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三零章 公子求药

跃千愁2019-10-14 15:39:58Ctrl+D 收藏本站

    “既如此,事不宜迟,劳烦药师将这边情况禀明仙宫。”魏平公对其拱手恳求一声,算是来此以后难得一见的好态度,没办法,这上万人马虽不是他在冥界的人马,是临时调来归他的,可目前毕竟是他的人,劳烦别人自然要有个劳烦的态度,之后对康煞倒是比较随便了,“康兄,你我一起奏报仙庭,请赐药!”

    郎药师和康煞皆应下了,这事也没什么好推诿的。

    就在这里商量该怎么上报时,混在几人边上的罗康安倒是显得有些扎眼,咳咳不停,心肝肺都要咳出来的样子。

    咳着咳着,碍眼一阵后,罗康安忽然发现不对,这一帮子怎么都没事人一样,怎么就他一人要死要活的样子?

    这滋味太难受了,他受不了了,挪步靠向了林渊,扯了下林渊的袖子,尽量忍了一下下咳嗽,快速而低声的问了句,“林兄,我咳的不想活了,你怎么没事一般?”

    林渊淡淡给了句,很直白的告诉了他,“我服了解毒丹药。”

    他其实没必要服解毒丹药,他修炼的功法能让他成为十三天魔之一自然有其霸道的一面,然而毒发状况到了一定的地步,此地环境又不容他施展功法来化解,容易露馅,只能是服用解药来应急。

    “咳咳…”罗康安激烈咳嗽一下,喉结耸动,咽了咽口水,瞪大了咳的水汪汪的眼睛道:“我的解药可有?”

    就差直接伸手乞讨了。

    他本能的认为是秦仪帮林渊搞到的,他之前已经再三叮嘱过林渊,有解药别忘了他那份。

    谁知林渊平静道:“我只有一颗。”

    “……”罗康安差点骂出脏话来,捏着要咳的脖子问:“你哪弄来的解药?”

    林渊:“我身上一直有一颗防身。”

    其实不止一颗,他身上好像有那么五六七八颗,就像魏平公能拿出一些周济身边主要将领一般,只是目前的情况下,他不好显得自己身上很多的样子,反正估计秦氏少谁的也不会少罗康安这个副会长的,看样子下黑手的人也不会再攻打这边,所以也不急,顶多让罗康安再难受一段时间而已。

    “你怎么不早说?”罗康安难以置信,“咳咳…你哪来这价值千万的东西?”

    林渊:“别人送的。”

    罗康安:“谁他妈那么大方,价值千万的东西随便送你?”还是没忍住爆了脏话出来。

    林渊给了句,“你见过的。”

    罗康安愣了一下,听说陆红嫣是仙都一家商会的千金,想来想去,估计林渊身边能有这手笔的也只有那个陆红嫣了,忍着咳嗽问了声,“是陆姑娘?”

    林渊不吭声了,算是默认了,也省事了,省得他再解释了,估计边上的其他人都听到了。

    旁听到的秦仪面无表情,却绷紧了嘴唇,目不转睛的盯着商议的魏平公等人,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白玲珑却是回头深深凝视了林渊一眼,目光有点泛冷。

    洛天河也淡淡瞥了林渊一眼,就凭秦仪暗底下和林渊的纠结,陆红嫣的来到就瞒不过他的眼睛。

    他是知道一些情况的,获悉陆红嫣来后和林渊住在一起了,他也在等着看秦仪会怎么处理。

    “……”罗康安则彻底无语了,还真是那个女人,他就纳闷了,为什么这厮傍的女人都是长的漂亮又有钱的大款,又是会长秦仪,又是商会大千金陆红嫣,而他找的女人却基本上都是要他掏口袋的?

    价值千万珠的东西说送就送了,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还真没地方说理去。

    他一回头,看向了江遇,咳嗽两声又往江遇身边凑了,凑近后暂憋着咳嗽劲,问道:“江兄,你也服解药了?”

    江遇看他难受的样子,略默,心里也挺尴尬的,秦氏副会长都还在遭罪,他却先解脱了,只能解释道:“魏帅手上送来一颗转给我服用了。”

    罗康安又追问一句,“有效果?”他这是明知故问,明知是怎么回事,人家好好的站这,也不咳嗽,效果非常不错的样子,已经无需多问了,可他真的是不甘心呐。

    江遇点头,“药效不错,应该是没事了。”

    我去!罗康安心头一万头怪兽狂奔而过,烟尘隆隆的。

    这一情绪激动,心绪难平,加重刺激下,忍不住越发激烈咳嗽之下,竟“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也重重喘了口气,那难受滋味终于随着一口血的喷出缓解了,只是口角的鲜血在滴答。

    江遇赶紧伸手扶了他一只胳膊,急问:“罗副会长,怎样?”

    罗康安气喘吁吁的摆了摆手,“死不了,总算是能好好喘口气了,这滋味真不是人受的。”

    这动静,引得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魏平公回头盯着罗康安的惨样,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还对向他看来的罗康安故意挑了挑眉,好像在说活该。

    可不是活该么,罗康安自己都认为自己活该,赶紧避开他眼神,心里那叫一个后悔,肠子都悔青了,他就不明白了,这个姓魏的怎么可能那好心,价值以千万计的东西,说送就能真送?

    真正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事说来丢人,他都不好意思对人说了,

    秦仪见他那样子,立刻对白玲珑道:“问问家里,能不能先把解药送过来。”

    白玲珑道:“提过了,家里告知,城门封锁了,任何人未得允许不得进出。”

    秦仪立刻看向洛天河,正准备让洛天河传令下去通融一下,一旁的南栖如安伸手阻止了一下,“这个时期,势单来往送药未必安全,秦府那边的备药不如先给秦氏其他高层化解症状,以免高层出什么乱子,现在尽量稳住局势为重,秦会长稍安勿躁。”

    略作安抚后,他上前几步,走到了郎药师跟前,拱手道:“南栖家族子弟南栖如安拜见郎药师。”

    郎药师上下打量他一眼,哦了声,“南栖日月的后辈,长的倒是一表人才,几天前还见南栖日月进宫向娘娘问安来着。”

    南栖日月正是南栖家族的族长,也是一手开创南栖家族基业的老祖宗。

    南栖如安恭敬道:“听说过家祖与药师熟识,因此特前来厚颜拜见。药师,容小子恳问一声,是否还有解毒仙丹,若有,能否看家祖的薄面上赐予?小子愿等价拜求。”

    这是在为罗康安求药了,罗康安拿下竞标有功,算是为他赚了大钱,也值得他开口求人一回。

    “等价?”郎药师捋须道:“知道你南栖家有钱,但这里是两万余人,掏出这笔钱来,只怕你南栖家族也吃不消吧?再说了,我也没那么多解药,若有足够解药,魏帅和神将又何须惊扰娘娘?”

    南栖如安道:“是小子话没说清楚,小子眼前只求一颗应急。”

    “一颗…”郎药师略怔,明白后回头唤道:“玉儿,取一颗药来给公子。”

    “是。”粉雕玉琢的随行女童应声而来,凭空抓出一只葫芦,开塞,倒出一颗紫红色的丹丸,递给南栖如安,声音清脆道:“公子,给。”

    葫芦正拿时,能听到葫芦里的哗啦声,众人听动静估摸着得还有几十颗解药,见识浅一点的不由暗暗咋舌,这郎药师身边的一个童子随身带的东西怕是就价值几个亿,不愧是仙宫的人。

    南栖如安接到手谢过女童,又要对郎药师拜谢,谁知郎药师却摆手道:“等价什么的就免了,南栖日月也送过我不少好东西炼药,你既是搬出了南栖日月,他的面子一颗丹药还是值的,这颗就送你了。”

    南栖如安也不矫情,躬身道:“谢药师,回头此事会禀明祖上。”

    做事还是有分寸的,暗示东西不会白拿,会让家祖知道领了郎药师一份人情。

    退回到罗康安身边后,南栖如安把药给予,“罗副会长,快服下吧。”

    “谢谢。”罗康安客气一句,一把抓了毫不犹豫地塞进口中,这次他是丝毫都不怀疑有毒了。

    不过此举却令魏平公挑着眉头面泛冷笑,实在是罗康安区别对待的意味太明显了。

    东西一咽下,罗康安算是松了口气,对南栖如安笑脸如花,“久闻如安公子乃世间奇男子,豪义无双,今日方知名不虚传……”马屁那叫一通狠拍,连嘴角的血都还没擦,就先顾着拍马屁了,笑起来一张血汪汪的嘴巴里两排白牙,怪渗人的。

    南栖如安被他说愣住了,还是头回听说自己在外面有这名声,真的假的?又不好当众人面多问这种事,琢磨着回头倒是要打听打听。

    他跟罗康安接触的不多,或者说压根就没什么正式接触,还以为这位堂堂秦氏副会长不会乱说话,哪知罗副会长是只要有需要想说什么话就能说出什么话的人。

    不过要来这么值钱的东西相赠,也的确是值得罗康安赞美一顿,罗康安也确实是对南栖如安的印象有所改观了,以前是看这位高高在上的公子有些不顺眼的。

    对他来说,拿了人家这么昂贵的东西,说点不要钱的话又不费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