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二七章 我与魏帅一见如故

跃千愁2019-10-13 09:39:59Ctrl+D 收藏本站

    林渊目送一番,再回头看向秦仪等人,有点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没了办法,只能向他们走去,默默跟在了江遇身边。

    “魏帅行事风格颇有个性。”站在洛天河身边的秦仪叹了声。

    洛天河淡然道:“冥界乃轮回中枢,冥界殿帅,叱咤幽冥的人物,落到为你秦氏看门的地步,气有点不顺也能理解。”

    南栖如安眨了眨眼,他自然是清楚魏平公怎么会被弄到了这里的,是秦仪要求而后南栖家族暗中运作的。

    不过他现在有点后悔了,若不把这老家伙给弄来的话,他也不会如此忌惮,更不会落得个刚才的羞辱。

    秦仪有点好奇道:“不知魏帅因何被贬?”

    洛天河摇头,“我也想知道,但是不知为何,既然是不该我们知道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打听了,有些事情不知道未必是坏事,别给自己惹麻烦。”

    “是。”秦仪应了声,她的咳嗽明显好多了,环顾依然火光熊熊的现场,“炼制场的人发作的似乎比外面要早一点。”

    洛天河:“浸泡在这无影无形的瘟毒中,入毒更深,发作自然比外界要快。”

    秦仪默默颔首,表示理解,又问:“听魏帅的意思,今夜可能有人会袭击?”

    洛天河:“但愿不会出现,否则必然是死伤惨烈。”

    秦仪:“什么人敢袭击仙庭驻军之地?”

    洛天河斜睨,淡然道:“你说呢?”

    秦仪愣了一下,旋即悚然一惊,“难道是…前朝余孽?”除了这个,她想不出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洛天河:“传闻十三天魔中的‘卫道’手上有这作孽的东西,而‘卫道’正是仙都一战中侥幸脱身的人之一。”

    秦仪真正是听的心惊肉跳,没想到秦氏会被十三天魔给盯上,十三天魔对她来说,是恐怖的存在,敢攻打仙界中枢的人,可想而知了。

    洛天河不再跟她扯这些,转身命人联系横涛那边,过问之前暗中监控的入境人员情况,命其有任何异常立刻上报。

    他这里在严防死守,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

    山崖洞窟,罗康安跟着溜达一圈后,最终跟着魏平公到了这里。

    洞内没有其他人,跟随的莫辛在魏平公的眼色示意下也退到了洞外守着。

    罗康安四周打量了一下洞窟内的环境,发现很简陋,忍不住道:“魏帅,您就一直住这里啊!”

    魏平公坐下了,拎了酒坛喝酒,“嗯,你有意见?”

    “嗯。”罗康安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咚!酒坛拍回了桌上,魏平公冷笑道:“你算老几,还管到我头上来了?”

    罗康安肃然道:“魏帅误会了,是我们秦氏的错,怎么能让魏帅住在这样的简陋环境中,我回去立刻让人安排,一定给魏帅打造一个最好的环境。”说罢又忍不住剧烈咳嗽两声,渐渐咳的有点凶了。

    闹了一圈是在拍马屁,魏平公有些忍俊不禁,上下瞅了瞅他,有那么点把罗康安从脚跟给打量到头发稍的感觉,“算啦,住这里挺好的。”

    罗康安连连摇头,“这怎么不行,是下面人办事不利,魏帅不要跟他们一般计较。”

    魏平公嗤了声,“你小子懂什么?与大地容为一体,才能更好的察觉异常动静,远一点的动静,在外面未必能听到,但是这洞内的音效传播才是最好的,我在这里驻守,你以为就是喝喝酒的?”

    罗康安略怔,又再次肃然道:“原来如此,魏帅舍己为公之心,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只是洞里看着太简陋了,您看看还需要什么,需要什么尽管说,我不惜代价也要给您置办齐全了。”

    魏平公歪嘴一乐,继而又冷冷道:“我要你的性命,你给吗?”

    “呃…”罗康安瞬间凝噎无语,这个哪能给,奈何之前的马屁话说的有些太满了,弱弱道:“魏帅说笑了。”

    魏平公脸一板,吓唬他,“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罗康安的小心肝顿时忐忑了,就觉得这位看自己不顺眼,就不想跟来,果然是没好事。他强笑道:“我贱命一条,不值钱的,脏了您的地方多不好。”

    魏平公讥笑道:“龙师雨的弟子,堂堂秦氏副会长,还是值点钱的,不算贱命。”

    罗康安唉声叹气道:“魏帅,哪有您想的那么好,这什么秦氏副会长,说着好听,其实真正是拿一条贱命换来的。您也知道我老师是龙师,大概也听说了我老师的事,唉,老师的光彩我是没沾上什么,老师出事后反倒是…

    您是不知我在仙都神卫是怎么熬过来的,整天夹着尾巴当孙子,那就是别人眼里的笑话,真正是苟且求生,那么多年的辛酸煎熬是外人无法想象的,不说也罢。

    可你再听话也没用啊,再怎么装笑脸也没用,有人就是要整你,最终还是把我给踢出了仙都神卫。

    好不容易跑到秦氏混口饭吃,也只是想混口饭吃,谁知竞标场上被一群人围攻,我认输都不行,人家就是想要你的命,让我怎么办?这么多年我从不敢对外人说我是龙师的弟子,我真的不想高调,也不敢高调啊,可是没办法,我命再贱也是条命啊,蝼蚁尚且偷生,我是逼不得已才高调了一回,之前做梦也没想过要当这副会长的。”

    他一贯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为了周全自己的性命,更是一番肺腑之言的样子,希望能令闻者动容。

    魏平公倒是陷入了沉默,面色异常沉静了一阵,忽抓起酒坛猛灌了好几口酒,才放下酒坛,抬袖擦了把口角的水迹,淡然道:“少在这里卖惨,你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听说还带了个仙子跑到巨灵神驾驶舱快活去了,你小子能是亏待自己的人?”

    “你说的是仙子雪兰吧?哎哟,误会,真是误会。”罗康安在那叫苦连连。

    魏平公嘿嘿道:“怎么,莫非仙庭查出来的事还有假不成?见过胆大的,没见过你这样的,敢带女人去巨灵神内鬼混的,你是我听说过的头一个!”

    提那事,罗康安就有点尴尬了,表面上却一脸惨然道:“那事我是百口莫辩,是,我承认是发生了那回事,但我是被人给陷害了。那个雪兰吧,其实我很早就认识,她还没成为什么仙子的时候,我在仙都就认识她了。

    她那时是我女朋友,我也以为她是,谁知她居然是被人收买来害我的,她背后是水神洛青云的孙子洛淼,我当时差点没被洛淼给整死,您若是不信,可以去找当年相关的人去打听打听。”

    魏平公眉头皱起,“你是说,你在巨灵神里瞎搞的事,水神的孙子也参与了?那你为何没在相关口供里提及?”

    罗康安心里一万头怪兽隆隆驰骋而过,烟尘四起,没想到这被贬的老家伙居然知道自己被审的口供,这是被重点关注过还是怎的?难怪看自己不顺眼,总想找自己茬。

    他稍愣神,又立马叹道:“我知道有问题,可我没证据啊,您想啊,我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带女人去巨灵神里瞎搞啊,可当时不知怎么回事,人不知着了什么道,就那么迷迷糊糊的从了那个雪兰,把她给带去了巨灵神驾驶舱。我感觉,我是被人下药了。”

    “被下药?”魏平公愣了一下。

    罗康安:“是啊,否则我再糊涂也不可能犯这事啊,我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至于拿这事乱来么?你想啊,若不是知道我和雪兰关系的,找谁不行,为何偏偏找这个雪兰来接触我?我想不怀疑和洛淼有关都难,可这事的确是没证据,没证据乱指证,水神统管诸界水脉,权大势大,是我能无凭无据招惹的人吗?没证据我自然不敢乱说。”

    魏平公:“那你现在怎么就敢说了?”

    罗康安唉声叹气道:“魏帅乃通情达理之人,我与魏帅一见如故,心生向往,相逢恨晚,不敢隐瞒,故而一吐为快!”

    魏平公嘴角剧烈抽搐了一下,指着他鼻子道:“小子诶,我今天算是认识你了,你看看你之前为了颗解药丑态百出的样子,连点矜持都不顾了,明明是贪生怕死,还敢满嘴胡咧咧,你个臭不要脸的!编,你继续给我编,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罗康安满脸悲愤道:“魏帅,在下的确是肺腑之言,洛淼害过我的事,你可以去查…”

    “你给我闭嘴!”魏平公一口打断,“当我三岁小孩呢?再听你胡说八道下去,非被你给绕晕了不可!”话毕,顺手一颗丹丸抛了过去。

    罗康安下意识接住,剧烈咳嗽了两声后,狐疑道:“这是?”

    魏平公淡然道:“你不是想要解药吗?我这里还有一颗,吃了吧。”

    “……”罗康安满脸的惊疑不定,刚刚还说要杀他,现在又说给他解药吃,加上对方一贯对他不太友好的态度,他能信才怪了,但表面上还是谢过,悄悄攥在了手心里收起。

    魏平公挑眉道:“让你吃了,你留着干嘛,留着下崽吗?”

    罗康安很无奈啊,内心怕怕的,担心是什么毒药,表面却一脸牵强道:“魏帅手上还有吗?再卖我一颗行不行?”

    钱,他可以找秦氏要。他准备再弄一颗给林渊吃,先让林渊试毒,确认无事再吃也不迟。

    魏平公横眉竖眼道:“我说你脑子一天到晚想什么呢?当我是卖药的吗?我连自己手下的解药都顾不够,看在你跟着我跑腿办事的份上,特意留了一颗给你,你还不知好歹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