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九零章 怎么会混到了这个地步?

跃千愁2019-09-26 15:39:15Ctrl+D 收藏本站

    陆红嫣闻言动容,“这样一来,罗康安岂不是有危险?现在需要利用他介入秦氏,把他置于险地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林渊:“暂时不会有事,动手的人不会单单只动罗康安,那样会打草惊蛇,要动手肯定是同时动手。现在我们没有多余的人手可用,对对手的观察能力有限,太过被动,需要一个诱饵把人给诱出来。罗康安就在我们身边,便于我们观察。”

    搭档多年,陆红嫣大概懂了他的意思,“将消息大范围扩散吗?”

    林渊:“不要,消息扩散范围太大,我们会很难判断打探罗康安的是什么人。找横涛,让他从不阙城境内的异常对象中锁定一个可疑性较大的目标,你再想办法把消息泄露给对方。”

    陆红嫣颔首,知道该怎么做了……

    次日上班,林渊抵达秦氏总部后,又直奔罗康安的办公室,一进去便见罗康安又在办公室内到处翻腾,在习惯性检查自己办公室。

    林渊坐下等了一阵,待罗康安松了口气过来坐下后,他问道:“没去开会?”

    罗康安:“许多管理层有事忙去了,例会取消了。”

    林渊:“对朱莉的追求暂时不能停,继续跟她当面接触。”

    罗康安已经有了那么点乐在其中的味道,“好,我来想办法。”

    林渊道:“加点火候。”

    “这…”罗康安略显迟疑,“强行硬来怕是不合适。”

    林渊回头看向他,“你想哪去了?”

    罗康安迅速醒悟过来,是自己误会了,当即改口,“我的意思是,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林渊:“我是指,追求过程中加点你最擅长的。”

    罗康安不解,有些茫然道:“我最擅长的?是什么?”

    林渊:“吹嘘。”

    “呃…”罗康安凝噎无语,略迟滞回过神立马自辩,“林兄,你真是误会我了,这个我真不擅长。”

    你不擅长谁擅长?林渊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懒得跟这不要脸还非得粉饰自己的人多扯,“再跟她面谈的时候,你要想办法泄露点你的底细给她知道。”

    罗康安又是一顿,略显保守的样子道:“我没有什么底细好透露的?”

    林渊:“无意中说漏嘴,让她知道你的老师是龙师雨,让她知道你是龙师举荐进仙都神卫的。”

    他的目的不仅仅是要让朱莉知道,更重要的是要让晋骁知道。

    前面让晋骁知道了自己的修为不堪,再让晋骁知道罗康安是龙师雨的弟子,是龙师雨举荐进仙都神卫的,进一步增加晋骁的疑虑,进一步解除对自己的怀疑,起码要让晋骁对监控内容越发添疑,不至于随意乱拿出来。

    他要进一步稳住局面,避免局面失控。

    “……”罗康安哑了哑,别的都好说,让他把自己老师给搬出来乱说,这绝对是他不愿意干的事情,这辈子对他好的人不多,他不愿亵渎龙师雨,尤其是把老师给搬出来用作泡妞,连他自己都觉得过分。

    做那些不要脸的事没必要把自己老师给捎带上,连连摇头道:“林兄,这不合适,犯不着,这个真的不行。老师待我不薄,我不能干对不起老师的事。老师已经仙逝,咱们干什么都行,不能糟践他老人家。”

    林渊:“说实话,你这样硬追未必有效果,朱莉对你好像有些误会。”

    说到这个,罗康安唏嘘一叹,“唉,谁说不是,当初鲲船上,我有点精神恍惚,略有失态,估计是有点被她给看轻了。”

    略有失态?林渊上下瞅他一眼,亏这厮说的出口,但也不计较,继续道:“不仅仅是这个,你没看出来吗?那个晋骁好像对朱莉也有点意思。”

    “有吗?”罗康安顿时打起了精神,有遇上了情敌的感觉。

    林渊:“你说你在鲲船上表现出一副胆小怕死的样子,竞标时突然又是另一种表现,换了你的话,你会不会心存疑惑?”

    “这个…”罗康安肚子里犯嘀咕。

    林渊:“你要解除她的疑惑,让她知道你之前是在故意示弱,龙师是块很好的幌子。搬出你老师的名号,也是要让晋骁知难而退。”

    罗康安抬手摸着下巴琢磨。

    林渊:“还有,你要让朱莉知道你在秦氏的地位不一般,要让她知道你不是一个摆设。秦氏能转型成功,遮无子的巨灵神炼制秘法功不可没,但秦氏不会把所有风险放在遮无子一人手上,炼制秘法秦氏必然有备份。”

    罗康安一脸狐疑,不知他话说一半又扯到这上面来是什么意思。

    林渊提点道:“泄露给朱莉知道,秦氏备份的秘法交给了你暗中保管。”

    他现在要利用罗康安摸晋骁的底,或者说连朱莉的底也要一起摸摸看,看两人会不会打秦氏炼制秘法的主意。

    若是能解除这方面的顾虑,他才能把罗康安插手秦氏广告处的作用给进一步发挥出来。

    “啊!”罗康安大吃一惊,“这不合适吧?”

    林渊:“有什么不合适的,连重创了霸王的话你都敢到处乱说,还怕这个?”

    罗康安忙摆手,示意他小声点,“不跟林兄说了么,当初那样说纯粹是为了混口饭吃,秦氏炼制秘法的事哪能乱说,这事传到商会的话,胡说八道可能会砸了自己的饭碗。再说了,几个商会之间斗个你死我活的,对炼制秘法这东西怕是眼红的很,我乱说的话,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倒也不糊涂!林渊斜睨着打量了一下,“你不说,那我找机会帮你吹一吹,只不过我这个人不善言辞,分寸要是把握不好,你可别怨我。”

    “不是。”罗康安伸手拽了他一只衣袖,有点急了,“林兄,干嘛非要说这事,我怎么感觉你是另有所图?”

    林渊换了个说法:“就这么定了,按我说的办,我等你消息!”说罢起身而去。

    “林兄…”罗康安站了起来追去,还想再商量商量,然而未能挽留住对方。

    待门一关,脚步声消失了,他转身一脚踢开了一张椅子,嘴里嘀嘀咕咕不满,“老子算什么副会长,给你做好了…”

    他唉声叹气着在办公室内晃来晃去,内心满是不安,总觉得林渊让他做的事不对劲,可他消息闭塞,什么都不知道,根本无从判断。

    晃到一面镜子前时,他又把脸凑近了镜子,左右抹了抹自己的小胡子。

    两撇八字小胡子是他近期对自己形象做出改变时蓄的,多了两撇小胡子果然自我感觉沉稳多了,自我感觉颇符合秦氏副会长的身份,不然总有一种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感觉。

    欣赏了一下镜子里自我感觉帅气的自己,不好的心情也好了些。

    可一转身又唉声叹气,老让自己干些莫名其妙的事,一点底都不透,他心里是真的没底,生怕被林渊给卖了都不知道,真的有些暗暗害怕,真想掀桌子不干了。

    然而更可怕的还是林渊本人,竞标场上的杀人不眨眼,杀那些个人竟连情绪都无任何波动,这绝对是惯犯,那情形他可是亲眼所见的,还有林渊那一翻脸立马冷酷无情的为人更是有深刻领会,那位时常会给人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他落了把柄在林渊手上,做了假口供欺骗仙庭,那一脚踏出去,似乎没了回头路。

    越想心情越糟糕,自己怎么会混到了这个地步?又回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现在的样子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一不小心成了秦氏的副会长!

    有些事情他也不愿多想了,多年的养成习惯,就是个得过且过的人。

    还是先过了眼前再说,打定主意后,他又溜达出门了,又去广告处找事去了。

    然而背个手走到升降梯口,他又改变了主意,先去了楼上,先找了一趟秦仪。

    他如今的身份要见秦仪,秦仪百忙中也拨冗见了见。

    也没别的事,就是之前在广告处看到了一件事情,秦氏新建的炼制场一旦完工,要举行一场竣工开业典礼,录制拍摄后要对外宣传,阙城视讯免不了要介入其中。

    罗康安也就是问问秦仪,对这事有没有什么指示。

    这种事不是秦仪的主要精力所在,这点小事自有下面人处理,自然也没什么指示,随口一句,让先拿出一个方案来,方案确定后给她过过目便可。

    罗康安连连道好,屁颠颠跑了,一到广告处,便打着秦仪的幌子指手画脚,之后一通电话直接打给了朱莉……

    一流馆,铺门大开,铺子里的张列辰躺在躺椅上,看着光幕里新闻,似瞌睡了一般,手中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忽张开了眼睛回头看去。

    门口进来了一人,一个清瘦白皙的大少年,脸上没什么表情,进来后四处扫了一眼,目光最终定格在了张列辰的身上,盯着打量。

    张列辰放下蒲扇站了起来,笑脸迎客,“贵客是要买点什么吗?”

    大少年翻手递出了一张单子,“抓药。”

    张列辰接了药单一看,摸着胡须沉吟道:“这是什么方子?倒是头回见,药可不能乱吃啊!”

    大少年问:“有吗?”

    “有有有,您稍等,这就抓给您。”张列辰连连应下后,转身去了柜台后面的药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