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三一章 火爆

跃千愁2019-10-15 09:40:02Ctrl+D 收藏本站

    青园,高阁,白贵人又费力地爬了上来,见到挽着拂尘来回踱步的梅青崖,倒是有些意外。

    笑嘻嘻的表情也收敛了几分,因为每次来到不是见这位坐着就是站在外面看风景,当这样来回徘徊时就说明有事,当即上前问道:“听说荡魔宫大军集结,声势不小,情况怎样?”

    梅青崖停步,反问她,“五爷那边动静如何?”

    白贵人:“暂时还未有动静。”

    梅青崖哼了声,“没动静?暗底下的动静可真不小。”

    白贵人迟疑:“我这边收到的消息确实没动静啊,不但没动静,听他们的意思,似乎准备罢手了,不过不阙城那边倒是风声鹤唳的,连荡魔宫的人马都赶去了。”

    梅青崖:“把荡魔宫都给惊动了,你说没动静?”

    “这…”白贵人惊疑不定,“到底怎么回事?”

    梅青崖冷冷给了句,“传言五爷手上有‘瘟神’,这次证实了,他手上的确有那东西。”

    “啊!”白贵人吃惊不小,“动用了瘟神?确定了?”

    梅青崖拂尘一甩,换了手挽着,“确定了!算他有自知之明,只针对秦氏炼制场下了手,没对不阙城下手,否则的话,荡魔宫必然要想尽办法不惜代价将其给诛杀,否则不足以对仙庭、不足以给整个仙界一个交代。我现在也在纳闷,事都办到这个地步了,居然卡住了不动手,以致于错失良机,五爷究竟是几个意思?还有,你刚才说什么,他们还想罢手?”

    白贵人:“是,是要罢手,说了定金的事,事不办了,但是定金,他也不打算吐出来。”

    梅青崖面容略显扭曲,“定金不吐?混账!他这是连起码的规矩都不想守了吗?没了底线,坏了名声,以后谁还敢拿着钱上门做买卖?就凭他们那点以卵击石的势力,还真以为自己能推翻当朝不成?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坏了规矩,当我收拾不了他不成,他的底细全捏在我手上,我要让他今天死,他就活不过明天!”

    白贵人:“你消消气,他倒是有说法,他觉得背后出钱的人就是巫氏、曲氏和裴氏,这次罢手后,曲氏、巫氏和裴氏估计也要被背后的三大家族给吞并了,把钱还回去送给三大家族是在干傻事。至于定金嘛,他不会独吞,他拿他的那份,属于我们的抽成也不会少我们的。”

    梅青崖情绪略平静了下来,沉思一阵后,徐徐道:“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是不是那三家商会干的,一试便知。”

    白贵人:“怎么试?”

    梅青崖:“动用了‘瘟神’,也不能说没动手,这一关秦氏怕是很难过去了,因此说到底还是把秦氏给弄垮了。”

    白贵人:“这不还没垮么,不好给卖主交代啊!”

    梅青崖:“若真是那三家商会干的,这次他们是在劫难逃了,三家商会垮了后,自然也就没了人让我们交出定金。若不是他们,等到秦氏垮了,剩下的钱,中间人自然也要把钱庄提钱的凭证交给我们。”

    听着有点绕,白贵人若有所思……

    静室内,裴氏会长裴元济面对两道光幕里的曲山居和巫擎天挥舞双臂叫嚣,“疯了,真是疯了,居然动用‘瘟神’,想害死我们吗?还让我们等秦氏垮,等到秦氏垮了,我们也完了!”

    曲山居和巫擎天的脸色也异常难看。

    曲山居绷着脸道:“理在他们那边,也算不上他们食言,我们找不出指责的理由来。谁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动用这东西,谁也没想到他们居然是采取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弄垮秦氏。”

    三人真的是没想到,那些前朝余孽为达目的还真是不择手段,不择手段到超乎他们的想象,瘟神!居然动用了‘瘟神’,这一下真是搞的他们没了退路。

    他们原本的目的,是前朝余孽出手轰轰烈烈的一场打杀,自然而然就成了前朝余孽自身针对秦氏而去。

    如今那些人搞出这一手后就算完事了,没有冲秦氏的炼制秘方去,摆明了只是想搞垮秦氏而已。

    谁想搞垮秦氏?只怕仙庭想不怀疑他们三家都难。

    不说什么怀疑他们和前朝余孽有勾结,仅凭动用‘瘟神’玩过界了,便足以激怒仙庭!

    就算秦氏垮了又怎样?仙庭也不会再给他们玩的机会,就算没证据,仙庭只怕也要收拾他们!

    这次真正是玩火自焚,玩砸了!

    巫擎天仰天喟叹一声,“我就说了,找这些人是与虎谋皮,果不其然,不幸言中,悔不该呀!”

    ……

    山崖洞口露台上,魏平公面对天际的鱼肚白紧绷着面颊。

    天快亮了,这边上奏仙庭的情况也有了回复,回复居然是郎药师所说的那份解药没了,居然是另派用场给用掉了!

    这意味着什么?下面还有那么多人咳嗽不止,咳的吐血,他都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一道人影闪来,康煞飞落在他身边,问:“魏兄何事找我?”

    魏平公问:“上报的情况,你那边有回复吗?”

    康煞略有沉吟,“回了,没有解药,用掉了。”

    魏平公:“那郎药师鬼扯个什么东西?走,找他问问去,看他那边得到的仙宫回复如何。”

    “魏兄!”康煞欲伸手阻拦,晚了点,眼睁睁看着魏平公闪身而去,不由摇头。

    一间室内,郎药师正在调药,虽不能帮所有人解毒,但他至少能调制药物减缓大家的痛苦。

    洛天河在室内陪着,陪着郎药师说说话,离开仙宫后,的确是许久未见了。

    门外,秦仪在微凉的晨风中仰望星晨,在苦等仙庭那边的消息。

    罗康安倒是缓过来了,悠哉着东逛逛,西逛逛,有点感觉到自己今非昔比了,手上来来回回的东西动辄价值千万。

    林渊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不时看看秦仪的背影,知道这女人现在的压力很大,解药的事情不落实下来,怕是也无法安心休息。

    至少从竞标开始,他就亲眼目睹了这女人遭遇了不少事,这一桩桩的事情下来,有点不知当年的那个羞涩女子是怎么一步步扛下来走到今天的。

    魏平公闪身而至,直闯郎药师所在的屋内,守卫拦不住,也不敢拦,闪开慢了点,还被他喝斥一声,“滚开!”之后大步入内。

    众人回头看去,秦仪第一个快步跟了去,余者随后。

    入内一见与洛天河笑谈中制药的郎药师,魏平公先背个手笑眯眯走近了问,“忙呢?”

    郎药师也笑着点了点头。

    魏平公又笑问:“解药的事,不知仙宫回复如何?”

    进来的秦仪等人也竖起了耳朵,这正是秦仪等人所关注和等待的。

    提到这个,郎药师顿时有些尴尬,他不久前还被仙宫那边给训斥了一顿,责怪他不该乱说话。

    “魏帅,借一步说话。”郎药师放下了手中活,伸手请去里间。

    魏平公一看就知道这老家伙心虚了,不知想遮遮掩掩什么东西,牵涉到这么多人命,居然还来这套,顿时火冒三丈,砰一声拍掌案上,拍的桌上东西跳三跳,“别玩那鬼鬼祟祟的,老子在冥界看腻了,说,怎么回事?”

    郎药师一副仙风道骨模样,此时愣是被搞的有点下不了台。

    洛天河出声道:“魏帅,有什么话好好说。”

    魏平公指着他鼻子便骂,“少在这里做老好人,知道你是仙宫出来的,跟他穿一条裤子的,明明选边站了,还装什么诤臣出言顶撞陛下,老子最看不惯你这种伪君子。黑什么脸?你只要能把我这些弟兄给救活了,我给你跪下都行,没那本事就给我闭嘴,现在这里是我的地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挥手又一指郎药师,“老东西,我告诉你,你之前说出的有解药的话,我已经传达了下去安抚军心,你若是敢谎言欺骗,那便是谎报军情,是意图动摇军心,我立马下令把你给宰了,我倒要看仙宫能说我什么!”

    砰!桌子又是一拍,“说,到底有没有解药!我警告你,你敢说出一个‘不’字,立马绑了你推出去,敢骗他们,看看那些没了活路的弟兄们会不会把你给活撕了!”

    旁观的罗康安咧了咧嘴,发现这位曾经的冥界大佬有够火爆的,这是硬逼人家说有解药,不准说没有啊!

    他再看看洛天河和郎药师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面子可谓被扫的一干二净。

    他也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态,就喜欢看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吃瘪。

    秦仪一脸焦虑,魏平公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她看出了情况不妙,解药的事似乎出了变故。

    那两个男女童子瞪着圆鼓鼓的眼睛看着要吃人似的魏平公,有点被吓到了的样子。

    郎药师一张难堪的脸缓过来后,突又坐了下来,慢吞吞说道:“收藏在仙宫的解药用掉了,是我疏忽了,是我忘记了,若有错,任由魏帅处置便是。”两只眼睛闭上了,一副随便你怎么办的样子。

    平常的风度,碰上这种人,也真正是荡然无存了。

    “耶,老不死的,居然敢跟我玩横的!”魏平公怒极反笑,两手袖子一撸,呵呵道:“这种事也能记错了?好!今天若是让你死的痛快了,老子跟你姓了!”大步上前就要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