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九六章 欲擒故纵罢了

跃千愁2019-09-29 15:39:22Ctrl+D 收藏本站

    “遮无子…”萧雨檐自语嘀咕,忽又反问他,“你觉得是什么东西?”

    曾英长试着回道:“之前我们也分析过,秦氏不会把整个秦氏的命运集中在一个遮无子的身上,巨灵神的炼制秘法必然有备份保存,会不会是这个东西?”

    萧雨檐又扫了扫文本上的内容,“看起来的确有点像是那回事,这消息是怎么获得的?”

    曾英长:“是下面一个叫昆澜的探子打探到的,他负责观察不阙城一个片区的城卫动向。我看到这消息后,还特意让人当面向他确认过,说是他负责地的一家客栈发生了凶杀案……”把过问来的情况详细讲述了一遍,符合事发实情。

    萧雨檐合上了文本,扔在了一旁的石桌上,“碰巧吗?”

    曾英长:“可以说是碰巧,但这个碰巧是有原因的,他本来就是盯城卫的,发现异常而去追求出结果也很正常,只能说是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

    萧雨檐:“听起来,似乎是无意中发现的,好像没什么问题。”

    曾英长听出了弦外之音,“会长担心有诈?”

    萧雨檐负手看着外面的翠绿竹林,“老曾,仙都一战,败的很惨,我差点没能脱身,那一战虽说失败也能理解,攻打的毕竟是仙庭重兵把守之地,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面对突然袭击,仙庭人马的调派不见慌乱,调派的速度很快也很到位,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不得不防啊!”

    曾英长:“那罗康安这,放弃吗?”

    萧雨檐:“不是放弃,而是我需要一个能让我信服的理由!那么重要的东西,秦氏为什么要放在罗康安的手上?就凭他驾驭巨灵神竞标成功,就能为秦氏保管这东西?如果秦氏真的把东西给了罗康安保管,那有关罗康安的情况就不止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这罗康安身上一定还有什么值得秦氏信任托付的理由。”

    曾英长迟疑:“如今的罗康安,来来往往时身边护卫重重,我们以前对不阙城这小小地方也没什么关注,没深入布置经营过,初来乍到,想打探什么隐秘怕是没那么容易。”

    萧雨檐淡然道:“不要钻牛角尖,死盯着一个地方想办法自然困难,换个方向切入也许会容易很多。”

    “呃…”曾英长不解,拱手道:“还请会长明示。”

    萧雨檐走到石桌旁坐下了,提笔蘸墨,在白纸上写下了四个字才搁笔,揭起那张白纸递给他。

    曾英长接到手,捧读:“周氏、潘氏?”语气中透着不解的迟疑。

    萧雨檐:“周氏、潘氏和秦氏斗的死去活来,斗到这个地步,对双方底细的了解程度应该胜过一般人,竞标失败了,他们焉能不查找原因?想必会第一时间去查这个突然大显神威的罗康安,凭他们背后两大家族在仙庭的势力,应该能查出一些底细。你想想办法,从这两家身上去寻找答案,结果也许会简单的多。”

    曾英长恍然大悟,“会长英明,不错,不但是周氏和潘氏,裴氏、曲氏和巫氏也同样是竞标失利者,周氏和潘氏身上若找不到答案,还可以尝试从那三家身上试试。”

    萧雨檐摆了摆手,“裴氏、曲氏和巫氏我不相信,一百亿珠?你觉得凭潘氏和周氏现在的情况还拿得出来吗?真要有这能力,也不至于如此难堪。这次出钱买事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三家,这三家是买家,知道有行动,若有诈,焉敢保证这三家提供的消息可靠?不到不得已,尽量不要去找那三家打听。何况,如今的潘氏和周氏漏洞百出,不是更便于你刺探吗?”

    曾英长颔首,“好的,明白了。会长,罗康安那边要边关注吗?”

    萧雨檐:“先纳入观察,一旦消息属实,不至于仓促往前凑。还有,先把那个获得消息的昆澜控制住,要反复确认他的消息,他不是说看到了两个城卫可能与涉及凶杀案的钱财有关吗?让他把两个城卫的样貌供述清楚,你再想办法找到这两个人,伺机从这两人身上核实情况,若情况属实,这两个人倒是可以利用利用。”

    曾英长:“好!”

    萧雨檐又站了起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秦氏那边的工期进度很快,我们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内,务必把所有情况全部核实清楚,买家提供的消息只能佐证,梅老板提供的消息也仅供分析,最可靠、最值得信任的是我们自己,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

    “是。”曾英长应下。

    ……

    “罗生,你再看看这方案,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补充?”

    阙城视讯,秦氏广告处和视讯两方相关人员共聚一间会议室内,拿出的最后方案到了朱莉手上,朱莉又客客气气的把方案给了罗康安,还小心观察着罗康安的反应。

    罗康安接来直接放在了桌上合上,一掌压在了上面,平静道:“全程我都参与旁听了,不用再看了,我也没什么意见。”说罢推掌一甩,方案滑到了广告处主理跟前,他指了指对方,“这个方案会长要看,及时交上去。”

    他现在的心态颇为轻松,因为这种与自己不相关的事,在修炼场那边少受了不少皮肉之苦,只因林渊要留待他有用之躯办事,他有点巴不得类似这种事一直继续下去才好。

    好在,广告处这边与阙城视讯还有其他来往事,他还可以继续轻松下去。

    主理拿到手,点头道:“好的,罗副会长。”

    其实就是一个开业典礼的拍摄,很简单的事情,交给视讯去做就好,现在搞的这么煞有其事,搞的双方都兴师动众,全因罗康安介入,硬是跑到秦仪那讨了句话。

    会长要看方案?会长突然关注这个,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秦氏广告处不全力以赴当做要事来办都不行。

    秦氏是阙城视讯的大金主,自然也被折腾了起来。

    “好了,就这样吧。朱莉小姐,辛苦了。”罗康安起身,笑着伸手与朱莉握手。

    一旁的晋骁立刻紧盯。

    林渊则在关注晋骁的反应,他已经把饵抛出去了,就是要测试晋骁的反应。

    首先是要确认是否是晋骁说的缘分,其次是晋骁是在竞标之后出现在这里的,他要确认是不是冲秦氏来的,或者说会不会打巨灵神炼制秘法的主意。

    他要看罗康安与这边的接近,晋骁是排斥还是接受。

    朱莉笑着伸手与罗康安一握,罗康安稍捏她手便放开了,彬彬有礼地点头道:“告辞。”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林渊也跟着离去了。

    朱莉愣了一下,还是快步跟了过去,毕竟是秦氏的副会长,她要送送。

    一直到把罗康安送上车,目送了罗康安离去,朱莉还有点不习惯。

    罗康安近期的改变,不再对她有任何表示,一本正经的与这里沟通交流,正儿八经的办事态度,令她的各种暗暗防备全部落空,这变化的确让她有些不适应了。

    “你有没有感觉他变了?”朱莉忽回头问身边的晋骁。

    晋骁冷冷道:“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本性难移?你相信一个人能突然无缘无故的改变自己吗?”

    朱莉:“什么意思?”

    晋骁:“欲擒故纵罢了,小心点。”

    是吗?朱莉心里自问了一声……

    方案的正式文本很快出现在了秦仪的案头。

    秦仪从一摞文件中拿到这本打开一看,便皱了眉头,抓起电话打给了白玲珑,问:“广告处的文件怎么送我这来了,没人处理了吗?”语气有点严厉。

    她本来就很忙,处理不完的事情,如今连这种小事也要送她这来,都这样搞的话,这么大的秦氏那么多的事她应付的过来吗?秦氏各部门养那么多负责人是干什么的?

    电话里的白玲珑忙道:“会长,你忘了?上次罗副会长来找你说过这事,你说让拿出一个方案给你看的。”

    秦仪想起来了,语气缓了,嗯了声,“知道了。”挂了电话。

    白玲珑也很快从外面进来了,看有没有事。

    秦仪还是把方案看了看,看完后,提笔批阅了一行字,让自行斟酌处理,没提出任何意见,便将文本扔到了一边处理好的那堆上,这才抬头问道:“罗康安还在打朱莉的主意?”

    居然还包下了一间高级餐厅一起享用晚餐?这样的事,瞒不过这边,这里很快就发现了罗康安是冲朱莉去的,秦仪在冷眼旁观。

    白玲珑:“还在借着广告处和朱莉联系,不过…”

    秦仪盯着她,不知她为何吞吞吐吐的。

    白玲珑竟忍不住一根手指抠了抠盘发下的头皮,“据报,现在和朱莉那边一直是正常的工作联系,私下没有任何接触,好像就是冲工作去的,一本正经的工作态度,现在看不出有什么不轨企图。”

    秦仪放下了笔,靠在了椅背,在思索,也有点搞不懂了罗康安是在唱哪一出……

    竹林内,落叶飘零,萧雨檐负手在林中漫步思索着什么。

    助手曾英长快步来了,到他身边报道:“会长,查到了,那个罗康安果然另有不一般的底细。”

    “哦!”萧雨檐止步,问:“什么底细?”

    曾英长:“是龙师!罗康安在灵山的老师竟然是龙师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