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零三章 倒计时

跃千愁2019-10-03 09:39:34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林渊回来,陆红嫣也把这监控内容给他看了。

    林渊看后问道:“和他们招呼上了?”

    “嗯,试了下深浅……”陆红嫣把过程大致说了下,“从过程来说,虽然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基本上可以肯定,还真有可能是冲潘凌月来的。”

    林渊不解,“冲潘凌月来的,盯着我干什么?相关的那些个势力都不知道是我干的,他们两个游侠怎么会知道是我干的?”

    陆红嫣:“这就不清楚了,恐怕真相只有他们两个自己清楚,目前还不方便对他们提到你,我也不好问。也正是因为这个,我才要试探试探,潘凌月已经落入了他人手中,看这样之后他们还会不会再盯着你,若还盯着,那就肯定有问题。”

    这事暂时成了两人心头的一个疑团。

    两人不知道的是,阎浮本心其实没太大的救潘凌月的念头,只是牵强附会随便找了个人。

    换句话说,因为觉得盯着林渊不太可能找到潘凌月,所以他才盯林渊……

    竹林,雅静,萧雨檐坐在屋檐台阶上静默着,来了这里后,整个人长期处在一种思索的状态。

    林中,与人碰头,吩咐了人去办事的曾英长走了来,双手递出一只拳头般大的金属匣子,“会长,你让人取的东西已经送来了。”

    萧雨檐接到手,在金属匣子雕纹上一阵摸索,里面传来一阵咔嚓声,盖子松动,被他慢慢打开了,只见里面装了半盒膏状的半透明状黑糊糊似的物体,细看能发现是透明物体里面有许多很微小的黑点点,才看着有发黑的感觉。

    曾英长看到东西后才知道是什么,唏嘘道:“会长,这可是好东西啊,能收集这么一盒可不容易啊,这次要用掉吗?”

    萧雨檐翻手凭空抓出一颗鸡蛋大小的红色珠子,摁入了黑糊糊似的膏状物体中,“幸好炼制场在城外,若是在不阙城内,城内人口太多了,我还不敢用这东西,会臭名远扬,会惹得人神共愤。

    仙都一战,我们元气大伤,还没缓过来,再让弟兄们硬碰硬损耗不起了。何况,仙都的战败的确可疑,谁知这次是不是圈套,没把握我是不可能轻举妄动的。事要成,钱我要,东西我也要,一样都不能少!”

    存好红色珠子,他又重新将金属匣子给锁好了,递给曾英长,认真交代道:“炼制场还在施工中,各种东西进出频繁不易察觉,正是方便带入的时候。你谨慎安排好,让人把这东西带进去,深埋在炼制场内不易被人发现的地下就可。记住,不能拖延,一定要在炼制场完工前埋好!”

    “明白。”曾英长神色凝重,双手捧了匣子小心收好后,才松了口气。

    萧雨檐又问:“一流馆那边什么情况?”

    曾英长:“正要向您禀报这事,人已经顺利安排进去了。”

    萧雨檐:“进度如何?”

    曾英长:“才刚进去,对方的态度有些矜持,暂时还没什么进度。”

    萧雨檐:“我不管什么矜持不矜持,一定要和那边拉近关系,一旦动手,她必须要能随时把我想要的人给带出来。”

    曾英长:“是,我会督促。”

    ……

    一流馆多了个新人,一连几天过去,张列辰和虞水清的距离难近,张列辰不主动说话,虞水清那腼腆的样子好像也难主动。不过虞水清倒是和陆红嫣的关系相处的越来越好了,一见面有说有笑的。

    而陆红嫣每晚也都还盯着监控里的虞水清观察,并不会因为两人表面的亲近而放松什么。

    “几天了,还没发现什么异常吗?”站在她身后的林渊问了声。

    陆红嫣:“按理说,如果有问题,她进了这里肯定要对外联系,但是据我在一流馆内对她的观察,她应该从未在一流馆对外联系过。”

    林渊:“她不是修士,在一流馆对外联系不安全,若有问题,谨慎些不在我们身边对外联系才是正常的。”

    陆红嫣:“若有联系,不在一流馆的话,那最大的可能便是在满口香酒楼内,我们不清楚她在酒楼内的行动轨迹,不好监控。她若有问题,那老板娘便也有问题,酒楼还有酒楼内的伙计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不好冒然接触打探这个虞水清,想在酒楼内做手脚,短时间内有难度,秦氏炼制场又快开业了。”

    林渊:“酒楼先不管了,我们掌握了先机,以有备对不备,酒楼的问题并不大。若这个虞水清真有问题,那针对一流馆的切入点就在这个虞水清的身上,迟早要露出尾巴,我们谨防着她便足够了。让她进来,就是为了便于把事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免得对方使什么我们察觉不到的阴招。”

    陆红嫣:“对了,她说她来不阙城后,还没有在不阙城好好逛过,但她白天没空,问我明白晚上能不能带她去看看。”

    林渊:“你答应了?”

    陆红嫣:“当然答应了,但可以找理由推辞掉。”

    林渊:“现在就动手吗?离秦氏炼制场开业还有段时间,在不能完全确定罗康安手上有东西前,遮无子和秦仪那边还有个指望,一旦落空就打草惊蛇了,按理说现在动手的可能性不大。有可能是在试水,答应了就去吧,手机开着,保持和我的联系,万一有事应付不了,不要硬抗,先受点委屈,我会想办法救你。”

    陆红嫣担忧道:“对方若真出动了我应付不了的高手,我一旦落在他们手上,你出手的话,怕是会把你自己给暴露。”

    林渊淡定道:“我手上还有个高手备用,不用担心!”

    陆红嫣明眸眨了眨,有些事情林渊并未告诉她,在一流馆外面做的一些事情并未都告诉她。

    大家都在设局,秦仪针对周氏和潘氏设局,萧雨檐针对秦氏设局,陆红嫣针对阎浮和项德成设局,林渊也在针对未知的对手设局,大家都不是普通人,都在风浪里打滚,经不起风浪冲袭的则被淘汰或被风浪给拍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看谁能做那只黄雀。

    林渊又提醒了一句,“你自己多留心,临近秦氏炼制场开业的时候,虞水清若再叫你出去,肯定会出事的情况下就不要去了。”

    陆红嫣迟疑:“事到临头我不去,那边面临失手,会不会干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来?”

    林渊:“若真有问题,其实是冲我来的,动你的目的是针对我。你若不去,还可以给他们一个选择试试,你想办法推诿给辰叔去。”

    陆红嫣愕然,“让辰叔冒险?这不合适吧?”

    林渊:“你是女人,落在别人手上不方便,你知道的事情太多,能避免还是避免,辰叔皮糙肉厚比较合适,放心,他若出事,我一样救他,若实在不行,我直接跟对方摊牌,辰叔不会有事的。”

    看来还是在乎自己的!陆红嫣心里涌起一丝甜蜜,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也多少有些哭笑不得,“好吧,听你的,我知道怎么做了。”

    ……

    阙城视讯,因秦氏会长要看炼制场开业拍摄方案的事,显得秦会长似乎格外看重这事,朱莉也不敢疏忽,因此也格外重视这事,再次召集了相关人员到自己办公室开会。

    旁听的晋骁慢慢转身看向窗外,离秦氏炼制场开业只剩三天倒计时了,一层暗涌的阴霾笼罩在他心头。

    散会后,办公室里清净了,桌后的朱莉注意到了窗前的他,喊了声,“喂。”

    晋骁醒神回头,第一反应便是走到办公桌前拿起茶壶帮她斟茶倒水。

    朱莉盯着他的脸,问道:“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老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没亏待你吧?”

    晋骁怔了一下,默默放下茶壶,与她对视着,忽问道:“这个世界在你眼里是什么颜色?”

    朱莉被他问的一脸茫然,四周看了看,“不就这样,窗外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有什么问题吗?”

    晋骁:“我很孤独,这个世界在我眼里是灰色的,女人对我来说就是噩梦,就像是加深灰色的乌云,飘过来,我就想躲,我很怕和女人接触。可你不一样,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身上的朝气,一个人的朝气代表着她的内心。

    接触了这么久,证明我没看错,在你眼里只有事,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烦恼,哭过了也就过去了。在你身边,能感染我,这种感觉很舒服,能照亮我,能让我不再感到孤独,其实我很害怕孤独。像你这样永远心向光明的人不多了,我想我也愿意守护。”

    朱莉愣愣着,“说什么呢?什么乱七八糟的?”转而又抿嘴笑,手指敲了敲桌面道,“不会是喜欢我,想对我表白吧?”

    晋骁面有艰难神色:“这里不适合我,也不适合你,朱莉走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见他没接自己的话茬,朱莉脸色一垮,“我说过,上班时间不要对我直呼其名。阙城视讯对你不好吗?你怎么总想着离开?真想走,你就走,我不勉强你!”

    晋骁很想告诉她点什么,很想告诉她,很有可能会有一场狂风暴雨即将来临。

    可是他又不能说,知道就算说出,也未必能让她离开,这女人的好奇心很重,只怕反而会越发让她想留下来,甚至会把事情闹的让他无法解释或难以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