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小说网

第二四三章 闻香

跃千愁2019-10-20 10:25:11Ctrl+D 收藏本站

    这就是如今的许雄吗?林渊缄默。

    想起了关小白说的,那个曾经得罪过许雄的老板一家被灭门的事,男女老幼一个都没放过。

    变化这么大吗?他心里自问了一句。

    但有一点似乎没变,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在雾海酒楼门口撞见的一幕,那条手链还戴在那只手腕上的一幕。

    他暗暗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昊氏商会不会仅仅是普通的经营餐饮住宿那么简单吧?”

    陆红嫣:“当然不是,雾海酒楼是昊海的产业,你在雾海酒楼与人接头交易过,应该能感觉到雾海酒楼没那么简单。东闻家族在深渊城建立这些产业,餐饮住宿接触的人比较多,也算是手上布置在这的一个渠道。传言,东闻家族就有人间的走私渠道,只是没人能抓住任何证据而已。据说这个昊海就是东闻家族这条走私渠道的代言人,你在雾海酒楼交易人间走私物品,应该也算是能佐证部分传言。”

    林渊又静默了一阵,问:“东闻家族的替死鬼吗?”

    陆红嫣:“可以这么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事,总有一天会出事。这只是东闻家族手上的一个秘密渠道而已,存在着一定的渠道利用需求,否则东闻家族不会赚这个赚钱。这种事,东闻家族肯定不会让其牵涉到自己的身上,一定是做了万全准备的,一旦出事肯定和东闻家族无关,一定能把自己给撇的干干净净,倒霉的肯定是这个昊海。”

    林渊:“难怪昊海做掉了东闻家族的子弟,东闻家族都没什么反应。”

    陆红嫣:“估计是,昊海怕也是相准了这一点,否则怕是胆子再大也不敢轻易下手,东闻家族的势力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自己最后会是个什么下场,估计昊海如今心里也有数了,可是走上了这条路,就由不得他了。

    可以想象,当年一个寂寂无名的打杂小厮,没资格谈远虑,人穷志短,一旦下了狠心想出头,有什么是不敢做的。走到了今天,锦衣玉食什么都有了,可能会想想退路,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已经是身不由己了,没有了回头路,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

    干他们这一行的,对这种事情最是清楚,一看大概的情况,就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林渊默了默又问,“还有其它的吗?”

    陆红嫣:“没了,目前手头上有关昊海的主要情况就这些,你若想再了解详细的,恐怕要花点时间布置准备,这个昊海在深渊城也算是消息灵通的人,想不引起他的注意在深渊城查他,要小心点才行。”

    林渊想了想,“算了,不要刻意去查了,你留心关注一下就行。”

    他现在的精力也不在这事上,暂时不想节外生枝什么,也还没想好要不要和许雄接触。

    陆红嫣:“好!”

    终止通话后,林渊想想往事,再想想当年三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铁杆好兄弟如今的各自际遇,暗暗感慨良多。

    说到底,只有有家有口的关小白过的是正常人的生活,他和许雄的选择其实没太大区别,他当时一听关小白说的有关许雄的情况就猜到了,就已经估计到许雄干的也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事情。

    他和许雄的差别在于,也许他一开始走向的平台就更大吧,离开不阙城就遇见了贵人,改变了体质,直接由一个普通人跨上了修行之路,更是直接被人给指点进了人人向往的灵山,而许雄是没这个机会的。

    至于陆红嫣说的有关许雄干下的种种,说什么心狠手辣的,他林渊是不会做任何负面评价的。

    不是因为曾经的交情,而是他知道,能在逆境中杀出头的人,都不是傻子,知道所谓的普世的价值观,知道所谓的是非对错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是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没人敢轻易走错一步,每一次的行为都是面临抉择后的后果!

    能好好的,没人愿意坏坏的。

    就如同关小白说的,若不是被家人给绊住了,他也许也如同他林渊和许雄一般,也出去闯了,而不是窝在不阙城小小的角落里收破烂。

    想起了许雄手腕上还戴着那条他送的手链,他确信了许雄这么多年为何不与不阙城那边联系,理解许雄为何给关小白钱却不给太多,足够关小白的基本需求就够了,因为知道自己走的路,不想连累旧友。

    就如同他林渊自己一般,有能力给关小白许多钱,有能力给关小白一家一笔衣食无忧的钱财,不是拿不出,也不是舍不得,而是不能给……

    就在他思绪翻涌之际,罗康安回来了,亮出手腕上的腕表亮出时间给他看,表示自己在规定时间内回来了,可没有耽误。

    是表现的不错,但是他身上的缺点不少,未能得到林渊的表扬,反而得继续打杂干活。

    秦氏搜罗来的各种香料弄来了,要开始分门别类装盛摆放做亮相的准备,还要制作标识牌之类的,这些都得罗康安连夜赶工去做,林渊在旁指手画脚就行。

    当然,老习惯,表面上不敢反抗,罗康安放在心里痛快的骂不停,老子的副会长给你做好了!

    从今天开始,在这雾市,林渊就是掌柜的,罗康安就是伙计。

    商铺的门虽然还是关着的,可从外面经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却都忍不住回头打量一下,已经闻到了散发出的阵阵香味。

    天快亮时,罗康安出门挂招牌,耽误一天就浪费一天的时间,今天就要开张了。

    招牌是林渊取的名字,没什么拐弯抹角的,很直白,就两个字:闻香!

    看着自己挂好的招牌端详是否挂端正后,罗康安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伙计装扮,忍不住苦笑着回了铺子里,关门后,走到柜台前,趴那对柜台背后摆放掌柜的用具的林渊低声道:“时间不多了,家里还等着我们救急呢,我们还真就在这里开香铺了不成?”

    林渊抬眼,知道这位不情不愿的,没有干活的动力,想了想,还是要激发一下这位的动力,有些事情也要开始交代他去做了,遂也伸头过去,低声道:“连仙庭都不能轻易找到的东西,莽撞前去能找到吗?要想找到那东西,就要先找到一个人,她是最了解幻境的人,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找到她。”

    你糊弄我吧?罗康安心里嘀咕,眼睛眨了又眨,试着问道:“找什么人需要在雾市开出一间香铺来找?”

    林渊:“一个女人,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她就隐藏在雾市内,只要找到她,我们要找的东西就能事半功倍!”

    实际上他也不能十分确定人一定就在雾市内,但只要老一辈没有打草惊蛇,依然还在的可能性很大。

    有心隐匿身份在雾市是最合适的地方,不停换地方的话就要不停换身份,这不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女人的风格,所以还是要花时间来试一试。

    至少有线索,比盲目去找幻虫之母的强,目前来说也是首选的必要方向。

    罗康安当即两眼放光了,搭在柜台上的十指下意识乱捏了一下,如同他的内心一般。

    一听是非常漂亮的女人,不出林渊所料,这厮果然是瞬间来了精神,直接就没疑问了,目中跳跃着喜色,话锋顺势就变了,“能事半功倍,那还真是不怕在雾市耽误些时间。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人,那还真是要认真对待了,怎么找?为了大事,有什么事掌柜的您尽管吩咐!”

    那语气似乎都直接就进入了伙计的角色,什么事就怕认真。

    “看好了。”林渊先提醒了一声,罗康安的目光立刻紧盯他的动作。

    林渊手中拿起了一只茶盏,放在鼻翼前先是低头轻嗅,之后又左偏头细嗅,再右偏头细嗅,完后又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着细品的模样。

    做完后,他神色恢复正常,放下了茶盏,问:“看清楚了没有?”

    罗康安愣愣看着他,先是点了点头,又连连摇头,“这就完了?掌柜的,我不能不懂装懂啊,没看懂啊,什么意思?”

    搞什么东东,他是真的看糊涂了,不知玩的哪一出。

    林渊解释道:“这个女人喜欢闻香,这是那个女人闻香的习惯,开张之后,只要发现有这闻香习惯的人,立刻暗中知会我一声。记住,她隐匿藏身在此,凭她的容貌姿色太显眼,估计不太可能以真面目示人,你千万不要被表象给迷惑了,重点是有这闻香习惯的人,一个人的外貌可以千变万化,但是养成的习惯难改,懂吗?”

    “懂了懂了。”罗康安连连点头不止,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事关家里的大事,我绝对耽误不了,只要她人来了,我一定把她给认出来。”

    林渊点头,“再收拾整顿一下,东西再理整齐了,时间不等人,天一亮,就正式开张。”

    “嗯。”罗康安应下,转身后目光闪烁着,琢磨着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身边有陆红嫣的人都说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

    事情明摆着的啊,找到了这个人,估计是要一起带去幻境的,若真是个大美人,大家是要朝夕相处的啊!

    有了动力,心中一片活络,认真了,边干活,边不时拿点东西,学着林渊之前演示的动作再默记了几回,还真是什么事就怕认真。