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三三章 提醒

跃千愁2019-10-16 09:40:05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拿了荡魔宫的名声出来作保了。

    众目睽睽之下,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魏平公还真不能不信,但还是问了句,“真能给我交代?”

    康煞:“难道魏兄认为康某会玷污荡魔宫名誉不成?若这都不能信我,那我也无话可说!”

    魏平公倒是干脆利落,顺手一推,足贴地面的郎药师立刻滑出了十丈外才缓出法力来站稳脚。

    一稳住脚,郎药师已是勃然大怒,双袍大袖一展,澎湃法力鼓荡,之前不备之下吃了亏,显然是要算回帐。

    “药师,不可!”康煞急忙推掌大喊,就差说出你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必自取其辱。

    他很清楚,一个是打打杀杀出身爬到冥界殿帅位置上的人,一个是靠医术尊养在仙宫的人,论修为郎药师也许更高,但若是论武力的话,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

    郎药师就好比是力大无穷的大块头,魏平公就好比是一个短小精干的瘦子,力量上也许不成正比,可大块头动作笨拙,打起来肯定要被短小精干的瘦子给干翻。

    好不容易劝了魏平公住手,郎药师再生事不是自找麻烦么,试问康煞如何能不着急。

    神仙境的修士一旦全力交手,那威力所产生的余波可不是儿戏,姜上山等人立刻护着秦仪等人退开了些。

    洛天河亦疾呼,“药师,不要冲动!”

    他也知道郎药师不太可能是魏平公的对手,从刚才一交手,他就心中有数了,更何况郎药师压根就不擅长打打杀杀,拿自己的短处和人家的长处去碰,这不是找死吗?

    就魏平公那狂劲,他丝毫都不怀疑被惹怒的魏平公真有可能杀了郎药师。

    关键就算杀了郎药师,仙庭那边也未必能把魏平公给怎样,魏平公现在捏着‘扰乱军心、军法从事’的由头,军法无情并非儿戏,怎么做都不为过,更何况魏平公背后还有个大靠山。

    那座大靠山是帝君打天下时许诺了共掌诸界的人之一,从魏平公能施展出‘幽冥十八煞’,就可见极得幽冥大帝的赏识,有这样的靠山在,没有合适的理由,谁都不敢乱处置魏平公。

    然郎药师怒火烧心,已经被激怒了,彻底被怒火给冲昏了头。

    眼看就要全力一击之际,魏平公陡然冷目斜睨,右手衣袖一甩,震荡出咣啷如雷的动静,炸响在整个炼制场内。

    那对痴痴呆呆犹如失去了神智的男女童子顿如遭雷击,双双仰天狂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的应声倒地。

    郎药师回头一看,大吃一惊,紧急闪身而去,扶起二人快速检查后,脸色大变,仓惶带了人走,显然是要去急救。

    一场箭在弦上的大战,随着一人的退场,就这样化解了,众人皆松了口气。

    康煞面色沉重,近前对魏平公沉声道:“魏兄,这对金童玉女可是仙后娘娘赐给药师为徒的,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可不合适。”

    魏平公:“放心,凭这老家伙的医术,不会有性命之忧。不要转移话题,交代呢?”

    听说不会有事,康煞略宽心不少,挥手向山崖洞穴那边,“借一步说话。”话毕率先闪身而去。

    魏平公身形立刻射出追去。

    留在现场的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林渊却是紧盯魏平公离去的身影。

    洛天河黑着的一张脸却还没缓过来,不阙城境内来了这么个刺头,今后怕是够他头疼的。

    南栖如安走到了秦仪身边,“这魏帅的脾气不太好,弄来这么个人坐镇,有点自找刺激啊!”在提醒对方,你当初就不该要这个人,现在看到了吧?

    秦仪目光闪烁,她心里却不这么想,经由眼前的一幕,在她看来,这位魏帅的威慑力反而超出了她想要的预期。

    对她来说,不怕有本事的人有脾气,就怕没本事。

    然而目中很快又流露出焦虑,魏平公的作用现在已经顾不上了,眼前该怎么办才是大问题……

    山崖洞**,魏平公大步而入,走到了康煞跟前,“我正要你当众给弟兄们交代,为何遮遮掩掩?”

    他前面就是因为郎药师的遮遮掩掩而被激怒。

    康煞略默,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叹道:“之前我拦着你,不让你去找郎药师,本就是想告诉你的,可你太冲动了。”

    魏平公淡定道:“怕他作甚,你荡魔宫二爷和他仙宫那位舅母也尿不到一块去,我这样做你该高兴才对。”

    康煞听的直翻白眼,摆手道:“没有的事,可千万不要乱说。”

    魏平公嗤声道:“就你们那点破事,我还懒得多问。说吧,现在说也不迟,你说了给交代的,我要解药,我只要解药!”

    康煞:“解药是肯定有的,你急什么。”

    “耶?”魏平公诧异,“你之前不是还说没有解药,用掉了吗?仙庭那边给我的回复也是这样。”

    康煞:“郎药师说的解药是没有了,但不是还有一般的解药吗?你放心,仙庭不会坐视上万名弟兄的死活不管,上万颗金丹级的解毒仙丹,仙庭想想办法还是能凑出来的,偌大个仙界怎么可能连一万颗解毒仙丹都凑不出来,这对仙庭来说并非太大的难事,虽然代价颇大,但相对于军心来说,仙庭还是愿意付出这个代价的。所以你不用急,仙庭会尽快筹措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最多十天左右,解毒仙丹应该就能凑齐送来。”

    闻听此言,魏平公缓了口气,颔首道:“那就好。”

    忽又觉得不对,既然有办法,何故遮遮掩掩,当即追问:“秦氏这边一万多号人的解毒仙丹,仙庭也给吗?”

    康煞含糊其辞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该怎么和仙庭那边交涉是秦氏的事,我们干好自己的事就行,其他的不是我们关心的。总之,你能给弟兄们交代了,就不要再生事了。好了,不阙城城卫那边提供了一批可疑者名单,我还要安排抓人,就不陪你耗了。”说罢转身离去。

    目送的魏平公若有所思,最终不知想明白了什么,摇头轻叹了一声,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喝酒。

    他宽心了,可秦仪正焦虑着,等到天色大亮,获悉康煞离开炼制场去了不阙城,秦仪终于忍不住了,赶来了拜见,江遇和罗康安陪着来的,连白玲珑都没让进来。

    见礼之后,秦仪试着问道:“魏帅,神将所谓交代,魏帅可觉得妥当?”

    魏平公沉默了一会儿,叹道:“秦会长,你也不用拐弯抹角的,多的我不知道,有些事情也不是我这个看门的该过问的。我也不含糊你,只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还想找幻眼,那就尽快试试吧,你秦氏也算有点钱,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妨一试!”

    此话一出,秦仪心弦一颤,眼中闪过一丝绝望,“魏帅,这上万人马,难道仙庭就不管他们死活吗?”

    魏平公手撑桌案站了起来,“秦会长,仙庭人马自有仙庭想办法,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去吧,操心你自己的事去吧!”挥了挥手,不愿多说的样子。

    秦仪还想说什么,莫辛已经站了出来,伸手送客,“请!”

    知道了这位言出必行的风格,秦仪也只能是黯然转身。

    谁知魏平公却指着一地乱扔的酒瓶之类的东西,“罗康安,这里还没打扫干净,你往哪跑?”

    众人回头,罗康安瞅了瞅垃圾,顿时有些傻眼,心里当场骂开了,老子是来配合你处置炼制场事务的,不是来给你打杂的!

    然而通常的情况是,一般他放在心里骂的话,都是不敢说出来的话。

    何况不久前还见识了这位的爽快,一个不高兴,那可是连仙宫的人都敢揍的,他有几个胆子敢违逆的?

    心里骂着,脸上乐呵呵的,连连点头哈腰,“好,我这就给给您收拾干净。”

    秦仪也只能是投以‘委屈了你’的眼神,就这样走了。

    捡完垃圾后,罗康安又对魏平公一脸陪笑,“魏帅,都收拾干净了,您看还有什么吩咐,没事我先去忙了。”

    魏平公:“据我所知,你这个秦氏副会长也就是虚名,整天没什么正事干,忙?忙什么呢?”

    罗康安哎呀道:“此一时彼一时,秦氏正危难关头,我得帮着安抚人心呐。”借口,就是不想呆在这位身边。

    魏平公嗤了声,“就你这贪生怕死的小样,危难关头你不第一个逃跑都是好的,还安抚人心,说这种话,你自己信吗?”一见罗康安又是一副鬼话张嘴就来的样子,赶紧打住,“好了,不扯你那没谱的事,说点正事吧。”

    罗康安未能给自己辩解,未能洗刷自己的清白,有点憋的难受,然而在这里的主动权不由他掌控,他只能顺着问:“什么正事?魏帅您说,我洗耳恭听。”

    他这幅温顺样,魏平公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忍不住又指着他鼻子开骂了,“你看看你那怂样,我就纳闷了,竞标场上的表现也挺有勇有谋的,明明有些本事,却总是一副怂样,你不难受吗?”

    罗康安叹道:“哪有什么本事,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竞标是被逼无奈而已。再说了,我的出身您也知道,我只是低调,不想张扬而已。更何况,我这也不是怂,是尊敬魏帅…”

    “停停停,说正事。”魏平公赶紧抬手打住,他领教过的,这厮的鬼话极具蛊惑力,再听下去要被拐偏了。拎起酒壶灌了口酒,才淡然道:“秦氏若是垮了,你准备何去何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