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四零章 雾市

跃千愁2019-10-19 09:40:12Ctrl+D 收藏本站

    余者无不暗叹。

    杨真平静道:“去准备吧。”

    “是。”众人应了声,纷纷离去,唯独老四姚天幂在旁未动,按照布置他也是留下的那个。

    待众人消失后,杨真又问道:“三大家族和反贼有勾结吗?”

    姚天幂:“勾结倒不至于,不过家大业大到了这种地步,方方面面的关系都有所接触是免不了的。”

    杨真:“我要证据,铁证!”

    姚天幂:“二爷放心,会有的。”

    杨真走下广平台,踱步到了门口,负手而立,紫金冠上的飘翎在风中摇曳,静静眺望着远方的繁华仙都,目光异常平静……

    深渊城,地如其名,处处是万丈深渊,由上万座陡峭山崖间隔组成。

    上午的阳光照耀下,光线穿过一座座巨大石柱似的山崖,化作千万道光幕切入深渊,恍如奇幻梦境,且恢宏。

    每一座山崖间都建有四通八达的桥梁,空中俯看构造如蛛网。

    每一座山崖都开凿出了供人赖以生存的空间,能在山崖之上的露天宅院里居住的,都是深渊城的人上人。

    而下面的深渊中,由于光线问题,可以说是一座不夜城。

    鲲船上下来的罗康安张开双臂扩了扩胸,呵呵一笑,他不是第一次来这地方。

    身为仙界的修士,不管是官方的,还是非官方的,谁不想来诸界最大的黑市来看看?

    传说仙帝和仙后也曾微服私访过。

    试问,整个浩瀚诸界来往黑市的人流有多少?数不清,无数。

    正是因为如此庞大的人流量,才有了深渊城的诞生,先有雾市,后才有深渊城,否则普通人没人愿意在这种环境下长久居住。

    深渊城受到大量城卫人马的保护,来往雾市的人,或要在雾市做什么勾当的人,都愿意把深渊城当做休息和落脚的中转地。许多势力为了便于行事,也都在这里设有点,所以这里的人情相当复杂。

    加之在这地域浩瀚、凶兽横行的洪荒世界,仙庭把深渊城当做了这一区域的交通中枢,大多数想安全来往雾市的人基本上都要先到这里再做下一步的行动。

    庞大人流量的来往,造就了深渊城的繁华,别看地势险恶,其繁华程度却远不是不阙城能比的,普通人相对来说也比较富足,也是有人愿意在此生存的原因。

    因为机会较多,甚至有在其它仙城混不下去的人跑到这里来寻找机会。

    这就是深渊城,深渊城就是这么个地方。

    “走。”林渊招呼上罗康安离去,他以前常来这地方,比只是来此见识过的罗康安更熟悉环境。

    没有去城内居住,林渊领着他直接去了通往雾市的飞行班列,一趟趟由城卫所控制的班列。

    一艘艘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飞行法器频繁在一座山崖上起降,一次可承载上百人,坐一趟的费用可不便宜,可谓是暴利!

    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坐这个,也可以自己飞行而去,不过这种地方的情况相当复杂,容易遇到危险,乘坐有城卫保护的飞行法器则不一样。

    雾市离深渊城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乘坐飞行法器也要两个半时辰的样子。

    灵雾谷能成为仙界最大的黑市,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地形更加复杂不说,地面上常年被聚而不散的雾气笼罩,十丈之外基本上就看不清了人影,而地下则犹如千丝万缕的凌乱迷宫,且地质坚硬。

    这是个有事便于逃脱的地方。

    堵不如疏,有些事情彻底杜绝是做不到的,逼得做相关行当的分散了且更加隐秘了,无迹可寻的话,有事情针对起来更加麻烦。也是为了便于掌控,仙庭对这地方,某种程度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否则强力打击下聚集在这里的人早就作鸟兽散而去。

    雾市最高处的山崖上,同样是一艘艘的飞行法器起起落落,林渊和罗康安从落下的飞行法器中走出,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下山遁入了茫茫雾海中。

    越往山下行,光景越暗,到了山脚下时,真正是到了一个朦胧胧的世界。

    这里的路上没有车辆,也没办法有车辆,没什么正常的路,都是崎岖山路,地质原因,路面较硬,都是石头路面。

    在此立足的商铺,也是东一座西一座的,不走近了看,还不知道是什么铺子。

    当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铺子里摆出来卖的未必是想卖的东西,大多是挂羊头卖狗肉。

    基本上也没人看清过雾市的全景,只有极端天象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

    白蒙蒙的世界是白天,黑蒙蒙的时候便是天黑了。

    哪怕现在是白天,许多铺子里也是亮着灯的。

    不时从身边经过的人,谁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这里很少有人会以真面目示人。

    林渊轻车熟路的在崎岖路上或直行或东拐西拐的,东张西望的罗康安只能是紧跟在他身后,罗康安算是看出来了,这位林兄对这个地方似乎很熟悉。

    罗康安心里在嘀咕,呆在灵山三百年不能毕业的人,估计也没花多少心思在学业上,不然怎么会熟悉这种鬼地方。

    走了好一段时间,林渊停步在一座山体拐角处的从山石中开凿出的一家铺子门口,铺子里的招牌已经取掉了,铺子里的东西也清空了。

    站在门口观察了一阵,林渊直接走了进去。

    空荡荡的铺子里只有一张摇椅,上面躺了一人,睁眼看到了进来的两人也不说话,没任何招呼,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林渊翻手出一朵红花,扔在了对方的身上。

    摇椅上的人拿起腹部的红花看了看,便起身了,对林渊道:“租赁已经办好了,这是担保!要干什么,自己去‘安乐堂’登记。”一份担保凭证给了后,就这样离开了,没有多说,也没有多问,拿到了接头信号走人交差就行。

    罗康安目送人离去后,回头问林渊:“这什么人?”

    环顾商铺的林渊回:“不知道。”

    “呃…”罗康安无语,这不扯么,什么人都不知道就能把雾市的一间铺子扔给你?需知雾市铺子的租金可不便宜,另外也不是说能弄到就能弄到的,在这里大多都是做些见不得光的事,谁能轻易托人?

    可这位一来就直接接手了一间铺子,自己也没转告秦仪他们办这事,他相信也不是让秦氏那边干的,这位背后干什么向来不会让秦氏知晓,也由此估计出了这位的能耐果然是不小,连雾市这里的事都能信手拈来。

    林渊:“检查一下,仔细点。”

    罗康安哦了声,两人立刻对整个铺子进行了详细搜查。

    这是个内外两间的独门独户的铺子,上面还有一层居住的地方,地方不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又碰头在一起,确认没问题后,林渊一张便笩递给他,“我去‘安乐堂’登记,你照这上面的地址找人定做家伙。”

    罗康安低头一看,除了地址外,上面还有一堆什么桶啊、盆啊、架子、布袋、锦囊之类的东西,不由讶异抬头道:“弄这些干嘛?你不会真想跑来开商铺吧?”

    林渊:“要卖香料,总得弄点家伙,不能摆在地上吧?你不会连这点事都办不好吧。”

    罗康安有点傻眼:“你还真是来开香料铺的啊?不是!我们是要去幻界找东西的,不是来这里卖东西…”

    砰!他已经飞了出去,被林渊一脚给踹飞了,撞在墙上落地,又咳嗽着爬起。

    林渊缓缓踱步逼近,“这里不是原来的地方,我再说一次,从现在开始管好你的嘴,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许往外蹦,你若真想找死,别连累我,我给你个痛快!”

    “嗯,嗯…失言,一时失言,记住了,不会了,下次不会了。”一手搂着腹部的罗康安另一手求打住的样子,求不要再来了,这挨揍的滋味不好受。

    林渊发现这厮就是个不打不长记性的人,“我们时间不多,办你该办的事情去。我再警告你一次,这地方情况很复杂,你遇上的人不知背后是什么背景,管好嘴,不要乱说话!”

    “嗯嗯。”罗康安连连点头,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纸片,挨着墙靠边走了走,才快步跑了出去。

    林渊随后也出了门,直奔安乐堂,拿出担保凭证后,登记了自己和罗康安的化名,注明了某某位置的铺子要干什么营生之类的。

    安乐堂的办事人员确认了房东出示的担保凭证没问题后,其它的也没有多问,收取了基本费用登记造册后,提供了一份守规需知便算完事了。

    至于两人什么来历,用的是不是真名,香料营生的背后真正目的是什么,安乐堂是一概不过问。

    弄出这一关,也是为了讲个规矩。

    光明的地方有光明的规矩,黑暗的地方也有规矩,连一点起码的规则都没有的话,大家都不得自在。安乐堂也是久乱之后,雾市的人不得已之下一起自发成立的一个堂口,久乱之后也必然要形成规则。

    违规了大家就要联手对付,联手逼铺子东家交出铺子,逼得你无法在雾市立足,甚至是直接人身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