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一零章 出卖辰叔

跃千愁2019-10-06 09:39:44Ctrl+D 收藏本站

    虞水清点头笑着进了门,环顾了一下室内简单却透着雅致还散发着淡淡幽香的环境,室内小小环境真正是赏心悦目,由衷赞叹了一声,“真好,是红嫣你布置的吧?”

    陆红嫣笑道:“就随意调整了一下,也没怎么布置,虞姨,请坐。”说罢斟茶倒水。

    也的确是她布置了一下,林渊一个人住的时候,不讲究什么,而她也许是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原因,生活比较讲究品味,连眼前的茶具都被她换了上好的东西。

    榻上的被褥之类的,那就更不用说了,全部换了好的。

    虞水清说不用,但盛情难却,只好接了递来的茶水。

    陆红嫣也坐下了,问:“虞姨,衣裳这么快就洗完了?”

    虞水清摇了摇头,“还没洗呢…”说罢有些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陆红嫣好奇道:“虞姨,有话不妨直说,你我之间无须顾虑什么。”

    虞水清略显尴尬道:“你刚才说让老张陪我出去游玩,他会答应吗?”

    陆红嫣明眸眨了眨,“不问问怎么知道,虞姨想要辰叔陪的话,我就去帮你说说。”

    虞水清有些局促道:“红嫣,事到如今,有些心里话我不妨对你直说了。”

    陆红嫣嗯了声,“虞姨有什么话尽管说。”

    虞水清面露些许苦涩,“表姐把我介绍给老张,至今算下来,也快要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吧?表姐一直问我和老张相处的怎么样了,我一直含含糊糊,没有正面回答,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说再等等。

    可是这么久下来,老张对我的态度,你和林子应该也看到了,一直不亲不近的,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红嫣,老张是不是嫌弃我啊,我心里真的是没底了。如果真的是嫌弃我,那就让老张直接挑明了也好,不然一直这样不清不楚的住在这里算怎么回事?还不如回表姐的酒楼住着。

    我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他抹不开脸面,不好说什么。红嫣,你刚才的话,我想了想,如果老张能陪我出去逛逛也好,两人单独相处了,说话是不是能方便些?有些事,我也想趁机问问老张,想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你觉得呢?”

    陆红嫣看了看她焕然一新的装扮,忍不住笑了。

    虞水清羞赧道:“你笑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陆红嫣摇头,“没有,没笑什么。”心里的确没笑什么,反而暗暗啧啧,对手这一套一套的布置还真是精打细算过的,简直让人没法拒绝。

    她站了起来,也拉了虞水清一把,“走,虞姨,你先回去等着,我这就去帮你找辰叔说说。”

    她也不希望虞水清单独呆在自己房间里。

    虞水清谢过,跟了她一起出门。

    院子里分开时,陆红嫣打了个手势,“虞姨,等我消息。”

    虞水清嗯了声,低个头,委屈小媳妇似的回了自己屋里。

    陆红嫣自然是款款来到了药堂,见到躺椅上的张列辰对着光幕新闻像是在打盹,可手里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又证明人没睡着。

    她拍了拍柜台,咳嗽一声,粗着嗓门道:“掌柜的,抓药!”

    “嗯?”张列辰马上开眼,翘起身左右看了看,看到柜台前乐不可支的陆红嫣,顿时又躺下了,没好气地用蒲扇指了指,“你这丫头,平常看着正正经经的,如今也学会拿你辰叔开玩笑了。”

    陆红嫣转身拖了张椅子过来,手捋长裙,坐在了他边上,“辰叔,有件美事告诉你,要不要听?”

    张列辰在躺椅上偏头,满眼狐疑地上下瞅了瞅她,“美事?能有什么美事?”

    陆红嫣:“虞姨正在收拾了屋里东西,准备今晚搬去跟你住了,是不是美事?”还伸手推了一下他肩膀,眨了眨眼睛,一副你懂的样子。

    张列辰霎时瞪大了双眼,蹭一下站了起来,就要去后堂去内宅看看情况。

    陆红嫣跟着起身,一把扯住了他袖子,“辰叔,跟你开玩笑呢,你紧张什么?”说罢笑的前俯后仰,乐不可支的样子,两条长链耳坠在肩窝晃动个不停。

    张列辰顿时吹胡子瞪眼,手中蒲扇在陆红嫣脑门上拍了几下,指着训斥道:“拿我老人家开这种玩笑!你一个女人家的,说这种话,臊不臊?”

    陆红嫣收了笑容,叹了声,“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辰叔,虞姨来一流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这样一直把人家给晾着也不是回事,总得给人家一个交代吧?”

    张列辰鼻子里哼哼着,不说话。

    陆红嫣:“今天的城里,说是有热闹看,老板娘那边给虞姨放了半天假,虞姨刚才可是来找我了,想约你一起去城里逛逛。虞姨那腼腆性子,能开这口可不容易,也只能是跟我这个女人家说说了。人家的意思也挑明了,再这样下去,名不正言不顺的,这一流馆她真的是不好意思再住下去了,回头闹出了名声她找别的男人也不容易,你不要坑人啊!

    辰叔,虞姨那人摆在你面前,你也看了这么久了,究竟怎样,你心里也该有些数了。辰叔,你们出去走走,好好谈谈去,是好是坏,你若真不喜欢,谁也勉强不了你,但不管怎么样,人家是走是留,那层窗户纸也该捅破了,您说呢?”

    张列辰怔怔看着她。

    陆红嫣也怔怔看着他。

    两人大眼对小眼一阵后,张列辰摇着蒲扇道:“非去不可?”

    陆红嫣点头,“非去不可!于情于理都该给人家一个体面的交代了。”

    张列辰回头看向了门外,“行吧,看看人家的意思再说吧。”

    陆红嫣笑了,“行,那就这样定了,不许反悔,我这就去跟虞姨说去。”说罢快步而去。

    待她身形消失在了后堂,张列辰摇着蒲扇嘀咕自语着,“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两个小王八蛋狼狈为奸不安好心,太过分了,连你辰叔也卖…”

    陆红嫣第一时间向虞水清报了喜讯,在她的撮合下,张列辰和虞水清头回一起出了门。

    也不是什么出门逛逛,不是走两脚的事,奈何张列辰没玩过四个轮子的车,最后骑了个小驴子载了虞水清出门兜风。

    只是这条街上到处是老街坊,这才刚出来没多远,就有人在门口阴阳怪气的吆喝了一声,“嗨哟,老张,今天风光不错啊!”

    张列辰回头喷,“滚!”

    接着又有站在门口的人大乐,“哎哟,老张,郎才女貌啊!”

    张列辰:“滚!”

    “辰叔,不能再抠了,得请客呀。”又有小年轻大声嚷嚷。

    张列辰:“滚!”

    街坊邻居的,彼此间的闲话也多,谁家里多了个人的事哪能瞒住,尤其是张列辰这种老光棍家里多了个寡妇的事,更是闹得整条街上的左右邻居人尽皆知,此时打趣的人不少。

    虞水清羞答答的样子低个脑袋。

    张列辰不堪沿途之扰,加快了骑行速度,一溜风似的而去,琢磨着得跟上时代了,回头得学会用四个轮子的。

    一流馆门口目送的陆红嫣笑吟吟之余,也暗暗叹了声,估计到了张列辰这次出去会出事,搞不好要受点罪,把人家当傻子似的卖了,感觉挺对不住人家的。

    回了屋里,她摸出了手机道:“都听到了?”

    手里传来林渊的声音,“嗯。”

    陆红嫣:“希望辰叔不会有什么意外。”

    林渊:“人家是冲我来的,没了人质没用,不会杀他。何况辰叔这人一贯识相的很,不会有什么骨气的,放心,他不会有事。”

    远的不说,就说张列辰把秦仪手机号给出卖了的事,哪能是什么有骨气的人。

    至于张列辰隐藏的身份背后是什么样的人不管,至少表面上肯定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只要能乖乖配合,对手便不会让张列辰吃什么苦头,这点把握他林渊还是有的。

    陆红嫣:“没有意外最好。”

    林渊:“你话已经对虞水清说出去了,为防意外,你也该动身来秦氏了。”

    “好。”陆红嫣应下,放下手机后先去把药铺给关门,之前催着张列辰快点出发,关铺子的事她揽了下来的。

    稍作收拾,陆红嫣开了车而去,直奔秦氏总部。

    抵达秦氏总部门口后,她被拦了下来,不让进去,让林渊打招呼都没用,这个时候的秦氏戒备很严,没有正当理由来玩玩看看不经相关负责安保的人批准不行。

    林渊让陆红嫣稍等,容他安排一下。

    陆红嫣只好等在门口打量秦氏这棵擎天大树,她也是第一次来秦氏。

    当然,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她也发现了,秦氏这边也有人在关注一流馆,她不知道自己的来到,王爷的那个初恋情人会不会知道,会不会遇见呢?

    其实,要不是怕林渊不满,她倒是很想当面见见秦仪,想当面看看感受下是个什么样的人。

    没等多久,秦氏副会长罗康安直接找了相关负责人联系,并亲自作保了,通知传达下来,大门守卫才对陆红嫣放行了,在人指引下开车去了停车场。

    林渊已经到了停车场等着,车上的美人下了车,与之并排而去,引得露过的人不时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