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七四章 公子求财

跃千愁2019-09-19 10:23:59Ctrl+D 收藏本站

    对彭希来说,对方的话的确戳中了自己的软肋,这也正是他和公虎家族互相皆不捅破周满超归来消息的微妙原因。

    可他哪能轻易顺对方的意,更何况明知道对方图谋不轨,冷笑道:“难道我还要与虎谋皮倚仗与秦仪同流合污的如安公子不成?”

    南栖如安:“话不要说的难听。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和谁合作有什么关系吗?想必彭会长不是感情用事之人,彭会长应该知道,南栖家族是有这个实力的。”

    彭希哦了声,略带嘲讽道:“公子求财,不知想要多少钱才肯帮忙?”

    南栖如安:“不多,只要不低于六十亿珠便可。我建议彭会长趁着周氏的大权在手,目前还能调动周氏的财力,趁早下手,一旦公虎家族撕破脸出手扼制了,那可就晚了。”

    彭希哼道:“六十亿珠?如安公子不愧是大家子弟,胃口还真不小!如安公子,南栖家族在仙界还算不上是顶级的家族,六十亿珠可不是个小数目,我若愿意出这笔钱的话,和哪个家族合作不是合作,犯得着找你主动秦仪的套子里钻?公子这美梦是不是做的太好了些?”

    南栖如安:“对你来说,还有比南栖家族更好的合作对象吗?”

    彭希抑扬顿挫道:“裴氏、巫氏、曲氏,三家竞标失败,被秦氏抢了饭碗,焉能不恨?我大可以找他们三家!”

    南栖如安戏谑道:“你找他们干嘛?对公虎家族来说,现在对付秦氏是首要的吗?先保住周氏才是当务之急,否则你又何必担心公虎家族会倒向周满超?周氏是公虎家族的禁脔,难道裴氏、巫氏和曲氏要扶你和公虎家族斗下去不成?

    要对付秦氏,他们大可以等周满超掌握了周氏大权再与之合作便可,跟你合作算怎么回事?难不成要先放下秦氏,先和周满超斗个你死我活分出胜负再说?那三家商会吃饱了撑的吗?”

    彭希一张脸忽红忽白,有几分恼羞成怒,“那我也犯不着钻秦仪的套,我若愿意拿出六十亿,仙界百大家族,有的是人选,彭某人犯不着在南栖家族一棵树上吊死!”

    “哈哈!”南栖如安大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其他家族凭什么帮你?就凭那六十亿?你要真有这胆子,那就不妨试试看,你信不信只要你敢找他们,他们就敢吞了你的钱,再把你给宰了!

    你只要落到了他们的手上,他们第一件事便是逼你交出钱来,只要钱到手,就是你的死期!能轻松到手的钱,干嘛还要为你去付出代价拼死拼活打仗?送上门的钱,又不费什么事,不要白不要,彭会长你说呢?”

    彭希脸色晦明不定,总之是神色难看,咬牙切齿道:“说的好像你南栖家族和其他家族有什么区别似的。”

    光幕里的南栖如安摆了摆手,“诶,当然不一样,可不能相提并论。只要我能拿到钱,我肯定要放了你。道理很简单,后面还有更大的利益在等着我,秦氏拿下的竞标能赚更多钱,我岂能为你这点钱误了大事?

    我要你的钱,只是不想白忙活,要些辛苦费而已,动用人员办事,肯定有风险,一点安家费什么的,肯定是不能吝啬的。拿到了钱便过河拆桥杀了你,不符合南栖家族的利益,得留着你,只要你还活着,周满超就寝食难安,只要周满超还活着,你也就寝食难安,日夜担惊受怕,必将周满超除之而后快,我得让周满超继续和你斗下去!

    只有周满超和你继续你死我活下去,周氏才没有精力去搞秦氏,秦氏才能为南栖家族挣更多的钱,才能更好的保障南栖家族的利益,这份利益可不是你区区六十亿能比的,孰轻孰重我还分不清吗?

    我傻了才会帮周满超搞死你!而这就是我南栖家族和其他家族最大的区别,也是你彭会长最大的安全保障!除了我南栖家族,你还有别的更好的选择吗?”

    彭希两眼要冒火一般盯着对方,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对方实在是太猖狂了!

    不是一般的猖狂,对方竟公然坦白自己的阴谋给他听,而且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生怕你听不明白似的。

    摆明了让你知道,就是要这样坑你,然后就问你让不让他们坑,快来让他们坑的样子,简直是岂有此理!

    居心之歹毒也是摆明了的,坑他的钱,等于是让他去坑周氏的钱!

    他一旦动手搞周氏的钱,就不会手下留情,肯定是能搞多少走就搞多少走!

    一旦出现这种局面,周氏必然损失惨重,必然元气大伤,连稳住烂摊子都够呛,哪还有什么力量去对付秦氏,除非公虎家族愿意为周氏大输血,公虎家族会为了个不知胜负结果的事去大出血吗?

    太阴狠了!他越想越气。

    南栖如安盯着他观察了一阵,又语泛冷意道:“周满超在盯着你,不会轻易让你跑了,公虎家族也在盯着你,更不会让你跑了,有可能连伏波城的官方也同样是如此。说句不好听的,局势到了这个地步,你已经被盯死了,只怕此时的悬空阁外,就有高手在盯着。

    没有外部的强大力量介入,你很难脱身,区区一个剑仙车墨无济于事,更何况你还有个母亲要带走!南栖家族可以付出代价助你脱险,也可以变成你的敌人,帮他们一起盯着你,不让你脱身!闹成这样的话,可就尴尬了,何必呢?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至少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该如何抉择,彭会长是聪明人,我相信彭会长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六十亿,凭周氏的财力,拿的出来!我只收你六十亿的买命钱,言而有信,绝不食言,多的一分不要,剩下的你能卷走多少留待后用,看你自己的本事。

    彭会长,我言尽于此,也不逼你,你自己看着办,想好了,有需要,随时联系我。不过还是那句话,要趁早做决定,晚了,一旦被人先下手了,我就算有心帮你,只怕也是有心无力。彭会长自己的性命,当好好珍惜,希望有机会再会!”

    说罢光幕一闪,彻底收敛熄灭了,屋内空荡荡的。

    彭希也在瞬间身形摇晃了一下,双拳紧握,莫名气喘吁吁,不堪重负的样子,恶狠狠的眼神诡谲不定,犹如穷途末路的困兽一般。

    放在一个月前,他做梦也不曾想过局势会突然变化成这样,现在想想有时候都觉得像是在做梦。

    就因为洛天河抓了周满超和潘庆,瞬间被秦仪抓住了破绽,那破绽瞬间被秦仪给捅成了大窟窿,秦仪立刻连连出招,一招接一招的步步紧逼,丝毫不给喘息之机,得势不饶人,势如破竹,硬是打的他只能勉强招架!

    让人绝望的是,明知道对方在干什么,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只能按对方指定的路去走,别无选择!

    本以为之前已经够了,没想到还有后招,把自己给搞的如此窘迫,居然还要自己心甘情愿的奉上钱财去求人家!

    他不认为自己的能力有多差,可局面却硬生生把自己给逼成了这样,他的心在滴血,真的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怎样?

    他看到了秦氏的发布会,看到了秦仪登台发出的惊艳宣告,也知道秦仪正与仙庭来使等人混在一块忙碌。

    那个女人正引领秦氏高歌猛进,气势如虹,足以让天下大多数男子感到汗颜!

    原本被周氏和潘氏压制的难以翻身的秦氏,突然间的反击,打了潘氏和周氏一个措手不及,并一举重创,有两大家族撑腰的两大商会竟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怎么会这样?彭希晃悠着慢慢转身,面有惨然,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去……

    关掉光幕的南栖如安转身看向了室内上首,走了过去。

    那里有一张大桌子,后面坐了个面容俊雅的上了年纪的老男人,说是老帅哥不为过。

    长相轮廓竟和南栖如安有些相似,正是南栖家族的家主南栖文,也是南栖如安的养父。

    就长相而论,也难怪有谣言说南栖如安其实是南栖文的私生子,确实有点像。

    只不过,南栖文的俊雅中透着几分沉凝的虎气,睥睨间有慑人的气势。

    坐在桌后的南栖文手指间拈了颗鸽子蛋大小的翡红珠子,珠子散发着淡淡霞光宝气,把玩在指间观赏。

    刚才南栖如安与彭希的对话过程,显然都在他的旁听和旁观之中,这里正是他的书房。

    走到桌前的南栖如安叹道:“我从未干过这样叵测的坏事,再这样下去,我非要被秦仪那个女人给教坏了不可。有够狠的,把对手逼到这个地步,还要逼人家给钱。”

    南栖文:“别以为前朝没了,弱肉强食就没了。在游戏规则之内,干好自己的本职不叫坏,干不好她就不配引领整个秦氏!难道秦氏要被潘氏和周氏搞垮了才叫好?她若心存妇人之仁,你回头看看周氏和潘氏会不会放过秦氏,人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商场如战场!运筹帷幄于一心,决胜千里之外,叫做本事!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这混账东西,才是好坏不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