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六三章 风筝

跃千愁2019-09-13 10:09:01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走到门口时,他又忽然停步转身,想起了什么似的,笑着告知,“我这次来,带了两个人来,带了两个高手给你。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公虎家族和相罗家族也不是那么好戏耍的,还是小心点的好,这是我父亲的意思。父亲不希望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因人身安全出现什么问题。”

    秦仪眉头略皱,“南栖家主的好意,秦仪心领了…”

    这无异于在她身边安插两个眼线,或者说是一种对她的钳制和威胁,一旦她不听话,两个护卫就有可能变成杀手,身边搞两个这样的人,有点危险。

    谁知话还没说完,南栖如安又抬手打住,“秦会长不用多虑,两个人听你调用,只负责你的安全,不会干预其它。你不妨先了解了解再做决断,若是觉得不好用,随时可以让他们离开。不过我要提醒一句,这两个人可不是花钱能请到的,对你的安全是有作用的,还望不要推辞。”

    话说到了这种地步,秦仪不好再推辞了,再推辞就有另一种嫌疑了,当即拱手道:“盛情难却,劳烦公子代为谢过家主。”

    “好的,秦会长的话会带到的,走了。”南栖如安扔下话转身而去,这次是真的走了。

    白玲珑快步跟了去,还是要送一送。

    此时没了外人,秦仪转而面对江遇,“你身份可以公开了,不过要暂缓几天公开,我这里还有点事要了结,事后我会让玲珑安排你们父女相认。”

    她所谓的还有点事是指和周氏、潘氏之间的事,江遇现在公开身份的话,怕引起那边对她和南栖家族关系的怀疑。

    江遇却是一声喟叹,“算了。”

    “算了?”秦仪不知他言之何意。

    江遇解释道:“这事自从会长上次提及后,我便想过许久,想过无数种和女儿相认的情景,可想来想去,对她来说,我要不要公开身份与她相认真的重要吗?她现在过的很好,往事的一些负担没必要让她跟着一起承受,也许这样对她才是最好的选择。”

    有他说的一方面的原因,还有就是因为眼前的事,他受了秦仪的厚恩,无以为报,秦氏有什么事的话他不能坐视,公开了身份与女儿相认对女儿真的好吗?也许反倒会牵连女儿。

    如今这样就很好,没有人再知道他的女儿是谁,对女儿反倒是一种保护。

    秦仪明白了,微微颔首道:“这事不急着做出决定,你再好好想想,想好了随时和玲珑联系。我还有事,就不留你了,这件东西,你带走处理吧。”指了指那只匣子。

    江遇点头,俯身端起了匣子,莫名的,往事瞬间涌上心头,亡妻的音容笑貌浮现,堂堂男儿汉直到今天才将大仇彻底了结,刹那仰天泪洒。

    挥去泪,他大步而去,秦仪目送着……

    成衣铺,项德成匆匆从楼上下来,对铺子里的几位女客连连点头一番,然后对招呼客人的阎浮道:“货到了,我去取货。”

    阎浮懂他的意思,这是斜对面的一流馆有了动静,要去跟着看看,遂点了点头。

    然而项德成刚走到门口,便见一流馆出来的那辆车停在了成衣铺的门口,妆容精致美艳的陆红嫣从驾驶位下车了,径直走进了成衣铺内,本要跟踪她的项德成不得不牵强着招呼了一声请进!

    要跟的目标主动送上门了,还跟什么跟,项德成只好又折返进了里面。

    见到陆红嫣进来,阎浮亦愣了一下,迅速与项德成目光对了对,后者跟上了陆红嫣招呼。

    店内的几名女客见到这么一个优雅漂亮的女人进来了,也都忍不住打量着。

    陆红嫣留恋于一排排衣裳中间,最终挑了些去试衣间试穿,试好出来,不满意的扔去了一旁,满意的几件让项德成帮忙打包。

    打包付钱后,陆红嫣把打包好的衣裳递给项德成,“我就住斜对面的一流馆,劳烦帮我送过去。”

    项德成愣了愣,之后连连点头笑道:“小事一桩,交给我就行。”说罢接了东西放在了一旁。

    陆红嫣直愣愣盯着他,项德成茫然不解,稍候才反应过来,赶紧提了打包的衣裳,“我这就送去。”

    赶紧拎了东西出门。

    陆红嫣又在成衣铺内随意转了一圈,这才出门登车,驾车而去。

    待到项德成把东西交给张列辰再从一流馆出来,发现陆红嫣停在成衣铺门口的车已经不见了,进了成衣铺与阎浮面面相觑,有点相视无语的味道。

    人去哪了都不知道,还怎么跟?

    ……

    几辆车行驶在街头,横涛静坐车内,看着车窗外。

    此番出行,是不阙城城卫高层每月例行一次的便衣巡查,大家便装出行,在城内走走看看,有那么点暗访看有没有存在什么问题的味道。

    车至半途,突见前方拥堵,本就一处类似集市的地方,竟还被一群小孩给堵住了。

    车队过不去,前面开路的车上立刻有人下车,前去疏通。

    前途疏通后,有人回报了一下情况,说是前面有一老妪做了不少的纸风筝,正在无偿派发,只无偿派发给小孩。当然,小孩都要回答一个学业上的问题,答对了才能无偿领取。

    这也算是一片好心,横涛并未当回事,车队再次前行,从老妪身边经过时,横涛不免关注了一下那好心的老妪,只见老妪身边的木架上的确挂了许多风筝。

    每只风筝上都写有字,挂在木架最高处的一只最大风筝上,一行字更显眼:今夕是何年。

    目光触及的横涛,眉角剧烈抖动了一下,目光看向了车前方,心里告诉自己一声,也许是巧合。

    可偏偏巧合的风筝是最大最显眼的,字迹也是最显眼的,无心者也许不觉得什么,但对有心者来说,很难忽视。

    他喉结耸动了一下,突然出声道:“找个地方停车。”

    副驾驶位的人回头道:“大人?”

    横涛:“这种地方,我们似乎从未多留心过,下车看看吧。”

    他既然这样说了,车队很快找了个能停的地方停下了,一行陆续下车。

    横涛不让大家聚在一起,觉得太扎眼,让大家分散了四处看看。

    他也没有让人跟着,独自走上热闹街头,漫步在人群中四处打量,貌似巡查。

    没多久,他走回到了那派发风筝的地方,走入了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小孩当中。

    老妪看到了他,点头微笑。

    横涛面无表情,目光落在了最大的那只风筝上。

    老妪见他似乎看上了,当即伸手取了下来,对横涛笑道:“只无偿派发给小孩,成人若要的话,需要花钱买,这只要十珠。你看这做工,还有这字:今夕是何年!”最后一句提醒的意味有点明显。

    横涛伸手接了风筝翻看在手中,扫了眼四周的小孩,平平静静问出一句,“哪有红灯笼买?”

    老妪笑道:“又不是什么时节,哪会有什么红灯笼买,要买的话:在人间!”最后一句又有刻意强调的味道。

    横涛心中猛烈巨震,来了,真的来了。

    他摇了摇头,貌似没什么买的兴趣,又将风筝还了回去,之后转身,负手着继续在街头巡视。

    小孩很多,风筝并不够派发的,最终没多久,老妪便将风筝派发完了,连那只最大的风筝也派了出去,之后推着木架小车蹒跚而去。

    走着走着,又与漫步的横涛不期而遇了,横涛笑着问了句,“送完了?”

    老妪口中絮絮叨叨的,貌似自言自语,“送完了,不过风筝飞的再高,只要有线牵着,终究还是要收回来的,若收不回来,风筝就要摔个粉身碎骨。”

    趁着身边暂无人靠近,横涛问:“有什么吩咐?”

    老妪:“秦氏,秦氏不为外人知的情况你掌握了多少,都给我,要尽快!”

    秦氏?横涛心中惊疑不定,问:“怎么跟你联系?”

    老妪:“前面拐角处的树屋墙上,贴着卖灯笼的号码。”说罢推着车继续前行,算是与横涛错身而过。

    横涛偏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这时,有其手下走了过来,问:“总官,怎么了?”

    横涛敷衍道:“居然有人无偿派发东西,多问了两句。这老妪,你们见过吗?”

    手下哂笑道:“不阙城这么多人,哪认得过来。不过总官若想查的话,我可以把负责这片区的人喊过来问问。”

    横涛:“算了。”继续负手前行。

    走到前面拐角处时,朝拐角的树屋看去,只见墙上果然贴了张卖灯笼的告示,他默记下了贴出的电话号码,深呼出一口气来。

    这么多年了,从未有人联系过自己,他差点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自己就能这样过下去了,然而终究还是来了。

    老妪警告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放飞的风筝若收不回来,风筝就要摔个粉身碎骨!

    而他就是那只被放飞的风筝!

    也没想到,扯着他这根线的人,一联系上自己就是冲秦氏来的。

    他现在算是体会到了城主洛天河的担忧,秦氏介入这次的竞标后,果然是各种牛鬼蛇神都冒了出来,连他背后隐藏多年的人都现身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