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七九章 东西不见了

跃千愁2019-09-21 10:24:02Ctrl+D 收藏本站

    柳君君看出了他神色不对,相处多年,多少能猜到一些他心里的想法,忍俊不禁道:“怎么,是不是感觉压不住了这个女儿?”

    秦道边冷哼,“你想多了。”

    柳君君好笑,不过最终还是伸手抓了他的手,叹道:“你必须承认,如果当初听了你的,秦氏走不到这一步。事实证明,不但是商会内部仪儿能处理的井井有条,对外也是一把好手。有女如此,你该高兴才对。道边,可以放心放手了,不好吗?”

    秦道边淡然道:“我有什么放不放手的,秦氏迟早全部是她的!”

    柳君君笑而不语,不再多说什么,但却知道这位的感受,权力这东西哪怕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却总是让人心有牵挂,也许可以放手,哪怕是一家人,但是没有尊严的放手,那是一种黯然离场,是失败者的滋味,这位想保有父亲的尊严……

    不阙城传送阵,冲天毫光起。

    很快,城中民众也是惊哗声四起,纷纷抬头看向空中,只见大批仙庭人马从空中飞过,其中还有上百尊巨灵神。

    仙庭派驻的上万人马到了,统领的魏平公没有接受不阙城的挽留和款待,一来便带着人直接离开了围城,直奔圈定的驻地。

    他们抵达时,目的地已是一片忙碌,秦氏已经开工。

    钱到位了,资金充足够用,秦氏没了顾虑,大刀阔斧开建,建造速度很快。

    魏平公一声令下,抵达的驻军立刻布防,先期保障工地的开工建设……

    一流馆院子的门开,林渊骑着小驴子回来了,正在帮忙洗菜的陆红嫣当即放下了手里的活,甩了甩手去迎,笑吟吟道:“回来了。”

    停下车的林渊嗯了声,对准备晚餐的张列辰点了点头,便回自己屋了。

    跟进屋里的陆红嫣正欲说什么,目光忽盯在了林渊的身上,发现了一滴血迹,问:“出事了?”

    林渊低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疏忽了,回道:“没事,罗康安的血。”

    他回来之前,又把罗康安收拾了一顿,换句话说,罗康安又是带着一身伤回去的。

    既然他如此肯定没事,那就肯定是没事,陆红嫣也就不多问了,伸手帮他脱下外套时,轻声说道:“仙都视讯出事了。”

    双臂从外套衣袖解脱出来的林渊回头,有点意外,不知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和我们有关吗?”

    陆红嫣:“那个介绍晋骁给朱莉的老莫,死了!不仅是老莫,还有几个听老莫闲谈时提及过这事的人,都死了,一场意外车祸,六个人全部死于非命!”

    她这里想查清晋骁的来历,还有晋骁和朱莉的关系,因而掌握了一些情况。

    林渊警惕道:“六个相关的人,同时死于一场车祸?”

    陆红嫣点头:“不错!六个在视讯不同岗位的人,居然凑在了一辆车上,这背后没有一定的运作能力是很难巧合的。”

    林渊问:“查到了是谁干的吗?”

    陆红嫣:“查不出,怎么查都是一场意外!不过你我都知道这背后牵涉到什么,都知道这不是一场意外,知道为何的恐怕只有那晚交手的双方了。”

    林渊微微颔首,沉吟道:“看来这个晋骁的背景,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这事首先是灭口,表示他会说到做到,不会让秘密扩散,其次是做给我们看的,在告诉我们,他不是孤身一人,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陆红嫣不解,“凭他的修为实力,需要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吗?”

    林渊:“我联系过他,他好像有点忌惮我们。”

    陆红嫣讶异,“莫非他知道了你的身份?不可能呐,知道你在这里的,也就我们几个,除非我们当中出了叛徒。难道是老一辈的那边,难道他是老一辈的人?若是,他也没必要修复那个东西,至少没必要让朱莉知道。”

    林渊:“我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就是感觉他有点忌惮我们,这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有机会我再探探。至少目前看来,这家伙无意和我们发生什么冲突。”

    陆红嫣慢慢卷好手上衣裳,面有思索神色……

    阙城视讯总执事办公室内的朱莉,一边看着光幕里的仙都新闻,一手拿着电话在耳边,与仙都那边曾经的同事确认了老莫的死讯后,整个人有些精神恍惚,呢喃着,“死了,怎么会这样?”

    晋骁沉默在旁。

    朱莉不知想起了什么,快速从办公桌后起身,近乎小跑着离开了办公室,出了办公楼,直接钻入了自己的车内,启动了车子。副驾驶位的门一开,尾随的晋骁也跟了进来。

    朱莉也不管他有没有坐好,驾车一溜烟而去,一路风驰电掣一般,陪同在旁的晋骁静默着。

    一路赶到了自己的家里,摔门下车的朱莉快步跑到家门口,摸出钥匙开门而入。

    跑上楼的她,直接进了自己房间,在屋内手忙脚乱的翻腾,似乎在寻找什么。

    站在门口看了一阵的晋骁,终于开口了,“你在找什么?”

    朱莉边翻边悲声道:“意外!又是车祸意外,楚萍是车祸意外,老莫又是车祸意外,怎么总是车祸意外?”

    晋骁愣了一下,似乎也很意外,怎么又冒出个楚萍车祸来。

    朱莉有些疯癫的喊着,“楚萍因为和我有联系,卷入竞标死了,老莫又因为我安装在竞标巨灵神内的监控和我有联系死了,两人都是出了车祸意外,为什么会这么巧?我不相信这是意外,仙都视讯内部一定有问题,我要把监控给城卫,我要亲自交给城主,让仙庭把那些人给揪出来!”

    晋骁几步上前,拉住了她胳膊,把住了她的双肩,“你冷静点,这事若不是意外,若是有人蓄谋的话,你可以想象,能参与竞标的都是什么人,势力之庞大,不是你能阻挡的。你以为你把监控给城主就有用了?万一他们是一伙的呢?”

    朱莉怔怔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城主和他们是一伙的?”

    晋骁:“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假如,能参与仙庭竞标的各方,哪个不是财大势大,哪个在当地不是经营深广,你敢保证这里没他们的人?起码的,参与方的秦氏就根植于不阙城,秦氏和城主的关系匪浅,牵涉到秦氏,你确定城主会站在你这一边?”

    “我不管,这里不行,我就去仙都直接上交给仙庭,我就不信整个仙界找不到一个公道!”朱莉肩膀摇晃,挣脱开他,继续疯了般寻找。

    晋骁看这充满朝气且热情洋溢的女人转瞬间如同被逼疯了一般,脸上闪过丝丝不忍,提醒道:“朱莉,这世上没有公道,只有游戏规则!”

    然而朱莉根本听不进去,她这状态也听不到。

    可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怎么不见了?我明明就是放这里的,我前几天还看到了的,去哪了,怎么会不见了?”她忽然回头盯向了晋骁,“是不是你拿了?只有你知道我手上的监控内容。”

    晋骁当即解释道:“我若要拿走,就不会给你,我若不想让你看到监控内容,就不会为你修复。”

    朱莉想想也是,继续翻腾着,“去哪了?怎么会找不到!”

    晋骁:“如果你真的是放在了这里,却不见了,那就肯定是被人拿走了。如果老莫的死真的和你说的事有关,人家能知道老莫,就能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东西不见了一点都不奇怪。家里有人进来过了!”

    朱莉呆在了原地。

    晋骁继续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些人的势力之庞大,真的不是你能招惹的。人家动了你说的楚萍,没有动你,动了老莫,没有动你,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放手吧,那些人你惹不起的,不要逼得那些人连你也不放过。”

    朱莉痴痴呆呆着,“他们为什么害死了楚萍和老莫却不害我?”嘀咕着流泪了。

    看她那样子,晋骁有点心疼,忍不住伸了手,为她拭去泪,“你以为你什么都能做好,其实是你看不到,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复杂。没事的,他们既然不动你,就说明不想动你,只要你不再继续,就不会有事的。”

    朱莉脑袋慢慢抵在了他的肩头,下意识的想找个依靠,真的哭了,哭得泣不成声,“是我,是我害死了老莫……”

    晋骁身子僵住了,没想到她会靠在自己身上,双手抬起,几次犹豫后,终于尝试着慢慢地搂住了她,温香软玉的这么一搂,他自己的脸红了,朱莉也不由自主地彻底靠在了他身上,哭的也越发厉害了。

    没有尴尬的异常,晋骁也终于放心地搂住了她,嗅着她的体香,在她耳畔沉稳道:“没事,都过去了,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朱莉在他怀里呜咽,“是我害死了老莫,我不能不管,我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

    晋骁沉默着。

    好一会儿后,情绪渐渐缓过来的朱莉意识到了不对,发现自己居然在男人的怀里,突然一把推开了晋骁,瞪眼道:“你干什么?想趁人之危吗?”

    晋骁神色慌张,手足无措,一脸尴尬地扭头就走。

    朱莉抹了把泪,突又“噗嗤”一声破涕为笑,想起来了,好像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瞧把人给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