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三四章 困境

跃千愁2019-10-16 11:10:02Ctrl+D 收藏本站

    罗康安一愣,秦氏不还没垮吗?当即神情一肃,“没打算,秦氏待我不薄,誓与秦氏共存亡!”

    “说人话!”魏平公喝了声。

    这狗东西几个意思,非卯着我不可是不是?罗康安腹诽,一副苦口婆心模样,“魏帅,此言发自肺腑啊!”

    魏平公呵呵一声,点头道:“嗯,你说的我都信。”

    “……”一句话堵的罗康安凝噎无语。

    魏平公:“好了,我说的是若是,假如秦氏垮了,你准备何去何从?”

    罗康安又冒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刚想说,我已经说了,誓与秦氏共存亡。

    然话还没出口,魏平公又补了一句,“我提醒你,你若再说什么屁话,一旦秦氏真的垮了,我定让你说话算话,让你给秦氏陪葬,我说到做到!”

    “……”罗康安哑了哑,想到这位的‘爽快’风格连仙宫的人都敢收拾,到嘴的话强行咽了回去,顺势改口了,“秦氏目前的处境是比较艰难,可我身为秦氏副会长,也只能是陪着秦氏尽力而为。”

    魏平公:“怎么个尽力而为法?”

    罗康安有被考的感觉,回道:“仙庭应该不会坐视这么多人的死活不顾吧?”

    魏平公嗤了声:“仙宫收藏的那份解药,你不会也认为是真的没了吧?”

    罗康安迟疑道:“这岂能有假?一旦将来被人知道还在,颜面何在?”

    魏平公面无表情道:“这个好办,仙庭人马又去幻境找了一份。”

    “……”罗康安瞠目结舌。

    魏平公斜睨,“怎么?不行吗?你还能拿出什么证据来指证仙庭作假不成?”

    “我不是这意思。”罗康安摆手,不知这位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疑惑道:“仙庭若有解药,牵涉到这么多人的性命,直接拿出来救人便可,何必绕这圈子。”

    魏平公淡然道:“这么多人的性命?多少?秦氏的万把来人而已,随便一场大战也不止死这些。”

    罗康安:“万把人命啊,不少了。”

    魏平公:“看来你还没有明白问题的关键所在,‘瘟神’重现了,而仙庭手上只有一份解药。”

    一句话点醒了罗康安,狐疑道:“您的意思是?”

    魏平公:“下黑手的人,手上还有多少‘瘟神’谁也不知道,倘若下次用在了仙都,或是用在了其它城市,你想过那个后果吗?到时候死的可就不止是上万人了,而是无数人。假如决策者是你,你又该如何取舍?”

    罗康安皱起了眉头,难以回答。

    魏平公:“秦氏也是福祸自招,不赢那次的竞标,这‘瘟神’也到不了秦氏的头上,没有好身板、没那么大的肚量,想吞这么大的肥肉,撑的难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能说是秦氏倒霉,倘若这次的‘瘟神’是发作在不阙城内,危及了数千万人的性命,影响太大,那又是另一回事,仙庭的解药自然不会没了。”

    罗康安明白了点什么,迟疑道:“可这里还有上万仙庭人马也中毒了啊!”

    魏平公淡然道:“凭仙庭的势力,你觉得凑出上万解毒仙丹会有问题吗?等着吧,要不了多久,驻军的解药就会到的。”

    罗康安直接问道:“您的意思是,仙庭只救仙庭的驻军,而不顾秦氏这上万人的死活?”

    魏平公:“凭什么去管秦氏这些人的死活,你倒是说出个理由来。”

    罗康安沉声道:“上万条性命,也是仙界的子民啊!”

    魏平公:“那要看是什么情况,这是秦氏的人,秦氏翻云覆雨赢得了竞标,既要吃着肥肉赚大钱,出了事却要仙庭掏钱,这买卖未免也太好做了些。秦氏不是没办法救这些人,手上的巨灵神炼制秘法还是挺值钱的,只要肯出手,是能凑出这笔钱来的,若是不肯出手,那仙庭倒是要问一句,凭什么让秦氏来大把赚钱,却让仙庭来付出代价,有这样的好事?”

    这理由竟让罗康安无言以对。

    魏平公:“小子诶,秦氏若不是有些背景,若不是背后站着南栖家族,你以为秦氏能保住这块肥肉?如此重要的炼制秘法,却掌握在一家商会的手中,还要仙庭派出驻军来保护,你以为仙庭乐意?你以为仙庭不想把这么重要的秘法给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许多事情只是碍于规则,仙庭不好吃相难看,仙庭若强行收缴的话,南栖家族第一个不会答应,这个头一开会危及许多家族的利益,仙庭真要那样干的话,所有家族会联合起来反对。

    眼前对仙庭来说却是个机会。南栖家族不可能拿出上千亿的钱来投入,秦氏救人要卖出手上的秘法,不救人的话,耽误了交货,不说什么追不追责,至少再也招不到人来参与炼制,没人敢来,秦氏也得垮掉,秘法最终还是得要让出。

    秦氏这一关是过不去了,完蛋是明摆着的。罗副会长,你就不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打算?”

    罗康安嘴硬了硬,“还有希望,只要从幻境找到幻眼,就能解毒。”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没底气,声音不大。

    魏平公呵呵一乐,“就像郎药师说的,仙庭若能再找到幻眼,又岂会只存一份解药?能让仙庭罢手,就说明寻找的过程中死伤绝对不小,仙庭不愿再承受那代价了。所以说,仙庭最多是做做样子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至少仙庭是不可能拿仙庭人马的性命去换秦氏这些人的性命的。

    当然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兴许秦氏悬赏之下还真有可能找到幻眼。不过你也是仙庭出来的人,你不会认为连仙庭如此庞大势力都难以做到的事情,靠一些杂鱼虾米能做到吧?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说,可能性有多大?”

    罗康安沉默不语,心中哀叹,难道这真是自己的命,秦氏副会长才风光几天,就要玩完?

    魏平公慢慢喝着酒瞅他反应,久不见回应后,淡淡说道:“小子诶,好好想想吧,若有什么打算,可以找我说说,我多少比你多认识一些有分量的人,只要你伺候的我高兴了,我不介意帮你一把,帮你安排个好的去处。”

    罗康安惊疑不定的瞅着他,有点搞不懂这老家伙说真的还是假的,他本能的认为哪有这样的好事,可之前解毒仙丹的事又搞的他不敢确定了。

    要把这风风火火脾气的人给伺候高兴了,难度好像很高的样子。

    再一个关键是,许多事情未经林渊同意的话,他压根就做不了主,没办法,致命的把柄捏在林渊的手上。

    犹豫再三后,拱手叹道:“魏帅好意,在下心领了,我毕竟是秦氏副会长,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易背叛秦氏,这是罗某做人的底线。”话虽这样说,但还是给自己留了点后路的希望,又咳嗽一声道:“若真到了山穷水尽的那天,万一秦氏真的不存在了,罗某再来拜求魏帅也不迟。”

    魏平公呵呵道:“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去尽你的力去吧,我就不留你了。”说罢挥了挥手,开始自顾自的喝酒。

    罗康安躬了躬身,就此告退。

    离开此地后,他第一时间找到了林渊,把魏平安说的情况告诉了他,问怎么办?

    告诉林渊,是想看林渊怎么办,林渊若是对秦氏作罢不再需要了他的话,他肯定要另谋去路。

    当然,魏平公说帮他谋后路的事他没说,准备跑人的事也不好说。

    仙庭有解药,却不肯拿出,对此,林渊一点都不意外,听说了秦仪面见魏平公之后的情况,他心里就有数了。

    有些方面的格局,他是要比罗康安强不少的。

    因秦氏的困局,林渊此时的神情也陷入了凝重,听罢后,平静回了句,“先看会长怎么决定吧。”

    魏平公唉声叹气道:“接触这么久了,多少了解一些,这女人是不坚持到最后绝不会轻言放弃的人,真正的女强人,恐怕是还想折腾一下。”

    此时的秦仪正在与洛天河长谈,本想直接找郎药师,只是跟郎药师并不熟,再就是她在郎药师面前人微言轻,说话未必管用,她开口的话,有些忙郎药师未必肯帮。

    秦仪与洛天河长谈的目的,是希望洛天河能帮忙向郎药师和仙庭那边打探一些情况,毕竟仙庭那边有过寻找幻眼的经验,希望能找到当事人了解了解。

    其次就是希望郎药师能留下来,帮忙缓解中毒人的痛苦,这么多人一直煎熬下去的话,只怕解药还没找到就要出乱子,怕是很难扛到三个月的期限。

    洛天河凝视着她,“丫头,事到如今,你还不肯罢手吗?”

    秦仪一脸憔悴,艰难道:“城主,秦氏投入了我秦家父女两代人的心血,我娘更是因秦氏而亡,让我如何能轻言放弃?”

    洛天河摇头,“你呀,我不信凭你的聪明劲能不知现在天意如何,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逆势而为非要撞个头破血流才甘心吗?既然是你自己要坚持,选择权在你手上,我也无权干预。毕竟牵涉到这么多人命,你放心,该帮你的我也不会坐视。至于让郎药师留下,怕是有难度,不过他肯定要等到仙庭给驻军的解药来才能走,在此期间,应该足够你这边派人跟他学习炼制缓解痛苦的药,我会帮你通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