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六五章 放虎归山

跃千愁2019-09-14 10:23:47Ctrl+D 收藏本站

    洛天河漠着一张脸,依旧是不吭声,也不给反应。

    察言观色的秦仪反倒是暗暗松了口气,对方不吭声,就说明对方听进去了。

    她既然敢这样跑来,就知道对方在乎什么,不是相准了软肋,也不会有把握冒然因这事找来,所以她静悄悄着,心中没太大波澜。

    沉默良久后,洛天河远放的目光忽收回,盯向了秦仪,“那个彭什么的,杀了周满超的女人和助理,还有潘庆的那个什么助理杀了潘庆的两个女儿,这大的动静,我为何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你却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事,秦仪自然比其他人知道的多一些,本就是她一手搅动的。

    外人知道的不多也正常,试问这种事情,不管是彭希和徐潜,还是相罗和公虎家族,都不会对外声张,都在封锁消息,否则就是叛臣逆子,不利于彭希和徐潜掌控周氏和潘氏。

    再说了,彭希和徐潜杀了人搞的人尽皆知的话,仙界的律法也不是摆设,有些事背后做做也就罢了,抓不到证据大家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敢明着摆出来,不可能对外声张。

    其实秦仪在对方那边安插的眼线级别不够,也没有亲眼确认彭希和徐潜是否杀人,但秦仪根据一些迹象是能做出判断的。彭希和徐潜没了退路,不会再让两大家族手上掐着潘凌薇那等能随时将他们给取而代之的人,只要有机会必然是想尽办法下杀手的。

    根据两人所作所为的一些迹象,下杀手成功已经是十有八九的事情。

    此时洛天河问起,秦仪只好敷衍道:“秦氏与潘氏和周氏是竞争对手,秦氏在那两家安插有眼线,能观察到一些情况。”

    洛天河虽古板,但并不傻,冷冷问道:“这事,你从头到尾就没介入过?”

    秦仪心弦略绷,有些事情能瞒一时,是瞒不了一世的,对方不问则罢,问起了再瞒就是欺骗了。

    但她也不会全然坦白,只能含糊其辞道:“既是竞争对手,自然不会坐视,秦氏有在暗中推波助澜!不过秦仪保证,在这次事件中,秦氏未做任何有违仙界律法的事。”

    洛天河淡然道:“我信,你们这些人尽干些杀人不见血的事,而这种事,你这丫头是越干越溜了。”

    秦仪被他说的有些心虚,她可不就是干了杀人不见血的事么,若不是她暗中施手,潘凌薇等人又怎么可能被害。

    有些事情是可以预见的,一旦把周满超和潘庆放回去,周氏和潘氏那边定然还要死不少人。

    “唉!”洛天河又是一声叹,“你这丫头啊,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记得很小的时候,你父亲初次把你带到我的跟前,长的像个瓷娃娃似的,很可人。现在呢?是一点都不可爱了,好好的女儿家不做,学会了耍阴谋诡计,整天就知道争强好胜,你累不累?”

    既然对方把话题拉到了家常上,秦仪也就温顺着低声回了句,“秦仪家里没有兄弟姐妹。”

    言下之意是,有些担子我不担不行,我没得选择。

    洛天河抿着嘴,也无奈,也知道有些事情自己说来说去也没用,各自的立场不同,面临的选择也会不同,这丫头若是不引领秦氏奋进的话,秦氏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更坚持不了多久,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会被激流险滩撞个粉身碎骨。

    所以,说秦仪做错了的话,他也说不出来,只能是一声叹……

    审讯室的门打开了,衣衫褴褛的周满超和潘庆被人押了进来。

    看着虽然脏兮兮犹如乞丐,但两人身上遭受酷刑的伤基本上都好得差不多了,有伏波城和天古城派来的四位仙官关照,免不了灵丹妙药的救治。

    审讯室的桌后,孤灯下,横涛独自静坐着。

    大晚上被静悄悄提到审讯室,周满超和潘庆已是提心吊胆,又见到横涛这个当初抓他们的人,两人越发心惊,也可以说是害怕。

    两人看了看四周,没见到那四位仙官,潘庆立刻出声道:“四位监审官为何不在?”

    周满超亦紧张道:“四位监审官交代过,要审我们,须他们四位在场。”

    言下之意是,四位仙官不在,我们不会配合。

    有域主南如压着,伏波城和天古城也没办法从洛天河这里捞人,捞人虽不行,但两城城主也不会坐视自己罩的人被屈打成招,起码不能让两位会长乱咬,这两位在两城经营多年,私相授受的事不知干了多少,一旦乱咬的话,甚至有可能搞的伏波城和天古城大乱。

    所以那两位城主不会让人对两人乱来,硬是塞了几个陪审过来,只是陪审,表面上又不干预你们办案。

    这事,洛天河不答应也不行,否则大家都是同一口锅里的平级,都握着同等的权力,你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我也一样能以莫须有的罪名抓你们不阙城的人。

    有些潜规则,饶是洛天河,也要默守,除非是不怕事大想彻底撕破脸。

    有些东西,能互相制衡,也是规则的一部分,也是能让大家守规则的原因之一。

    横涛挥了下手,把人押进来的城卫立刻都退了下去。

    审讯室内静悄悄,没了其他人,看这样子又不像是要审讯,不知道要干嘛,周满超和潘庆忍不住面面相觑,按理说也不会杀人灭口什么的,因为不阙城这边对他们不存在什么杀人灭口的事。

    昏暗灯光下,横涛起身了,走到了两人跟前,说道:“用不着陪审,没打算审你们,反正你们也不会开口,就这样一直把你们给关下去也挺好。到现在,伏波城和天古城,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都不能把你们给捞出去,你们还不知道自己的下场吗?不阙城能把你们关一辈子,能把你们关到死为止!”

    潘庆:“横总官,不用吓唬我们,不阙城神卫营发生的事,我们的确是一概不知,你再怎么费尽心机也改变不了事实。”

    周满超默默点头,不说还有生机,说了,那才真是性命不保,打死他们也不能招供。

    横涛这样说,的确是心存吓唬,希望在最后能让两人招供出来,真要是招了的话,许多事情也就没必要再拐弯抹角了,可如今看来,这样并无作用,这两位是铁了心的死不承认。

    当即改口道:“本来是要把你们关到死的,不过你们家里出了点事,城主大发慈悲,准备放了你们。”

    两人顿时惊疑不定,周满超试探道:“我们家里出了事?”

    横涛一副很意外的样子,“怎么,周氏和潘氏出了那么大的事,经常来探望你们的那四位没告诉你们?”

    两人相视一眼,潘庆:“什么事?”

    横涛叹道:“看来你们是真不知道,周氏如今的会长是彭希,潘氏如今的会长是徐潜,是公虎家族和相罗家族扶他们上位的。”

    潘庆和周满超皆瞪大了眼,两大家族另扶人上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放弃了他们!

    横涛继续道:“彭希为了上位,杀了韩清儿和孟肃。徐潜为了上位,把自己的妻子都给杀了,也就是潘会长你的女儿,不止一个,徐潜把你两个女儿都给杀了。这真正是人生惨剧啊,城主也算是不忍心,给你们回去处理后事的机会。”

    潘庆和周满超已是呼吸急促,皆难以置信的样子。

    潘庆艰难道:“横总官,不必耍这种心机诈我们。”

    横涛:“说了放你们自然会放你们,是真是假,你们回去一探便知。我特意见你们一趟也是为了你们好,看你们那边的样子,怕是有不少人不希望你们能活着回去,我可不希望你们莫名其妙死在不阙城境内,之所以放你们回去,也是怕你们在这里被人暗下杀手,到时候搞的我们还扯不清了。你们两个稍等,待会儿会有人过来为你们两个易容,会把你们打扮成城卫,悄悄把你们送回去。如今的潘氏和周氏已经不是你们两个说的算,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罢甩袖而去,头也不回。

    真的要放我们回去吗?若是真的,那对方的话…

    潘、周二人不敢想象即将要面对的惨剧,已是紧握双拳瑟瑟发抖……

    林渊在卧室内盘膝打坐,周身隐隐有黑金色的光华流转。

    在旁护法的陆红嫣素颜朝天,长发披肩,轻纱长裙,赤足蜷缩在沙发一角,手上拿着手机,看一些东西,横涛发过来的一些东西。

    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时,陆红嫣有些瞠目结舌,慢慢回头看向了盘膝打坐的林渊,脸上有些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看到了城卫当初抓了秦家上下所审讯出的一些口供,里面揭示出了林渊和秦仪之间的曾经往事,更有秦仪余情未了为何要把林渊给拉入秦氏的原因。

    在仙都的时候,她对秦氏已经有一定的关注,更何况还有后面的竞标事件,自然是格外关注。

    只是做梦也没想到,王爷和秦仪居然是初恋情人的关系。

    见林渊在盘膝打坐修炼,她暂时没有打扰,然而继续把发来的东西看下去后,一件事情引起了陆红嫣的高度关注,参加竞标的秦氏巨灵神内竟然被人给装了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