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九八章 老大,我很佩服你的眼光

跃千愁2019-09-30 15:39:23Ctrl+D 收藏本站

    “小仪,该回家了。”

    白玲珑进了秦仪办公室,对沉默在办公桌后的秦仪提醒了一声。

    此时夜已深,事太多,秦仪又加班忙到了半晚上,她不喜欢把今天能处理的事情滞留到第二天,当天事当天毕,近期事多,所以几乎每天都处于加班到很晚的状态。

    秦仪静静回了句,“玲珑,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白玲珑一怔,旋即若有所悟,“好。”应了声,便退下了,轻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安静了一阵的秦仪伸手拉开了办公桌的一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块倒扣的相框,端在了桌子上静静端详着。

    相框里是一个漂亮女人抱着一个漂亮小女孩的照片,是母女两人的照片,母女两个都笑很开心。

    小女孩是小时候的秦仪,漂亮女人是她的母亲。

    那个时候还没有拍照这一说,但好在仙界方方面面的技术一直有条件领先于人间,譬如一辆车不需要加油什么的,几块能量灵石就能让车行驶很久。

    存储影像的术法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不过那时的一些术法不是普通人能享受到的,好在秦家那时有了条件,有一次秦道边花费不少钱请人带了法器来为全家人录制下了一段影像留念。

    得益于这段影像的存在,秦仪利用如今的技术手段把母亲的生前和自己在一起的画面制作成了照片。

    若非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觉得自己怕是连母亲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家里因为柳君君和父亲关系的改变,没人会再把母亲的照片给摆出来,某种程度上她也不想让柳君君难堪,所以只有自己的卧室抽屉里和办公室的抽屉里放有母亲的照片。

    手指触摸着照片上母亲的笑容,秦仪眼眶红了,口中呢喃着呼唤了一声,“阿娘…”

    呼唤声出口,瞬间香肩颤抖,泣不成声,潸然泪下。

    今天对她来说,格外有意义,周氏和潘氏烟消云散不说,她今天收到消息,周满超和潘庆在狱中离奇自尽了。

    这种突然双双死亡的方式说是自尽,别说普通民众不信,她自然更清楚,那两位是被人给杀了灭口。

    某种程度上来说,周满超和潘庆的家毁人亡,她是幕后的主要推手。

    母亲当年的死,说是与其他竞争者有关,可这背后是不是和周氏、潘氏有关,她不知道,就算有关,也不知是周氏干的还是潘氏干的。

    但是如今,就算有关也过去了,她报了仇,可是就算再报了仇又怎样?母亲终究是回不来了!

    如今能做的,只能是对着照片告慰冥冥中的英灵。

    好一阵后,她情绪渐渐平复后,抹去了泪,相框也放回了抽屉里。

    起身打开了后面的书架,入内进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眼眶红红的自己,自己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话,“我是秦仪,我是秦氏的会长,许多人在看着我,我不能表现的软弱……”

    这样的话,对着自己反复说了几遍,自我催眠似的,让自己重新聚集起了精气神,才打开了水龙头,不断捧水洗脸,要洗干净自己哭过的痕迹。

    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她是秦氏的会长,她不想让人看到她哭泣的样子。

    待重新把自己给收拾利落后,回到了外间的办公室,站在窗前,抱臂眺望着窗外的阑珊灯火。

    从今天开始,打压秦氏的周氏和潘氏烟消云散再也不存在了。

    从今天开始,整个昆广仙域的商业圈内,秦氏是首屈一指的龙头老大!

    深吸了口气,秦仪转身离去,下班……

    偌大个周氏和潘氏,因为资金链断裂,说垮就垮了,尤其是潘庆和周满超的死,消息传开后,整个昆广仙域震动,街头巷尾逐渐开始议论纷纷。

    清晨大早,刚开张不久的成衣铺内,阎浮手拿鸡毛掸子,东扫扫,西掠掠,貌似打扫卫生。

    门口一人快步闯入,不是别人,正是才出去没多久的项德成,进来便急急一声,“老大,今天不开张了,关门谢客。”

    阎浮没问怎么回事,知道他这样说必然有原因,当即与项德成一起联手关门。

    将门反锁死后,两人匆匆去了楼上,钻入一间屋内停下了,阎浮才盯着他,等他说话。

    然项德成却是一脸的欲言又止。

    阎浮终于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项德成颓然道:“老大,潘氏垮了,潘庆在牢内自尽了。还有周氏也垮了,那个周满超也在牢内自尽了。”

    阎浮有点怀疑,“两个人都在牢内自尽,怎么可能?”

    项德成也不解释了,快步到一旁打开了光幕播放,找到了新闻,让阎浮自己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