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一九九章 喜事上门

跃千愁2019-10-02 03:08:01Ctrl+D 收藏本站

    区别?项德成知道,但更想知道他想说什么。

    阎浮:“侠者,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不是那些为了钱而不择手段的散修,我们之所以愿意冲潘氏的悬赏来,是因为不但能赚钱,而且还能救人。做事也不能半途而废,我们若是放弃了,那潘凌月就真的没救了。”

    项德成嘴皮子动了动,但没出声,其实想说,我们一开始不就是冲高额赏钱么?不是说得到这笔赏钱这辈子就不用再冒险了么?

    阎浮:“救潘凌月,既是求仁,也是求财。凭潘家的家底,我不信潘凌月手底下能没点底子,只要能救出潘凌月,哪怕潘氏没了,潘凌月还能拿不出一点酬劳?”

    项德成犹豫道:“大哥英明,言之有理,只是…大哥,潘家没了,抓潘凌月的人还有必要留着她吗?会不会把潘凌月给灭口了?”

    阎浮:“若真的死了,再放弃也不迟,半途而废不是我们的作风,想成事就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

    项德成点了点头,“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阎浮:“我们已经有了好的开始,和那个陆姑娘已经越来越熟了,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和一流馆打成一片,到时候再伺机行事也不迟。走,开门开张。”

    “好。”项德成应下,转身下楼了。

    他一走,阎浮双肩明显垮了下来,明显叹了口气的样子,也慢慢出了房间……

    画面上安静了,林渊问:“没了?”

    “没了。”陆红嫣嗯了声,走去关了光幕。

    林渊:“这两个家伙瞎扯了一通什么鬼东西?”他有点想不明白,不知两个家伙在想什么呢。

    转身的陆红嫣莞尔笑道:“想法还是挺锲而不舍的。”

    林渊:“你认为他们说的是真的?”

    陆红嫣反问:“王爷认为是假的?”

    林渊沉吟不语,说实话,很不理解,可若说是假的,这演技未免也太拙劣了一点,有这样作假的吗?什么乱七八糟漏洞百出的道理,狗屁不通的逻辑,不像是骗外人,反倒像是在骗自己。

    陆红嫣又问:“王爷还记不记得他们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盯着你的?”

    林渊懂她的意思,回忆了一阵后,微微颔首道:“还真是潘凌月失踪,潘氏发出悬赏后出现的…这两个家伙还真是挺有耐心的,有这耐心干点什么不好。”

    陆红嫣抿嘴一笑,“人家说了,侠者,有所为有所不为的。”

    林渊:“哪冒出这么两个另类来,他们两个叫什么?”

    陆红嫣:“不知道,现在公开用的名字肯定是假的。若真是游侠,想必是在雾市盟过誓挂过名的人,只要把他们照片拿去雾市那边打听下,应该很快就能知道。不费什么事,要不要查一下?”

    林渊嗯了声,算是同意了。

    就在这时,两人双双回头向院子方向,只听院子里似乎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女人声音。

    “饭点,正忙的时候,她怎么在这个点来了?”林渊嘀咕了一声,显然是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

    陆红嫣立问:“谁?”

    林渊:“路口‘满口香’酒楼的老板娘,名叫关荷娘,辰叔以前偶尔会去她那要点小菜,喝点小酒,我小时候在她那跑过堂,人还算不错。她是个寡妇,以前有人撮合过她和辰叔,辰叔看不上,就没成。”

    陆红嫣哦了声,饶有兴趣的样子去开了门,显然想看看是什么人。

    林渊也跟着出去了。

    两人出门看到了张列辰从大门口陪了个妇人进来,两人有说有笑的。

    妇人样貌还算可以,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走路还喜欢扭个腰肢,就是看着年纪大了些,说话的声音笑咯咯爽脆。

    关荷娘也一眼瞅见了林渊和陆红嫣,立刻哟了声,“小林子,可算见到你了。”

    双方凑在一起,林渊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老板娘。”

    关荷娘啧啧有声的上下打量,“小林子,我可是听说了,你现在出息了,成了灵山学员,还成了秦氏副会长的助手,也听说回来了一段时间,却从未去看望过我。一些老街坊邻居可都在说闲话呢,说你如今出息了,懒得搭理我们这些街坊了。”嘴里说着,一双眼睛却在好奇地打量陆红嫣。

    林渊回来后也确实没有再和大家来往过,也实在是聊不到一块去了,虚与委蛇的客气个没完他也不愿应付,微笑道:“没有的事,忙,没时间。”

    关荷娘扯了一下林渊的袖子,朝陆红嫣抬了抬下巴,“长的跟仙子似的,谁呀,不介绍介绍?”

    张列辰在一旁嗤声道:“就你这好打听,街头街尾的事你能不知道?就不要没话找话了。”

    关荷娘朝他瞪眼,“张老抠,问问不行吗?”

    陆红嫣已然笑着行礼,“陆红嫣见过老板娘。”

    “哎哟,你看这知书达礼的样子,不要客气,不要客气。”关荷娘赶紧过去双手扶,自来熟的挽了陆红嫣的胳膊,“你看这长的好看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听说是仙都来的,能看上我们小林子,是小林子的福气。街口上的‘满口香’酒楼,就是我开的,有空来玩……”叽里呱啦的没完了。

    张列辰看的直摇头,回到熬粥的小炉子旁坐下了,林渊也知道关荷娘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完没了,也不好催什么,也走到了炉子旁坐下了。

    陆红嫣倒是一脸的耐心,笑着在那奉陪。

    啰嗦了好一阵后,关荷娘才挽着陆红嫣过来,陆红嫣很识趣,赶紧去一旁再搬了张椅子过来。

    关荷娘坐下后,鼻翼翕动,嗅了嗅香气,瞅了眼锅里的粥,“张老抠,我难得来一趟,你就请我吃这个?”

    张列辰顿时没好气道:“鬼知道你会过来?再说了,你自家开酒楼的,跑我这里蹭吃蹭喝好意思?”

    “嘿,说到蹭吃蹭喝,红嫣呐,我倒是要说说这个老抠。”关荷娘立刻转向了陆红嫣,嘴皮子噼里啪啦,“以前呐,这老抠跑到我酒楼吃吃喝喝不付钱,说记账,说年底一起结算,我想啊,都一条街上的街坊,一流馆在这里也跑不了,就答应了他。谁想到了年底结账的时候,他跟我打了个赌,我上了他的当,但也没说的,我愿赌服输,一整年的吃喝钱当赌注给免了。后来,他吃吃喝喝还要记账,我不依了,你猜他怎的,要让他掏钱,他干脆不来了。”

    陆红嫣笑道:“还有这样的事?”

    张列辰嘟囔道:“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有什么好提的,就你话多。”

    关荷娘立刻问林渊,“小林子,你自己说,他是不是这样的人?”

    林渊微笑道:“辰叔是比较节约。”

    张列辰立刻喷关荷娘,“听到没有,我这是节约!”

    关荷娘打了下林渊的胳膊,“他欠你的工钱结给了你?”

    张列辰当即打断,“别瞎扯,饭点,你店里正忙的时候,跑来干嘛?”

    关荷娘:“歇了,烟囱不好,乱跑烟,烟蹿进厅堂里,客人叫骂,正让人把烟囱拆了重修,暂歇一天。”

    张列辰“歇到我这来了,心里没鬼才怪。”

    关荷娘瞪眼,“怎么说话的?”然转瞬又笑嘻嘻,“不过还真别说,张老抠,有好事找你。”

    张列辰斜睨,“好事?你能有好事找我?”

    关荷娘也不避讳,拉了屁股下的椅子,挪到了张列辰边上紧挨着,“给你找个一起过日子的女人要不要?”

    张列辰一口回绝,“不要!”

    关荷娘抬脚踢了他脚一下,“正儿八经的,没跟你开玩笑,我一远房表妹过来投奔我了,家里男人早年过世了,如今孤苦无依的,长的也不赖,最重要的是脾气温顺,一般女人受不了你这脾气,但她那性子肯定能受。”

    林渊与陆红嫣面面相觑。

    张列辰:“有好的,你能想到我?不要!”

    关荷娘:“能不能有点良心?我实话实说了吧,她这不是嫁过人,不能再嫁了么,年纪也不小了,条件好的也看不上她。条件不好的,我也不愿委屈她跟人窝在山洞里或一小屋里熬下去,我希望她至少能体面点。你人虽然抠了点,但好歹条件还行,这一流馆有门有户的还有院子,而且房间多,空着也是空着,多个人跟你一起过日子,还能帮你打扫打扫,不挺好吗?”

    张列辰还是那句话,“不要!”

    关荷娘刚瞪眼,谁知林渊突然出声插了一句,“辰叔,不急着拒绝,要不先看看人再说吧。”

    对这话,关荷娘表示赞赏,“你看,还是小林子懂事。”

    陆红嫣也出声劝道:“辰叔,我和林子不能在这里陪您一辈子,若真能遇上合适的,也是好事,可以先看看的。”

    “对呀!”关荷娘击掌,“张老抠,这么说吧,我表妹我肯定不会亏待,平常在我酒楼帮帮忙,我开她工钱的,酒楼也不缺吃的,她可以吃在酒楼,你不用多什么开销。还有,她性格温顺,你只要开口了,她肯定把工钱交给你来支配的,家里多个人帮你挣钱,还能多个人帮你打扫打扫,多好的事,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张列辰瞅了瞅林渊和陆红嫣的反应,见两人略有期待,顿时沉默了,似乎真的被关荷娘给说的心动了,支支吾吾道:“真要长的不赖,能看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