏不利,你上位对秦氏有利,所以我希望你能上位,你上位需要整顿内部,我秦氏才能争取到时间,才能避免和潘氏的纷争,才能放心联合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一致对抗南栖家族,这就是我的居心,有什么不对吗?站在我的立场,我必须这样做,没什么不可以的,否则我有必要向相罗家族提条件帮你吗?”

    对与不对,徐潜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这些话表态,冷冷砸下一句话,“告辞!”

    秦仪:“想必要不了多久,相罗舍便会问你态度,希望徐助理好好考虑,我期待与徐会长的合作!”

    徐潜没有吭声,这次是真正的大步而去。

    客走了,秦仪慢慢站了起来。

    白玲珑在旁道:“他会答应吗?”

    秦仪:“他答不答应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私下前来和我见过面。潘凌月那边很关键,她父亲没有活着回去,徐潜想上位,潘凌月必全力阻止!哪怕徐潜没那个心,稍有风吹草动,潘凌月一旦有所反应,徐潜便没了退路!”

    白玲珑若有所思……

    阳台上,见到秦仪和白玲珑离开了花园,静坐沉默的秦道边忽沉吟道:“仪儿想利用徐潜和彭希在潘氏和周氏内部制造内乱!”

    接触到了从头到尾的事,看到现在,柳君君也明白了些什么,颔首道:“潘氏和周氏必然要对秦氏狗急跳墙,仪儿借洛天河的动作提前对潘氏和周氏出手,并没什么错。”

    秦道边哼了声,“这种事有必要瞒我吗?”

    柳君君笑了,“你呀,也不想想,许多决策问题上,你们父女的意见总是相左,她自然要甩开你单干。不瞒着你,秦氏有机会参加这场竞标吗?”

    秦道边回头怒斥,“她也不想想,秦氏是谁给她打下的基业。”

    柳君君笑着安慰:“是你打下的,天下人都知道。你换个角度想想,无论是潘氏还是周氏,有几个能放心交权给下一辈的?仪儿能带着秦氏走到这一步,有女如此,你应该感到欣慰才是。”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