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二六章 又来,就你了!

跃千愁2019-10-13 09:39:57Ctrl+D 收藏本站

    这炼制场有近两万人,除掉一万驻军,其他七七八八的勤杂、护卫和炼制人员都是她秦氏雇佣的人。

    也就是说,哪怕驻军不用秦氏管,她秦氏在这里也还有万把人需要解毒。

    这万把人都是秦氏雇佣来的,遇上这种事秦氏不能不管,若不管等于是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去死,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能力拿出上千万珠来购买金丹级别的解毒仙丹。

    而能拿出千万购买解毒仙丹的人,都是雇员中的要员,往往反而是她秦氏需要首先顾及的人,需要首先出钱出力关照的人,不可能让那些人自己掏钱买解药,譬如遮无子,能让人家自己花钱给秦氏办事吗?

    说到底,这底都得秦氏来兜着。

    若管的话,怎么管?

    先不说一时间能不能买到这么多昂贵的解毒金丹,一颗的单价,按照最低的一千万来计算的话,也得要一千亿啊!

    秦氏撑起这么大的局面,本就财力有限,好不容易从潘氏和周氏手里搞了一百亿来才周转开,又到哪再找出这么多钱来?一千亿可不是个小数目,整个仙界能拿出这现钱的人有,但没几个能随随便便拿出的,南栖家族就算能凑出来也不可能凑出这么大一笔借给秦氏,南栖家族自己还要不要留底防范风险了?

    当然,秦氏也可以不管这些人,可不管的后果是,一旦这些人死了,秦氏再去哪招人去,谁还敢来?

    这一次,很有可能重创秦氏,秦仪如何能不为之色变?

    现场只有左顾右盼操心自己的罗康安没去想这些,余者皆心情沉重。

    洛天河沉默着,对他来说,并不是希望秦氏垮,但秦氏垮了未必不是好事,眼前这些不就是因为秦氏竞标惹来的麻烦?当初他就劝过秦仪,可秦仪不听,如今他也只能认为是自作自受。

    魏平公负手看天,秦氏的死活更不在他的在乎当中。

    而秦仪则在满心焦焚之下,血气冲突越发厉害,她又捂嘴“咳咳”起来,一顿剧烈咳嗽。

    南栖如安出声问白玲珑,“你们没有备防身的解毒仙丹吗?”

    按理来说,到了秦仪这个级别的人,凭秦家的财力不会在乎这千把万的东西,命肯定比这点钱重要,价值上亿的都会花,应该会备着极为管用的仙丹以防意外时急救的。

    果然,白玲珑颔首,“有。”

    南栖如安:“那还不快让你们会长服下?”

    白玲珑瞟了眼林渊、罗康安和江遇,她手上的确是有,可量不够周全几人,她手上只有两颗,以备她和秦仪不时所需的,她正顾虑这事,眼见秦仪的样子,加上南栖如安的催促,也顾不得其他,摸出了仙丹,上前先纳了一颗到秦仪口中,帮她服下了,免得回头秦仪为难,不好做人,先保住秦仪要紧。

    之后单掌贴在秦仪后背,施法助其炼化。

    金丹级别的仙丹就是不一样,药性一灌入肺腑,秦仪很快从剧烈咳嗽中缓了过来,咳嗽的节奏慢了下来。

    白玲珑松手后,又摸出一颗仙丹,却递给了秦仪,“会长,我这里还有一颗。”

    她是不知该怎么分配了,交给秦仪自己做主去吧。

    罗康安顿时眼巴巴瞅着那颗,不过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林渊,这位跟会长有一腿,就一颗能给到自己头上吗?

    可他又想,自己好歹是名义上的秦氏副会长,众目睽睽之下秦仪应该不好那啥吧?

    林渊倒是神色平静着,从知道可能是‘瘟神’后,他就如同洛天河般知道解救之法,他再不济弄一颗金丹级别的解毒仙丹还是没问题的,何况他本就有。

    另就是,只要不是什么很特别的毒,像这种解毒仙丹能化解的毒根本奈何不了他。

    秦仪回头看向林渊、罗康安、江遇,尤其是多瞟了眼林渊,对他们道:“秦氏买几颗仙丹的钱还是拿得出来的,现在情况复杂,我需要玲珑帮手处理一些事情,先管玲珑,你们回头再来,稍缓一下。”

    江遇是很信任秦仪的,知道秦仪许诺了就不会食言,第一个点了点头,“先给白助理。”

    这个落在了魏平公的眼里,魏平公眼中略有赞赏神色。

    也不管罗康安和林渊同不同意,秦仪已经单掌推回白玲珑递来的仙丹,“你先用,事有轻重缓急,无须顾虑什么,正事要紧。”

    她这样说了,白玲珑也就没了顾虑,也就不矫情了,当即一口服下了,默默施法炼化。

    “咳咳。”罗康安故意用力咳嗽了几声,认真提醒道:“会长,这东西昂贵,物以稀为贵,不阙城恐怕没得出售,要想买,需趁早联系啊,否则东西紧俏起来,容易出什么意外。”

    魏平公斜了他一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稍微有些眼力价的都看出了罗康安在故意用力咳嗽。

    洛天河、南栖如安都瞅了瞅罗康安。

    秦仪当即交代白玲珑,“立刻联系家里,家里应该还备有几颗防身,让家里准备好拿出来先应急。另外再让人打听一下,看看城里谁手上还有这东西,先买过来解决秦氏染疾的高层,先尽量稳住局面再说。”

    “好。”白玲珑当即走开了一些,拿出手机联系秦道边那边汇报情况,并转达秦仪的意思。

    听说秦家还有,罗康安顿时松了口气。

    洛天河思绪回来,问魏平公:“魏帅,这样能清干净吗?”

    魏平公:“我会让人拉网反复,整个炼制场,不管多细小的东西,哪怕深入地下,只要是活物,除了人之外,全部弄死。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最要紧的反倒不是这个,既然是有人做这手脚,今夜恐不太平,我这里人大部分都中招了,你的人需盯紧,我已经上奏仙庭,无论如何要等到仙庭人马赶到!”

    洛天河神情凝重地点头。

    魏平公又瞅向了秦仪,“其他人好办,你秦氏的人有点啰嗦,尤其是那个遮无子。秦会长,派个手脚利索说话管用的人随我配合,再有人啰嗦阻碍我军令,别怪我丑话说在前面,到时候可就不是关押那么简单了。”

    秦仪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先不管秦氏之后能不能撑过来,眼前的“瘟神”必须解决干净,否则就算撑过来了,一旦“瘟神”有所反复,还能再抗一次不成?难道要把这投入巨资的炼制场给废弃掉?

    魏平公的话不是没道理,大家都出现了这种症状,难免人心动荡不安,确实需要这边派出要员参与。

    秦仪看了看随行人员,手脚利索对秦氏人员说话管用的,眼前除了白玲珑也就罗康安这个副会长了,而值此之际她需要把白玲珑留在身边办事,只能对罗康安道:“罗副会长,就由你配合魏帅吧,有劳了。”

    罗康安脸一垮,“会长,我的毒还没解,身体不适啊!”

    上次被魏平公黑了一把,加上发现魏平公这人不太好说话,他有点怕了魏平公,怕一不小心惹麻烦,想躲这差事。

    秦仪略皱眉,魏平公已经伸手一指罗康安,“啰嗦个什么?你是秦氏副会长吧?就你了!”

    又来这套?老子跟你有仇还是怎的?罗康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然怕对方发飙,只能唯唯诺诺应下了。

    魏平公转身就走,罗康安只能是乖乖跟上,林渊自然也跟上了。

    谁知魏平公的随从却伸手一拦,拦住了林渊。

    罗康安愣了一下,解释道:“他是我的助手。”

    那随从漠然道:“我只听到魏帅说是一人,魏帅说一个就是一个。”

    洛天河和秦仪看了看他,对于这个名叫莫辛的随从,两人都知道,在整个炼制场内,这位是唯一一位跟着魏平公从冥界来的人,肯定是魏平公的心腹。

    “魏帅!”罗康安当即吊着脖子朝慢慢走远的魏平公喊了声,然而魏平公高傲的很,压根就没理会他。

    林渊也没办法,只能对罗康安道:“副会长,我在这里等你。”

    罗康安左顾右盼,回来拉了林渊的胳膊,将他扯远了点说悄悄话。

    林渊当他在担心什么,低声道:“不用怕,应该不至于无缘无故对你不利。”

    罗康安:“这都是次要的,一千万一颗啊,最少一千万一颗啊,你我都拿不出这么多钱,钱就不说了,解药先到手先少受点罪,你看那些咳的要死要活的,能好受吗?先到手才能安心,夜长梦多啊!林兄,你和会长的关系你我心知肚明,你拿到了解药可不能忘兄弟我啊,先帮我弄一颗到手啊!”

    敢情这厮在惦记这个,林渊一听就不爽了,很想问问他,你说是什么关系?

    然魏平公突回头看了眼,喝了声,“拖拖拉拉怎么回事,都活得不耐烦了吗?”

    莫辛立刻出声道:“罗副会长,请!”

    罗康安不敢耽误,当即离去,只是那一步三回头满心牵挂的样子。

    林渊赶紧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让他放心。

    罗康安这才屁颠颠利索的向负手而行的魏平公跑去,眼看离魏平公越来越近,他挺揪心的,不知跟着这位冥界来的大佬是祸还是福,也不求有福了,只求别喜怒无常伺候不起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