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二四章 罗某也着道了

跃千愁2019-10-12 09:39:55Ctrl+D 收藏本站

    秦氏炼制场外,大批人马横空飞到,包括几十尊巨灵神。

    亲自带队前来的洛天河一声令下,抵达人马还未抵达炼制场,离的远远的便落地停下了。

    原因很简单,这个秦氏炼制场明显有问题,洛天河不能轻易再把这些人马给搭进去。

    哪怕是远远看去,也把秦仪看了个心惊肉跳,只见炼制场位置火光熊熊,这是在干嘛,在放火烧炼制场吗?

    为了这个地方,秦氏可是投入了巨资的。

    有魏平公派来的人紧急前来迎接,有求于人,这次倒是不摆架子了,以前有点和不阙城这边井水不犯河水的味道。

    而不阙城这边的人马也不敢再端着了,出了这种事必须通力配合。

    倘若因为哪方的疏忽导致事态难以挽回,这责任谁也担待不起。

    双方通气,协调排兵布阵的防御事宜。

    具体的细节,洛天河不管,带着秦仪等人直奔秦氏炼制场内,门口守卫直接放行。

    一行入内,发现所走之地似乎都被翻了遍,就像是要种的地被松过土一般。

    什么叫焦土,此时他们脚下走过的地方就叫一片焦土,明显都被火烧过一遍。

    火还在烧,数名能御火的修士正在施法焚土,法力驾驭的烈焰渗入松过的土壤深处炙烤,这也是在外面看到大火熊熊的原因。

    一些建筑也损毁了,明显是人为破坏的,许多建筑也有被火烧烤过的痕迹。

    烈焰火光前,魏平公负手而立,只给了来者一个火光摇曳的背影,面对火光的他,神情凝重。

    洛天河领着人朝他走去,地面不好走,秦仪深一脚浅一脚的,幸好有白玲珑在旁搭手扶着。

    秦仪偶尔会咳上一声,又开始咳嗽了。

    白玲珑不时也捂嘴咳一下,很显然,后果在她身上也开始呈现了。

    不但是他们,洛天河也会偶尔握拳在嘴边轻轻咳一下。

    实际上,在这炼制场内,正在咳嗽的人很多,许多修士和驻军更是咳的撕心裂肺的,先期咳吐了血的人,现在反倒消停了一些。

    “魏帅,洛城主和秦会长来了。”有人到魏平公身边禀报了一声。

    魏平公回头,刚好见到洛天河握拳掩饰着咳,顿时揶揄道:“看来洛城主也不能幸免嘛,仙宫的人也不过如此!”

    辱及仙宫,洛天河下意识皱了皱眉头,但想到这位是被仙宫给处置了的人,心里有怨气能理解,加之对方曾经的身份地位,能敷衍过去的小事也不好较真,若是换了一般人敢这样说仙宫,那就是很严重的事情了。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现实,哪怕他洛天河是个很保守、很重视规矩的人。

    他此时只能是当做没听见,拱了拱手,“魏帅,你状况如何?”他就不信对方一直呆在这里能幸免?

    此话看似问好,实则绵里藏针,针锋相对,好让对方知道你也不过如此。

    “我?”魏平公砰砰拍了拍自己胸膛,“我好的很!在冥界什么魑魅魍魉没见过,这种鬼把戏见了我得绕道走,奈何不了我!你嘛,比起我来,还是差一点。”

    洛天河无语,大家一身修为寄存的都是血肉之躯好不好,你的血肉之躯能幸免?

    “魏帅。”秦仪也行礼打了声招呼。

    魏平公随便嗯了声,没怎么把秦仪给放在眼里,区区一个商贾,又不给他赚钱,自己还要为这商贾看门,看不太惯也能理解。

    秦仪立刻回头对随行而来的江遇使了个眼色。

    江遇当即上前,从后面冒出拱手道:“见过魏帅。”

    魏平公见是他,倒是脸色稍霁,微微点了点头,对他的态度显然比对秦仪要强的多。

    随行的南栖如安从头到尾都很平静,接连两回来这里见到魏平公都变得像个透明人似的。

    正这时,有人快步跑来,是秦氏派驻在这里的修士,获悉秦仪来了,跑到秦仪边上低声道:“会长,魏帅把遮无子副会长给抓了,人关进了驻地大牢监押!”

    秦仪略惊,遮无子对炼制流程是最熟悉的人,炼制场的炼制才刚开头,遮无子就被抓了,这影响可不小。

    魏平公已经冷眼扫来,“在我面前鬼鬼祟祟说什么见不得人的怪话呢?”

    秦仪略抬手,示意来人先退开,又咳嗽了一声,才拱手问道:“听说魏帅把秦氏副会长给抓了,不知遮无子犯了什么过错,还请魏帅明示。”

    闻听此言,洛天河也很讶异,心里怀疑,难道做手脚的人就是这个遮无子不成?

    魏平公淡定道:“没错,我是把他给抓了,事倒是没犯什么事,就是这老东西太烦人了,见我大动干戈彻查这里,毁了点东西,竟敢跑出来挡手碍脚的,非要阻止我彻查,不理他,一大把年纪的人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死拦着不放。我也是不想伤了他,才把他给抓了。”

    秦仪回头看了眼刚才的来报者,后者点头,表示魏平公说的是真的。

    真相也的确是如此,秦氏投入巨大的造就,眼看就能让自己大展拳脚了,谁知魏平公居然要搞破坏,遮无子急眼了,别说哭哭啼啼,遮无子都给魏平公跪下了,魏平公还是要硬来,还嫌遮无子碍眼碍事直接下令抓了。

    精于一道的人,往往有点痴,有时候甚至是转不过弯来,遮无子就是这种。

    秦仪暗中和遮无子接触了不少年,了解遮无子的为人,一听,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即欠身道:“遮无子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秦仪代为赔罪,还请魏帅高抬贵手饶过他,咳咳。”

    魏平公冷笑一声,“丫头,你也不要在老夫面前说什么轻飘话,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损坏点东西花点钱就能修复,若是眼前的险情不能扼制,你秦氏的损失才是真的大了去。至于那呆子,敢挡我军令,我只关他不收拾他,已经是够客气了。你能听的进去就听,听不进去我也懒得多解释。”

    秦仪忙道:“魏帅苦心,秦仪明白。”

    魏平公哼了声,背个手就走,脚下的大地还散发着烤人的高温。

    这时,有一甲士飞身落在了魏平公身边,禀报道:“魏帅,门外来了两人,秦氏的副会长罗康安带着助手来了,想要进来,让是不让?”

    魏平公略怔,忽不耐烦的挥手道:“这点破事也要烦我,嫌我太清闲了不成?爱放不放,你自己看着办!”

    “呃…”那甲士一脸懵傻,有点不知该如何自处了。

    他很想问问,不是你魏帅自己说的,即刻起全部听从你的号令,任何人进出都要经过你同意才行吗?

    秦仪看了眼洛天河,洛天河也察觉到了,当即对那甲士道:“秦氏的副会长来查看情况,放行吧!”

    得了他开口,有事他自然要担责任,当然,洛天河也担得起这个责任,那甲士方点头而去。

    洛天河正要跟上魏平公,秦仪忽低低一声,“城主。”

    洛天河止步看她,秦仪深一脚浅一脚的靠近,低声道:“城主,你可有发现,其他人都在咳,魏帅和其身边的几个主要将领却似乎没事。”

    洛天河一怔,四处看了看,这个他之前还真没有留心到,不过魏平公从头到尾都悠然自如的样子,刚才言谈期间的确是没见咳过一下。

    他不禁疑惑了,难道魏平公不是吹大牛,难道真的是此地的问题奈何不了人家?

    秦仪又试着问了声,“城主,魏帅身边的那几个主要将领也是从冥界带出来的吗?”说罢又连咳几声。

    与其说是问,倒不如说是提醒,她焉能不清楚坐镇此地将领的来历。

    洛天河自然也知道那几个将领并非魏平公从冥界带出的旧部,也明白了秦仪话中的关键,若说魏平公能无事还说的过去,这临时凑班人马的主要将领也没事,那就奇怪了。

    答案很简答,要么是这些人有问题,甚至是这里的情况就是这些人制造的,要么就是魏平公有解救之法。

    他叹了声,“如果真是他怀疑的东西,他能自救也很正常。”

    秦仪不解,洛天河却未多说,快步向魏平公走去了。

    秦仪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跟上,这时又有两人健步如飞赶来,不是别人,正是罗康安和林渊。

    一到秦仪跟前,罗康安便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焦急道:“会长,找到解决办法没有?罗某也着道了!”

    他在来的路上,发现自己也咳嗽了起来,当即知道麻烦了。

    秦仪:“正在查找。”说着瞟了林渊一眼,恰好林渊也握拳嘴边咳了一下,显然也未能幸免。

    而林渊也在盯着她的气色观察,见问题不是很大,内心里松了口气。

    不过两人的目光却在这时对上了,秦仪轻蔑地扭过了头去,很高傲的样子,不理不睬的继续前行。

    林渊面无表情的嘴角抿了抿,见罗康安跟上去了,自己也默默跟去了。

    洛天河追上了魏平公,喊了声魏帅,喊停对方后,再次请教,“魏帅之前传讯,说此地现象是已销声匿迹的‘瘟神’作乱,不知可有确认?”

    这事丝毫马虎大意不得,他必须得弄清楚,不然后果很严重,这也是他亲自前来的重要原因。

    魏平公瞟了眼跟来的罗康安,多话没有,翻手凭空抓了个拳头般大的金属匣子来,直接扔给了对方。

    洛天河接到手,不知何意,拿在手中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