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两百章 表妹到

跃千愁2019-10-02 03:08:11Ctrl+D 收藏本站

    一看这态度,关荷娘顿时乐了,“行,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收了收乐呵呵张扬的手脚,又盯着那锅粥问,“还要熬多久,好了没有?”

    张列辰嘴张了张,似乎想拿话顶回去,但罕见的忍住了。

    林渊则给了陆红嫣一个眼色,陆红嫣会意,当即一副帮张列辰打听的样子,问关荷娘她那表妹叫什么、多大了、哪里人氏之类的。

    两个女人在那聊个没完时,粥也好了,林渊起身找来碗筷,一碗碗盛好,与众人分食。

    天色大黑了,四人围着的炉火彻底熄灭才散伙,关荷娘回了。

    陆红嫣帮张列辰清洗完锅碗瓢盆之类的才回了房间,关了门凑林渊跟前问:“你觉得有问题?”

    她知道林渊不是多事的人,主动劝说张列辰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了什么。

    林渊坐在了椅子上,拨弄着手腕上的镯子,“我正担心有人要冲我这里来,立刻就有人找上门,你难道就没一点怀疑?”

    陆红嫣颔首,“的确。如果没有眼前的事,如果我们不知道什么,自然不会多想,反而会认为老板娘是好心,现在撞上来的确可疑。还有,那个老板娘,你打小就认识,若她的表妹真有问题的话,那个老板娘搞不好也有问题。”

    林渊:“我不在的时候,你多加小心。”

    “嗯。”陆红嫣表示知道,之后回头小忙了起来。

    弄出了成衣铺里两人的照片,摸出一只备用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变了嗓音,“你还在雾市那边吗?好,我发两张照片给你,有两个人,可能是游侠,可能在雾市那边挂过名,你去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两人的情况,尽快给我回复。”说罢挂了电话,将两张照片发了过去。

    待收到确认接收到位的消息后,她才挂了电话去沐浴。

    林渊没过问陆红嫣找的什么人,相信陆红嫣既然能这样直接找到对方,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对方核查的效率很快,半夜时分,盘膝打坐的陆红嫣被电话动静打扰。

    她迅速睁眼,赶紧抓住了手机的动静,看了眼对面同样在盘膝打坐的林渊,生怕打扰了。

    不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这次和林渊见面,她感觉林渊勤快了好多,发现只要一有空,林渊就会进入修炼状态。

    看了看来电,她接通放在了耳边,又变了嗓音,“是我,哦,说…嗯……嗯……阎浮和项德成,确认吗?好,知道了。不用再麻烦,没什么事。”

    她刚挂了电话,闭目中的林渊开口了,“已经有结果了?”

    陆红嫣在榻上跪爬着到了他边上曲腿而坐,“嗯,两人的确是游侠,都在雾市游侠坊挂了名的,那个长相冷酷点的名叫阎浮,另一个叫项德成,在游侠榜上谈不上什么排名,就是一般的盟誓挂名。”

    林渊收功睁开了眼,“底细如何?”

    陆红嫣身子倾倒侧卧,头枕在了他的大腿上,“没什么复杂底细,就是普通散修出身。”

    林渊:“在游侠坊出手的东西多吗?”

    陆红嫣:“没什么出货记录。”

    所谓雾市,其实就是仙界的黑市,一些人会把不知怎么弄来的黑货给拿到雾市去销赃,也有些人会去买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譬如人间走私来的物品。

    而所谓的游侠坊盟誓挂名,就是说你要成为游侠,要挂侠名就要接受一些规则,不能干丧尽天良的事,发誓挂名了,成了游侠榜上的一员,你以后弄来的东西就都可以直接拿到游侠坊去出手,游侠坊会给你个良心价,方便快捷又安全,不用担心找买家,也不用担心不清楚对方底细的交易会被黑吃黑之类的。

    成为游侠,也不是盟过誓就完了的,你要把你的底细托付给游侠坊确认,一旦出手给游侠坊的东西被发现是作恶得来的,或被游侠坊发现干了什么超过底线有违游侠规则的事,游侠坊立马会组织力量对你进行追杀。

    而盟誓挂名时留下的底细,往往也会给被追杀者造成极大困扰。

    当然也有人干欺瞒的事,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欺瞒过关了。

    林渊听后迟疑,“是这两人真的干净简单,还是无能或隐藏的很深?”

    陆红嫣一手攀在了他的膝盖上,笑道:“不是每个人都能风云滚滚的,王爷深水里见惯了大鱼,怕是见谁都误以为能翻起浪来。这事我来处理,我抽空就去试试他们深浅,如果合适的话,我们这边正缺人用。”

    ……

    次日上午,林渊上班去后不久,关荷娘又来了,带来的还有个妇人,把她的那个表妹虞水清也给带来了,动作有够神速的,搞的想出门的陆红嫣不得不留下了看情况。

    如同关荷娘说的,长的的确还不赖,中等个头,白白净净的脸盘子,略有岁月痕迹,年纪看起来比关荷娘年轻不少,跟在关荷娘身后一副怯生生的样子,说话轻言细语绵柔柔的声音,似有些尴尬不自然。

    见上面的张列辰也有些不自然,手中拿的蒲扇柄不时往身后挠自己的后腰。

    正儿八经来说,张列辰在他这个年纪的男人中长的也不算差的。

    坐下茶喝半盏后,见面的对象都不太说话,关荷娘忍不住了,问:“两位到底什么态度,倒是说句话啊!”

    张列辰一张老脸极不自在,不时瞥瞥陆红嫣的反应。

    虞水清倒是低声给了句,“一切全凭姐姐做主。”

    关荷娘手往桌上一摁,站了起来,“那就这样说定了,妹子,你就先在这里住下了,两人先熟悉熟悉了解一下彼此,觉得合适就在一块,觉得不合适就一拍两散。”说罢扔下人就要走。

    张列辰顿有点手足无措,陆红嫣在旁观各人反应。

    “姐姐…”虞水清紧张地站起喊了声,脸色略有羞红,貌似在问,你就这样把我扔下走了?

    关荷娘呵呵一乐,“又不是大姑娘嫁人,害臊什么?你一个嫁过人的,又不能再嫁,就是找个伴,就是找个人一起搭伙过日子寻个心安,很简单的事情,没什么好讲究的,就这样定了。对了,今天不用去酒楼帮忙了,留下熟悉一下,明天再开始去我那帮忙。”

    回头又对张列辰道:“张老抠,人我可是交给你了,对人好一点,别死抠死抠的。红嫣,我店里还有事,先走了。”对陆红嫣挥手打了个招呼便荡动着裙摆而去。

    陆红嫣忙起身送她,将她送出了大门才返回厅内,只见男女对坐,一个看着门外,一个低头,都不吭声。

    “那个,辰叔…”陆红嫣对着虞水清动了动下巴,暗示,接下来该怎么办?

    张列辰闷闷道:“你去把左边那间屋收拾出来吧,我去前面铺子招呼下生意。”也起身赶紧走了。

    陆红嫣又给虞水清倒了茶水,交代一下后,便出了大厅去了左边房间收拾打扫。

    不一会儿,虞水清也来了,先动手干活了,才低声道:“红嫣姑娘,不用麻烦,我自己打扫就行。”

    陆红嫣自然是不用,然人家要抢着干活,她也只好作罢,主动与人搭话聊天,“虞姨,这一流馆还行吗?”

    虞水清嗯了声,“在城里能有个庭院,挺好的。”

    都是女人,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之后,算是渐渐熟络了起来,虞水清言谈间也放松了不少,陆红嫣还开玩笑活跃了一下气氛,说这里也许住不了几天,你就要跟辰叔住一个房间了。

    谈笑间,陆红嫣乘人不备做了点手脚,木架上的一件摆设突然掉了下来,直直朝虞水清脑袋砸去,陆红嫣手疾眼快,一把拉开了她,单手接了掉下的东西。

    趁这机会,陆红嫣施法注入虞水清体内查探了一下,要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如关荷娘说的不是修士。

    结果证明没假,这个虞水清不是修行中人。

    药铺内,躺椅上摇着蒲扇的张列辰有点翻来覆去,最终躺不住了,跑到了门口透气,时而无语仰望苍天,唉声叹气良久后,嘴里嘀咕出一句,“两个混蛋东西还真能给我找事…”

    后面脚步声传来,他回头看去,只见陆红嫣来了,并告知一声,“辰叔,来客了,我去买点菜吧。下厨的事我不行,恐怕还要劳您亲自动手。”

    张列辰嗤了声,“你还真客气。”

    陆红嫣叹道:“我不是客气,我们不吃不喝没关系,可人家不是修士,一顿不吃饿得慌。”

    张列辰没好气道:“不用下厨,你直接去‘满口香’酒楼拿现成的去,他妹妹来了,请一顿不正常吗?”

    陆红嫣无语,发现叫他老抠还真没错,这也能省?哭笑不得道:“行,我出去看着安排。”

    回了院子里后,又跟虞水清打了个招呼,这才驾车出门了。

    经过成衣铺门口时,她偏头多看了两眼,之后驾车之余摸出手机给林渊打了个电话,告知了一声情况,说人已经来了住下了。

    放下手机后,才加速在城内溜达了起来,离饭点还早,她还有点事要布置,要招募临时用的人手。

    找了个地方停车,遁入僻静地再出现时,已经易容成了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