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三五章 让我去幻境找幻眼?

跃千愁2019-10-17 10:25:02Ctrl+D 收藏本站

    “谢城主。”秦仪真正是诚心诚意地躬身谢过。

    洛天河摆了摆手,“这里也没我什么事了,我要回城了,幕后出手的人行为叵测,为安全计,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秦仪:“我不能轻易离去,还有些事情要安排。”

    洛天河表示理解,这里乱成一团的,对方不处理顺当了也的确是不便离开。

    既如此,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先带着人走了。

    两人分别后,秦仪又第一时间先找到了南栖如安,请求南栖家族的支持。

    让南栖家族掏出上千亿的资金来支持,那是痴人说梦话,她是不做那指望了。

    不说南栖家族会不会不管家族风险拿出这笔钱来,就算南栖家族愿意掏出这钱来,她也不敢要,那钱哪能是那么好拿的,南栖家族不可能白白将这么大一笔资金送给你,代价肯定是整个秦氏易主,这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也是她现在坚持不肯妥协的。

    她现在只能是求南栖家族一件事,希望那边动用家族在仙庭的力量,促成仙庭延期收货。

    这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巨灵神炼制阵法肯定是没办法如期交货了,需要仙庭宽限。

    她想为秦氏寻找一线生机,就必须要有时间,没时间一切都白搭,这是迫在眉睫要解决的事情。

    南栖如安倒是好说话,不好说话也不行,他也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情啊,眼看到了手的好处要泡汤了,他又如何能甘心?

    一旦真的到了要卖掉秦氏凑钱解决问题的时候,他捏着秦氏的利益分成是没有屁用的!

    需知他签下的契约只是利益分成,拿到手的不是秦氏的炼制秘法。

    “这事我会尽力而为,我现在就回家族。”南栖如安给出了保证,也的确是第一时间火急火燎的离开了,紧急赶回南栖家族找自己的义父做商量。

    秦仪随后又捞出了被关的遮无子,为其解毒都是次要的,言明目前的情况,进行安抚才是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对整个炼制场的秦氏员工进行安抚。

    将炼制场这边处理好后,已是中午时分,秦仪又带着人匆匆返回了秦氏总部。

    返回的途中,秦仪的烟一根接一根,抽的很凶。

    秦氏总部,一干最高层已经在等着她的到来,等着一夜未眠的她来开会,包括秦道边和柳君君也到场出席。

    事关秦氏生死存亡,大家都坐不住了。

    相关中毒的高层已经解毒了,秦道边在这边第一时间筹备到了解药解决问题、安稳局面。

    凭秦家的财力,一下弄上万颗解毒仙丹也许困难,供应少量高层的还是没问题的……

    林渊则静默在罗康安的办公室内,一直在思索琢磨,也是在等罗康安回来。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办公室的门才开了,罗康安才回来了,关门后走到林渊边上坐下了,“呼!”长吐出一口气来。

    林渊问:“情况怎样?”

    罗康安:“会长把情况向大家做了通报,秦氏处在了生死边缘,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啊!”

    林渊:“结果如何?”

    罗康安:“大家的饭碗都系在秦氏身上,秦氏真要易主了的话,在场的肯定都呆不长久,新主人肯定要换自己人的,所以没人希望秦氏轻易垮掉,都想再尽力争取一下,意见算是统一了,目前也只能是做三方面的打算。

    第一,根据秦氏目前手上的财力,尽可能多的拿出一笔钱来,立刻发出三十亿的悬赏,希望有人能找到幻眼来解决眼前的困境。

    第二,寄希望于仙庭,继续和仙庭谈判,希望仙庭能出手救援。尽管这个可能性不大,但还是要争取,在场参会的都要行动起来,寻找各自的人脉关系,希望能促成仙庭的出手。目前的情况,毕竟也只有仙庭才有能力短时间内调集这么大数量的解毒仙丹。若能让仙庭拿出真正的解药就更好了,不过这个基本上是不做指望了,仙庭说了没有了解药,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

    第三,如事情真的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那也只能是面对现实,秦氏只能是出手手上的秘方。到了那个地步,不出手也不行,真要是抱着秘方不放而垮掉,还害死了那么多人的话,后果可以想象。不过估计仙庭也不会坐视秦氏那样做,看着这些人去死有损仙庭颜面,到了关口上,必然是要逼秦氏筹钱救人的。

    当然,千打算万打算,出了这种事情还是要看仙庭目前的态度。倘若逾期交货这一关过不去的,时间怕是想拖也没办法拖。眼前也只能寄希望于南栖家族了,若南栖家族办不成这事,其它的也不用再打算了,唉!”

    他那叫一个唉声叹气,还在哀怨,自己这个秦氏副会长才风光了几天啊!

    林渊听后沉默了一阵,忽道:“时间上应该是没问题的,可以着手找幻眼的事了。”

    罗康安意外,“你如此笃定?”

    林渊:“事情关系到南栖家族这么大的利益,南栖家族自然是要尽力而为的。仙庭不好吃相太难看,南栖家族会有办法逼仙庭让步的。”

    罗康安苦笑,“谁不想找到幻眼,可关键是能找到吗?只怕大家心里都没底。”

    林渊:“连仙庭都知难而退的事情,悬赏只能是视作一个办法,不能完全做指望,秦氏自己也要动起来了,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秦氏自己要派人去找,时间不多了,要尽快动起来。”

    罗康安苦中作乐道:“林兄,你倒是说的轻飘,秦氏一个做买卖的商会,是有点势力,可若是花钱都买不到的东西,凭秦氏的能力也只能是坐蜡。派人去?派谁去找?你觉得谁合适?总不能让你我去吧?”

    林渊偏头看向他,“你去!”

    “什么?我?”罗康安跳脚而起,指着自己的鼻子,满脸的大惊小怪道:“我没听错吧?你让我去幻境找幻眼?”

    林渊也站了起来,“没错,你!你现在就去找秦仪,主动请缨。”

    罗康安顿时大呼小叫道:“你疯了吧?你让我去幻境找幻眼?林兄,这事别怪我不听你的,你也知道是连仙庭都知难而退,我怎么可能办到,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做不到啊!不行,我不去。”

    看他那样子,似乎要抓狂了,他做梦都没想到会蹦出这一出来。

    按他的想法,秦氏不垮最好,真要垮了的话,只能是另觅出路,活人不会被尿给憋死,总会有办法的,太不了混的差点而已。

    林渊:“没真的让你找,我去找。老规矩,我做事,你得好处,事成之后,功劳全部算在你的头上。你想想看,再次挽秦氏于狂澜中,这是多大的功劳!”

    鬼的功劳!罗康安真的要抓狂了,“林兄,想法很美好,但现实是很残酷的,这可是连仙庭都难办的事情,凭仙庭的势力都不想再碰了,乱来会丢性命的,不带你这样玩的。”

    林渊平静道:“我有找到幻眼的路子。”

    “……”罗康安瞬间凝噎无语,转而又满脸的惊疑不定,“你有路子?不能吧,仙庭都找不到了,你能有路子?”

    对对方这说法,他还是有点信心的,他可以肯定对方绝对是某股势力的人,绝不是一个人。

    林渊:“若是没点把握,你觉得我会往幻境里跑吗?”

    “这个…”罗康安犹豫了,抬手摸上了自己的小八字胡须,拧着须角琢磨不定起来,想想也是,没把握没道理跑去找死啊,就算是跟秦仪有一腿,也犯不着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吧?

    琢磨又琢磨后,他试着问道:“你真有把握?”

    林渊不答,反而提醒道:“事成之后,还是老规矩,功劳你可以有,但秦氏那三十亿的悬赏你不能要,如今的秦氏手头上也不宽裕。仅凭这份功劳,你以后在秦氏就不会缺钱花,会活的很滋润,让秦氏留点从容的余地,秦氏更好,你这个副会长才会更好。”

    这哪是有点把握,而是太有把握了,罗康安顿时乐了,“瞧你说的,我罗康安是贪财的人么?只要真能为秦氏化解危难,我也是义不容辞的,钱不钱的什么都是身外之物。”

    他已经在眉开眼笑畅想了,幻想着再次风光回来后,秦氏怕是要把自己给当祖宗给供着,自己怕是能在秦氏横着走了,那万人敬仰的感觉,雪兰那点事还算什么?想想都暗自酸爽。

    殊不知,林渊也从未接触过这种事,哪来的什么把握,但有些事情于公于私他都没办法坐视。

    于公,如今的秦氏发展方向对他们那些人很重要,这次若再成功,罗康安就具备了真正左右秦氏的影响力,极利于下一步的行事。

    于私,看到秦仪承受的巨大压力,他不能坐视旁观不顾,总得为秦仪做点什么。

    当然,一点私心是放在心里的,不会说出来,甚至他自己都回避去想这个问题,只认为是站在于公的立场,面对他们那些人的需要,这次他必须亲自出马。

    若非要说他有什么把握的话,那就是他这些年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经历,某种程度上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内心的一股霸气,相信自己能做到。

    若是简单的事情,他还不愿出手,反倒是困难的事情,他才认为值得自己亲自出手。

    有一点罗康安想错了他,搭上自己的命没什么值不值得的,他本就是玩命的人,而且已经是玩命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