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八零章 密谈

跃千愁2019-09-21 23:09:04Ctrl+D 收藏本站

    “曲山居,有必要搞的这么隆重吗?”

    被搜身的裴氏会长裴元济,冷冷盯着露面迎接的曲氏会长曲山居质问。

    一旁还有一位同样被搜身,巫氏会长巫擎天,同样冷冷给了句,“把我们请来搞这事,曲兄,我没这样招待过你吧?”

    曲山居走下台阶,乐呵呵拱手赔罪道:“裴兄,巫兄,多有得罪,也无需多虑,待会儿自知为何。我也不例外,二位同样也要让人把我给搜一搜才可。”张开双臂,主动接受搜查的样子。

    裴元济与巫擎天相视一眼,意识到了什么,当即各自挥手示意,各从随从当中招呼了一个可靠的人去搜曲山居。

    三人都被搜了一遍,确认身上没打什么埋伏后,曲山居又再次示意两人派人去把会面的房间给搜查一下。

    另两位也不客气,当即命人去仔细搜查。

    待到搜查的人出来,确认里面没了问题,曲山居才伸手邀请道:“裴兄,巫兄,多有怠慢,里面请。”

    已被折腾的有些不耐烦,二位来客也不客气,与之快步上了台阶。

    宾主入内落座后,曲山居又请二人用茶。

    巫擎天茶盖一揭开,往边上一摆,道:“喝茶的事可以慢慢来,先说事吧,同时把我们两个给叫来,所为何事?”

    曲山居淡定道:“到了这个时候,我不请别人,专请你们二位,所为何事,大家心知肚明,还需要装糊涂吗?”

    巫擎天挑眉道:“秦氏?”

    裴元济自嘲道:“饭碗都给砸了,还有必要绕弯子吗?”

    曲山居:“二位背后的两家,难道就这样坐视不成?”

    说到背后的家族,巫擎天叹了口气,“得好处的时候积极,真要让出大力的时候…哼!”

    裴元济:“情况差不多,我那家倒是想不坐视,谁又愿意坐视?可是人家家里,可谓是家大业大,顾虑重重,人家考虑的是全局,人家的重点不止我一个裴氏,我们都是外围,他们最看重的还是自家的根子。

    我都说了,秦氏千锤百炼那一关的一万次,我们吃不住,当先下手为强。结果刚准备上了,又缩手了。

    洛天河把周满超和潘庆一抓,他们便开始犹犹豫豫,前怕狼后怕虎的,说什么洛天河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怀疑是洛天河背后的那个女人要搞什么,还让我不要轻举妄动。

    好吧,磨磨蹭蹭搞来搞去,发现洛天河把周满超和潘庆给放了,再想动手已经晚了,军方介入了,仙庭直接派了一支人马入住,还是冥界那位被贬的殿帅亲自坐镇。好了,他们越发不敢妄动了,担心一个不测搞的整个家族覆灭,如此当断不断,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可谓一番牢骚在发泄,可见心中的确存了不满,也是因事先已经仔细检查过这里,否则有些话是不敢说的。

    “唉!”曲山居和巫擎天闻言皆唉声叹气,可见情况都差不多,曲山居叹道:“裴兄有句话说到了点子上,在他们眼里,我们都是外围,只要不伤及他们的根本,非必要的话,我们这些外围都是随时可弃的弃子。”

    巫擎天:“两位,情况恐怕不妙,若仅仅是砸了饭碗也就罢了,凭我们的家底,也足以在仙界做个富家翁,几代衣食无忧没问题。可我们辛辛苦苦这些年的家底,在他们的眼里,好像是他们施舍给我们似的,一旦没了用处,不能再给他们创造利益,我们的家底怕是就要成为他们眼里的最后一点价值了。”

    砰!裴元济一掌拍在了桌上,“正因此而可恶!我那边已经在拿话试探我了,听那意思,说什么另安排事给我,裴氏这边他们会派人过来接手,秦氏的事交给他们继续。”

    曲山居立刻摆手道:“裴兄,万不可交出裴氏!”

    裴元济:“我交个屁!当我傻吗?裴氏一交出去,我裴某人可就一文不值了,裴氏的家当一旦交出,他们随时能吞的连骨头渣都不剩,随时能让我滚蛋,我怎么可能交,有本事硬抢试试,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为此我还跟他们吵了一架摆明态度,结果就如同巫兄说的那样,好像裴氏的一切是他们施舍给我似的,说什么没他们家族,巨灵神相关阵法我裴氏也吃不住这么多年!”

    巫擎天:“他们的话也可以这样说,没错,没他们,这口肥肉我们的确没办法吃这么多年,可帐不是这样算的,他们没有白白帮手,该拿的好处他们也拿了,我们就算是做长工的也得有工钱吧?肥肉没了,那也是他们没本事,凭什么还要来掏我们的口袋?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无非就是仗势欺人!”

    “唉!”曲山居又是一声叹,“咱们这些年攥在他们手里的把柄太多了,这就是吃准了我们。”

    “少说屁话。”裴元济啐了声,问:“你把我们两个叫来,不会就是想听我们两个抱怨的吧?”

    曲山居看了看门外,稍压低了些声音问:“周满超和潘庆联系过你们没有?”

    巫擎天点了点头,表示有。

    裴元济看了看两人反应,“两个家伙的意思是想跟我们同仇敌忾,联系了,但我没搭理他们,让他们一边凉快去了,什么狗屁联手对付秦氏,他们那边的情况当我不知道吗?资金链断了,加上情况叵测,原有的客商都不太敢再继续供货了,不出手一部分产业的话,只怕连接下来的工钱都发不下去。说什么联手,无非是怕秦氏再给他们雪上加霜,想把我们拉出来然后再推出去吸引秦氏的注意力。”

    巫擎天:“他们两家的日子也确实不好过,听说向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借钱,两家愣是没给,那两家的态度跟我们背后的差不多,秦氏摆出的阵势谁也不敢硬来,那两家对扳倒秦氏没底了,怕大笔资金砸进水里去。”

    裴元济盯着曲山居,“你把我们叫来,不会是想让我们两个答应潘氏和周氏吧?”

    曲山居:“误会了,关键是答应也没用,答应了也做不了什么。若秦氏的供货对象是其他商会,我们还能联手对那些商会施压,可秦氏如今直接的供货对象是仙庭军方,军方就是看中了秦氏的东西,我们还能联手打压军方不成?就算是我们背后的三家,也只能是找机会挑点毛病而已,根本无济于事。”

    裴元济嘲讽:“你还真是叫我们来喝茶的不成?”

    曲山居:“二位,能解决问题的话,喝什么都行,总之不能坐以待毙啊,还是得想办法解决啊!只要秦氏供货不成,仙庭就还得照旧用我们的,一切问题不就都迎刃而解了。”

    巫擎天:“怎么让秦氏供货不成?派人直接去秦氏刺杀秦仪吗?那女人大多时候都龟缩在不阙城,身边众多高手保护,听说南栖家族还派了两个神仙境的老家伙过去,想在不阙城动她,那得出动多大规模的力量才行?一旦搞起来了,就是惊天动地的动静,不说能不能得手,你敢保证所有人都能全身而退?只要落下一个嘴巴不严,我们全部都得完蛋。”

    曲山居摇头:“仅仅杀一个秦仪也没用,秦氏的供货体系建立起来了,秦仪死了还可以换人领头。要么不做,要做,就干脆做个彻底,不但是秦仪,还有那个遮无子,以及秦氏的供货体系,全面给他摧毁了!”

    裴元济瞪眼道:“你在说梦话吧?你不会还想攻打魏平公大军坐镇保护的秦氏炼制地吧?”

    “这里也没外人!”曲山居隔着桌子向二人凑近了些,低声道:“如今已经到了你我三家生死存亡之刻,有何不可?难道你我三人也要学彭希和徐潜,卷点钱逃命,一辈子战战兢兢见不得光吗?我们一家子这么多人,不像他们两个比较光棍,怎么逃?”

    还真有这打算?裴、巫二人相视一眼,皆倒吸一口凉气般。

    巫擎天低声道:“你疯了吧?那可是仙庭上万人马的驻扎地,据说还有上百尊巨灵神镇守,还有那个魏平公,被贬前可是幽冥大帝殿前的大军统帅之一,非同小可,我们三家挤扁了凑一块也没这实力啊!”

    曲山居淡然道:“上万人如何?百尊巨灵神又如何?魏平公又怎样?”

    裴元济:“曲山居,说什么梦话呢,吃错药了吧?真要有那么容易的话,我们背后那三家又岂会如此纠结?也不用我们,潘氏和周氏背后的两家也就动手了。”

    曲山居:“他们家大业大,顾虑重重可以理解。”

    巫擎天摆手道:“不行!这事干不了。就算我们有那实力,也没办法干,只要一动手,哪怕做的再隐蔽,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证据的,仙庭立马要怀疑到我们头上,哪怕事情成了,就算没证据找我们算账,我们三家也休想再继续为仙庭供货,仙庭也不可能再让我们赚那个钱,等着找麻烦吧!”

    裴元济颔首,“曲兄胆子确实大,然而这事得不偿失,我和巫兄意见一致,的确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曲山居手掌轻轻拍了拍桌面,“若是前朝余孽干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