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五零章 现在我们很被动

跃千愁2019-09-06 11:38:40Ctrl+D 收藏本站

    彭府,几辆车到,脸色紧绷、情绪难以舒缓的彭希下车。

    进入宅院后还是老规矩,去向母亲问安,这几天他几乎一直呆在周府处理事情没有回来过。

    结果刚见到母亲问了个安,便见周满玉神神秘秘的把下人给驱散了。

    彭希一看便知不对,再见周满玉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当即上前扶了母亲的胳膊肘,问:“母亲,怎么了,人不舒服吗?”

    周满玉摆脱他,又走到门口,鬼鬼祟祟地四处瞧了瞧,才返回而问,“你突然回来了,你舅舅的事情怎样,可得了平安回来?”

    彭希当她担心兄长的安危,摇头叹道:“若是一般的商会势力这样干,咱们有的是办法应对,可出手的是官方,且态度强硬,周氏的确有些束手无策,公虎家族那边也有点三心二意,舅舅短时间内怕是出不来了。不过您放心,按理说不阙城那边也不敢乱下杀手,否则他们自己也没办法对仙庭交代,舅舅的安全应该是没问题的,只是要暂时委屈一段时日。”

    其实周满玉关心的不是这个,听也就听了,忽凑近儿子耳边,低声道:“希儿,你实话告诉我,若是你舅舅回不来,你有没有办法坐稳周氏会长的位置?”

    前面公虎召才说了让他做会长的事,母亲突然又说出这个,彭希骤然警惕道:“母亲,是不是有人对你乱说了什么?”

    这个时候由不得他不警惕,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么,根本就不是能办正事的人,咋咋呼呼的,一旦乱搞出什么事来,根本瞒不过舅舅的耳目。

    周满玉既心神不宁,又遮遮捂捂的。

    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这个“丑”也可以是指能力等方面的,自己的母亲在某些方面虽然不怎么样,可彭希还是孝顺的,也知道母亲为了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这么多年孑身一人没再找过其他男人。

    他甚至也劝过母亲,仙律也有网开一面的地方,不必忌讳太多,让母亲再找个相好的男人,他不会有什么意见的,怕母亲不好意思,遇见了合适的他甚至给母亲介绍过。

    可母亲为了他的前途,也是为了争口气,硬是未再寻觅伴侣,守寡那么多年能好到哪去?

    他不好逼迫母亲什么,二话不说出门了。

    “希儿!”周满玉没喊住。

    稍候彭希又回来了,也没什么,他就是去打听了一下,今天有谁来过了,一问便心里有底了,回来立问:“母亲,那个瞿纤纤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

    周满玉含含糊糊,“没说什么。”

    彭希沉声道:“母亲,这个时候,图谋不轨的人很多,切不可让人钻了空子,真的没说什么?”

    周满玉支支吾吾道:“对她,我是了解的,她哪会什么图谋不轨,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再说了,我发了誓的,不能说。”

    彭希:“发誓有用的话,世间哪还会有什么是是非非,早就万事太平!母亲,她究竟跟您说了什么?”

    见母亲不肯出卖朋友,彭希也不直接勉强,回头喝道:“来人!”

    外面立刻有人闪身而至,过来听命。

    彭希沉声道:“找到那个瞿纤纤,立刻带来见我,我就不信我撬不开她的嘴巴!”

    来人刚想应下,周满玉却喝道:“站住!”

    来人愕然,周满玉挥手,“你先退下。”

    来人懵了,看看这个,又看看哪个,有点不知该听谁的合适。

    彭希偏头给了他一个示意,他才退下了。

    周满玉见儿子发了狠,知道瞿纤纤肯定上不了儿子这种人的手,现在不说,瞿纤纤回头也得对儿子开口,既如此还不如自己说了,免得回头见到瞿纤纤难堪。

    “希儿,有件事瞿姐也不知真假,也是听来的谣言,但她的确是看在和我的交情上,一片好心才告知了,否则这种事她是不可能对人开口的。”

    彭希叹道:“母亲,她究竟说了什么?”

    周满玉拉了儿子近前,彭希低头,让她的嘴附在自己耳边嘀咕了一阵。

    待母亲一说完周满超私生子的事,彭希已是脸色大变,面色阴晴不定。

    周满玉:“你说这事会不会是真的?”

    彭希深吸了一口气,“母亲,这是秦氏在搞鬼,在挑拨离间,切不可信!”

    周满玉一脸担忧,“可那个孟肃和你舅舅的关系看起来的确像是有点不正常,年纪轻轻的又谈不上有多大能力,凭什么得你舅舅信任?”

    彭希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算是领教了秦仪的用心之险恶,这事扔出来,以后自己母亲能忍住不去查探才怪了,当即苦口婆心道:“母亲,你也不想想,若不找些疑点来挑拨,如何能让人疑神疑鬼,这正是秦氏手段歹毒的地方!”

    周满玉反问:“你何以断定就一定是假的?”

    “我…”彭希当然知道这事有假,但秦氏弄出的事,公虎家族要让他上位的事,他一时不知跟母亲说合不合适,可事到如今,实在是怕母亲乱来,只好心平气和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母亲。

    周满玉听后的表情有些精彩,“公虎家族真要让你上位?”

    彭希:“母亲,我说了,我拒绝了,你也不要想多了,事情远比你想的复杂。秦氏找到了漏洞,趁乱出手,手段阴狠,杀人于无形,秦氏处于攻势,我们处于守势,公虎家族自大,舅舅不在人心不稳,没人能镇住局面,现在我们很被动,您就不要再添乱了。记住,就在家里委屈一阵,不要出门,也不要见客了。”说罢要走,有事要处理。

    周满玉却一把拉住了他,正色道:“希儿,娘知道你顾虑什么,所以有些事娘不妨跟你托个底。不错,他是你舅舅不错,也是我哥哥,可周氏能有今天不是你舅舅一个人的功劳,无论是赵家,还是我们彭家,那都是出了大力的。尤其是你父亲,没有你父亲当初屡屡为周氏化险为夷,周氏也成长不到今天。

    你父亲、你姨父甚至是你表哥,为了周氏连命都丢了,这周氏可以说不是你舅舅一个人的。你舅舅若回不来,这周氏于情于理都是你的,就算回来了,周氏以后也应该是你的。就算你现在接掌了周氏,他之后又回来了,那又怎样?他年纪也不小了,周氏提前交接给你也没错,你还能亏待他不成?你若亏待,我这做妹妹的第一个不答应!

    我不管谣言是真是假,也不管是不是有人挑拨搞鬼,总之,周氏决不能落在外人手上!

    希儿,娘的意思你听懂了吗?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管出了什么事,娘都支持你,你明白了吗?”

    彭希当然明白了,母亲就差说出这是个谋篡周氏大位的大好良机,就差说出不希望自己亲哥哥活着回来。

    可事情哪有母亲想的那么简单,舅舅深耕周氏多年,周氏不是一盘菜,谁想吃就能轻易咽下去。

    世上若真有那么好篡的位,那还得了?

    这就是他刚才疑虑要不要把秦氏支持自己上位的事说出来的原因,他就知道,自己一说出来,母亲肯定要胡思乱想,还真没猜错,果不其然。

    这要是给个机会的话,他估计母亲能一刀把舅舅给捅死。

    他有点怕了,真怕母亲乱来,怕到时候闹得收不了场,当即安慰道:“母亲的话我听进去了,您放心,儿子自有主张!”

    周满玉连连点头,拍了拍儿子的手,“儿的能力,为娘放心!”

    终于摆脱母亲的彭希快步出了门,庭院中招了一人来身边,暗中吩咐其立刻找到那个瞿纤纤,撬开她的嘴巴,看能否顺藤摸瓜。

    尽管知道希望已经不大了,可他不能坐视,万一将来有变,这个瞿纤纤便是他给舅舅的一个交代……

    天亮了,白玲珑接了个电话后,走到了浴室门口,拉开了浴室的门,立有蒙蒙雾气飘出,只见秦仪赤条条的身影站在哗啦啦的水下,妙曼身姿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见门开,秦仪伸手关了流水,恢复了安静。

    白玲珑当即禀报道:“彭家那边正在寻找瞿纤纤。”

    事情有点出乎预料,几天没回家的彭希突然回去了,令周满玉未能干出这边希望周满玉能干出的事。

    秦仪赤脚出来,接了白玲珑递来的浴巾,将那令人血脉喷张的胴体中段给裹了,给了句,“联系彭希。”

    走到洗漱台的大镜子前,拿了条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

    联系彭希?白玲珑愣了一下,但还是执行了,电话接通后,送到了秦仪跟前。

    秦仪伸手擦了擦略有雾气的镜子,拿了电话到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平静道:“我是秦仪。”

    电话里传来彭希的声音,冷笑的声音,“听出来了,秦会长居然会主动与我通话,还真是难得。”

    秦仪没任何拐弯,“孟肃,的确是周满超的亲生儿子!”

    白玲珑嘴角翘了翘,她当然知道这是秦仪胡诌的,只是没想到秦仪还能联系彭希冒出这么一句。

    彭希的语气怒了,“你少来这套,你什么居心你自己知道。”

    秦仪:“我只是提醒,信不信是你的事,只要你自己不后悔就行。”说罢也不听回复,直接挂断了。

    手机刚回到白玲珑手上,就响了起来,白玲珑看了看道:“是彭希打回来的。”

    继续擦拭头发的秦仪,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端详道:“不理他!”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