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二九章 有解药

跃千愁2019-10-14 09:40:05Ctrl+D 收藏本站

    指的自然是化解‘瘟神’之毒,不用说,这人的来到,应该也正是为这个来的。

    他也就是介绍了郎药师,介绍了一个就够了,另一个自然就是荡魔宫六神将之一的康煞。

    秦仪观察了一下虎踞龙盘气势的康煞,目光更多的还是落在郎药师的身上,目光中有期待,期待对方能解决眼前的顽疾,否则秦氏怕是吃不消。

    入内的康煞冷目环顾炼制场,手拍了拍龙鳞兽独角,龙鳞兽立刻停步。

    康煞对郎药师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老头微微点头,与之一起飞身飘落在了洛天河等人的跟前。

    一对俊俏的男女童子也从龙鳞兽身上飞下,乖巧地站在了郎药师的身后。

    “见过神将。”洛天河等人行礼。

    康煞盯着洛天河审视了一下,自然知道郭骑寻上次来吃瘪的事,他也没当众不给什么好脸色看,拱了拱手,“洛城主。”

    洛天河又对郎药师拱手笑道:“没想到药师能法驾亲临。”

    郎药师笑道:“天河,我们有些年头没见了。”

    “是。”洛天河略欠身,他以前也是在仙宫的,两人可谓是老熟人。

    康煞环顾四周问了句,“魏帅何在?”

    洛天河挥手指了指崖壁方向的洞窟,“不知魏帅知不知道你来了。”

    康煞顺势看去,心知肚明,这里都是魏平公的人马,对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来了?

    听说那厮被贬后脾气有点大,他也没多说什么,回头道:“我去拜见魏帅,郎药师,这里就交给你了。”

    郎药师点头嗯了声。

    康煞则领了两个手下,闪身飞去,瞬间抵达山崖露台,落地的瞬间,看到了咳嗽个不停,手足无措退开到一旁的罗康安。

    罗康安认识他,在仙都神卫见过,还不止见过一次,而是多次见过,只不过人家往人群中一扫的目光是肯定不会注意到他的。

    来者被莫辛伸手拦了进洞的路。

    康煞当即道:“通报魏帅,就说康煞来访。”

    “稍等。”莫辛扔下话,转身入内。

    一旁的罗康安看着面熟,康煞偏头定睛细看了,竟认了出来,意外道:“罗康安?你怎么在这?”

    罗康安没想到对方居然认识自己,不知该不该自豪,也有点担心是不是自己造谣二爷给对方留了印象,反正他被踢出仙都神卫肯定和荡魔宫有关,有些胆怯的行礼道:“罗康安见过神将。在下是秦氏副会长,受秦氏指派,协助魏帅处理此间事务…咳咳!”又是一阵剧烈咳嗽。

    康煞微微颔首,若罗康安仅仅是竞标的名声他也未必会这般与之多话,倒是罗康安那个老师还是份量颇重的,龙师雨生前是让他也要毕恭毕敬的人物,哪怕龙师雨犯事被诛,罗康安多少还是沾了老师的光。

    人这东西就这样,不管有没有出息,有时候出身背景之类不一般那就是不一般。

    他看罗康安咳的脸色都变了的模样,问:“你也中招了?”

    罗康安唉声叹气的点头道:“是!”

    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对方身上肯定有高级的解毒仙丹备着防身,要不要开口求一下,开口之下人家不好拒绝,说不定就给了。

    能有这念头,实在是因为咳的太难受了,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

    然而也只是想了想,想到自己造谣二爷的事,终究是没敢开口。

    此时莫辛出来,伸手道:“请。”

    康煞当即大步入内,两位随从被莫辛伸手一拦,康煞背对着抬了抬手,两名随从只好作罢等在洞外。

    魏平公见到人来,放下了酒坛绕出了长案,快步上前,做势便拜,“末将不知神将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神将恕罪!”

    康煞赶紧闪身近前,双手扶住了他胳膊肘,不让拜,哭笑不得道:“魏兄,你这就有点不地道了,何必如此惺惺作态恶心我。”

    “恶心吗?”魏平公抬眼看,也不勉强,继而站直了身体,“恶心就算了。魏某位卑言轻,神将不怪罪就好。”

    康煞叹道:“魏兄,咱们都是老熟人,我以前去冥界办事,你也没少关照,咱们就不要这样尬了。人有旦夕祸福,神仙也不例外,起起落落乃常事,二爷还被贬过呢。凭大帝对魏兄的器重,有大帝帮您美言,依我看,复出是迟早的事情。”

    魏平公转过了身,走回了酒桌后面坐下,也伸手示意他过来坐,“事情不一样,复出估计是没指望了。”

    康煞走来坐下,好奇道:“说到这事,康某也正奇怪,不知魏兄到底身犯何事,突然说你犯错,说贬就贬了,我这里居然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魏平公忽笑嘻嘻道:“你真想知道?你敢知道,我就敢说,你可要想清楚了。”

    “呃…”康煞被他这话给闹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居然问自己敢不敢知道?他有点没底了,略探身,试探道:“是我不该知道的事情吗?”

    魏平公揶揄道:“反正陛下是肯定知道的,二爷不是他外甥么,让二爷问问不就完了。”

    康煞当即不接这话了,储物戒里拎出几坛好酒赠予,“这是仙宫出来的琼浆玉露,二爷给我的,知道魏兄近期好这口,特意给魏兄带来解闷了,小小心意,不要嫌弃。”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魏平公当即拉了一坛开封,鼻子凑上去一闻那芬芳,当即抱起畅饮一番,松手砸吧了一下嘴,哈哈道:“好酒!好久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

    康煞笑道:“魏兄若是喜欢,有机会我再尽量给你弄一些来。”

    “这话我记下了。”魏平公放下酒坛,问:“怎么惊动荡魔宫出马了,还是你亲自带队?”

    康煞解释:“并非我荡魔宫越权,是这事的确可能和反贼有关,魏兄上报仙庭,说此间祸事可能是销声匿迹的‘瘟神’现身了。魏兄可知,传言十三天魔中的‘卫道’手上便有此物,仙庭岂能不防?”

    魏平公哦了声,“原来如此,倒是听说过一点。”

    康煞:“不但是我,仙宫首席药官郎药师也被派来了,亲自来核实情况来了。本来二爷是要亲自前来的,待到事情传达仙庭再做出决策,荡魔宫再集结好人马,时间已经耽搁的差不多了,最危险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二爷也就打消了亲临的念头,免得兴师动众令人心恐慌。不过那边已经还有十万大军备着,一旦有变,二爷会立刻亲自率队赶来,所以,魏兄大可把心放在肚子里,做好了准备的,事情蹦跶不起来。”

    魏平公:“我不怕人闹事,倒是眼前这么多人中毒了怎么办?这‘瘟神’不怕中毒,就怕中毒的人多,仙庭上万人马染疾啊!”

    康煞沉吟道:“若真是‘瘟神’,那我也没办法,这也不是我该操心的事,郎药师确认上报后,仙庭自有决断。”

    两人闲谈一阵后,联袂出了洞府去现场。

    没办法,郎药师是仙宫派来核实情况的,魏平公身为坐镇人,不说理当过去打个招呼,起码也要协助提供情况,对仙宫内部来人摆架子也不合适,传回仙宫那边不好。

    等到两人赶到,郎药师已经诊问了几个人,见到魏平公来了,挥手让人把病号给送走后,方转身道:“魏帅上报的情况没错,的确是‘瘟神’在作乱。”挥手环指四周,“魏帅处置的也不错,应该能将此地的‘瘟神’给清空了。”

    魏平公:“没什么处置的错与不错的,我防守不利啊,让人钻了空子,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便好,我这点法子也是拾取了郎药师的牙慧。据我所知,上次‘瘟神’发作时,郎药师是亲自参与处置过的人,眼前众多人染疾,不知药师可有解救之法?”

    一旁的秦仪正想问这个,顿时目露期盼。

    郎药师:“上次‘瘟神’发作已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一般的解救之法虽有用,可高效的解毒仙丹炼制不易,耗材稀少昂贵,无法普及,以致于当时有许多人不能及时得到救治,导致死了无数人。为此我一直耿耿于怀,在仙庭的支持下,我多年来一直在钻研化解之术,也终于找到了另一种化解之法,只是真正普及的解药却不易大量获取,说来还是有愧,无法彻底奈何这‘瘟神’。”

    魏平公:“既然找到了另一种办法,想必药师手上还是有些解药的是不是?”

    他下面这么多人马染疾,不管怎么说,他都有责任,不能见死不救,自然是关心。

    郎药师颔首:“是弄出了一些解药。”

    魏平公:“笼统下来,这里差不多两万多人,解药可够用?”

    郎药师:“不存在什么够不够,只要启用了,救治多少人都不是问题。只是这解药有点特殊,一旦使用,便只能用一次,逾期便无效了。目前只有一份解药。”

    有解药?秦仪闻言大喜。

    魏平公也欣喜道:“既有解药,还请郎药师快快拿出急救,也免得大家多遭罪。”

    郎药师:“东西不在我手上,当年试验时,用掉了剩余的,仅存的一份收藏在了仙宫,由仙后娘娘亲自保管着,使用的话需请示仙宫释出,你们按规矩上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