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零一章 果然高明

跃千愁2019-10-02 08:54:28Ctrl+D 收藏本站

    林渊下班回来,陆红嫣照例走了过去迎接。

    林渊看到了一流馆多出的一人,正在洗菜忙碌,明显是在准备下厨,不见张列辰。

    他停车时,陆红嫣低声给了句,“就是她。”

    林渊低声问:“辰叔呢?”

    陆红嫣:“可能是害臊,赖在药堂那边很少过来。”

    林渊有点好笑,偏头示意了一下,陆红嫣遂领了他过去和虞水清打招呼,当二人面介绍了一下双方。

    虞水清羞赧放不开的样子,林渊也就客气了一下,便回了屋里。

    待陆红嫣跟进来,立刻交代道:“以后吃的东西,你要多几分小心。”

    陆红嫣:“放心,我会验过。没其它事我先过去帮忙了,辰叔又不露面,人家刚来不好把人家当下人用。”

    林渊嗯了声,陆红嫣这才出去。

    到了餐点,张列辰说不饿,不想吃之类的,但是被陆红嫣给拖了过来,四口人围了一桌,吃的很安静,都没什么话,陆红嫣和林渊有心挑起话题来,然也掀不开什么动静,气氛有点古怪。

    饭后,虞水清和陆红嫣又抢着收拾锅碗瓢盆,最终两人一起清洗,边干活边聊了一阵。

    忙完回到屋内,见林渊坐在椅子上不知在想什么,陆红嫣从后面趴在了他的肩头,与之耳鬓厮磨,见他不排斥,她干脆绕到前面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侧身搂抱着他,身子有些不安分。

    林渊被她撩拨的来了兴趣,突抄起她的大腿起身,将人横抱在了臂弯,在陆红嫣含情脉脉的明眸目光中,两人倒在了榻上翻滚……

    云雨小恬,陆红嫣起身沐浴之后,打开了光幕,光幕里出现了虞水清房间的情况。

    林渊:“你在她房间做了手脚?”

    陆红嫣:“确认过了,不是修士,有些手脚她很难发现。”

    见她有把握,林渊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收拾后又进入了盘膝打坐修炼的状态。

    而陆红嫣又调出了成衣铺那边的监控,回放查看内容……

    次日,虞水清一大早起来给大家准备好了早餐才出门,临走前说了下,要去满口香酒楼做工去,可能要晚饭后才能回来。对此,陆红嫣表示理解,酒楼嘛,肯定要过了晚上饭点后才能消停下来。

    之后,陆红嫣也出门了……

    又跟到了秦氏,目送林渊骑着小驴子进去了,项德成只能是不做停留的离去,秦氏他也进不去,尤其是竞标开始后,秦氏的防范越发严密,外人未经允许基本上没有混入的可能。

    他也就是例行行事了,其实吧,他也不愿上心了,觉得没了意义,嘴上不说而已。

    照例又回到了城里转悠,到处走走晃晃,感受生活气息,做良民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树下一个老阿婆,每天早上都会摆摊卖一种亲手制作的果浆,项德成感觉味道不错,每天都会来吃上一碗,就坐在树下慢吞吞的享受。

    旁有两个路人经过,一人道:“就是她,已经垮的潘氏的三小姐,我亲眼见过的。”

    另一人唏嘘,“怎么会落魄到这个样子?真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啊!”

    坐在小板凳上端着碗的项德成猛抬头,继而放下碗,扔下三珠钱,起身快步跟了上去。

    跟在两人身后听了阵交谈后,他上前打了招呼,“两位朋友,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们在谈潘氏的三小姐,不知有没有听错?”

    一人道:“是啊,潘凌月,怎么了?”

    项德成:“你说你刚才看到了她,她不是已经失踪了吗?”

    那人道:“是啊,不知又从哪冒了出来,我们就刚刚遇见的,衣衫褴褛的,差点没认出来。”

    项德成讶异,“刚刚?不知在哪遇见的?”

    那人指了远处,“就在那条山路,见到她慢慢往山上走,估计还在上山的路上吧。你问这个干嘛,你认识?”

    项德成忙摆手,“没有,不认识,不认识,就是好奇,打扰了打扰了。”拱了拱手后转身而去。

    待避开了那两人,他快速疾行,朝着对方指点的山路飞奔而去。

    一路上山没看到人,直到快到山顶,看到了山顶的一座院子,才见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背影,乱蓬蓬的头发,站在门口等通报的样子。

    项德成赶紧藏身在了一棵树上观察。

    院门口出来了一个瘦小个子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衣衫褴褛的女子,隐听到哈哈大笑道:“潘小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落脚?”

    项德成略惊,还真是潘凌月?

    他没看到人的正面,之前听人说是潘家三小姐,如今又听到人称呼,基本上确认了就是潘凌月。

    也不知道潘凌月跟对方说了些什么,突见瘦小个男子大手一挥,门口两名守卫立刻上前架了潘凌月往里拖。

    只听潘凌月呼喊声隐隐传来,“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项德成差点闪身而出搭救,但终究是忍住了,搞不清对方深浅,不敢贸然行事。

    人带进去了,门口又安静了,他躲着观察了一下那座园子的情况。

    然而没多久,那个瘦小个子的男子又出来了,一路快步往山下而去,急忙忙有事的样子。

    项德成避开下山的路,在林中侧面尾随而去。

    一路跟到了街头,混在街头来往的人中继续跟着,一直见到瘦小个子的男子进了一家铺子,只见铺子里的掌柜拱着手,与那男子有说有笑的,之后请了男子去后面。

    项德成观察了一阵,迟迟不见男子出来,遂转身到铺子对面的僻静处,摸出了手机,直接联系上了阎浮,“老大,我见到潘凌月了……无意中发现的,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他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下,收了手机后便逗留原地等着,等铺子里的人出来,也是在等阎浮过来。

    成衣铺柜台后面的阎浮慢慢放下了手机,一脸怅然,潘凌月居然出现了?

    若仅仅是出现也就罢了,出现后平安了,也就没他们什么事了,谁知好像又被人给抓了,这叫什么事?

    现在不管好像又不合适了,谁让他已经对项德成把大话给说出去了。

    其实吧,有些事他也只是硬着头皮硬撑着,硬摆着那个范。

    许多时候他也挺迷茫的,前途迷茫,也不知道干什么好,偏偏还有一个忠心耿耿跟随且一直很敬佩他的兄弟。

    他是领路的,他是带头大哥,鼓气的话说过,装范的话更是说过不少,有点把自己给架的下不来了。

    就在他迷茫的时候,做梦也没想到堂堂游侠随便开了家卖衣服的商铺,本是做掩饰的活,居然很意外的把生意给做的不错,居然于迷茫之中撞到了一个方向。

    他也认为潘凌月找不到了,也打算就这样顺台阶下了,这样过下去挺好的,所以才敢对兄弟把话说那么满,谁知潘凌月又出现了,还被人抓了,最关键的是还被项德成给找到了,让他怎么办?

    谢客!关了店门,匆匆离去了。

    找到项德成时,那个男子已经从铺子里出来了,项德成把人给跟丢了。

    他挺尴尬的,恭维了一句,“大哥果然高明,潘凌月果然还活着。”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阎浮冷冷一句,当机立断:“抓人的地方在哪,走,带我去。”

    两人当即又奔那座山顶去了。

    然而到了地方,两人躲躲藏藏观察了一阵,发现有些不对,那座庭院安静的有些不像话,门口连守卫也不见了,连个把门的都没有。

    感觉不对,阎浮又吩咐项德成假意成上山游玩的接近打探。

    于是项德成晃到了山路上,慢悠悠上了山,抵达院门口东张西望了一下,还喊了话,“有人吗?”

    连喊几声,都没任何人回应,他尝试着走了进去。

    稍候,项德成出现在了院子里的屋顶上,朝阎浮这边招手。

    阎浮从藏身的地方闪身而出,直接飞掠进了院子里与他碰头。

    项德成告知:“大哥,空了,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阎浮立马闪身落地,四处查看,发现到处空荡荡的,好像搬家了似的,连家具都没了什么。

    “嗨,你当时就应该在这里盯着再联系我,对方像是抓了人便走了。”阎浮跺脚一声。

    项德成挠了挠头,有点尴尬道:“那现在怎么办?”

    “按你说的,那个铺子的掌柜应该认识这里的人,走!”阎浮一声招呼,两人立刻下山而去。

    到了山脚,遇见捡拾山货的老人家,阎浮抬手打住,暂停离去,上前主动拱手询问:“老人家,请教一声,这山上的宅院是谁家的?”

    老人家客气着拱手回了回礼,才愕然道:“山顶的宅子一直空着的,没人住啊!”

    阎浮疑惑道:“这么好的宅子,怎么可能没人住?”

    老人家笑道:“两位怕是有所不知,这里本是曹府,原本住的可是大人物,听说整个不阙城台面下的各路货色都要听这家主人的招呼,后来仇家找上门,把姓曹的也给杀了,就几个月前发生的事。这里本来被封了,城卫要将它给拍卖,但是流拍了,死的人太多了,不吉利,没人要,一直卖不出去,你们要是不信,向四周的人打听打听就知道老汉说的是不是真的。”说罢摇了摇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