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九三章 迷雾

跃千愁2019-09-28 09:39:20Ctrl+D 收藏本站

    朱莉哑了哑,还真是龙师的弟子?想了想鲲船上抱着自己腿战战兢兢的人,那是演出来的吗?不像是演出来的,反倒像是真的害怕。

    离开秦氏时,她一直有点怀疑罗康安说的是假的,之所以为这事跑来找洛天河帮忙打听,也是想证明罗康安说的是假的,进而证明自己对监控内容的判断。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罗康安说的竟是真的,那抱着自己腿吓得害怕还被自己照脸上踹了两脚的人竟然真的是大名鼎鼎的龙师的弟子,真正是难以置信!

    德高望重的龙师,怎么会有和雪兰搞出那种事,还想脚踏两条船的弟子?

    尽管洛天河的话是点到为止,有些话也不好说的太透,但对她来说,这种层次话题所涉及的东西的确让她有点震撼。

    罗康安不但是龙师的弟子,还可能另有背景!

    她又不傻,当然懂洛天河的意思。

    龙师是冲撞了天武大帝被处死的,除了天武大帝那层的顶级人物,还有谁能动龙师那个档次的人?

    遇上天武大帝,龙师的那些弟子是没办法,收拾她一个小小的朱莉还是问题吗?

    真要给得罪了,自己连得罪了谁都不知道,哪天被人给收拾了只怕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一旁静默的横涛目中闪过意外,也因为这番话而动容,不由多看了洛天河两眼。

    他跟随洛天河多年,对洛天河的为人颇为了解,不会无的放矢,也是个古板保守的人,罗康安骚扰了朱莉,洛天河不说些给朱莉鼓气的话,反而让朱莉不要招惹,内中必然有原因。

    他想到了洛天河的仙宫背景,应该是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不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朱莉略沉默后,回道:“城主的意思我懂,只是,难道就没人知道龙师的其他学生是什么人吗?”

    洛天河:“其他人知不知道我不清楚,至少我不知道。这也不是你该打听的问题,你这喜欢寻根究底的毛病要改一改,有些事情不是你该过问的,管不住自己会给自己惹麻烦的。”

    朱莉没说自己不改,也没说自己会改,有些嘟囔道:“仙庭怎能容灵山出现这种不清不楚的事。”

    洛天河:“物极必反,总要给一些传承一条活路,你能懂则懂,不能懂也不要多想。”

    朱莉沉默,在想这话是什么意思。

    洛天河又道:“当然,如果那个罗康安真的做的太过分了,你也不必纵容,我也不会轻饶。好了,听说你事也多,不要在这里磨蹭了,没什么事就回去忙你的吧。”

    朱莉努了努嘴,没有逗留,告辞而去。

    她懂不懂不知道,一旁静默的横涛却是懂的。

    仙庭建立后,因为担心一些门派纠集势力作乱,担心势大的修行门派难以约束,才下决心开辟灵山,广纳修行英才为仙庭所用。为了打压修行门派,采取了一项制度,位列仙班或入仙籍者,只从灵山中吸取,其他方式成长起来的,一概不承认。

    哪怕是仙庭看中的人,也要先进一趟灵山修行,必须渡那层金才行。

    因此导致,想在仙界真正混出头,都要过灵山那一关,哪怕是那些大家族子弟想进入仙庭也不例外,这一关随时能卡的那些大家族在仙庭权力中枢后继无人。

    如此一来,修行门派逐渐式微,有修行资质想出头的都奔灵山去了,不是没办法谁愿意当什么散修。

    在仙庭有意的调整和不动声色的打压下,如今的仙界,被搞的基本上没有了什么修行门派。

    为了传承,为了能找到优质的传承人,一些英才不得已之下也被网罗进了灵山当老师。

    而一旦进了灵山,就真的是被一个框架给网罗住了,既然来了自然就被规则给约束住了。

    可以说,一个灵山,基本上把仙庭之外的修士给钳制住了。

    也如同洛天河所言,总要给一些传承一条活路,不给活路就会物极必反,老师不干了,哪来的学生,灵山作用何在?

    网开一面,是为了更好的循环。

    因此才有了灵山那种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不过大多老师都想为自己学生争取一个好的前途,自然也就暴露了师徒关系。像洛天河说的龙师雨那种,不管学生死活的方式,也不知龙师雨是怎么想的。

    待到朱莉消失了,横涛才开口问道:“城主,龙师真的还有其他学生吗?”

    洛天河摇头,“具体的不清楚,但我当年在仙宫时,仙宫那边好像捕捉到了一些迹象,龙师雨应该还调教有其他学生,至于是谁就不得而知了,凭龙师雨当年的地位,谁也不好揪着他查。龙师雨出事后,天武大帝似乎想追查这方面,但仙庭一句‘就事论事’把这事摁下了,仙庭似乎不想牵连太广。”

    真的是因为不想牵连太广吗?说到天武大帝,横涛忍不住一问:“感觉龙师雨死的有些不清不楚,不知究竟是因何事惹怒了天武大帝?”

    洛天河斜睨道:“不清不楚自然就是不想宣之于众,这不是你该打听的。”

    有些事牵涉到天武大帝的隐晦,他不可能到处宣扬,否则是自找麻烦。

    “是。”横涛应下。

    出了城主府的朱莉,钻入了外面等候的车内,说了声,“走吧。”

    晋骁驾车行使了一段距离,见朱莉还在沉默皱眉,主动问道:“确认了吗?”

    朱莉轻叹了声,“原来洛城主早就知道,罗康安的确是龙师的学生!”

    尽管之前晋骁不认为罗康安能拿这事说谎,就好比许多人不认为罗康安说助了二爷一臂之力是假的一样,但得到了确认还是有些动容,“还真是龙师的弟子!”

    朱莉有点气馁道:“洛城主还让我尽量不要招惹罗康安,否则会给自己惹麻烦。”

    晋骁奇怪,“龙师雨冒犯了天武大帝,不是已经被处决了吗?洛天河有意偏袒秦氏那边不成?”

    朱莉叹道:“不是因为秦氏,洛城主说龙师雨可能还有其他学生,罗康安可能还有一些师兄在背后撑腰,那意思是不到不得已,没必要招惹。”

    晋骁目光一闪,“龙师雨还其他学生?什么人?”

    朱莉:“不知道,我也想知道还有谁,但洛城主自己也说不知道,说罗康安若非被龙师雨举荐进仙都神卫,只怕也没人知道罗康安是他的学生。反正就是说,龙师雨在灵山多年,不可能只有一个学生,大概就这么个意思。”

    晋骁沉默了,这还真是个意外的消息,缄默许久后,忽道:“如此说来,为秦氏竞标的还真有可能就是罗康安本人。”

    “也许吧!”朱莉嘀咕了一声,忽又大声道:“但那个林渊身上肯定有问题,只要是狐狸,迟早要露出尾巴!”

    还要盯着那个林渊不放,晋骁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他和一流馆那边隔空交过手,深知林渊那边比罗康安更危险。

    有些话他其实也就是想打消朱莉的念头,他自己对这事同样心存疑虑。

    道理很简单,如果是罗康安为竞标出的力,那晚对方为什么还要出手,事后为什么还要联系自己,让自己交出监控?

    这当中到底有什么问题,他自己都被搞糊涂了……

    一流馆院子里,张列辰和陆红嫣正蹲在小灶旁谈笑着熬粥,一流馆又恢复了每天一顿粥的状态。

    手机有了动静,陆红嫣摸出看了看,发现是横涛发来的消息,一看消息内容,她起身了,回了屋里。

    关门后,拨通号码联系上了横涛,变了声音问:“罗康安是龙师雨的弟子,你确认吗?”

    一番通话交流后,陆红嫣再出门,又陪在了张列辰边上聊天熬粥,只是听到门外有车经过的动静时都会回头看看。

    终于等到院门开了,林渊骑着小驴子下班回来了,她忙起身去迎。

    接到她给的眼色示意,停下车的林渊回了屋里。

    关了门的陆红嫣近前低声道:“横涛传来消息,嫌疑目标已经锁定了,他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提醒我们,应该只是个小目标,就算动手估计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反而会打草惊蛇,建议我们不要轻易动他。”

    林渊:“我们只是借由露个风,没他想的那么复杂。”

    陆红嫣点头,她当然知道,只是把目标情况说一说而已,“我会安排。对了,横涛还提供了个消息,原来他早就从洛天河口中知道了罗康安是龙师雨的学生,只是这一块之前上报时忘记了。”

    关键这边一开始也没有问横涛,也是因为不好特别指定某人,怕引起横涛不该有的关注,这边并未完全信任横涛,许多事情从不透底。

    林渊警惕,“龙师雨的事能忘记?那他为何现在想起说了?”

    陆红嫣:“说是朱莉突然跑去找了洛天河,说是罗康安说了一嘴,她想请洛天河帮忙打听确认一下,洛天河才又提及了这事,他才想起来。”

    林渊释然,“洛天河知晓,看来罗康安没有说谎,是龙师雨弟子的事已经无疑了。”

    陆红嫣:“横涛这次的上报,重点提及了一事,说龙师雨在灵山多年,亲传弟子可能不止罗康安一人。洛天河的意思是,当初在仙宫时,仙宫那边的触觉灵敏,似乎就已经察觉到了龙师雨应该还调教有其他弟子。洛天河交代了朱莉,非必要不要轻易招惹罗康安,避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林渊讶异了,“也就是说,罗康安那厮还有师出同一人的师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