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七六章 殿帅

跃千愁2019-09-20 08:54:00Ctrl+D 收藏本站

    天地远扩,崇山峻岭,气象无边。

    山峦之巅,秦仪和仙庭来使等人面对群山包围的一大片平原指指点点,四周有不阙城城卫人马戒备,还有数尊神卫营的巨灵神,起码能阻止一些洪荒凶猛兽类的打扰。

    地方基本上定了,秦氏的巨灵神阵法炼制地点就在这里,之后要大规模凿山平地开通地下,对生产地进行调整。

    其实秦仪更想把阵法产地放在不阙城内,那样各方面都方便许多,首先在大环境的安全保障上比较保险。

    但洛天河不同意,秦氏这次的占地规模可不小,参与的修士也不少,大规模的阵法炼制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一旦爆炸,有可能是翻天覆地的动静,且经常有抗击性或巨大的承重测试,那动静绝对小不了,容易扰民。

    秦仪尝试说服无用,也就不再坚持,在有些事情上还是要尊重洛天河的态度。

    何况大量修士聚集参与炼制的东西,在城内也的确容易产生一些不妥,的确有一定危险性,日常也会对民众造成一定困扰,她也不是为了自己赚钱就不顾其他的人。

    还有就是仙庭军方对秦氏这次的东西比较感兴趣,不想落入歹人之手,磋商之后,同意了秦仪的条件,派一支专门的驻军过来,负责保护相关阵法的炼制,洛天河对此有些不满,也是保证了不干预不阙城的事情才让洛天河答应了。

    驻军来此,也不是白来的,秦氏要出驻扎费用,秦仪对此很慷慨,痛快地满足了军方的条件。

    相对来说,秦氏还是省了大量资金,至少驻军的军费是不用出的,否则秦氏请来大量修士的话,不但要出驻扎费用,还得提供给每个人报酬,而且对大量修士的管理也是个问题,不如仙庭人马具有现成的约束能力。

    而且驻军还承担了安全责任,且震慑效果是不同的,一般没人敢冲撞捣乱,否则动用的反击体系不是秦氏的能量能比的,绝对具有强大的威慑力。

    最重要的是,秦氏由此正式和仙庭主力大军搭上了关系,这也不是区区不阙城的城卫人马能比的,关系深度可以名正言顺的慢慢经营,这是秦仪最看重的。

    陪同在附近的江遇,突然收到一道传讯符的传讯,解读之后快速走向了白玲珑。

    这里离不阙城较远,各种飞天遁地的凶兽破坏力较多,不好建立通讯传送,因此手机之类的东西在这里是没用的,等到这里的各种生产设施构造完毕了,秦氏应该是会出钱打造一座通讯设施的,但目前还没有,还要靠传讯符之类的东西。

    白玲珑与之耳语一阵后,点了点头,走到秦仪跟前招呼了一声,秦仪会意,跟她走到了一旁听取。

    其他人瞥了一眼,也没什么意见,人家商业上有什么机密事宜需要回避也很正常。

    白玲珑低声道:“周氏和潘氏那边已经有了动静,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果然对彭希和徐潜动手了。”

    秦仪:“两人处境如何?”

    白玲珑:“打的很厉害,差点遇险,两家一路追杀,不过幸好南栖家族暗中集中了力量准备,突然暗中出手,阻击了追杀,顺利把两人给救走了。”

    秦仪暗暗松了口气,果断道:“立刻在伏波城和天古城放出风声,就说这是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的圈套,目的是把周满超和潘庆给诱出来。”

    白玲珑迟疑道:“这种谣言骗不了人,迟早要被识破。”

    秦仪:“能让周满超和潘庆忌惮,不敢痛快露面就够了,周氏和潘氏那边,能多折腾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能耗他们多久就耗多久,我们又不费什么事。”

    对她来说,现在的周氏和潘氏处于守势,秦氏处于攻势,面对被动挨打的随便怎么打都行,不管怎么打,潘氏和周氏都得受着,有机会给那边制造乱子,她不会错过。

    总之不怕潘氏和周氏出乱子,那边越乱越好,自然是要火上浇油添乱!

    白玲珑明白了,点了点头,快速转身去了,对江遇进行交代。

    待随行人员再次对现场进行勘探时,仙庭军方此来的代表之一的魏平公,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背个手慢悠悠走到了江遇身边,淡淡问道:“你就是江遇?”

    对于秦仪身边的人,仙庭不可能不做一定的了解,更何况如今的江遇已经公开了身份,自然是逃脱不了关注。

    如今江遇基本上就是秦仪的近身随扈,可以说是秦仪的亲信,也的确是秦仪一手经营笼络的亲信,暗中也的确是跟了秦仪很多年,很得秦仪的信任。

    对江遇的重用信任力度,胜过那对双胞胎老头金早和金晚,那一对毕竟是秦道边安排给秦仪的。

    倒不是秦仪担心父亲会害她,而是两人一些理念不同,有些事情往往谈不到一块,怕父亲关心过度。

    再怎么父女关系可以放心,也不如自己人用的顺手。

    一个人的能力总是有限的,尤其是到了秦仪这个地步的人,能多一个忠心耿耿可靠的人是胜过许多事情的,从秦仪愿意拿一成的利益来和南栖家族做谈判筹码就可见一斑。

    江遇的神色反应对此人明显有些敬畏,这几天跟在秦仪身边也知道了此人是谁,当即拱手道:“是。江遇见过殿帅!”

    魏平公摆了摆手,“诶,没什么殿帅不殿帅的,那都是以前的事,现在就是混混日子过。”脸上略有几分自嘲意味。

    他本是坐镇冥界的幽冥大帝殿前几位冥界大军统帅之一,后出了点事,被贬了,也没了实权,真正是混日子过。

    之所以面露自嘲意味,是因为曾经麾下如云的他,如今竟然堕落到了要来看门的地步。

    他能亲自跑到这里来看看,就基本上是已经定了,要率领一万驻军,驻扎在此为仙庭的巨灵神炼制提供一定的保障。

    凭他曾经的地位,如今只领个区区一万人马守这里,对他来说,不是看门是什么?

    然他有所不知的是,他之所以能出现在这里,是被秦仪给盯上了。

    秦仪在某些事情上是有其独到眼光的,善于从茫茫人海的消息中捕捉到对自己有用的人,之前能找到罗康安就不说了,网罗到江遇,网罗到遮无子,找到南栖如安合作,如今又找到了闲赋的魏平公。

    秦仪自己是没办法动用魏平公的,但她善于抓住机会利用,找了南栖如安,趁着刚开始合作,给了南栖家族重利,现在开口南栖家族容易给面子的机会,找了个合适的借口,拜托了南栖如安动用了南栖家族的力量暗中运作,才把魏平公给搞来了。

    魏平公可以这样自嘲说笑,江遇却不敢随意,束手而立。

    魏平公上下打量打量他,“你的事情我听说过,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若是还想入仙籍重归仙庭大军序列的话,我这老匹夫也算是在军内混了不少年,多少还有些熟人和旧部,多少有人会卖点薄面,怎么样,考虑一下?”

    他是好意想帮江遇一把,当年江遇的事情的确是惹的军方一些人愤愤不平,奈何江遇率领人马杀入私人家里,更何况是杀进对仙庭有鼎力之功的大家族内,也的确是触犯了仙律,被革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加之南栖家族的力量,人多少都要为自己考虑考虑,不少人也就沉默着让江遇受了那委屈。

    如今南栖家族已经放手了,双方已经冰释前嫌了,只要顺水推舟帮一把,军方那边考虑到江遇的过往和下面人的看法,应该不存在什么难度,他也真正是想顺水推舟了,也算是寥偿一份愧疚吧。

    然江遇略默后,还是摇了摇头,“谢魏帅好意,事情的确已经过去了,有些人和事,在下的性格的确可能不适应,不如现在自在,江遇现在也挺好的。”婉拒了,称呼也变了,既然人家不喜欢称呼为‘殿帅’,就尊称为了‘魏帅’。

    首先是他自己离开那个圈子多年,习惯了现在的生活,的确是不想再回去了。

    其次,他现在也已经离不开秦仪这边了,之前暗中帮秦仪干过许多见不得光的事,带着一些把柄回军方也不合适了。

    再就是女儿在秦仪这边受秦仪关照,而秦仪为了帮他报仇,又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于情于理,哪怕是为了报恩,他也不能走了。

    “唉!”魏平公瞅着他,忽叹了声,抬手拍了拍江遇的肩膀,“离开了未必是坏事,随你自己心意吧,以后个人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说说看。”他沦落到如今的地步,还能有多大面子自己也说不清,不敢直接许诺什么,话里留了几分余地,但态度是给了的。

    当然,他也强调了是江遇个人的事情,抱着秦氏的什么事来,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谢魏帅。”江遇拱手谢过。

    秦仪表面上没什么,暗中对魏平公还是颇为留心的,多瞥了两眼魏平公和江遇交谈时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