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二八章 荡魔宫大军亲临

跃千愁2019-10-14 09:40:01Ctrl+D 收藏本站

    是不是不知好歹,罗康安不知道,但是对方这么一说,他越发不敢吃了。

    还特意给我留一颗?打死罗康安也不信!

    但他嘴上一定不会这样说,毕恭毕敬的双手将解药奉上,放回了桌上,一脸肃然道:“魏帅的好意,我心领了,秦会长之前说了,秦家那边还备有几颗,我身为秦氏副会长,回头自然有我一份,这颗还是先给急需的人吧,我还能撑上一阵。”

    魏平公因他的舍己为人呆了呆,随后反应了过来,这贪生怕死的家伙,哪是什么舍己为人的人,这是因一些前因误会了,当即呵呵冷笑道:“也是,秦氏回头弄到解药自然不会少你的。小子诶,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解药你拿去,留着当备份,以后再遇上类似的事情,也有个像样的防身解药。”

    罗康安忙道:“不不不,这个时候太多人需要解药了,正是秦氏危难时刻,我身为秦氏副会长,不能因一己之私多吃多占。”

    魏平公气乐了,点头道:“好,很好!你小子是怕这解药有问题吧?”

    罗康安又正色道:“魏帅此言差矣,魏帅为人,岂会屑于对我这种小人物使这下三滥的手段。”

    魏平公挑眉道:“如此说来,你是真不要?”

    听这语气不善的味道,罗康安心弦紧绷,暗藏警惕,诚恳点头道:“魏帅,此时能多救一个算一个。”

    “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魏平公冷笑一声,突然大声喊道:“莫辛。”

    守在外面的莫辛立刻闪身而入,也不问什么事,束手听命状。

    魏平公指了指桌上的丹丸,“你立刻把这解药给秦仪送过去,就说我这里还有一颗,是指定送给江遇服用的。告诉秦仪,这颗解药价值两千万珠,问她买不买。”

    “是。”莫辛领命,拿了丹丸立刻闪身而去。

    罗康安目光跟着那颗拿走的丹丸而去,心也跟着走了,已经傻眼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心里嘀咕,真…真是解药?这主从两人不会是故意演老子吧?

    魏平公斜他两眼,已不再理会他,拎了酒坛继续喝酒……

    莫辛第一时间找到了秦仪,亮出了掌中的一颗丹丸,“这是魏帅身上备着防身的最后一颗解药,魏帅问秦会长买不买。”

    众人一愣,包括洛天河在内,秦仪试着问:“不知魏帅要价几何?”

    莫辛:“这是魏帅随身的顶级解毒仙丹,价值超过五千万珠,卖你两千万珠,不贵!”

    秦仪:“既是价值五千万珠,那我就五千万买了。”她也爽快。

    莫辛:“五千万是救一个人,一千万也是救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区别,魏帅之所以拿出卖钱,也是想多换一颗解药,能多救一人。魏帅说了两千万珠就是两千万珠,勿用讨价还价。秦会长还是留着钱多救两个人吧。”

    这叫一个办事不含糊,事要办,还要帮魏平公把事给办的漂亮不落话柄。

    秦仪看了看洛天河,见他没任何反应,只好自己拍板决定了,“好,我买了。”

    莫辛:“不急,有言在先,魏帅说了,这颗解药只给江遇服用,秦会长想好了再做决定也不迟。”

    众人齐刷刷回头看向江遇,讶异,价值五千万的东西,只卖两千万,这是冲江遇折了三千万?

    江遇愣怔愕然,也很意外。

    秦仪倒是不意外,发现魏平公对江遇果然是更善待一些,这个时候还能惦记着江遇。

    殊不知,这是罗康安那鸟人一肚子歪心思给漏掉的东西。

    然而这边不像罗康安,没人怀疑魏平公给的东西有假。

    不过对秦仪来说,江遇是她忠心耿耿的手下,先救自然没问题,她脑子里只是在林渊身上迟疑了一下,旧情难忘,人又在眼前,说一点都没考虑过把这颗丹药给林渊,那是假的,可她还是果断答应了,“好,玲珑,给钱。”

    当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莫辛拿了钱就闪身而去了。

    丹药也送到了江遇手上,江遇推辞了一下,但盛情难却。秦仪也说了,魏帅指定了给你的,别人也不敢用,江遇没办法,只好服下了。

    崖壁洞口的露台上,魏平公不搭理的罗康安晃荡了出来,见到莫辛回来,再看向火光熊熊的试练场内,心情有些惆怅啊,心里还在翻来覆去想那颗解药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不时还咳嗽一阵……

    夜深沉,半夜已过去许久,林渊眺望天际,他已经不咳了。

    他已悄悄服下了一颗金丹级的解毒仙丹,他身上本来就有备着。

    他也不怕人家事后怀疑什么,直接说是陆红嫣送的就好,凭陆氏商会的财力,送颗这样的仙丹防身,送不起吗?

    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件事,都已经到了这个点了,卫道他们怎么还没动手?

    等着等着,他渐渐确信了,卫道他们怕是不会来了。

    这里咳着吐血,虚弱的人成群之际不动手,便已经错失了动手的良机。

    花了这么大的工夫,为什么不动手?他反复思索,找到了原因,问题恐怕还是出在张列辰的身上,罗康安的事情上有诈暴露了,将卫道他们给打草惊蛇了,只怕想不怀疑这里有埋伏都难。

    一场血流成河的冲突,因为自己而消弭于无形,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但卫道出手留给秦氏的麻烦,恐怕还真是个难以化解的大麻烦,林渊面对夜空吁出口气……

    幕后黑手动手的良机的确是错失了,不阙城内的传送阵,毫光冲天而起。

    乌压压一片人马从传送阵内飞出,阵内清空后不久,又有冲天毫光起,又是一群乌压压的人马现身。

    传送阵的冲天毫光一波又一波闪现,集结的大量仙庭人马从遥远的地方赶来了,还有大量的巨灵神……

    竹林边的山坡上,萧雨檐独自负手屹立,也是被传送阵的接连光芒给惊动后出来查看的,无语静默了许久。

    曾英长闪身而来,落在他身边急报,“会长,仙庭大军到了,荡魔宫亲自出动了,荡魔宫六神将之一的康煞亲率十万大军赶来了!”

    “荡魔宫十万大军来了…”萧雨檐嘀咕自语了一声,脸上颇有憾色。

    曾英长:“城中宵禁,天擎大阵的四方城门都封闭了,咱们准备分批撤离的一些人,暂时是出不去了,咱们一时间也难以撤离,也不知城门什么时候才会开启。”

    萧雨檐淡淡道:“知道了。”

    曾英长也颇为惋惜道:“会长,仙庭大军此时才赶到,说明之前很有可能并无埋伏,也当如此,若真有埋伏的话,又岂会暴露罗康安有诈?我等很有可能错失了大好良机!”

    萧雨檐反问一句,“焉知不是将计就计?好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

    “是!”曾英长黯然而叹,可惜了那一批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好东西。

    ……

    莫辛快步进了洞**,心平气和的禀报道:“魏帅,荡魔宫出动了十万大军,由神将康煞亲自率军前来,目前留了三万人马驻守不阙城,亲率了七万人马赶来,已到炼制场外。”

    魏平公拎着酒坛嗯了声,表示知道了,并无其它意思。

    见他没有去迎接的架势,莫辛也就不再多话,转身出去了。

    坐在角落里已是剧烈咳嗽不停的罗康安,一副咳的要死要活的样子,听到六神将之一的康煞亲自率军来了,还是有些吃惊的,想说点什么,又被连法力也难以调和的咳嗽给堵了回去。

    “要咳出去咳去,吵死了。”魏平公挥手指向了洞外。

    手摁胸口的罗康安站起躬身一下,有点脚步虚浮的摇晃了出去,他算是体会到这种咳嗽是什么滋味了,血气冲撞的有点邪门,一调动法力,法力就有些不受控,硬来随时会走火入魔的感觉。

    走到山崖露台上放眼看去,见到了炼制场外的大量人马。

    大军协调布防的事,康煞交给了下面人去执行,自己驾驭着“龙鳞兽”向炼制场大门而去。

    龙鳞兽是一只主体型高达三丈,体长达六七丈的神兽。

    头上长着独角,身上密布龙鳞状硬甲,鳞甲开合间喷薄吸纳着云气,一看就是能腾云驾雾飞行的神兽。

    慑人的双眸是金色的,一条轻轻晃动的尾巴犹如拖着的刺锥流星锤,口衔獠牙,四足是狰狞利爪。

    康煞站在龙鳞兽头上,站在龙鳞兽独角的左边,独角的右边站了位白衣长袍且白发白眉满面红光的慈祥老者。

    龙鳞兽带着慑人的气息进了炼制场,洛天河等人在内迎接。

    放在平常,洛天河是有些看不惯荡魔宫的人的,譬如上次同样是六神将之一的郭骑寻来,洛天河就没给什么好脸色,还把人给赶走了。

    可这次不一样,康煞亲率荡魔宫十万大军前来驰援,是奉仙庭法旨而来公干的,洛天河也不敢耍性子,否则要吃不了兜着走。

    见到挟带强大气势入场的神兽,身为迎接人员之一的秦仪也有些心神晃动,她还是第一次面见康煞这个级别的人物。

    “不知哪位是神将?”秦仪低声请教了一下洛天河,她站位在洛天河身侧略后一步。

    洛天河给了句,“那个白衣白眉的是仙宫首席医官,人称郎药师,没想到仙庭把他也给一起派来了,也许你想要解决的问题,他能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