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四二章 昊海

跃千愁2019-10-20 10:25:10Ctrl+D 收藏本站

    关小白叹道:“没有照片,他那个人也不知怎么回事,是死是活都彻底杳无音信了。”

    林渊:“没有就算了,就这样说吧,我还有事。”

    关小白有点欲言又止,总感觉对方突然想到许雄身上有些不对劲,但还是应了声:“好。”

    有些事情他也有自知之明,两人的层次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分出了高低,已经不能再像从前玩在一块了,人家的一些事情已经不是他能过问或能理解的,问太多已经没了意义,问出来人家讲还是不讲也会让人家为难。

    挂了电话的林渊也沉默了,没错,他一路从雾市跟到深渊城的目标怀疑就是自己小时候一起玩的三个铁杆之一,怀疑是许雄。

    两人在雾海酒楼门口错身而过时,他没有露真容,对方也没有露真容,但是对方手腕上的那个手链他却很眼熟。

    或者说是很熟悉,因为本就是他亲手做的手链。

    当年大家都没钱,一流馆的辰叔比较抠,三人中他是手头最紧的一个,可以说他是受关小白和许雄照顾比较多的一个。后来,许雄过二十岁的生日,刚好赶上他手头上最紧的时候,可谓身无分文,他实在是拿不出什么礼物,就搜集了点材料,自己别出心裁的亲手做了个手链送给许雄。

    为了做那个手链,他还把自己手指给弄伤了。

    自己亲手做的样式,加上用材,款式可谓是独一无二的,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不会有错。

    大家这么多年没见,彼此身形上是有点变化的,或者说是更成熟了,不以真面目相见又没有交谈过,还真不敢确认。

    但那条手链应该是没错的,一条不值钱的手链就算落在了其他人手上,谁又会戴着?而且还是那种看起来颇有来头的人。仅凭这一点,他基本就可以确认那人就是许雄。

    只是许雄突然出现在雾市,看那在雾市驾轻就熟来回的派头,似乎还有手下跟班,回到深渊城还有豪车来接,回归的地方也是深渊城的豪宅。

    这一切都显现出,如今的许雄似乎没那么简单。

    沉默良久后,他并没有放弃追查,四处寻找,就近找了个商铺,买了一份深渊城的城市地图,走到一处僻静地仔细查看,找到了嫌疑目标之前进入的地方,拿笔先画了个大圈,圈了那座山崖,之后又在大圈内画了小圈,圈了那座豪宅的大概位置。

    后又将地图在地上铺平,然后将地图标识给拍了照,直接将照片发给了陆红嫣。

    刚把东西给收拾了,手机上又接到了陆红嫣回复的信息,只回了个问号,显然不知是何意。

    林渊正要解释,当即回了电话,“照片上的目标地点看到了?”

    陆红嫣:“看到了,在深渊城,这个地方有什么问题吗?”

    林渊:“安排人查一下这座独门独户的大宅子是什么来路。”

    陆红嫣知道他现在就在那一带,按理说现在应该在雾市才是,突然查这个是什么意思,不由问道:“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这么快就找到了幻的踪迹?”

    林渊:“不是,和幻无关,突然遇上个人,想确认一下,查一查,不要用我们的人。”

    陆红嫣:“好,这个简单,能在深渊城这种地方占栋独门独户大宅院的人,让人找当地的人打听一下应该就会有消息。”

    林渊嗯了声,挂断了通话,也走向了街头,拦了一辆出租车,再次去了城外,又买了飞行法器的乘坐票。

    一番来回奔波,回到雾市商铺时,天已经快亮了。

    终于等到他回来的罗康安一见便问:“去这么久,你去哪了?”颇哀怨的样子。

    林渊反问他,“你没跑出去瞎逛吧?”

    罗康安立马保证,“没有,一直老实呆在这,我又不知你什么时候回来,万一我出去了,你回来了见我不在,我岂不是要倒霉?想出去也不敢出去啊!”这倒是说了句老实话。

    天亮后,林渊倒是没有把他再憋着,亲自领着他在雾市到处逛了逛,让他熟悉情况。

    一开始,无精打采的罗康安是来了精神的,然而溜达开后,他就后悔了,宁愿不出来逛,跟这位出来简直不是人干的事。林渊在考他,走过一间铺子一段时间后,突然会问及那间铺子的招牌写的是什么字号,或者是刚一旁拐角处出来了几个人。

    这一天下来,那叫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打起十二分精神也不够用,差点没把罗康安给搞崩溃了,再也不想跟林渊提出来逛逛的事了。

    再次天亮时,他有提心吊胆的感觉,怕林渊主动提出去逛逛,幸好,他定制东西的地方来电话了,他要的东西已经筹备好了,让他来取。

    取了东西回来,又干了小半天杂活,林渊指手画脚,他在那遵吩咐将取来的东西摆摆放放不断调整。

    干完这些,罗康安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林渊又带他出去逛了,他不想去,说自己想看着铺子,但还是身不由己。

    这样痛苦的日子又过了两天后,他终于接到了白玲珑的电话,说他要的东西已经到了,已经送达了深渊城。

    林渊让他去深渊城取货去,依他的安排,货物是做了密封的,送货人也不会知道送来的是什么东西,他也不会让送货人把东西送到这个铺子来,只能是自己这边去取。

    罗康安又来了精神,准备顺便去深渊城快活一下。

    谁知林渊捉了他手腕,指着他的腕表,限定了他归来的时间,根本不给他瞎玩的机会。

    罗康安无语了,又无精打采的去了。

    就在他离开后不久,林渊又接到了陆红嫣的电话,“你要查的东西有结果了,那是昊氏商会创始人昊海的住宅,有昊海及其手下一干要员的照片,其中可能有你想找的人,要发给你确认一下吗?”

    林渊:“发过来。”挂了通话。

    很快,手机响起,照片已经发了过来,他打开一看,结果第一张照片就是他要找的人的正面规格照。

    他一眼就认出了是他的旧友许雄,无异于确认了那天看到的戴着手链的人是谁,证明了他没认错。

    照片中的人,与他印象当中的那个许雄比较起来,变化太大了,首先是气派了,面容气质上透着一股威仪。

    而照片下的名字标识,却是陆红嫣所谓的昊氏商会的创始人昊海的名字。

    昊海?许雄如今的名字叫昊海?林渊有些意外。

    再往下翻,还有几张许雄在各种场合下的照片,有夹着雪茄烟与人笑谈的场景,有美人在旁陪衬的画面,有一群人簇拥进出的场景等等。

    这些照片无一不证明,许雄早已不是当年的穷小子,已是锦衣玉食的富贵豪客。

    许雄竟然跑到深渊城创立了一家商会,还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林渊颇为感慨,也感觉到了许雄发家的来路不正,否则改名也就罢了,犯不着连姓都改了,还有种种其它迹象无一不证明这一点。

    照片再往下翻,是其他人的照片,都是许雄的身边人,或心腹骨干之类的。

    看完这些,他沉默了一阵,又拨了电话给陆红嫣,“再查一下这个昊海的底细。”

    陆红嫣:“不是想看太细的底细的话,就不用查,这人在深渊城的名气不算小,我们这边关注的深渊城的资料当中有一些他的资料,发现你关注的是他的住宅后,我已经查看了一下。”

    林渊:“说一下。”

    陆红嫣:“昊氏商会主营的是餐饮住宿,深渊城差不多有五分之一的高档餐饮住宿场所都是他的产业,你上次接头的雾市的雾海酒楼就是昊海的产业。昊氏商会的所有产业,原本都是东闻家族的。”

    “东闻家族?”林渊有点意外,这可是仙界最顶级的几大家族之一,甚至和仙帝有姻亲关系,不是秦氏背后的南栖家族能比的,许雄怎么会有本事占了东闻家族的产业?

    陆红嫣:“是,这个不会有错。昊海本是寂寂无名之辈,原本只是东闻家族这些产业中的一个打杂的小厮,不知从哪跑来深渊城寻生活的人,后来却在此一步步往上爬了起来,敢拼敢不要命的出了头,为人心狠手辣,挡他路的都被他干掉了,东闻家族在此地产业的当家旁支子弟,应该也是被他给想办法做掉了。那个东闻家族旁支子弟的老婆,长的很漂亮,昊海说是在念旧情赡养,但有传言和迹象显示,其实是被他给强占了。”

    林渊皱眉,“这么一个寂寂无名之辈突然冒出来,敢对东闻家族的产业下手?难道东闻家族就没管吗?”

    陆红嫣:“规则之内的游戏,有能者居之,谈不上对东闻家族的产业下手,应该说是把原来当家的给取而代之,不过这家伙比较狠,居然连人家老婆男人的角色也一并给取而代之了,还连人家的儿子也一并给养了,做了人家儿子的义父。

    产业背后的主人还是东闻家族,只是产业的归属换了个名头而已,成了如今的昊氏商会。不过就算是东闻家族的旁支子弟,那也是东闻家族的子弟,这位能做掉东闻家族的子弟以一个外姓的身份上位,还能得到东闻家族的支持,的确是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