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八二章 龙师雨的学生

跃千愁2019-09-22 11:09:05Ctrl+D 收藏本站

    白贵人:“若是那边不接呢?”

    梅青崖:“那就联系九爷那边吧,看看他的反应…竟然跑去当什么助手,秦氏竞标成功了,他也去了不阙城,这难道真是巧合吗?”

    白贵人:“若是九爷那边也不接呢?”

    梅青崖:“那就联系五爷吧。”

    白贵人:“若是五爷也不接呢?”

    阁内瞬间安静了,随风飘荡的垂纱搅动着透射入内的光线光影,给阁内填了几分异样感。

    梅青崖静静盯着她。

    她则笑嘻嘻看着他。

    略默了一阵,梅青崖手中拂尘一挥,换了个臂弯挽着垂绦,波澜不惊道:“你这是在接词唱曲吗?”

    白贵人:“不顺心的话不愿听了?我说的是实话,仙都一战,大家元气大伤,是有可能不接的。你一回头,不知什么时候又能见你,我把话当面说清了,疑问给当面解清了,也好应对不是?”

    梅青崖:“就这样办吧,若都不接,那也只好依他们。按理来说,是不太可能的,仙庭巨灵神出了改良,他们是不愿坐视的,否则将来对他们的势力不利。”

    白贵人:“我知道了,还有什么吩咐吗?”

    梅青崖:“没了。”

    白贵人:“我是继续坐这陪你聊一会儿,还是走?”

    梅青崖摇了摇头。

    白贵人:“新来了几个姿色不错的,要不要挑个来陪陪你?”

    梅青崖:“没兴趣。”

    “唉!你这人也的确是没趣。”白贵人笑嘻嘻着叹了声,只好爬了起来,那肥硕的身躯,爬起的动作看着挺费劲,起身站好躬了躬身才走。

    听着下楼的沉重脚步声,梅青崖也起身了,出了阁,走到了凭栏处,远眺……

    “完了,三十招完了!”

    气喘吁吁的罗康安靠在墙上急喊,又是一身皮开肉绽的伤,一身的血。

    肩窝被林渊的手中枪刺穿了,人被钉在了墙上。

    林渊撤枪,手中枪凭空消失,收回了储物戒内。

    罗康安一手捂住肩窝,一手拄枪站立,靠墙仰天呼出口气来,也不敢多磨蹭,收了家伙就吃痛着脱衣裳更换。

    这些日子,这辈子都未这么频繁的买过新衣裳,也未这么频繁的吃那么多灵丹妙药,以前花天酒地的钱真正是都用在了这个上面,还不够,灵丹妙药很费钱,幸好他现在在秦氏的待遇消耗的起。

    见他还能站着,没有再跪下或瘫坐下,林渊又瞅了瞅他身上的衣裳,发现被划裂的口子也少了,说道:“其实你的修炼天赋并不差,而且很优秀,强过大多数人,想必这也是你当年能考进灵山的原因,否则为什么大多人想考也考不进去?”

    罗康安一边吃痛换衣裳,一般哭笑不得,“林兄,抬举了,我是什么货色我还不清楚么,你这是赶鸭子上架,不用安慰我。”

    林渊:“你值得我抬举吗?”

    “呃…”罗康安无语,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位的确不是说什么恭维话的人,叹道:“那我谢你夸赞了。”

    这话怎么听都是反话,有暗暗埋怨的意味,林渊不计较这个,允许有情绪,但不许偏离轨道,还得按我说的去做。

    他说他的,林渊还是提醒道:“伤照样受着,但是不是感觉没以前那么痛了?”

    罗康安一愣,看了看自己身上血淋淋的伤口,这么一说的话,他试着抬了抬胳膊,活动了下身体,咦了声,“还真别说,好像是没以前那么痛了,你枪上抹了什么药不成?”

    林渊答非所问,继续问:“是不是感觉也没一开始那么害怕了?”

    此话一出,罗康安若有所思,似乎找到了一些前面那个问题的答案。

    林渊:“人都有不愿吃苦受罪的惰性,和你身上的伤一样,还有害怕,都属于人身自保的一种本能。当你经常受伤,不得不去面对,痛疼能去适应,害怕和畏惧也能坦然面对,并非我用了什么药。就如同你现在分心跟我说话,是不是感觉疼痛感更轻了?不要回避,你要去适应!你再看看你的衣裳,划破的口子是不是明显少了?”

    罗康安又低头去看自己身上,还有褪到了地上的,被这么一说,发现伤口还真是少了好多,开始的时候,那真是破烂的不像样,真正是乞丐一般。

    林渊:“我还是我,还是保持着原有的出手实力,你也还是你,可为什么你的伤口少了?因为你的实力有了变化。我们才打了几次,你便有这么明显的进度,这便是你的天赋。”

    这真是夸奖了,罗康安反倒有些忸怩,有些不好意思了,“林兄,不瞒你说,我也是被你搞怕了,交手的时候玩了点投机取巧。”

    林渊:“正面厮杀,不存在什么投机取巧,根本目的本就是为了更有效的击倒对方,更有效的保护好自己。交手的双方比的本就是谁更能投机取巧,抓住击倒对方的机会,能及时躲避对方攻击的灵巧度,结合在一起便是技巧,你能很快做到和领悟,这便是你的天赋,没什么好谦虚的。”

    罗康安眨了眨眼,两眼里有兴奋神色,干笑着问道:“林兄的意思是,我也有做高手的天赋?”

    林渊:“天赋这东西,跑起来了就是天赋,不尽力,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高还是低,只知道躺着睡的,再好的天赋也和猪没什么区别。修炼的功法只是根本,好的且实用的实战技巧,或者说高超的实战能力,一定是在实战中应变和磨练出来的,底子再好,不会实际利用也白搭,在如今的巨灵神打斗方式中尤为重要。

    你能考入灵山,又能被你的老师举荐进仙都神卫,想必你在灵山多年,你的老师是了解你的根底的。而能把你给举荐进仙都神卫的老师,想必更不是泛泛之辈,他能收你做学生,必定是看中了你某方面的天赋。

    说到这个,我想问问你,你的老师究竟是什么人?我查过你在灵山的情况,只查到了你是哪一届的学员,还有负责那一届的几个主管老师,但却没人能想起你的直系亲传老师是什么人。能隐藏这些的,说明你的老师在灵山不是一般人,是谁?告诉我!”

    灵山内的学员调教情况本就如此,一旦开门招收学员,那一定是一批一批的招入,一批算是一届。

    而负责这一届学员的老师,灵山会拟定一批,这些都是教授公开东西的,公开东西意味着所有学员一视同仁,是基础教学。

    在基础的背后,还有因材施教,灵山的一些高级老师,会甄别这届学员的资质和天赋,有看中和满意的,觉得适合得自己传承的,便会纳为自己的亲传弟子。

    并不是每个学员都能得到那些高级老师的垂青,毕竟每个人的资质和天赋不同,大多都只能修行灵山公开的教学,譬如林渊,在灵山就没有被一些高级老师给看中。

    当然,林渊是因为已经得了老一辈的传承,在进入灵山之前,就得过一些交代。

    而罗康安能被举荐进仙都神卫,显然是学员当中的幸运儿,身具的某种天赋被灵山的高级老师给看中了。

    林渊不可能一直不弄清罗康安的底细,已在让陆红嫣查这事,可是查到现在,竟然查不出来,这有些不正常,又不好太过冒进去查,但一直还在调查。

    本想暗中掌握,怕打草惊蛇什么的,但是今天,他根据一些情况的衡量,当面问出来了,想看看罗康安会不会说真话。

    罗康安似乎忘了伤痛,有些沉默,迟迟不语,神色间甚至有几分黯然。

    林渊:“我记得你当初说过一嘴,你说你老师已经死了,根据你在灵山学籍情况的时间来推算,符合你说的情况的人屈指可数,尤其是还能把你给直接举荐进仙都神卫的人,符合条件的只有一人,你的老师不会是灵山三大院正之一的龙师吧?”

    闻听此言,罗康安面露惨然笑意,竟下意识松了法力控制,伤口开始渗血,摇了摇头,“看来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林兄,没错,我的亲传老师便是灵山三大院正之一的龙师!”

    尽管已有怀疑,听到真相,林渊还是吃惊不已,“龙师雨真是你亲传老师?”

    需知龙师雨可是灵山的创始人之一,应该不会轻易收徒,这怂货竟真是龙师雨的亲传弟子?

    说实话,哪怕之前有点怀疑,但也没敢相信,觉得可能吗?不过龙师雨那个级别在灵山内部的情况,的确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查探到的,有一定的保密权限!

    罗康安点了点头,再次确认了。

    林渊:“为什么灵山没什么人知道你是他的学生?”

    罗康安苦笑道:“老师的级别在那,说我性格张扬,不想我利用他的名声搞什么特殊,警告过我,若敢招摇,必将踢出师门。也得亏了是老师暗中关照,不然我早就被得罪的那些权贵子弟给收拾了。

    到了毕业的时候,其实老师的意思是觉得我修行尚浅,想我继续留在灵山安心修炼的,可看出了我没那心思,最后问我想去哪。去仙都神卫是我自己的意愿,老师觉得我不合适,觉得我应该要去一个能修身养性的地方,可我觉得在神卫威风,老师为人宽容,遂了我的意,举荐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